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广泛流传着这样的传奇故事:“神风”在元朝时期曾两度施威摧毁蒙古入侵者的船舰,将日本从危难之中解救出来。此后数百年中,日本人一直对“神风”顶礼膜拜,兴起了大规模拜神的活动。然而,科学最新发现却否定了这个传奇故事。近期发表在英国《新科学家》周刊的一项考古新发现指出:拙劣的造船工艺和船体设计是导致蒙古舰队葬入鱼腹的主要原因。

忽必烈第一次远征日本遇上台风,日本人称是“神风”救了他们历史记载,公元1274年,蒙古大汗忽必烈命风州经略使忻都、高丽军民总管洪茶丘,以900艘战船,1.5万名士兵,远征日本。元军在战争开始阶段取得了很多辉煌战果。

井上靖这样记载:蒙古于“公元1274年10月初,占领了对马、壹岐两岛,继而侵入肥前松浦郡……使日军处于不利,不得不暂时退却到大宰府附近。元军虽然赶走了日军,但不在陆地宿营,夜间仍回船舰。当元军回到船舰后,恰遇当夜有暴风雨,元舰沉没两百余只,所余元军撤退,日本才免于难”。

台风乍起之时,当时由于不熟悉地形,元军停泊在博多湾口的舰队一片混乱,不是互相碰撞而翻,就是被大浪打沉;午夜后,台风渐停,但暴雨又降,加上漆黑一片,落海的兵卒根本无法相救。忻都怕日军乘机来袭,下令冒雨撤军回国。此役,元军死亡兵卒达1.35万人。日本史书则称之为“文水之役”。

第二天即22日早,日军在大宰府水城列阵,但不见元军进攻,派出侦察人员始知博多海面已无元军船只,元军撤退了。日本朝野对突如其来的台风赶走元军十分惊喜,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大规模拜神的活动,称为“神风”。此后“神风”陪伴了日本人670多年,直到公元1945年。

忽必烈第二次东征日本,又是一场巨大的台风让元军惨败

公元1281年,忽必烈“以日本杀使臣为由,结集南宋新附军10万人组成一支大军远征日本。兵分两路:洪茶丘、忻都率蒙古、高丽、汉军4万,从高丽渡海;阿塔海、范文虎、李庭率新附军乘海船9000艘,从庆元、定海启航”。高丽国王为元朝“提供了1万军队,1500名水手,900只船和大批粮食”。然而,日本守军已有前次抗击蒙古的经验,他们在箱崎、今津等处沿岸构筑防御工事,并以精锐部队开进志贺岛,与东征元军进行了激烈战斗。

元军因高丽、汉、蒙古统率之间的矛盾而不能协调作战。这样,“蒙古军在毫无荫蔽的前提下,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两方对峙达两个月之久。蒙古军队没有看到胜利的希望。两个月之后,一场巨大的台风袭击了库树海岸,蒙古军再次企图撤入海上,但他们的努力是徒劳的”。

“在此次台风袭击下,蒙古东路军损失1/3,江南军损失一半,一些靠近海岸的士兵被日本人屠杀或溺死。”汉文史料也记载,由于元军战船“缚舰为城”,因而在“波如山”的台风袭击下“震撼击撞,舟坏且尽。军士号呼溺死海中如麻”。蒙古人第二次东征日本又以惨败而告终。

美国考古学家对打捞上来的蒙古战舰残骸进行了仔细研究,发现蒙古战舰粗制滥造、质量低劣

虽然,在古代文献中确实能够找到关于那两场日本台风的记载,然而根据现存证据,研究人员无法判断出那场风暴的具体强度,以及风暴与蒙古舰队的沉没究竟有多大关系。美国得克萨斯州农业机械大学的考古学家兰德尔·佐佐木对1981年从高岛附近海底打捞上来的700多块蒙古战舰残骸进行了仔细研究和分析。

佐佐木表示:“很多蒙古战舰龙骨上的铆钉过于密集,甚至有时在同一个地方有五六个铆钉。这说明,这些肋材在造船时曾反复使用,而且很多龙骨本身质量就很低劣。”

据汉文史料记载,公元1274年正月,忽必烈命令高丽王造舰900艘,其中大舰可载千石或四千石者300艘,由金方庆负责建造;拔都鲁轻疾舟(快速舰)300艘,汲水小船300艘,由洪茶丘负责建造,并规定于正月十五动工,限期完成。6月,900艘军舰完工。

