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多名疫苗受害者:法院门口击鼓喊冤(组图)

太原多名疫苗受害者:法院门口击鼓喊冤(组图)


击鼓缘何不生堂,法律为谁在服务?


官真的大于法吗,那我们还要法吗?



太原多名疫苗受害者:法院门口击鼓喊冤(组图)


太原多名疫苗受害者:法院门口击鼓喊冤(组图)

在古时候,县衙门前有一面大鼓,百姓如有冤屈,拿起鼓槌敲响大鼓,县太爷就即刻升堂断公道,这种雷厉风行的作法是值得赞许的。可是如今的衙门呢?确是千呼万唤不出来,敲鼓升堂也不理睬,不知这是历史的自然倒退还是人为造成的倒退。


山西高温变质疫苗案受害老百姓们提起民事诉讼7个月了,可是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既不立案也不驳回,200余天来,他们多次当面、电话敦促、公开问责均遭该法院搪塞,至今没有任何结果。


近来他们听说,该法院院长李克宁因索贿、受贿被捕,认为正义有了出头之日,他们想象逮捕了贪官李克宁,搞一次“击鼓升堂要求立案”活动,一定会走出“黑包公”。


2009年8月24日上午10:00,多个山西高温变质疫苗受害家庭,每家派了一个代表来到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击鼓升堂要求立案”,他们期望击鼓震醒法官们没有泯灭的良知,为民做主、公平断案。


但是,隆隆的鼓声从10:00一直敲到12:30,迎泽区人民法院竟然不予理睬,疫苗受害人们只好自喊“升堂┄!”再喊“威武┄!”,幻想法院中能走出“黑包公”。围观的老百姓评论这个法院今不如昔,古代时老百姓击鼓鸣冤,县太爷会立即升堂的,这法院的水准不如封建时代,枉挂人民法院的牌子。


06年以来,山西疫苗管理权380万卖给了私营小公司,老板大赚昧心钱,雇佣游民往疫苗上贴“山西疾控专用”垄断标签,疫苗在大楼里数十小时高温暴光停放,导致高温暴露而变质,山西众多接种者因疫苗致死、致残。


例如,山西省洪洞县易文龙的女儿,接种流脑A+C疫苗后,得了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落下继发性癫痫后遗症;


太原低保市民高崇杰接种流感疫苗后,大吐血、肝肾衰竭;


柳林县农民王明亮的小儿,接种乙肝疫苗后,患脑病抽风而死;


太原小店农民高径女儿,接种流脑疫苗后,患脑病抽风;


太原市民刘新民的儿子,接种麻腮风疫苗后,患免疫系统疾病;


太原市民原霞的儿子,接种乙肝疫苗后,患脑病抽风;


柳林县农民冯向光的儿子、李常勤的儿子,接种疫苗后都得了原因不明疾病。


……


他们要求山西省卫生厅按照《预防接种工作规范》解决问题,遭到了无理的拒绝。


无奈之下,2009年1月起,疫苗受害人们陆续向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投递了民事诉讼状,依法诉讼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为了牟取私利在山西兜售贴有“山西疾控专用”标签的高温暴露疫苗,他们的亲人因接种了这样的违法疫苗致死、致残。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七条“人民法院收到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经审查,认为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7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认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7日内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


但是,疫苗受害人们的民事诉讼状,投入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了回音。


当超过7日时限一个月时,疫苗受害人们询问迎泽法院为什么不立案,法官称此案需要上级法院业务指导,结果一回来就立案。


超过7日时限两个月时,疫苗受害人们向迎泽法院送了“敦促书”,指出迎泽法院严重程序违法,如再不作为要进行问责。


超过7日时限三个月时,疫苗受害人们向迎泽法院送了“问责书”,指出迎泽法院枉法司法,有意不作为帮助被告逃避法律制裁,并警告迎泽法院必要时进行公开问责。


超过7日时限四个月后,疫苗受害人们开展了公开问责活动,2009年5月20日起,“问责书”贴满了太原城,特别是迎泽法院、市法院、省法院、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省、市、区人大和政法委、省卫生厅、省疾控中心的办公区、宿舍区围墙上、街道电杆上、公示公告栏上,密密麻麻地帖满了疫苗受害人们的“公开问责书”,指出迎泽法院司法不为民做主,应该承担激化矛盾的后果和责任,不如回去卖红薯,疫苗受害人们告戒迎泽法院如继续不作为,将在迎泽法院门口联合举办“法院百日不作为庆典活动”。


