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眼中的老外——小鬼子赔了。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75 10147
导读: 我接触过很多日本人,他们有很多优点,敬业,勤劳,有礼貌,但是我还是从心里厌恶日本人,不论什么情况下,只要一有机会,我就要作弄一下小鬼子。 有段时间,我在一家香港船务公司北京办事处做租船业务,租船就是根据一票国际贸易货的需要租用船运输,有时是租用整艘船,有时是租一个舱位。 我有一个朋友在日本一家著名大商社驻北京办事处工作,那家大商社经营项目之一就是租船运输他们买卖给中国的货物。 一天, 这位朋友告诉我,他们商社与中国一家钢铁厂签订了进口三万吨印度铁矿砂的合同,按合同由商社租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接触过很多日本人,他们有很多优点,敬业,勤劳,有礼貌,但是我还是从心里厌恶日本人,不论什么情况下,只要一有机会,我就要作弄一下小鬼子。


有段时间,我在一家香港船务公司北京办事处做租船业务,租船就是根据一票国际贸易货的需要租用船运输,有时是租用整艘船,有时是租一个舱位。


我有一个朋友在日本一家著名大商社驻北京办事处工作,那家大商社经营项目之一就是租船运输他们买卖给中国的货物。


一天, 这位朋友告诉我,他们商社与中国一家钢铁厂签订了进口三万吨印度铁矿砂的合同,按合同由商社租船,他希望我能承接这笔生意。


印度铁矿的卖价是公开的,中国的钢厂不能直接购买而由日本人插一手,从表面上看是日本人与印度有大单合同,可以拿个优惠价格。所以,中国一些钢厂有时也从日本人手里卖货。但铁矿砂的价格不高,即使优惠也没多少差价,日本人盯住了租船这一块,指望租到便宜的船,从中获取利润。


中国的钢厂为什么不要租船这一块?因为是国企,租船要掌握相应的专业知识,经办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因为铁矿砂价值低,船高成本的船公司就不愿承运,而中国远洋船那时很多都是老旧船,船员工资低,成本低,自然就可以承运,甚至可以说中国进口的印度铁矿砂大部分只能由中国船承运。


我从另外的渠道了解到一家中国海运公司也知道了这笔生意,他们的业务员主动打电话找那家日本商社希望承运。可被拒绝了,因为小鬼子不相信中国船公司的业务能力。


“上赶着不是买卖。”我对朋友说:我不主动要求,我等着你的上司找我。


果然,那朋友的上司,一个叫土桥的小鬼子让我那朋友打电话找我了,因为他相信香港船公司的业务水平,也知道我们公司操作着很多印度进口到中国的铁矿砂运输。


我根据对方发来的合同主要条款报出了我的条件,使用的船当然是那家被拒绝的中国船公司的船,因为这艘船正好从中国港口装在焦炭去印度那个装矿砂的港口卸货,按照该船计划,如果不出意外,卸完焦炭正赶上装矿砂的时间。因为卸完货就地再装,没有空驶,可以接受比国际行情低一点的运价,我按国际行情与小鬼子签合同,我公司自然有利润了。


当然,我在文件中按照规矩没有先报那艘船的资料。


所有的条款日本人都接受了,只有价格他们不干,朋友在电话里转述土桥的话:“中国船员工资低,所以应该接受低运价。”


我对朋友说:“中国船员工资高低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我们是在谈国际运输,就要按国际运输的行情价谈!”


小鬼子接受了我报的运价,我与日本人签订了合同,当他们发现使用的船就是被他们拒绝的船时,已经晚了。我转身与船公司也签了合同。


这样签合同好处是我公司可以从中赚取差价,风险是一旦出现问题,我公司将承担责任。


中国船装完焦炭按时开航了,十几天后船按时到达了印度港口,但是,船一靠上码头卸货,问题来了!


在印度港口卸焦炭,必须使用船上的吊车,而且卸货使用的抓斗也得船上提供。这艘船从国内出发时准备了卸货用抓斗,但是船吊太旧了,卸货开始一天后就频频出现故障。依靠船上的力量根本无法修复以保证正常使用,而印度港口业没有能力修复。于是卸货进度大大低于计划进度。


印度洋每年的六月开始进入季风季节,每天七级以上的西南风一直刮倒十月。在此期间,印度的港口都无法正常作业。所以,印度这个港口规定:从六月份开始就不再安排装铁矿砂。


这艘船原计划5月5号以前卸完焦炭,印度港口也安排了5号之后给该轮装矿砂的计划。但是按照实际情况,该轮根本无法在5月底前卸完焦炭。


日本商社在该港的办事处及时把情况通告了他们的同事,土桥立刻发来传真,询问我有没有替代船。


我报出几条船,有中国的也有其他国家,这些船都可以在5月赶到那港口装矿砂,但是运价都要求很高。


小鬼子为难了,按照合同,我只要报出替代船,他们同意了就用替代船,不同意我就没责任了,合同自然作废。


现在这个情况,如果他们同意了接受高运价的替代船,他们就赔本了。如果他们不接受,就要向中国钢厂赔偿。


我之所以很快就报出替代船,就是我早就料到了装焦炭的船在印度可能不能按时卸完货,在船快抵达印度港口前,我就在关注那港口周围马上要卸完货而又没有装货合同的船,这就是“香港船公司业务水平”的表现。


土桥急了,他要带着我那朋友上门来拜访我,我欢迎啊!


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准时进门了,土桥不到三十岁,小个子,瘦瘦的,他彬彬有礼地与我握手问好,而后坐在沙发上,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出他很焦虑,如果这个事解决不好,他会有很大麻烦。


实际上没什么好谈的,事情到了这一步,要不小鬼子接受高运价继续执行合同,我公司挣利润,要不就结束合同,小鬼子赔钱给中国钢厂。


让我没想到的是,土桥居然说:“我们知道贵公司是中国远洋公司的子公司,能否让中国现在在那个港口的船装这票货物?”


中国远洋公司的船承运中国钢厂的矿砂是一个年度总合同,每个月装多少是多少,不存在那票货物装不上赔偿的问题。


小鬼子真会想好事,居然想利用中国远洋船与中国钢厂的大合同之便解自己的急。


我笑了笑说:“从业务角度说,我公司不可能这样要求中国远洋总公司,从我私人的角度,我不会在这件事上学白求恩!”


土桥一脸沮丧地走了。


两个月后,尽管土桥等人几次赴那个中国钢厂道歉,谈判,小鬼子最后还是赔偿了中国钢厂数万美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