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万名9-11后废墟作业工人告政府获赔6亿

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双子塔的“惊天一塌”,改变了美国、改变了全球政治,也改变了一群普通美国人的生活。他们并非当时双子塔上的遇难者亲属,而是在大楼坍塌后,不顾危险前往双子塔废墟实施救援和清理的建筑工人和志愿者等。由于防护措施不足,他们中的一些人此后患上疾病,甚至死亡。于是,“9·11”后,在布什政府发动全球反恐战争的同时,上万名废墟清理工人,也发起了一场针对纽约市政府的“民告官”索赔大诉讼。本月初,这场马拉松诉讼达成和解,但工人们的维权行动并没就此结束。

5万人因烟尘患病?

2003年,大约1万名世贸废墟作业工人将纽约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后者没有为其提供安全装备,导致很多工人患病。

在这场历时6年的“马拉松诉讼”中,已经离开人世的詹姆斯·扎德加一直是其中的核心人物,因为他很有可能是被大楼倒塌后的烟尘夺去了生命。

扎德加是纽约警察局的一名警探。世贸中心遭袭后,他是第一批赶到现场实施救援的警员之一。双子塔倒塌时,扎德加幸运地逃了出来。但他随后立即投入到救援工作,并在废墟上工作了长达450小时,这也使得扎德加长期暴露在含有铅、水银、石棉以及有毒化学物质的烟尘中。

几周后,扎德加开始出现咳嗽、气短等症状,且病情不断加重。到最后,病痛几乎让这名正值壮年的警察无法正常行走。2004年,扎德加不得不因病退休。两年后的1月5日,扎德加离开人世,年仅35岁。

同扎德加相比,45岁的詹姆斯·诺兰要幸运些。从事木匠工作的诺兰在大楼倒塌后参与了遇难者遗体搜寻工作,还帮助消防搭建设施。但在结束这项工作后不久,诺兰的肺部和腿部都出现问题,并不得不同时服用6种药物。

世贸大楼倒塌后,像扎德加和诺兰这样赶赴废墟中实施救援和清理工作的人员数以万计,但其中很多人并没有得到完备的保护措施,他们后来出现了呼吸系统障碍和其他病症。美国政府称,除了扎德加,还有另外两名救援人员在废墟上工作后病逝,而美国媒体估算的数字是至少20人。而患病人数,民间组织统计的数字则是5.5万人。

病状明显的受害者,在“9·11”后不久便得到了纽约市政府的赔偿。但该赔偿计划截至2003年12月终止,而此时,一些废墟清理人员的后遗症并没有显现。

当年,大约1万名清理工人集体将纽约市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市政府在没有提供安全保护装备的情况下就让他们在世贸废墟上工作,由此导致很多人患上顽疾。

“当时政府知道废墟上的空气有危险。”诺兰说。诺兰本人也在2004年参加了这场大规模的“民告官”诉讼。

6年诉讼 6亿赔款

2010年3月,在“9·11”事件过去近9年之后,这场旷日持久的“民告官”诉讼终于达成和解协议

2010年3月,在“9·11”事件过去近9年之后,这场诉讼旷日持久的司法协商终于有了结果,纽约市政府和1万名工人达成补偿和解协议。根据协议,赔偿方案总额为6.57亿美元,其中每一名原告的基本赔偿款为3200美元。因在废墟上工作致癌者每人将得到100万美元补偿,而因病去世者的家属则能获得200万美元。由于这场诉讼耗时太长,巨额赔偿款的1/3都将作为律师的诉讼费用。

“我对于这个协商成果很满意。我们必须争取我们应得的,”诺兰说,“我很高兴终于达成和解,这让我感到些许宽慰。”纽约市长布隆伯格也对这份花了6年时间达成的和解表示赞许:“这份协议对每个人都有好处,基于目前的状况,它是公平合理的,我们已经为此努力了很长时间。”

在参与世贸废墟清理工作的工人中,约3000人是非法移民。他们中的不少人也患病,且无法获得医疗保险。这次万人诉讼,也惠及这些非法移民。主张非法移民权益的组织“纽约铺路者”对和解协议表示欢迎。该组织负责人贾维尔·瓦尔德斯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份协议至少能让陷入困境的非法移民劳工得到经济补偿,“这样不用等待移民法案通过,他们就能得到帮助。”瓦尔德斯同时也呼吁政府给予这些移民合法身份,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真正享受到美国公民能得到的更全面救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