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2

41147423 收藏 1 57
导读:遗忘(2) 2. 虽然对莉芸的店有点好奇,但烤肉活动结束后两个礼拜内, 我并没有到她店裡坐坐,甚至连店名也不晓得。 因为出了社区大门后,我上班的方向要往右,机车也停在右边, 我很难「记得」要特地左转去她的店。 一直到某个假日黄昏,我才踏进她的店。 那天黄昏,我准备出门买点东西,刚踏进一楼大厅,便听见有人说: 「蔡先生!」 我回头却看不见人影,过了几秒才看见李太太跑来。 这就是台湾话所说的:「人未到,声音先到。」 李太太是社区管委会主委,先生过世了,她独自带

遗忘(2)


2.



虽然对莉芸的店有点好奇,但烤肉活动结束后两个礼拜内,

我并没有到她店裡坐坐,甚至连店名也不晓得。

因为出了社区大门后,我上班的方向要往右,机车也停在右边,

我很难「记得」要特地左转去她的店。

一直到某个假日黄昏,我才踏进她的店。



那天黄昏,我准备出门买点东西,刚踏进一楼大厅,便听见有人说:

「蔡先生!」

我回头却看不见人影,过了几秒才看见李太太跑来。

这就是台湾话所说的:「人未到,声音先到。」



李太太是社区管委会主委,先生过世了,她独自带著两个小孩。

她的声音非常高亢嘹亮,现在是某个业馀合唱团的女高音。

据说原本她的声音很低沉,但她生孩子时由于痛便在病床上大叫,

结果生完孩子后,她就变成女高音。

而且她生了两个,一山还有一山高,她的声音更高了。



『有什麽事吗?』我微微一笑表示善意。

「你上个月的管理费还没交!」李太太说。

『不好意思。』我的笑容僵了,『我忘了。』

我赶紧到管理室交了上个月的管理费,钱交完后,又听见她说:

「这个月的管理费也顺便交吧!」

我转过头,李太太竟然是在30公尺外开口。



把这个月的管理费也交了后,皮夹裡没钱了,正想上楼去拿点钱时,

身旁突然出现一个女子。我看了她一眼,觉得她很眼熟。

「湖边、烤肉、哀嚎的猪和一地鲜血。」她说。

『你好。』我想起来了,『你也来交管理费吗?』

「不。我来看你。」她说,「李太太一叫,全大楼的人都听见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麽回应,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还记得我的名字吗?」她问。



『嗯……』我想了一下,『我记得你的名字三个字都是草字头……』

我脑海裡浮现出「莉芸」,但她的姓我却忘了,只知道有草字头。

「蔡」虽然也是草字头,但她应该不是和我一样姓蔡,

如果她姓蔡,我一定会记得很清楚。

『啊!』我想到了,『花莉芸小姐,你好。』

「我是苏莉芸,叫我莉芸就可以了。」她又笑了。



我又觉得尴尬,正想解释我的记性不太好时,她说:

「到我店裡坐坐吧。」

『可是我好像要先处理一件事。』我说。

「好像?」

『因为我现在忘了是什麽事。』

「先来店裡吧。」她说,「坐下来慢慢想。」

她说完后便转身走出社区大门,我犹豫一下便跟了上去。



出了社区大门左转20公尺,就到了她的店。

店门左右各有一棵茂密的树,门口有座小花圃,种了些花草。

我抬头看了一眼招牌,店名叫「遗忘」。

依照她的说法,我之前已看过这两棵树和招牌,但我一点印象也没。



『店名有些怪。』我说。

「我原本还想取名为『忘了』呢。」她说。

『忘了?』我说,『这名字更怪。为什麽要这麽取?』



「如果我问你:你还记得我的店名叫什麽吗?那麽不管你记不记得,

你都会回答:忘了。」她说,「这是让你答对店名的最好办法。」

『为什麽……』

「因为我是奇怪的人。」莉芸笑了笑,打断我的问句,然后推开门,

「请进。」



店门开在右边,吧台在一进门的左边,直线延伸到房子中间。

正面的内牆嵌进一个三尺鱼缸,鱼缸内约有五十条孔雀鱼和灯鱼,

绿色的水草茂密青翠,几株鲜红的红蝴蝶点缀其间。

其馀的牆上挂了些照片,尺寸大约A4左右。

可能是现在的时间还早,店内没有其他客人。

我选了最裡面靠右牆的座位坐了下来,打量牆上的照片。



她端了杯水放我面前,又递了份Menu给我,然后说:

「差不多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点个餐吧。」

看了看Menu上的图片,似乎都是满精緻的简餐。

我发现Menu右下方贴上「迷迭香羊排——特价」的贴纸,便说:

『那就迷迭香羊排吧。』



她收起Menu,把那张标示特价的小贴纸撕下。

『咦?你怎麽……』我很好奇。

「迷迭香是只为你准备的。」她说。

『为什麽?』

「因为我是奇怪的人。」她笑了笑。



她走到吧台跟吧台内的女工读生交代一会,又回到我对面坐下。

「我想跟你说话。」她说。

『请。』

「你想起要处理什麽事了吗?」

『正在努力。』



「慢慢想,别心急。」她问:「我的店如何?」

『你这家店不错。』我说,『鱼缸很漂亮。』

「是吗?」她很开心,「那以后记得常来。」

『嗯。』我点点头,『如果“记得”的话。』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我会努力帮你“记得”。」



