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人民币汇率问题成为国际政治的热点。美国已有一百三十名参议员和众议员联名写信给财政部长盖特纳,要求将中国列入“操纵汇率国家”名单。四月十五日,是美国政府确定这个名单的日子。

大洋彼岸的美国,经济问题政治化是其一贯的立场。人民币汇率,一直是位于美国经济上逼迫、要挟中国的核心。美国政界理论界有不少人认为,人民币汇率大幅低估,幅度在25-50%,观点不一。早在克林顿时代,中国历来是美国政治的“出气筒”之一,一到选举时段,无论参众两院议员的选举还是总统、州长的选举,中国几乎毫无例外地成为美国政客们攻击的目标之一。这种背景下,对中国连年的贸易赤字,自然成为政客们借题发挥、获得选票的一个理想手段。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快从虚拟经济蔓延至实体经济,美国的失业率大幅度上升,社会的“经济舒适度”(通货膨胀率+失业率)降至三十年来最低,美国民众生活水平有明显下降,政府面临的政治压力增大。奥巴马在年初的国情咨文演讲中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五年内出口翻番,创造两百万个就业机会。人民币汇率问题,自然顺理成章地成为美国社会的注目中心。美国上下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对中国的政治压力,骤然增加,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其实,美国的经济现状,并非由中国对其出口的贸易顺差造成。中美两国的产业结构、贸易构成上,经济互补的成分远大于市场竞争,大量中国商品涌入美国,使得美国百姓得以获得廉价产品,这对提高美国人的平均生活水平是有所帮助的。美国民众的失业率提高,并非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逆差造成。大部分中国对美输出商品,即使中国不对美出口,美国也不会自己生产。美国对其主要贸易伙伴,几乎从来都是贸易逆差,顺差的很少。拿人民币汇率说事儿,减轻、转移美国国内的政治压力,不客观也不公允。

从深层原因分析,美国社会及美国经济的特点,存在“空心化”和“两极化”的特点。冷战后,克林顿执政时代,美国以计算机和数字技术、生物技术和航空航天技术为主要领域开始了一轮“新技术革命”,使得美国的高技术产业进一步巩固了世界的领先地位。同时,几乎不停歇的对外动武、局部战争导致美国军费连年高速增长,军工相关产业也有很大发展。另一方面,美国虽然是资源大国,但其国民经济发展所需的初级产品及工业原材料多数都从国外进口,以钢铁、化工等为主的传统“夕阳产业”在国内经济占的比例越来越低,生活消费品从国外进口的比例更高。许多传统产业在美国出现了“空心化”趋势。另一方面,美国的GDP中,第三产业比例持续提高。据最近几年的统计数字,美国的第三产业比例超过其GDP的70%(中国刚好相反,比例大约30%)。这是美国实体经济产业“空心化”趋势的必然结果(顺便说,这里也可看出戴旭关于GDP的论述多么片面无知),从而使得美国经济带有了明显的“两极化”特点。这种形势下,美国在贸易上连年的高额赤字,自然就是正常的结果。而把这个问题简单以“政治实用主义”的立场归结到汇率上,已经是肤浅、狭隘、短视的观点,仅仅归结到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上,就更是极端。

由于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金融市场和最发达的金融产业。这导致美国在投资领域连续多年的顺差,很久以前就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世界经济的全球化趋势、巨额国外投资的持续涌入与美国产业结构的“两极化”“空心化”结合,进一步加剧了美国在国际收支经常项目下的赤字。与此趋势相应的是,美国民众得以通过低廉的价格享受来自全世界的位于国际产业分工链低端国家的产品,并不仅仅是中国。从这个角度,美国实在应该感谢中国经济和中国人民,而不是相反,动辄拿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说事儿。2008年的金融危机,正是美国实体经济萎缩、虚拟经济膨胀,经济结构矛盾激化产生的后果。

美国经济今天的困境和美国人生活水平的下降,根本原因就在于此:基于全球霸权战略的政府预算一再攀升、民众没有节制的超前消费。一言以蔽之:美国人自己的生活方式造成了美国今天的困境

反观中国,中国人民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赚的全是基于劳动力成本优势的“血汗钱”,利润微薄,“一亿件衬衫才换一架飞机”。中国的贸易顺差,这是世界经济全球化及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必然结果。人民币汇率只是表象,不是原因。从中国对外贸易的结构看,尽管中美双方是彼此的第一、第三大贸易伙伴,但中国从俄罗斯、巴西、印度、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的进口一直处于连续增长态势中。从这个角度,能够更加全面地看出,人民币汇率基本是合理的,至少不象居心叵测的美国政客宣称的那样“存在大幅的低估”。2008年经济危机后,中国以负责任的态度,承担了对全球经济复苏的重任,贸易顺差大幅度下降,进口明显增加。

看待任何一个问题,都需要客观全面,本着建设性的态度,从实际出发。需要指出的是,人民币汇率,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社会,处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中,国民经济的产业结构还处在国际分工的低端,农村劳动力大量向城市转移,整个社会处于转型之中。劳动密集型企业和低素质的劳动力人口大量存在、制造业中从事简单加工的比例较高、利润微薄甚至处于亏损状态,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完全建立,经济发展依赖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贸易拉动,这些是当前中国经济的典型特征。这种形势下,人民币汇率如大幅升值,必将对中国经济形成严重打击,出口行业陷入大面积甚至是全行业亏损,失业人口大量增加,造成严重问题引发动荡,甚至会将社会推到危机边缘。因此,人民币汇率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借用中央电视台对美国将人民币汇率问题政治化的评论,“中国坚决反对”。

美国对人民币汇率提出的无理要求,美国国内、西方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都提出了较强的反对声音。“人民币汇率需要保持稳定”,既是主持公道的仗义执言,也是当前危机后世界经济需要复苏的客观要求。进一步从战略角度考虑,中美在实体经济方面的力量对比,中国已经取得了相对优势。目前,中国GDP第一、第二产业的总和已经超过美国这个总和的80%。并且,因中国经济的强盛发展势头,这个相对优势会进一步加强、扩大,逐渐平分秋色,最终有一天获得绝对优势。这就要求中国脚踏实地,处理解决好自己国内的问题:经济上产业结构升级、政治上促进社会公正、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从而完成社会转型,进入一个新的持续发展阶段。诸位于此可以比较一下戴旭倡导的所谓“战略”,是多么的偏执、狭隘、激进。中国鲁莽出击,恰好被诱入美国设下的圈套。

从1973年西方经济的“石油危机”之后,美国经济就开始了“空心化”及“两极化”趋势,美国人超前消费的生活方式一再得到强化。冷战的结束,使得美国人更加毫无顾忌,变本加厉。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个国家尤其是美国这样的大国,如果好日子长期建筑在其他国家和人们生活的相对恶化之上,必然不能持久。而美国所谓的“民主制度”又使得任何一个政治家要求美国人民为此付出本应付出的代价成为现实上绝不可能的“政治自杀”,于是,美国只好利用其超强的大国地位,挥舞政治大棒,一再压迫其他国家。这种毫无道理没有节制的要求,自然不会得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认同,从而只能是一场“政治作秀”,长期以往则必然成为“饮鸩止渴”。至于美国可能有的“狗急跳墙”之举,我想,用《上甘岭》里面那首《我的祖国》的歌词回答再恰当不过了: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是猎枪。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