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舅舅家到姥姥家多远?

fengyimin 收藏 1 616
导读:3月14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武高汉接受新华网专访。在访谈中,武高汉表示要让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经营者“从舅舅家赔到姥姥家”。他说:“传统意义上,姥姥和舅舅代表着最亲近的关系,从‘舅舅家赔到姥姥家’的意思是形容一种程度,是让‘黑心经营者’无法承受但又必须承受的代价。”   在消费者权益日,看到消保人士以如此生猛热辣的语言昭示打击假冒伪劣之心,作为消费者理论上应该心中暗喜。但在实践上,却不免仍有些惴惴:从舅舅家到姥姥家到底有多远?假如是从南极到北极,这么一路赔下去自然好;可万一舅舅家就

3月14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武高汉接受新华网专访。在访谈中,武高汉表示要让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经营者“从舅舅家赔到姥姥家”。他说:“传统意义上,姥姥和舅舅代表着最亲近的关系,从‘舅舅家赔到姥姥家’的意思是形容一种程度,是让‘黑心经营者’无法承受但又必须承受的代价。”


在消费者权益日,看到消保人士以如此生猛热辣的语言昭示打击假冒伪劣之心,作为消费者理论上应该心中暗喜。但在实践上,却不免仍有些惴惴:从舅舅家到姥姥家到底有多远?假如是从南极到北极,这么一路赔下去自然好;可万一舅舅家就在姥姥家隔壁,备不住院墙还塌了一块,越发连出门绕一圈的距离都省了;更有甚者,姥姥还要靠舅舅养老,分明就是一家。如此一来,那还有哪个假冒伪劣经营者会对这种赔法心存畏惧呢?这个问题不厘清,武副秘书长的豪言就难免有放空的可能。


殷鉴不远,三聚氰胺奶粉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前不久国家质检总局原纪检组长郭汝斌面对记者关于毒奶粉问题的追问时说过一段话:奶粉事件不是质检部门一家的问题。在现有制奶流程中,企业是第一负责人,政府负主要责任,监管部门负监管责任,“毒奶粉再现,追责的话只到生产企业”。照这个逻辑,姥姥家干脆在表面上和舅舅家断绝了关系——是不是有地道私下里通着,没有调查所以也没有发言权。总之,消费者一下子就真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用句北京话说,想赔偿?姥姥!


另外还有个能让“姥姥”、“舅舅”彻底松一口气的地方——维权成本一直下不来,因而很多人选择吃哑巴亏。据新京报和新浪网的联合调查,过去的一年,有三成消费者因维权过程太繁琐、维权效果达不到预期目标、维权成本太高、投诉渠道少等原因放弃了投诉,只有3.7%的人在权益受到侵害时选择向法院起诉。这个问题不解决,消费者将只知道有“姥姥”、“舅舅”,但却从来找不见去姥姥家、舅舅家的任何一条路,更无从谈及“赔”这个字眼了。


消协是消费者的娘家人,娘家人出头“论公道”的时候,说两句横话是很容易的。但我们消费者不仅仅需要有人说话解气,我们更需要切实可行的、符合法律公理又便于操作的维权方式,以便我们有理有利有节地去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等到这一点真能实现的一天,不分娘家人婆家人,都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地去行事,姥姥家、舅舅家距离多远就无所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