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激烈交锋:中国多部委重启人民币升值压力测试

中美激烈交锋:中国多部委重启人民币升值压力测试

财政部或将于3月下旬派出调研组赴广东、浙江、江苏三省及上海市进行范围更广的人民币汇率压力测试。此前的2月下旬,商务部、工信部已联合展开针对劳动密集型行业应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测试。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不同于2月份集中针对劳动密集型行业的调研,由财政部牵头的新一轮压力测试将对一般贸易、加工贸易、中国企业以及在华经营的外资企业进行范围更广、分类更细的调研,以期掌握不同贸易类型行业、不同贸易企业在应对人民币升值问题上的压力差异。

与此同时,受人民币汇率影响较大的有关行业商会也正配合展开行业内部的压力测试。

记者了解到,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已于近日完成了行业报告,并将该报告通过主管部门提交给决策层。决策者对报告高度重视并做出批示。

该商会提供给本报的部分报告内容显示,如果人民币升值3%,将使大型成套设备行业减收300亿人民币,而这还不包括家电、电工以及汽车、钢铁等其它产业。

如此频繁的压力测试背后,是中国与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在贸易问题上的激烈交锋。美国纽约州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即将于当地时间3月16日公布升级版「舒默议案」,并启动立法程序,再度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向中国施压。

4月15日,美国财政部将正式发布其汇率政策报告。巧合的是,广交会也将同日开幕,这将是人民币升值压力测试的一场实战演练。

沙盘推演之后,中国出口行业将制定何种应对升值的教战守则备受瞩目。

就业受威胁最大

据纺织服装行业人士初步估算,该行业规模以上的企业约5万家,其中10%的规模以上企业贡献了整体利润的90%,这些企业有较强的抗压能力。但另外90%的规模以上企业只贡献了整体利润的10%,由于利润率较低、议价能力差,人民币升值将对其造成明显冲击。

「规模以上企业一般拥有工人数为500人以上。如果5万家中有90%抗压能力差,意味着4.5万家企业,也就是2500万人的就业面临着冲击。」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估算。这2500万的就业危机还不包括其它规模以下企业,以及纺织服装行业以外企业。

「就业问题直接关系到社会稳定,这是人民币升值带来的最大威胁。」周世俭说。

除了就业问题以外,出口行业利润是人民币汇率问题的另一个重要影响点。

机电商会内部调查报告显示,如果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将明显削弱行业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抑制出口。据海关总署统计,2009年机电产品出口占同期我国出口总值的59.3%,累计出口机电产品7131亿美元,比2008年下降13.4%。

「总体看,人民币升值将对三类企业生成较大影响:大型成套设备企业;家电、电工、一般机械等优势产业;造船、汽车、钢铁、手机等弱势产业。」上述报告指出。

机电商会信息咨询中心的张慧玲告诉本报记者,大型成套设备企业中的电站、轮船、铁路、通讯等成套项目出口合同金额大、周期长,从签约、设计、建设、调试到交付使用一般需要3~4年,收汇周期大约为8~10年,因此存在巨大的汇率风险敞口。

「一些企业在2007年和2008年已经承受了相当于其利润30%-40%的汇兑损失。」张慧玲说:「经机电商会估算,当前企业在手合同约为1500亿美元,如人民币对美元升值3%,整个行业将减收300亿人民币。这类企业受影响程度最大。」

对于家电、电工、一般机械等优势产业,由于行业中小企业多,竞争过度,出口利润率普遍在3%左右。通常来说,企业接单、出货、结汇至少要2~3个月,如果在这段时间内人民币升值,多数企业将难以承受。

多部门和重点行业商会的压力测试,是否暗示人民币汇率即将出现松动?

商务部部长助理王超此前表示,政府对进出口企业的人民币升值压力调查是常态性的。暗示了压力调查的启动并非汇率松动的信号。

周世俭认为,通过压力测试,中国在面临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真实压力可以得到更好的证明。「压力测试本身立足于升值难。」

在机电商会提交的调研报告中,系列数据最终也指向了「维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的政策建议。「考虑到当前美元对欧元升值、韩元和东欧主要货币贬值的情况,人民币实际上已经进入相对升值轨道,再提人民币升值实为不宜。」

汇率背后的政治交锋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内部正紧锣密鼓地酝酿针对人民币汇率的惩罚议案。

美国时间3月16日,纽约州参议员舒默将公布其升级版「舒默议案」,并启动立法程序,向人民币汇率问题施压。

据外电16日报道,130名国会议员致信美国财长盖特纳和商务部长骆家辉,要求奥巴马政府在4月份发布有关汇率操纵的定期报告时,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之一。

周世俭认为,一旦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中国将遭遇大范围的汇率反补贴调查。事实上,在3月2日公布中国输美铜版纸「两反」案初裁时,美国商务部下属机构国际贸易局新闻发言人Tim Truman已经表示,正在考虑将人民币汇率操作列入反补贴调查。

商务部发言人姚坚在16日的新闻例会上表示,「如果把汇率问题政治化,将无助于各方协调应对全球经济危机,共克时艰。」

中美关系正经历着包括美国对台军售奥巴马私会达赖、贸易摩擦等系列震荡。在周世俭看来,尽管以上问题非常关键,但将对中国造成实质伤害的是眼下逐步展开的人民币汇率问题。「这直接关系到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美方的强硬态度部分源于其出口战略的调整。

奥巴马在今年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了5年内美国贸易出口翻番的目标。3月11日,他签署行政命令,成立一个由国务卿、财政部长、商务部长等组成的「扩大出口内阁」。该内阁小组将负责实施奥巴马「全国出口战略」上的各项举措。

美国一直认为,人民币币值存在严重的被低估,而这种低估是中美贸易不平衡的主要原因。奥巴马2月3日在民主党参议员的一次年会上说,美国政府将尽最大努力打开中国及其他贸易伙伴的市场,并表示人民币对美国的汇率过低,对国际贸易竞争造成了影响。

姚坚于16日回应称,「贸易顺差问题不是迫使人民币升值的理由。」他同时强调,中国已经在采取措施,积极扩大出口,促进对外贸易的平衡发展。

根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09年,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总额为2268亿美元,下降15.4%。但中国仍是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国。

周世俭表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贸易顺差或逆差与该国的货币汇率关系不大。「2005年到2007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20%,但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从1142亿美元增加到1709亿美元,增长了49.6%。」他说,「强压贸易伙伴的货币大幅度升值,以达到减少自己贸易逆差的目的,是历届美国政府的习惯做法。」

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曾逼迫西德马克大幅升值,从4.2马克兑1美元到80年代末的1.5马克兑1美元,升值64%;1985年的」广场协议「后,日元从263日元兑1美元开始攀升,到1988年涨至128日元兑1美元,并在1995年升值到了80日元兑1美元的高度。但这并未改变德国日本一直维持对美国巨大的贸易顺差的现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