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三十九章 惨烈攻坚

zjqian96 收藏 55 28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我命令:”陈际帆拿起电话,“炮兵旅集中旅所有重炮,摧毁小高郢、杏花村和庐阳一带所有防御工事,炮火延伸后,独立二旅立刻向该地区日军阵地发起强大突击,撕开敌人防线后立即向两边扩展,掩护后续部队突入。独立一旅以一部穿插于长青村、小西村,掩护主力向骆岗机场发起进攻,得手后立刻向合肥城南发起攻击;独立第三旅五团、九团为预备队,三团(贺泽孟团)和十二团(夏贤德团)在逍遥津东岸向小东门发起佯攻。。171师以一部牵制大西门之敌,主力务必于第二天拂晓拿下全城制高点大蜀山。总攻开始后,各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向地纵深突击,临阵退缩、畏敌不前者,各部队应果断执行战场纪律…..”

山村治雄少将可算是解脱了,因为他终于听到了支那人进攻的炮声。为了守住合肥,山村治雄将城内能拿起武装的日本侨民全部武装起来,并且未必城内中国人抢修工事,除了城墙外围、护城河等地区以外,山村治雄将大量兵力放于城墙下,利用街道、建筑物构筑起一道道堡垒,为了扫清射界,城墙跟100米距离上的所有建筑全部被拆毁,一些无关紧要的巷子全部被堵死,高层建筑物重新用水泥加固,变成居高临下的碉堡,市中心电报大楼、市政府大楼地下室全部被改造坚固的明暗火力点。就是这样,山村少将仍然不指望合肥能够守多久,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借助城防工事大量杀伤“神鹰”的有生力量,即使全部玉碎也在所不惜。

“报告旅团长阁下,支那人的炮火很猛,好像是大口径火炮,北门守卫损失惨重!”

“八格牙路!”山村治雄暗骂,“支那人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多大口径火炮的?”

山村治雄没想到,其实“神鹰”集中的是12门150mm重炮和98门105mm榴弹炮对合肥城西北淝河大桥外的日军阵地进行密集轰炸,就是这近百门大炮,也让骄横的日军鬼哭狼嚎,一瞬间的工夫,淝河大桥外的各种掩体工事就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灰飞烟灭,可叹鬼子精心构筑的火力点、雷区和暗堡一枪未发就上了天。

与大炮一起吼叫的还有近处步兵们操作的各种口径迫击炮,大炮轰击一段时间后开始向里面的城墙延伸,随着炮弹的呼啸而至,城墙上下像放礼花一般到处被炸,灰尘、木屑、钢铁、碎石到处乱飞,期间隐约可见鬼子的残肢断臂。

独立第二旅二团作为主攻部队,在炮火延伸后,在迫击炮的掩护下分三路向淝河大桥冲过去,这里守卫的鬼子人数本来就不多,被一顿炮火清洗后,活着的人基本上已经震昏了,那里还能抵挡住如狼似虎的精锐二团?二团一个冲击就将守军全部消灭得干干净净。

顺利占领淝河大桥后,二旅主力进逼护城河,步兵们全神贯注伏在掩体后,等待着炮火延伸。不甘失败的鬼子开始了凶狠的还击,城墙上各处都是星星点点的火舌,子弹在头顶上呼呼乱飞,发出恐怖的怪叫。在这里鬼子集中了大量的重机枪和掷弹筒,压得进攻部队抬不起头来。

得到具体坐标的炮兵部队由开始的火力覆盖转向重点打击,炮兵定点清除是“神鹰”步炮协同训练的重要科目之一,已经多次在实战中得以检验。李安举命令150重炮团集中火力于一点,将城墙轰开一个大口子,其余105榴弹炮对周边的鬼子火力点进行拉网式覆盖。

山村治雄得知“神鹰”的主攻方向后,命令城内的预备队开赴北门,沿城墙边构筑工事准备阻击,同时命令位于西郊大蜀山的炮兵阵地向北门外轰击。

罗玉刚本来心情大好,看到部队几乎没有什么伤亡就进抵北门外,看着城墙上鬼子灰飞烟灭让他有种踌躇满志的感觉,谁知部队在北门外遭到了鬼子山炮的密集轰炸,让他怒不可遏。

罗玉刚打电话给指挥部怒气冲冲地问:“171师怎么回事?一个小小的大蜀山还攻不上去?”