海量“公开问责书”贴满太原城,成了老百姓们议论的焦点,可急坏了一些领导,立即下达指令,环卫部门要加强巡查清理,相关单位要负责好房前屋后、院墙周边,每日8:00以前要洗掉所有的“公开问责书”。


就这样疫苗受害人们与法官、公务员们展开了拉锯战。每日半夜疫苗受害人们上街贴“公开问责书”,每日凌晨法官、公务员提着水桶刷子清洗“公开问责书”。


老百姓们说,近来法官、公务员们真勤快,环境洗的周明瓦亮,可就是洗不掉“公开问责书”指出的山西疫苗之难。


高温疫苗公开问责拉锯战持续了一个月,一些领导撑不住了。2009年6月16日,太原迎泽法院终于约见了提起诉讼的疫苗受害人们。


2009年6月16日上午10:30分,太原迎泽法院一位姓王的院长,民事三厅一位姓潘的厅长和一位记录员与提起诉讼的疫苗受害人们进行了对话。


姓王的院长问,是你们在太原市内粘贴这个“问责书”?


疫苗受害人答,是的。


姓王的院长说,这样做是违法的,我可以判你们七年徒刑。


疫苗受害人说,我们的诉讼已经提交五个月了,你们既不立案也不驳回,违反了法律规定的7日时限,是你们先违法,公民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是保护权益的最终手段,你们剥夺我们的诉讼权,有理不能讲,必将激化社会矛盾。为此我们不怕枉法的法院判处七年徒刑。


姓王的院长问,你们为什么这样做,是谁指使你们干的?


疫苗受害人答,我们都是行为正常人,没有任何人指使,这样做目的是加强社会监督,促使你们依法办事、正确司法,不要在我们的诉讼问题上不作为。如果你们孩子因接种高温变质疫苗受害,也会这样做的。


姓王的院长说,不要把我假如到你们中间。


疫苗受害人说,我们十分质疑你们五个月不作为的原因,是不是得了被告的好处有意拖延。


姓王的院长说,疫苗诉讼是一个大案,我们需要请示有关领导,法院作不了主。


疫苗受害人问,法院是司法部门,为什么要请示有关领导,究竟是权大还是法大,是人治还是法治,你们法院受理诉讼五个月不作为有法律依据吗?


姓王的院长答,有法律依据。


疫苗受害人问,法律那条那款?


姓王的院长答,中央政法委领导的讲话精神。


疫苗受害人说,看来你们把中央政法委领导的讲话,当成了中国的法律条款了,讲话中设定立案时限了吗?


姓王的院长答,领导讲话不可能讲具体时限。


疫苗受害人说,那么你们可以按照中央政法委领导的讲话精神,三年、五年甚至无限期地拖下去。


姓王的院长说,今天找你们来就是解决贴“公开问责书”问题的,能不能这样,你们给一个月的时间不要贴“公开问责书”,我尽全力找省里领导协调反映,争取一个月立案,只要我在积极请示有关领导,你们千万不要贴,我请示不成走投无路时会告诉你们,那时再贴“公开问责书”或采取其他行动。


据我们了解,疫苗受害人们对于这位院长的请求,决定给她一个月,如果不行再公开问责。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就在这时疫苗受害人们得知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院长李克宁因索贿、受贿被捕,疫苗受害人们认为,法院院长索贿、受贿成性,这个法院那能关心老百姓的死活,决定用老祖宗留下来的办法“击鼓升堂要求立案”,引导法院依法办理山西高温变质疫苗害人案。


隆隆的鼓声从10:00一直敲到12:30,迎泽区人民法院竟然不予理睬,下班时分法官们着上便装,绕过80岁的击鼓老人,笑嬉嬉地回家了。


公民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是保护权益的最终手段,该院剥夺众多高温暴露疫苗受害人的诉讼权,他们有理不能讲,必将激化社会矛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