扫码订阅

隆美尔凭借他的非凡才能从一介布衣最后荣升元帅之位,实在可以说是旷世奇才。即使是单从人格方面来讲,隆美尔也实在高出寻常人许多。

作为一个军事指挥官,隆美尔虽然非常看重荣誉,但是他同时更看重士兵的生命,隆在其《步兵的进攻》中一再表达了自己对于士兵生命的看重。在战场上,多流汗,少流汗一直是他所追求的目标,他关爱士卒,体恤下属,这让他在下级军官与士兵那里获得了极高的信任与威望。对于那些只管自己荣誉而把优秀士兵无情的投入屠宰场的军官,隆美尔表示了非常的愤恨与不满。作为一个指挥官来说,还有什么比把士兵当作兄弟更为优秀宝贵的品质?当战斗胜利之后,还有什么能有一句最高统帅的:“荣誉属于士兵!”更能让士兵们感动?

不仅是对待自己的士兵如同手足,即使是被俘虏的士兵,隆美尔也采取非常良好的政策。在一次战斗之中,德军俘虏了大量非洲籍的英军,那些即使是做了俘虏也不忘“绅士风度”的英国军官要求隆美尔将他们同那些黑人士兵区别对待,不要关在同一个俘虏营之中,因为他们认为这有辱他们的身份,隆美尔看都没有看这些傲慢的英国人一眼,冷冷的说:“他们与你们并肩作战,就应该同你们在一起”。在隆美尔眼中,不管是黑人,还是犹太人,从来不存在歧视之心,这在当时德国强烈的反犹太气氛下实在是难得。

当然,并不是人人都称赞隆美尔,隆美尔既没有贵族身份,也没有显贵的后台,而他在战争中的升迁在旁人看来显然是太快了,短短两年时间,他从少将师长一路狂飙升到德国最年轻的元帅,这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嫉妒,所以,有关隆美尔与以前平级军官的争吵就从来没有断过,很多人状告他的种种过失,而隆美尔则认为这是他们的嫉妒之心,这些争端我们已经无从考证谁对谁错,因为即使是现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很多争端我们都难以判断谁对谁错,何况60年前的事情呢?

隆美尔与自己直系下属的关系好像也不是很乐观,从某种程度上讲,隆美尔对他的直接下属总是提一些过分的战术要求,同时非常刚愎自用,几乎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尽管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总是正确的。他总是要求他的这些比他低一级的下属表现得和他一样的优秀与出色,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因此这些人难免与他发生冲突。再者,他本人过于看重荣誉,有时候会把下属的功劳收归自己,有时候会抢夺他人的功劳,等等。

而且作为隆美尔的下属来说,总不是那么的舒服的,他总对战争中的舒适感到不安,所以几乎从来不在那些豪华的官邸停留,而喜欢条件恶劣的战场,这当然让那些参谋军官们少不了心底里的埋怨,不过,隆美尔的直觉总是不错的,这种作风让他避免了两次英国人的刺杀行动。

隆美尔在德国高层中人际关系更是糟糕,在他做希特勒的警卫营营长的时候因为他过于强硬的作风而得罪了大量的高层人士。同时,他本人非常瞧不起那些坐了轮椅上指挥战争的老爷军官,而这些老爷军官大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自然让隆美尔的人际关系比较糟糕,也促成了他最后服毒自杀的隐患。

隆美尔的种种行为中,最让我不解的是他对意大利人的态度,意大利人在北非战场上与隆美尔并肩作战,这些意大利人是彻彻底底的怕了他,在他最初到北非的某次晚宴上,意大利人为打破沉默的气氛,问我们的元帅脖子上那枚高贵的功勋勋章是从那里获取的,隆美尔面无表情的回答是在一战中同意大利人作战中获取的,意大利的尴尬之情,可想而知。他在作战指挥中对于意大利高层军官简直采取了无视的态度,几乎从来不考虑意大利人的建议,并对其军队的战斗力非常轻视,很多意大利军官被隆美尔气得七窍生烟,一个意大利军官在离开北非的时候,非常迫切的希望以后能统帅一支军队同这些德国人干上一场,可见意大利人的愤恨。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西方人也讲太阳底下没有完美的事物。从整体上讲,隆美尔身上尽管有一些小缺点,但是他仍不失为一个非常优秀的人,他爱护他人的生命,毫无歧视意识,善待俘虏,从人格上讲,光这三点,就可以令99%以上的德国军官黯然失色。同时,隆美尔还是一个非常痴情之人,这在我前面已经介绍过,作为一个英雄,非常难得。在教育他的儿子方面,反复交代:“在军队中不要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我对于人品是非常看重的。”

关于隆美尔的军事水平,个人认为,隆美尔的战术水准是没得说,战略水准,我认为凯塞林的一句评价很恰如其分:隆美尔缺乏总参谋部军官的战略素养。

注意,说缺乏战略素养,并不等于说战略上有多差,而是在战略问题上有某些缺陷,因为隆美尔几乎没受到过正统的战略教育,而是提着步枪打冲锋一步一步闯出来的。隆美尔是在战争中不断学习战争,由于他本人的天赋,他学习的非常快而优秀。例如,在进攻法国前,隆美尔从一个步兵指挥官迅速成长为一个装甲师指挥官。

朱可夫说过:战术的战术的就是战略。

一个精通战术的人,战略能差到那里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