171师也是有苦难言,大蜀山上的鬼子虽然只有六百多人,但是部队没有重炮(,无法对山上的火力点实施火力覆盖,完全靠步兵冲击,加上地形的限制,一次展开兵力最多一个营,后面的部队成了依次填油,伤亡一百多人以后不得不退下来商议对策。

可他们这一退下来,山上的炮兵就发威了,虽然造成的伤亡不大,可严重影响了城北主攻部队的集结。

陈际帆火急火燎地打电话催问怎们回事,漆道征委屈地把战场情况解释一通,最后又说道:“军团长,把你们的榴弹炮调一两门给兄弟我吧,要不野炮也行,这样下去我的弟兄伤亡太大啊。”

“好,半个小时内,我给你五门炮,两个小时内拿不下大蜀山,就带着你的部队滚回去!”

放下电话后的漆道征气急败坏,还没有人敢这么羞辱他的部队,“老子就打一个给你看看。”

“神鹰”的炮兵虽然威力巨大,可毕竟数量有限,根本形不成绝对的火力覆盖,炮兵旅集中所有重炮轰了近半个小时,只是将城墙轰开了一段长约三四米的口子,而鬼子在城墙豁口后,不但从城内运送大量的木头石块等杂物堵塞豁口,而且两边的城墙上也同时形成交叉火力封住了豁口。

更难的还是强渡护城河,二旅展开以后,只能依靠普通的楼梯从北门多个点强渡,可是由于这一带的护城河紧挨城墙,过河后除了向上攀登之外毫无立锥之地,所以只能从护城河岸架云梯攻城、

这是罗玉刚最不愿意看到的,电视上这种场面见得多了,进攻方需要付出大量伤亡才能上去,而且上去以后还要提防对手的随时反扑。

二旅组织了强大火力进行掩护,一时间,各种轻重机枪、通用机枪全部向城墙上扫射,打得城墙垛口上的鬼子抬不起头来,不时有鬼子被扫中,强大火力的掩护起到了作用,二旅从二十几个点同时向城墙架设云梯。但是收效甚微,一来竹木云梯的质量太差,被鬼子机枪轻易就扫断,还有的被手榴弹炸断根部,更多是架设云梯的战士暴露在鬼子火力点下壮烈牺牲。只有一辆架云梯平直地架过护城河到了城门下,刚刚冒着枪林弹雨趟过河的战士被城门上扔下的手榴弹全部炸死。

主攻的二团团长尚长福看得无名火起,“缺乏攻坚训练啊。”

“把野炮推过来,对准豁口轰他娘的。”

十多门75mm野炮很快从后面推上来,在重机枪的掩护下对准城墙豁口猛烈轰击,里面的封锁豁口的鬼子被炸得鬼哭狼嚎。正面豁口里鬼子的抵抗顿时微弱了许多,只是城墙上还有鬼子的交叉火力对着这一个唯一能快速通过的地点进行最凶猛的火力封锁。

二团的野炮平射以后,立马调转炮口开始向两边城墙实施精确打击,在重机枪、迫击炮的辅助下,二团终于在豁口处获得了短暂的火力优势。这就够了,两百多人的敢死队手持冲锋枪身背手榴弹,踏着其他部队趁机伸到护城河对岸的三座竹梯向城墙豁口直接冲杀。

城墙上的鬼子已经无力对这个豁口进行封锁,二团尚团长见敢死队顺利进城,手一挥,一个营又踏上了竹梯,他们的任务是夺取豁口两边的城墙制高点,掩护大部队从这里进城。

二团的先锋部队虽然顺利进城,却在城墙根拐角处遇到城内鬼子的顽强阻击,双方一时僵持不下。而负责北城门攻击的八团也取得了一些进展,野炮平射近十分钟将城门炸得粉碎,只是城门后鬼子组织了强大火力封锁这一通道,但是城门前的吊桥已经被几个勇敢的战士用刀砍断,部队现在正在从城门往里冲。

山村治雄现在兵力捉襟见肘,在北城他已经投进去了两千多人,可还是挡不住支那人如潮的进攻,尤其是支那人凶猛的炮火,他发誓自从在支那打仗以来从未遇到过,是支那人凶猛的炮火一下子让他失去了两个多中队的兵力,是支那人的炮火将他精心构筑的北门外防线土崩瓦解。

