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急查问题疫苗 高温暴露疫苗曾被下文推广

但恃铁血报中华 收藏 0 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据新华社电 昨日,各大网站陆续转载了题为《山西疫苗乱象调查:近百名儿童注射后或死或残》的报道,引起公众强烈反应。卫生部高度关注此事件,要求山西省卫生厅尽快报告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监测新情况,并立即开展有关调查工作。



卫生部昨日20时20分提供的信息称,此前曾有媒体做过因注射疫苗出现聚集性异常反应的报道。为明确疫苗质量是否存在安全隐患,该部于2008年11月协调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对所谓的“高温暴露”A+C群流脑疫苗、乙脑疫苗和乙肝疫苗依法进行抽样检测,检测结果全部合格。此外,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07年11月在对疫苗进行例行检查时,也抽检了所谓的“高温暴露”流感疫苗,检测结果全部合格。2008年11月,卫生部对山西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显示,2006年1月至2008年11月,因接种二类疫苗后出现不适到山西省各级卫生医疗机构接受诊治的儿童共11例。11例中6例属于一般反应,另外5例做了异常反应鉴定,其中4例排除与疫苗接种有关,1例虽鉴定为异常反应,但不属于所谓的“高温暴露”期间提供的疫苗。



山西省昨日回应:未接到异常反应报告



据中新社电 山西省卫生厅疾控处处长李贵昨日称,该省未接到因注射疫苗出现聚集性异常反应的报告。



李贵表示,报道所反映的问题“早在2007年部分网站就做过报道”。国家卫生部、中共山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2008年11月卫生部组成调查组来山西调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此前曾对接种点库存疫苗抽取样品,委托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检验,检验结果均符合国家规定。



专家指出,正常情况下使用合格疫苗接种出现不良反应的几率很小,不到百万分之一。但在一定时间范围内、接种某一种疫苗的人群出现聚集性的疑似异常反应或疑似异常反应显著增加,提示疫苗质量可能出现问题。2005年安徽发生过“百余学生接种疫苗出现异常”事件。



山西,近百名儿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残或引发各种后遗病症。家长伤心欲绝、四处求治、负担沉重。导致如此惨剧的病源何在?锲而不舍的患儿家长纷纷质疑:“接种了乙脑疫苗怎么又会得乙脑?”“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难道不是接种疫苗所致?”……矛头直指用来保障人民生命健康的——疫苗!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难道真的和每个人都必须接种的疫苗有关?



在山西,事关千千万万儿童生命安全的疫苗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永别了!我的孩子”



31岁的山西省柳林县农民王明亮,看了自己9个月的儿子最后一眼,拖着已被雨水淋透的身体离开了北京香山植物园。



这是发生在2008年8月22日的一幕。



当天凌晨3时许,王明亮将整整抢救了6个多月,最终死于进京求医招待所中的孩子送到就近的香山植物园。



这个名叫王小儿的孩子,是王明亮唯一的儿子。2007年11月24日,王明亮盼来了“自己的命根子”。孩子出生当天,医院即为新生儿接种了卡介苗、乙肝疫苗。



孩子满月后不久,2008年1月2日下午,柳林县柳林镇青龙村卫生所医生杨桂兰来到王明亮家,为孩子接种了第二次乙肝疫苗。一周后,“孩子开始抽搐,不断出现,我们以为可能孩子冷着了。”



2008年2月10日1时许,孩子被送到吕梁市人民医院抢救,医院开出了《病危通知书》。救治11天后,“控制不了抽搐,呼吸困难。儿科副主任高兰芳专程护送孩子到山西省儿童医院。”王明亮说。该院的出院诊断为:吸入性肺炎伴中毒性脑病。



2008年3月26日晚,山西省儿童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韩红偕同一名护士,一路护送孩子赴国内神经内科最权威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住院6天后,主治医生熊晖通知王明亮:“我们也找不到病因,没有办法了,你们回家吧。”出院诊断:癫痫,多发性部分运动性发作,部分性发作持续状态,遗传代谢病?



