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胜:中美汇率大战,对楼市的影响



中国是世界上拥有官方外汇储备最大的国家——约达2.4万亿美元。

中国同时也是美国国债的第二大持有者,同时也是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国,无论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上双边关系都是错综复杂,谁也离不开谁,谁也压不倒谁,当然中国从来就没想过要压倒美国,除了少数鹰派。截止2009年12月,其共持有7554亿美国国债,仅次于日本(拥有7688亿美元)。

美国这些年做恶霸做惯了,一旦自己家里出点事就要嫁祸于人,过去把日本收拾的妥妥的,近年又想故伎重演,想嫁祸于中国,同时也要抽打日本,丰田事件就看出了美国人的痛打自己的落水狗了。在挖坑踩人方面美国人从不手软。


美元贬值有利于扩大出口并抑制进口,加快复苏进程,创造就业机会以及调整美国经济。即使进行一次大幅度的调整,也不会对通货膨胀产生显著的影响,因此也不会使得联储提高利率。许多人害怕美国会出现像20世纪70年代那种硬着陆的状况,但事实上,如今的低通胀预期与比较大的产出缺口都使得这种状况发生的可能性大大下降。


由于联储现今目标是将利率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因此,美国的利率水平短期将不会因此有太大的变化。而且贸易保护主义还会抬头,反补贴税就是例子。近年中美之间贸易战不可避免,去年双方交战了26个来回,近年也不会少。

与此同时主权债务危机正潜伏于欧元区,虽然目前主要集中于一些小国,但是却有可能蔓延至英国。金融市场的混乱不仅会阻碍欧洲经济的发展——估计其经济增长率相比第四季度同期会下降到0.5%,同时还会导致欧元的疲软并拖累整个全球经济的发展。


欧洲也在着手解决希腊的债务危机以阻止其进一步扩散所带来的风险,但是这些补救措施所带来的效用太小而且太迟,加之IMF近期也很难发挥作用,内部财政缺失与外部支撑的缺乏使得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希腊以及西班牙都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压力。


除了新一轮的全球性危机外,美国消费者也被众多问题所困扰,如过重的债务负担,较低的家庭收入,疲软的房地产市场以及资产价格的波动。相较于2009年,储蓄率将有所下降,但是仍会4—5%范围内。住宅投资很难在2010年恢复,商业投资的过于匮乏也难以推动经济的复苏。

国会刚刚通过了美国现在继续维持低利率政策,对中国又是一种抑制,明显是不想让中国加息,中国接下来为了抑制通胀,不得不先出台限外令,然后才敢加息。


中美汇率战两种结果,一种是中国自己觉得需要调汇率(不是屈服于压力)人民币真得升值;一种是双方开战,相互征收关税。


对楼市而言,第一种情况出现,出口肯定又要受影响,国内又要依赖楼市来拉动;再加上下半年流动性也要释放,所以下半年楼市又会复苏。如果出现第二种情况,双方贸易开战,两败俱伤,又找个台阶坐下来谈,同样是影响到出口,再加上接下来可能出台的限外令阻止热钱的涌入,国内下半年还是需要流动性来盘活,房地产还是会担当保增长的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