眼看着支那士兵冲进城来,城墙上的部队面临被包围的危险,山村治雄命令在北门城内顽强抗击。一时间合肥城北城墙内外,双方各种枪声此起彼伏,子弹跟下雨一样。

二旅攻击还算顺利,一旅也不含糊。发起总攻后两个团在步兵炮的掩护下向机场冲杀而去,机场已经没有飞机,所以山村治雄在这里安排了两个半中队约五百人防守。面对中国军队如潮的攻势,这么点兵力无论如何都是不够的,所以驻守南门的外的鬼子奉命增援,谁知到了大石岗遇上了等候多时的一团,被一团上千支半自动步枪阻击,伤亡过半后无奈撤回。一团随即追击至南门外将这伙鬼子牢牢吸引住。

一旅两个团在半个小时内轻松拿下机场,留下守卫部队后开始按计划向南门运动。

独立第三旅没有任何重炮助战,但是出身特种兵的钟鼎城想了个办法,他提前几天就找木匠做了一个类似古代投石机之类的东西。由于时间紧迫,所以做得很简陋,就是一个支架上一根杠杆,杆的后端安放炸药包,前端做成跷跷板,每次抛射由两个士兵从高处跳下一踩,杠杆上点燃的炸药包随即被抛出,炸药刚好可以越过护城河落在城墙上或是掉进城内。虽然这玩意儿成功率不高,但是抛进城墙以内剧烈的爆炸还是给鬼子造成极大震撼。有几枚炸药包甚至就落在城墙上,把上面的鬼子连人带枪全部炸飞上天。可是城墙既高又坚固,炸药包只是将城墙上方炸缺了几道口子,无法将城墙炸塌。

而此时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从南京、芜湖等地机场起飞的二十多架飞机飞临合肥上空开始对攻击的中国部队狂轰滥炸,给进攻部队造成了严重伤亡。而“神鹰”军团的高射炮数量太少,只能布置在炮兵阵地进行重点保护。所以各部队基本是暴露在鬼子的飞机面前挨打。

陈际帆得知鬼子只出动二十几架飞机时长舒一口气,看样子武汉的飞机没有来,只是部队严重缺乏防空力量,如此一来肯定会增加伤亡。陈际帆向各部队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攻进城去。

各部队长官当然知道军情的严重性,攻城有伤亡,可待在城外伤亡更大!

面对护城河天险,陈际帆忽然想起后世防洪抗灾中解放军常用的一招,就是用卡车装满石块直接填到缺口处。这护城河河面不宽,而且水流速度基本为零,陈际帆毫不犹豫命令后勤人员将卡车装满土,一辆接一辆从逍遥津对岸直接开到护城河里,形成了几个人工岛。

三旅立刻派出精干人员在火力掩护下从这几个“岛”上架起更加坚固的木桥,后续部队端着云梯就上。

平心而论,这种办法并不是什么好办法,如果不是鬼子人数太少的话,根本是自取灭亡,可小东门一带鬼子的兵力只有八百多人,要防守整个东面近一公里的城墙,平均每一米不到一人,在三旅的火力打击下已经是顾头不顾尾。

钟鼎城不顾飞机时不时的光临,一直在观察战场情况。城墙上的鬼子见到汽车开进护城河这一幕,知道这里将成为突破口,周边的鬼子立刻向这里增援过来,但这样一来被钟鼎城抓住战机,他果断命令部队从鬼子防守薄弱的地方登城。

时间过去两个小时,黄昏的太阳光透过硝烟照在战场上,鲜血、废墟、火光、硝烟交织成一副惨烈的战争图景。空中的飞机仍然在肆无忌惮地攻击,不过由于飞机数量太少,除了让攻击部队的士气受到打击,增加一些伤亡外,并未影响整个战场形势。随着夜晚的来临,鬼子的飞机无奈,只好飞回。

夜暮降临,合肥城上空仍是火光冲天,时不时爆炸的火光又将天空重新照亮,子弹开始在夜幕中形成道道曳光,飞速地来回闪烁。枪声和爆炸声从下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而“神鹰”军团攻城部队已经有多支部队成功突破围墙,开始进城。

鬼子丝毫没有放弃城墙的打算,尽管他们的对手已经从城门、豁口和城墙上进城,但是城墙上残余的敌人还在依托工事负隅顽抗。但这样一来,进城部队却不能放手向城内穿插,因为上方就是敌人的火力点。

各攻城部队除了让少量部队在城下牵制以外,主力全部登上城墙,在上面和残余的鬼子作殊死拼杀。

晚八点左右,“神鹰”军团全部占领城墙,迎接他们的将是更加艰巨的巷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