2008年8月15日,看到孩子病情恶化,王明亮与妻子一起抱着孩子来到北京香山医院。然而,“这成了孩子生命中最后的一站”。



记者从山西最北部的天镇县到最南边的运城市,纵横奔走,调查了解到,除4户家庭的孩子因病死亡外,还有74户家庭的孩子“因病致残或因病受重大影响”。记者先后访问了其中的36户,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发病前不久,均接种过疫苗。”



“疫苗是异体蛋白物质,对光照、温度十分敏感。合格疫苗异常反应概率极其微小,而且多为轻度,严重的很罕见。但是,2006年以来,山西境内确实出现了大量的问题疫苗,也就是高温暴露疫苗,这样的疫苗已在山西省长期使用,必然要大幅度提高疫苗接种不良反应概率。”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门负责防病信息的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说。



陈涛安介绍:2005年12月,山西省疾控中心出现了一位来自北京的山西人,该人35岁,名叫田建国。12月28日,田建国被任命为山西省疾控中心生物制品配送中心主任,配送中心的具体工作委托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负责。



山西省疾控中心物业科副科长卫军利告诉记者:“2006年、2007年,田建国管疫苗的时候,我看到他组织的人,将成箱的疫苗从冷库搬到还没投入使用的疾控大楼一楼,拆开包装箱,将疫苗堆了一地,堆得像小山一样。许多人在往疫苗盒上贴‘山西疾控专用’的标签。尤其是夏天,大家穿着短裤,他们依然照常天天在闷热的大厅里贴标签。”



山西省疾控中心专职司机原江对记者说:“那两年,还有一个同样严重的问题,给全省各地运送疫苗的冷藏车制冷机一直坏着,没有维修过,尤其是夏天,都变成闷罐车了。”



“这是人为制造疫苗存储运输不应有的操作环节,使疫苗长时间脱离规定的冷藏避光环境,主观故意制造了高温暴露疫苗。应该依法立即销毁,否则即是抗法杀人。”陈涛安分析说。



2006年4月6日,山西省卫生厅下发晋卫疾控200613号文件规定:“疫苗由省疾控中心统一订购,逐级分发,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从非正规渠道购苗接种,一旦发现严肃查处。”“为保证免疫接种的安全有效,全省要统一使用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逐级配送的标有‘山西CDC专用’字样的疫苗。”



2007年3月,晋卫疾控20074号文件,再次重复以上内容,要求做好宣传推广工作。



那么,与山西省疾控中心合作的华卫公司到底是否“卫生部部属企业”?田建国的“卫生部部属企业”又是从何而来?



记者根据田建国名片上的电话致电卫生部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询问,对方称:“我单位有此人,华卫时代不是协会的公司,具体情况工商局知道,那是他个人的公司。”



北京市工商局提供的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工商注册资料显示:该公司2004年1月6日在北京注册成立,法人代表:田建国,股东:田建国、黄彦红、于莉,股份分别占80%、10%、10%。在该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里,记者发现一份2007年度的工商年检表,上面写着:“北京华卫时代公司为三人合伙的私有企业。”



2010年2月23日,记者来到山西省疾控中心。为此,记者找到了目前负责该中心工作的张杰敏副主任。张称:“我知道有标签疫苗,但没有见过他们贴标签。卫生厅纪检组只调查了经济问题,其他的具体情况,我不好回答,你最好找卫生厅纪检部门。”



针对山西疫苗市场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记者试图采访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与卫生厅疾控处,被告知:“没有厅新闻中心的同意,不接待记者”。该厅新闻中心的小刘告诉记者:“情况变化了,我们新闻中心领导让我告诉你,你这属于跨行业采访,需要相关部门批准。”



记者见到了参与查处此案的山西省卫生厅纪检组办公室主任武瑞明,他对记者讲:“我没有权力回答这些问题,这个案子早就移交省纪委了,你去问省纪委吧。”



记者设法找到负责查处此案已达一年半之久的山西省纪委931室薛进仓处长,薛进仓反问:“你采访这个案子,想要干什么?”记者回答:“舆论监督。”面对记者的不断追问,薛进仓称:“这个案子我们还没有查完呢。”便挂了电话。



据山西省疾控中心2009年第四期《中心会议纪要》记载:“2009年3月17日,山西省疾控中心召开了中层干部会议。”卫生厅纪检组长李双才在会上谈到,“针对举报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苗存在曝光变质问题,厅纪检、省纪委配合卫生部监察局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卫生部监察局对存余疫苗的四个县进行了取样监测,检验结果全部合格,表明疫苗是安全的。”



陈涛安认为,该《会议纪要》中“对存余疫苗的四个县进行了取样监测”的陈述,表明山西省疾控中心承认山西高温暴露疫苗客观存在,直到2009年3月以前,山西人民仍在接种质量可疑的高温暴露疫苗。据《中国经济时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