我觉得她可能又要讲些奇怪的话,便站起身说:

『不介意我四处看看吧?』

「请。」她也站起身。

我缓步走动,看了看牆上的照片,几乎都是些生活照,很平常。

有景物照,如脚踏车、中学礼堂、7-11、医院、公园旁的咖啡店等;

也有一群人乘坐舢舨和十几个高中生在舞台上拿著竹扫把的照片。

还有张照片中只有一个阿兵哥的背影。



『这张照片好眼熟。』我指著一大群人站在湖边的照片。

「那是上次烤肉活动的合影。」她指著照片中最后排最右边的人,

「你看看这是谁?」

『咦?』我将脸凑近看了看,『金城武也有参加烤肉活动吗?』

「你少来。」她说,「那就是你。」

『太久没看自己的照片了。』我说,『没想到我这麽像金城武。』

「我觉得你比较像刘德华。」

『中肯。』我点点头,『我只能含著眼泪承认:你说得没错。』



左侧后牆嵌进一个木製三层书架,但书架上连半本书或杂志都没有。

『书架上没有放任何东西,这是一种境界啊。』我说。

「你记不记得烤肉时,我说:跟你聊天收穫很多?」她说。

『忘了。』我有点不好意思。

「那时你告诉我,你的眼压过高。这就是我的收穫。」她笑了笑,

「既然已经知道你眼压过高,要避免长时间看书。所以我把所有的书

都搬走了,不让你看。」



女工读生正好端出迷迭香羊排放在桌上,我便走回座位坐下。

『请问有刀叉吗?』我环顾桌面,只看到筷子和汤匙。

「没有。」

『啊?』

「除了特价餐外,其馀都是中式简餐,不需要刀叉。」

『可是……』我看著那一整块羊排,不知从何下手。



「你不觉得用刀切割或用叉子刺进羊排时,羊排会痛?」

我睁大眼睛看著她,不知道该接什麽话。

「你牙齿很利的。」她笑了笑,「你可以直接用牙齿扯下甘蔗皮。」

『你怎麽知道?』

「因为我是奇怪的人。」

我在心裡叹口气,看来只好用我灵巧的双手和锐利的牙齿了。



「我可以陪你吃饭吗?」她问。

『陪我吃饭?』

「嗯。」她说,「只是单纯不想让你一个人吃饭。」

我先是一楞,随即点点头。



她似乎很开心,走到吧台端了份餐,再走回座位坐下。

吃饭时我们很安静,没有交谈,她果然只是陪我吃饭。

陆续走进两桌客人,但她没有起身,也没停止用餐,根本不像老板。

当我吃完饭时,她才开口问了一句:「好吃吗?」

『带有清凉薄菏香气的迷迭香,香味很浓郁,这和具强烈气味的羊肉

是绝配。』我说,『很好吃。』



「要来杯咖啡吗?」她笑了笑后,问。

『我记得Menu上面完全没有咖啡啊。』

「这不是问题。」她站起身,「我请你喝杯咖啡。」

她走回吧台,从冰箱拿出一壶东西,我想应该是冰咖啡吧。

虽然我通常只喝热咖啡,不过既然是人家请客就别挑剔。

过了一会,她端出两杯咖啡,先放一杯在我面前。



我立刻端起咖啡,耳边听到她惊呼一声,在咖啡正滑进喉咙之际。

『啊!』我赶紧将咖啡杯放下,搧了搧舌头,『怎麽会是热的?』

「没人说是冰咖啡呀。」

『可是……』

舌头有些烫,我话没说完,又搧了搧舌头。

她慌张地跑进吧台内拿了些冰块,我拿一块塞进嘴裡。



「痛吗?」她双眼直盯著我。

我吓了一跳。

她的声音和语气甚至是她的眼神都很熟悉。

那是我长久以来所作的那个梦裡的女孩啊。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



一直到口中的冰块完全融化,我都没开口。

她也没开口,只是静静注视著我。

我试著将她和梦中的女孩连结,却找不出两者之间的关系。

我心裡很慌乱,完全无法静下心思考,或是回忆。

『我该走了。』我最后决定站起身。

她站起身,送我到门口。



走出店门十几步,才想起忘了付钱,赶紧折返走回店裡。

『不好意思,忘了付钱。』我勉强笑了笑,『还好记性不算太差。』

「没关系。」她说。

我掏出皮夹后,只看了一眼,便恍然大悟。



『我终于想起来要处理什麽事了。』我应该脸红了,低声说:

『交完管理费后,身上没钱了,本来想先去拿钱。但是……』

「下次再一起给。」她笑了笑,「我不会算你利息。」

『我马上回家拿给你,免得我忘记。』

「别担心。我会记得。」她说,「你不必特地再跑一趟。」



『可是……』

「你忘记的事,我会记得。」

她微微一笑,打断我的话。

我觉得这句话好像有弦外之音。



走回家的路上、坐电梯途中,脑海裡一直盘旋著她说的那句:

「你忘记的事,我会记得。」

进了家门,洗个澡后觉得累,便躺在床上。

然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今天黄昏到底要出门买什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