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妇杀死千万富翁,该警醒的是谁?--有图

倔强小牛 收藏 0 538
导读:1月8日深夜发生在洪湖市的这起命案,引起当地警方高度重视。经侦查,案情渐渐浮出水面:19岁的谢莉与千万富翁吴军保持情人关系2年后,欲摆脱这段不伦关系,于是许诺4.5万元,与男友一起雇请初中同学将吴军杀死。 案发当天,谢莉落网;昨日凌晨,逃至武汉的凶杀嫌疑人也被抓获。(来自网络) 千万富翁吴军被19岁的小情人谢莉及其男友雇人杀死了。根据现行法律,吴军错不至死;谢莉因为雇凶杀人,法律也自有公断。只是:19岁小情人雇凶将昔日的情人杀死,到底警醒了谁? 从报道的情况来看,吴军是一个资产过

1月8日深夜发生在洪湖市的这起命案,引起当地警方高度重视。经侦查,案情渐渐浮出水面:19岁的谢莉与千万富翁吴军保持情人关系2年后,欲摆脱这段不伦关系,于是许诺4.5万元,与男友一起雇请初中同学将吴军杀死。 案发当天,谢莉落网;昨日凌晨,逃至武汉的凶杀嫌疑人也被抓获。(来自网络)


千万富翁吴军被19岁的小情人谢莉及其男友雇人杀死了。根据现行法律,吴军错不至死;谢莉因为雇凶杀人,法律也自有公断。只是:19岁小情人雇凶将昔日的情人杀死,到底警醒了谁?


从报道的情况来看,吴军是一个资产过千万的富翁;谢莉两年前就成为了吴军的情人;谢莉在找到了另外一份感情后,想摆脱吴军的纠缠;吴军不肯放弃这份不伦的关系,对谢莉进行殴打、控制;最后,谢莉雇凶将吴军杀死在宾馆的卫生间里。


在这个社会里,有太多的不公平;也有太多的丑陋。有权有势有钱的人包养二奶、三奶早已是司空见惯;十几岁的大学生傍大款、陪高官也屡见不鲜。好像这个社会失去了最基本的道德准则:物欲横流,龌龊遍地,红黑颠倒,是非倒置。人们似乎已找不到做人的正确航向: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吴军作为一个千万富翁,不但应当是一个巨额财富的所有者;按理,还应当成为一个血管里流淌着道德血液的富有者。可是,他不,他却要找一个比他的儿子或女儿还要小的小女孩做情人;在小情人不愿意与他继续那段不伦关系时,不是放弃,而是纠缠不清,甚至施以拳脚。以至最后小情人雇凶将其杀死。


在这个事件里,谢莉似乎既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弱者;又是是一个堕落而又凶残的坏人。在金钱面前,成为了富翁的情人;在感情面前,成为杀人的“勇士”。


不管是吴军,还是谢莉,都是这个不讲道德规则的社会的牺牲品。一个社会,如果失去了最起码的道德和法律评判的标准,那么,就是一种悲哀。这才是应当值得真正警醒的事。



相关新闻:



洪湖市乌林镇私企老板吴军遭19岁情人雇凶谋杀


1月9日上午,洪湖市建设宾馆8311客房里,企业老板吴军被发现死在卫生间,赤身裸体,背部有几处深深的刀伤。


44岁的吴军是洪湖市乌林镇人,汽渡老板,并在内蒙古参股煤矿开采,在洪湖参股房地产开发、物流运输等,知情人称其资产至少超过千万元。


洪湖警方对此案十分重视,成立侦破专班开展侦破工作。宾馆监控录像显示:8日深夜11时许,两名男青年来到8311房间门口,其中一人指了指房门,两人随后一同离开。


20多分钟后,一名男青年返回8311房间敲门,很快离去。又过了约10分钟,该青年再次敲门,待房门打开一条小缝时,强行挤进门内,约6分钟后出门。


在案发现场,民警发现吴军的手机。短信显示,吴军与当地女青年谢莉联系频繁,并约谢在案发当晚到宾馆会面。


谢莉,19岁,与吴军保持情人关系近两年。


9日,洪湖市六合路一出租房内,民警找到谢莉。面对询问,谢莉神色慌张,称案发当晚的确接到过吴军的约会电话,但赶到建设宾馆后没有联系上吴军,便返回约人打了一夜麻将


谢莉所述得到部分证实,但她案发当晚与住在建设宾馆附近某旅店的两名男青年有联系。这两人未进行住宿登记,案发后未结账就匆匆离去。


民警加大审讯力度,谢莉终于交待:是她与男友聂某合伙,请初中同学熊某杀害了吴军。


11日中午,聂某向警方自首,熊某则逃到了武汉。


昨日凌晨,在武汉警方协助下,民警在武汉江汉二路一旅馆内抓获熊某。


经突审,谢莉、聂某、熊某分别交代了作案事实。他们都是洪湖市新滩镇人,初中同学,分别为19岁、20岁、21岁。


谢莉称,2008年6月,17岁的她在洪湖市某歌舞厅当业务经理时,结识私营老板吴军,继而发展成情人关系。两年来,吴军一直包养谢莉,还帮她开了一家服装店,并为她买了一辆轿车。


被包养期间,谢莉与聂某谈起恋爱,便想摆脱吴军,不料遭到吴军的严厉拒绝和多次打骂。于是,报复吴军的恶念在谢莉心中升起。


约一个月前,谢莉与同学熊某电话聊天时,熊某表示,他想赶快挣钱,“杀人放火的事也愿意干!”谢莉起初并未在意,不料元旦期间,吴军多次催促与她开房,引起谢莉强烈反感。她想起熊某的话,便与聂某商议,决定请熊某实施报复。


本月5日,谢莉、聂某、熊某见面。熊某开价5万元,经讨价还价降至4.5万元,作案后再收钱。


8日,吴军再次约会谢莉,三人准备作案。当日,谢莉将聂某、熊某安排住进建设宾馆附近的旅店。当晚,吴军与人打麻将散场后,打电话让谢莉到自己所住宾馆会面。


随后,聂某带熊某来到房间门口指认。熊某有些害怕,到楼下买了二两白酒喝下壮胆。但第一次来到房门,他紧张得忘记了吴军的姓名,叫门后吴军也未开门。第二次,熊某借送东西为由叫开房门,对着刚洗完澡的吴军连刺6刀,致其死亡。


作案后,由于身上溅满鲜血,熊某便穿着吴军的裤子逃离现场,9日逃至武汉。临走时,他没来得及从谢莉处拿到一分钱。


谢莉称,她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父亲长期患病,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她先在洪湖市某歌舞厅做“陪唱小姐”,后当上歌厅经理,月薪不菲。每当拿到工资,她几乎都交给家里,自己的生活常常捉襟见肘。


2008年夏天,谢莉接待了“从没见过这么有钱的人”吴军。起初,谢莉经常陪吴军唱歌,吴军也对她出手大方。双方熟悉后,吴军提出包养谢莉,但被她拒绝。


2008年9月的一天晚上,吴军给谢莉打电话,称和朋友打牌赢了钱,请谢莉去消夜、“分红”。谢莉赶到后,吴军果然给了她3000块钱,这一次,她没有再拒绝吴军的“开房”要求。


此后,吴军对谢莉“约法三章”:不许她再去歌厅上班,因为那里“坏人”太多;不许谈恋爱;晚间不许出门,每天的行动都必须“汇报”。


谢莉说,吴军对自己并不吝啬,为她开了服装店、买了车,帮她家做了新房,还支付自己的生活费用。但他疑心重、太霸道,特别是酒后。一次,她在自己的服装店打牌,吴军赶到后,将她暴打至昏厥。


谢莉说,在内心深处,她对吴军十分排斥。2008年底,她与多年不见的初中同学聂某相遇,双方确定恋爱关系。2009年3月,吴军发现谢莉正在谈恋爱,再次将她暴打一顿,谢莉十分绝望,割腕自杀,经抢救脱险。


吴军希望谢莉为他生个孩子,但谢莉一直未能怀孕。于是,自2009年下半年起,谢莉以身体需要调理为由,避免与吴军同居,双方约定今年元旦期间开房。元旦到后,谢莉又想出各种理由拒绝见面。




关押在看守所的谢莉


小情妇杀死千万富翁,该警醒的是谁?--有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