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瘾难耐 一土族男子日饮白酒两斤以上

神魔之王 收藏 4 1931
导读:土族男子日饮白酒两斤以上(图)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8_33529_10833529.jpg[/img]   “戒酒之家”的工作人员欲夺走酒瓶,刘占孝(右)连推带闪就是不肯给。本报记者王苡萱摄  来自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的40岁农民刘占孝,自20岁开始染上酒瘾,几乎每天都要喝上两三斤白酒,被当地人称为“第一酒鬼”。长年酗酒使他穷困潦倒,妻离子散。为了戒掉酒瘾,重新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近日,他来到北京一家戒酒机构戒酒。   20岁开始染

土族男子日饮白酒两斤以上(图)

酒瘾难耐 一土族男子日饮白酒两斤以上

“戒酒之家”的工作人员欲夺走酒瓶,刘占孝(右)连推带闪就是不肯给。本报记者王苡萱摄

来自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的40岁农民刘占孝,自20岁开始染上酒瘾,几乎每天都要喝上两三斤白酒,被当地人称为“第一酒鬼”。长年酗酒使他穷困潦倒,妻离子散。为了戒掉酒瘾,重新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近日,他来到北京一家戒酒机构戒酒。


20岁开始染上酒瘾


刘占孝出生在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是地道的土族人。因为土族有饮酒的风俗,打小他就从家里拿青稞酒喝。20岁时,他进入邻县的电力公司上班,因为结识的朋友变多,手头也比较宽裕,他经常在外酗酒。“一天得喝个两三斤。”刘占孝说,正是从那时开始,他染上酒瘾。


他所在的丹麻乡索布滩村村委会主任马先生证实,“这人对酒很上瘾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每天都要喝酒,平均每天两三斤,酒的度数在50度左右。只要他一放下手里的活计,他就会停下来喝酒”。


20年来,刘占孝饮酒无度,每天酒不离身。他告诉记者,他喝多了也不会吐,但一没酒喝的时候他就想吐,而且全身发抖,他甚至会心里发急感觉喘不过气来,并会不停挠头发。只要酒一进肚,他就和正常人一样了。


家庭破碎暗自神伤


刘占孝原本拥有一个幸福之家,妻子勤劳朴实,女儿乖巧懂事。因为嗜酒,他不仅把自己的工资全部花光,还到街道各家店面赊白酒喝。时间一长,他欠下的债务有上千元。妻子没有办法,只得卖掉家里的牛羊为他还债,并祈求街道各家店主别再卖酒或赊酒给他。为了喝酒的事,两口子经常吵嘴、打架。忍无可忍的妻子,于去年12月向法院提出离婚请求,并带走了十几岁的女儿。随后的日子,他只能一人度过。


妻子和女儿离开后的日子,他经常拿着女儿的一篇作文暗自流泪。他说,女儿在作文中写道:“亲爱的爸爸,女儿是爱你的,为了家庭的幸福与美满,希望你能把酒戒掉。”


下定决心赴京戒酒


今年初,刘占孝终于决定要戒酒。为此,他联系上北京“戒酒之家”的创办人杨晓楠。在杨晓楠的资助下,他不久前来到北京进行戒酒。



刘占孝到达北京那天,记者在首都机场第一次见到他。刚下飞机,他就向接机的“戒酒之家”工作人员索要白酒,说在飞机上憋得实在厉害。工作人员拿出酒给他,本想只让他“浅尝辄止”,没想到他却一直喝个不停,拉都拉不住。几两酒下肚,刘占孝兴奋起来,给记者和工作人员唱起土族歌曲。


目前,刘占孝已正式进入戒酒阶段。杨晓楠告诉记者,刘占孝拒绝了递减式戒酒,选择了一次性戒断。戒酒第一天,刘占孝酒瘾一发作就蜷缩在床上一个劲地发抖。但其毅力还算不错,挺了下来。杨晓楠介绍,对刘占孝将以感化治疗为主,药物为辅,争取在半月内让他戒除酒瘾。


作者:李靖


(来源:京华时报)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