当时,造船工业发达的中国江南及沿海地区尚未被忽必烈完全征服,部分地区仍在南宋军队的控制之下。所以,忽必烈不得不将造船的任务交给技术较为落后的高丽人。一方面,高丽对于造船很反感,认为元朝出兵日本肯定会要求高丽参战,这必将给高丽人带来沉重的负担。另一方面,让造船技术落后的高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忽必烈强压的任务实属难事。高丽人只得在匆忙间敷衍了事,这些舰船的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蒙古军队的大多数战舰都是平底河船,而此种战舰的结构并不适于航海作战至于船舰的设计,据史料记载,1281年蒙古军队的大多数战舰都是平底河船,采用了当时较为流行的水密隔舱设置,但是此种结构并不适于航海作战。

所谓水密隔舱,就是用隔舱板把船舱分成互不相通的一个一个舱区,舱区一般为8个或13个。它大约发明于唐代,宋以后被普遍采用。虽然该结构便于船上分舱,有利于元军在航海途中进行军需品的管理和装卸,但是舱板结构取代了加设肋骨的工艺,简化了主体结构,削弱了船舶整体的横向强度

文永之役,元军撤退时遭暴风雨袭击,日本朝野认为是神风天佑,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大规模的祈神活动,当时不仅天皇在祈神,幕府的实权者北条时宗也在祈神。同时,为了防御元军再次入侵,镰仓幕府执政北条时宗大力加强备战:一是加强长门守护所的力量,任命胞弟北条宗赖为长门守护,防卫中国西部;二是增派北条实政去镇西主持九州方面的备战工作;三是费时五年,由藤原经资负责筑起一条西起今津,东至箱崎的高六尺厚一丈长十余公里的石坝。

另一方面,由于忽必烈第一次征日的目的是想逼迫日本投降,忻都等人便利用了忽必烈的这种心态,以“入其国,败之”的战绩掩饰了元军因遭受暴风雨的袭击而败退的实情。

元世祖忽必烈以为日本受到了打击,非常高兴,立即派遣礼部侍郎杜世忠、兵部侍郎何文著等人持国书出使日本。结果,刚愎自用的北条时宗认为是对他的侮辱,不仅不接受国书,而且违反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惯例,将元使一行三十余人,在镰仓龙口处斩。元灭南宋,统一中国后,南宋降将范文虎请以自己的名义再次遣使日本,结果又遭杀害。忽必烈忍无可忍,决心以武力征服日本。据说,诸将向忽必烈辞行时,忽必烈嘱托要齐心合力,以大局为重,不要滥杀百姓。看来,他是想要占领日本了。

这次征日,元军分兵两路。命范文虎去江南收集张世杰旧部及其他自愿从军者计十万人,战船三千五百艘,组成江南军,由范文虎统帅,从庆元(今浙江宁波市)启航,东渡日本。命洪茶丘至东北,招募沈阳、开原等地自愿从军者三千人,由其指挥。忻都仍统率蒙古军。又任命高丽将领金方庆为征东都元帅,统率高丽军一万人、水手一万五千人,战船九百艘,军粮十万石。三军合计约四万人,组成东路军,取道高丽,过对马海峡,进攻日本。两路元军由元军宿将阿刺罕统一指挥,定于至元十八年(1281年)六月十五日在壹岐岛会师。

至元十八年(1281年)五月三日,东路军从合浦启航,开往巨济岛。五月二十一日,进攻对马岛的世界村(上岛佐贺浦)、大明浦,守岛日军虽顽强抵抗,但因重寡悬殊,全部战死。元军占领对马岛后,不顾忽必烈的指示,大肆杀掠。第二次元日战争爆发,日本史书称之为“弘安之役”。

当日方得知元军入侵对马、壹岐两岛后,在镇西奉行少贰藤原经资率领下的守护部队立即进入沿海石坝阵地,严阵以待。日军总指挥为藤原经资,副将大友赖泰,统率的部队除藤原经资的“三前二岛”的御家人武士部队外,还有筑后守护北条宗政、肥后守护安达成宗、丰后的大友和萨摩、大隅、日向的岛津久经的部队,一线部队总计有四万余人。另外,宇都宫贞纲率领约六万中国地方的武士部队,作为增援军在必要时将前往筑前。

五月二十六日,东路军攻入壹岐岛。忻都为争夺头功,无视在壹岐岛同江南军会师的作战部署,贸然进攻博多湾。六月六日,忻都派出一支小型舰队,前往长门海域牵制守军,使其不敢救援大宰府,大部队开往博多湾。进入博多湾后,才发觉沿海滩头筑有石坝,难以登陆。此时,侦察部队探知志贺岛和能古岛防御薄弱,也未筑石坝,遂命令舰队靠近志贺岛锚泊。当夜,松浦党御家人草野次郎经永,率少数部队偷袭元军,纵火烧船,给元军造成一些损失。

