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俄国对邻国从来不做「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

中國良心 收藏 2 5863

中国向俄国提出,中俄两国要「永做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8。历史事实是,俄国不仅对中国,而且对其他邻国几乎都不做「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

俄国为追求自己的利益,可以不顾自己签署的条约、协议和自己的承诺,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对外政策,一处失败了,立即到其它地方寻找好处以获得补偿。1700年7月14日,土耳其与俄国签订为期三十年的和平条约,当签订条约的消息传到莫斯科的第二天,俄国为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立即向邻国瑞典宣战。1772年、1793年、1795年,俄国又与普鲁士奥地利三次瓜分邻国波兰。俄国为了向黑海、巴尔干方向扩张,与奥斯曼土耳其断断续续进行了十次战争,历时二百年。十九世纪后半期,竭力向中亚扩张,侵占、吞并了一个又一个国家。当俄国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战败后,立即调过头来在远东威胁逼迫中国,强迫中国政府签订了多个不平等条约,割去了中国北部、西北部大片国土。

当中国签署了《五‧一六协定》、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条约》,主动放弃了索回10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的权利后,中国的领导人向俄国表示要永做「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后,中国满以为俄国会答应签订《五‧一六协议》后从1996年以来的承诺,会从俄国的安加尔斯克修建一条长达2,400公里的油管,通往中国的大庆(即「安大线」),但在日本游说下,俄国决定从泰舍特修建一条通往海参崴附近的纳霍德卡的石油运输管道(即泰纳线)。2004年12月31日,俄罗斯总理弗拉德科夫(Mikhail Fradkov)签署了修建泰纳线的文件,该管道建成后,每年的输油能力为8,000万吨。为了安抚「好邻居」中国,在作出不修建安大线的同时,决定在泰纳线的中间段修一条通向中国的支线。查一下海参崴附近的地图可以看到,纳霍德卡在海参崴东边,如果还没有签订《五‧一六协议》,如果中俄对海参崴、纳霍德卡的主权归属仍有争执,俄国在「能源合作」上,是难以不顾中国这个「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的要求,作出不利于中国,而有利日本的决定的。


联合国宪章》规定:各会员国在其国际关系中不得使用威胁或武力,侵害任何会员国之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按照这一原则,一国使用威胁或武力取得他国领土不得承认为合法。然而,现代国际法承认为恢复国家的历史性权利或收复因不平等条约割去的土地,是合法的。


在人类历史上,因战争、武力、武力威胁造成了无数次国界变动。在传统国际法里,割让、征服、先占、时效等都是国家取得领土的方式。当一个国家长期并安稳地占有他国领土一部分,当有关国家的政府和人民都承认占领者对领土的权利时,占领者国家占领他国领土的不法行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是可以洗除的。例如,1848年,墨西哥在美墨战争中失败后,与美国签订了《瓜达卢普‧伊达尔戈条约》,墨西哥正式把得克萨斯、新墨西哥、加利福尼亚割让给美国。这一割土条约是不平等条约。美国占有墨西哥大片国土的这一「不法行为」,因多种因素起作用,经历了一个半世纪已经洗除。


然而,尽管中国与解体前夕的苏联签订了放弃索土权利的《五‧一六协定》,尽管2001年的《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第六条肯定了《五‧一六协定》,尽管根据这一第六条又签订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沙俄侵占中国国土的「不法性」依然存在,至少表现在下述三个方面:


第一,十月革命后,苏俄政府多次宣布废除沙皇政府强加给中国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宣布「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与租界」。


第二,对鸦片战争后中俄两国间签订的割让15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的条约,中国历届政府,包括北洋军阀政府,「贿选总统」曹锟、国民党政府和毛泽东,都认为是不平等条约,冈察洛夫的文章引用了毛泽东1964年多次谈话,却没有指出,毛泽东自始至终要求苏联承认历史上的割土条约是不平等条约。《五‧一六协议》虽然未提到历史上中俄之间有那些边界条约,但不能根据《五‧一六协议》来否认一个基本事实,即《中俄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第三,在中苏两国签订丧权辱国、主动放弃索土权利的《五‧一六协议》后,海内外大批中国人在报刊、广播、电视、计算机网络上发表大量文章、讲话和声明,仍然不承认俄国侵占中国北方大片国土的合法性。中国人无法在自己头脑中清除海参崴、伯力、尼布楚、庙街、外兴安岭、库页岛这些中国地名。2004年8月22日从北京出发、穿越俄罗斯前往巴黎去的中国车队,在行驶上黑龙江以北的一些地方时,车队上的人说:「我真希望它还是属于我们的地方」,另一人说:「当年俄罗斯从清朝夺走的土地面积相当于三个法国。」


沙俄侵占中国国土的「不法性」在一些原属中国的城市中,在俄国人的心理上也有所表现,对中国商贩、中国企业和中国文化采取了种种有意排斥的做法。伯力市(哈巴罗夫斯克市)离黑瞎子岛很近,有许多中国人在这里居住,这个城市中使用英文、日文、韩文,在所有店铺的招牌上一处中文都不许使用,尽量抹掉中国的痕迹。 2004年10月14日,中俄两国外长签署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说,俄中两国四十年来关于边界问题的谈判和努力,今天终于写上圆满句号。以上事实表明,只要沙俄侵占中国国土的「不法性」没有洗除,中俄两国的边界问题就不能像俄罗斯外长说的那样「写上圆满句号」。我相信,中俄两国在二十一世纪一定会有办法、有能力来纠正《五‧一六协议》给中国带来的损害。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