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牙 第一卷 山雨欲来 第十三章 夜探(中)

先轸2009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size][/URL] 虽然已经是午夜,东平馆内西侧那间最大的房子还是灯火明亮,徐若麟毫无声息地从公主坊路口的牌楼绕过去,慢慢接近西面的围墙,假若东平馆内的建筑布局和慕华馆是一样的话,这里面便应该是那位正使宗义智的寓所。 借着月光的映照,依稀能看见东平馆西侧似乎有不少较为高大的树木,徐若麟正想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


虽然已经是午夜,东平馆内西侧那间最大的房子还是灯火明亮,徐若麟毫无声息地从公主坊路口的牌楼绕过去,慢慢接近西面的围墙,假若东平馆内的建筑布局和慕华馆是一样的话,这里面便应该是那位正使宗义智的寓所。

借着月光的映照,依稀能看见东平馆西侧似乎有不少较为高大的树木,徐若麟正想借助这几棵大树翻身进去,忽然心念一动——这几棵大树看上去都不超过二十年,而这东平馆作为倭人的使节寓所已经将近四十年,那这些大树应该就是倭人自己种植的,可为什么院内中心没有树木,却偏偏要种在这围墙边上?

想到这里,徐若麟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这种引诱敌人上当的手法原本是东厂最擅长的,想不到倭人居然也喜欢用,只不过东厂决不会做得这么明显罢了,难道说东平馆内并没有来时船上遇到的那种高手?

徐若麟没有迟疑,贴着墙根疾步转到东平馆外靠近寓所的部分,月光下能看见墙头似乎有一层极淡地金属反光,但如果不是徐若麟目力极好而又非常留心的话,可能还会以为只是月光罢了,如果是黑夜的话,那就连他也是什么都看不见。

看来倭人防备还是非常严密——不然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可能有人渗入的地方铺上这层薄薄的铁皮,如果有人企图用探钩之类的铁器翻墙的话,只怕发出的响声很快就会惊动里面的侍卫,这就更让徐若麟觉得自己先前对倭人的判断很可能是正确的,不然他们为什么要在这使节住处如此戒备森严?徐若麟吸了一口气,从腰间摸出十个毫无色泽的爪套,小心翼翼地带在手上,这是用极纯的精钢打造而成,外面蒙上一层兽皮,是锦衣卫们夜晚飞檐走壁无声无息最方便的装备之一。

徐若麟紧紧地把手指探进围墙上可以利用的缝隙,宛如壁虎一般地游了上去,上去之后并没有立刻纵身跃下,虽然不能确定这种地方的地面上是否另有陷阱,徐若麟还是不敢大意,由于他身上的那件刺服涂抹了一种特殊的染料,具有一定的吸光作用,只要不是太近,在月色下也并不容易看见,所以徐若麟尽量贴着墙头爬了大约三四丈,仔细观察了四周后,然后才慢慢地从墙上滑下,落地时脚尖轻轻一踩,便无声无息地融入到墙角处的黑暗中。

这时的徐若麟,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宛如黑暗中择人而噬的猎豹,或许只有这种时候,才是锦衣卫最光彩夺目的时刻吧?

墙外传来几声更响,紧接着一阵微风拂过,几片树叶纷纷摇落,徐若麟趁此机会一个闪身绕到这间寓所的窗下,附耳过去仔细听着,里面传来几个低微而清晰的声音,只听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阁下说自己是太阁大人派来的特使,却不知可有凭信?”

这是宗义智的声音,只不过在庆辉楼下,此人说的是汉语,听起来较为生硬,现在说的是倭国言语,就要流利得多,徐若麟虽然数年前在福建总兵的部下和倭寇海盗打过几次交道,略通一点他们的言语,但还是要仔细分辨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也是他为什么决定要自己来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除了杨影风和他自己以外,燕烈又被派出,而影子和叶韩都没有参加过平倭的任务。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这是太阁大人给我的印信,请大人过目。”声音虽然听起来很温婉柔和,但徐若麟却隐隐觉得有点熟悉——仿佛和他在船上遇到的那位女刺客的声音有几分相似!

过了一会儿,宗义智才说道:“印信确实没错,但之前那位太阁大人的特使已经开始执行任务了,却不知阁下是否要知会那位特使一声?”

那女子说道:“不用了,我们各有各的任务,不必互相通知,只是要劳烦大人给我提供些必要的帮助。”

宗义智迟疑着说道:“可那位特使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只是大概进行一大半的样子。。。人手暂时还调不开,而且昨天明国的使臣也到了,其中几名武官特别是为首的那个看上去非常棘手,那位特使觉得可能会对我们的计划造成很大的威胁,已经决定动手除掉他们。。。”

那女子淡淡地说道:“她不是已经动过手了吗?差点自己都死在那里,所以太阁大人和内府大人(指德川家康)才让我来负责这件事情。”声音中虽然听不出喜怒之色,但语气里却隐隐让人感觉到有点不妙。

“内府大人!这么说阁下是。。。”这时宗义智已经隐约猜到这女子的身份,也大体了解其中的原因,于是不再追问下去,只是点头说道:“那好吧,我会通知新到的那三位乱波,让他们听从阁下的吩咐行事!”

那女子似乎笑了笑,然后说道:“如此就多谢大人了!还有一件事情,听说大人麾下的第一勇将大石君被一位明国武士用铁炮打成了重伤?”

窗外的徐若麟听到两人渐渐谈到自己身上,不由得更加注意起来,听起来这女子似乎是刚到汉城的,却想不到她消息竟然如此之快!不久前发生的事情竟然就已经清清楚楚。

只听宗义智悻悻然地说道:“说是铁炮,其实和铁炮大不一样,要短小的多,大概只有这么长。。。”说着他可能是在用手势描述徐若麟那柄万胜佛朗机的样子。

那女子嗯了一声,继续问道:“这种铁炮。。。似乎连西蕃人也没有,不知道明国军队是否已经普遍使用?”

宗义智摇头道:“这怎么可能?估计就和当年总见院的那柄铁炮一样,不可能普通武士都能拥有的!”

那女子却良久没有说话,似乎正在考虑宗义智说的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嗯,或许大人说得很对,不必太过在意。。。不过,还请大人您转告初念特使,太阁大人有令,明国这方面的任务将由我接手!”

“还有一位太阁大人的特使?明国方面的任务?”徐若麟眼角一跳,虽然他这时并不清楚那位太阁大人就是倭国六十六国地方的实际统治者丰臣秀吉,但却能认定那位初念特使在朝鲜这里的任务对大明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初念就是在船上刺杀韩籍大人的刺客,而眼前的这位,来朝鲜也肯定是执行类似的任务,想到这里,徐若麟缓缓握住了腰畔的刀柄,看来这号称大明第一属国的朝鲜注定将要有一场暴风雨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