七日晨,洪茶丘率军登陆,占领志贺岛。志贺岛狭长,退潮时露出的海滩可直通陆地。为了从侧后进攻博多湾,元军奋力抢占海滩。由于元军擅长集团攻击,而日军则擅长一骑打,在连日的海滩争夺战中,元军损失惨重,被杀千余人,洪茶丘还差点儿被日军副指挥大友赖泰之子大友贞亲斩杀。战事不利再加上后勤供应困难,忻都等遂决定于六月十五日率军从志贺岛撤退,驶向壹岐岛,与江南军会师。

江南军方面,五月时,据侦察得知日本平户岛守军均调至大宰府,阿刺罕决定将会师地点改为平户岛。六月初,江南军派出先遣舰队前往壹岐岛与东路军联系。藤原经资获知后,率部进攻壹岐,激战两日,日军败退。

此时出现重大变故,本次征日的总指挥、元军宿将阿刺罕突然病死,忽必烈任命阿塔海接替指挥,但阿塔海未能及时到任。但江南军统率范文虎认为先遣舰队早已发出,不宜久等,遂在阿塔海尚未到职的情况下,令江南军于六月十八日分批开航。当阿塔海赶

到出发地点庆元时,范文虎已率军扬帆东渡了。 七月,范文虎、李庭率江南军十余万人,战船三千五百艘,到达次能、志贺二岛,与忻都、洪茶丘所部会师。七月二十七日,元军在开往鹰岛途中,先头部队遭日本水军攻击,激战至天明,日军撤退。两路大军会师后,军势大振,本应立即进攻大宰府,却迟疑不发,估计是因为天气恶劣。元军两路统帅均无航海常识。只有江南军张禧所部和也速得(“角”加上“得”的右半部)儿所部才将战船疏开(相隔五十步)锚泊,以避免万一遭到台风,战船互相碰撞。

八月一日,台风袭来,元军船毁人溺,师丧大半。江南军张禧所部和也速得(“角”加上“得”的右半部)儿所部由于事先做了准备,损失不大。台风过后,张禧和也速得(“角”加上“得”的右半部)儿率部救援落难元军,落水的范文虎被张禧救起。张禧立即向范文虎建议:江南军士卒未溺死者尚有半数,而且都年轻力壮,如果将他们组织起来,强行登陆,作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也许能登陆成功。但范文虎贪生怕死(刚刚才被救起来),要立刻班师。

此时,平户岛尚有被救起士卒四千人无船可乘,范文虎命弃之不顾。张禧不忍,将船上的七十五匹战马弃于岛上,载四千士卒回国。另外,被遗弃在日本海岛上的元军士卒尚有三万余人,大部分战死,被俘者中,除少数被留作奴隶外,其余大部惨遭杀害。

第二次元日战争最终也遭遇台风而失败。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一是中途易帅,无人指挥。在当时通信工具极不发达的条件下,进行这样大规模的渡海登陆作战,没有主帅亲临指挥,岂有不失败之理!二是两路大军各行其是,没有严密的协同作战。三是统率畏惧不前,贪生怕死。四是不熟悉战区的水文气象条件。

忽必烈两次东征日本均以失败告终,但他仍一意孤行,准备第三次征日。结果因为忙于镇压人民起义和大臣的劝谏,未能实现。至元三十一年(1294年)正月,元世祖忽必烈逝世,征日计划也就随之中止了。

洪茶丘(1244~1291)

元朝将领,担任东征日本的副司令官。由于遭受台风袭击而败退撤军。

金方庆(?~?)

高丽将领,镇压了三别抄军因反对对蒙古求和而爆发的内乱。参加了两次元日战争,在第二次元日战争(弘安之役)中,担任征东都元帅。战败撤退。

北条时宗(1251~1284)

镰仓幕府第八代执政。刚愎自用,没有政治家风度,不考虑后果就斩杀元使,以表示自己的勇武不惧。结果招致元军的第二次入侵,是北条氏垮台的重要原因。

少贰资能(1198~1281)

藤原少贰资能入道觉惠,藤原经资的父亲。在弘安之役中八十四岁的高龄都积极勇敢地参加战斗。在弘安之役中受伤后导致死亡。

藤原经资(?~1285)

少贰资能的三子。镰仓幕府末期的武将,是镰仓幕府的镇西奉行,兼任“三前两岛”守护。在元军入侵之际担任防御军总指挥。后因家族内乱,兵败自杀。

大友赖泰(1222~1300)

镰仓幕府的镇西奉行,在九州防御担任藤原经资的副将与元军作战。战后,定居九州丰后,成为当地的豪族。

竹崎季长(1246~?)

在元日战争中表现英勇的日本武士,曾潜入元军战船割取元军首级。他的战斗勇猛之状在《蒙古袭来绘词》中留有记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