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的记忆 第五章

syhsyh2006 收藏 81 179228
导读:难忘的记忆 第五章 伏击 482团一营在郭曼地区摆脱敌人后,迅速向敌纵深穿插,此时一连作为尖刀连在前面开路,二连随营部走在中间,三连担任后卫。 全营沿着一条崎曲的山路急速行进。 二连连长王玉琪心里乱哄哄的,刚进入战区,还没到指定位置,就与敌遭遇,耽误了时间不说,伤亡七、八人,指导员、·副指导员、文书等人还没跟上,不知情况如何......。 真是路远没轻重,那个受伤的越南小兵虽说很瘦小,但把二连几个兵累的够呛。 翻译小黎一边走,一边和他

难忘的记忆

第五章 伏击


482团一营在郭曼地区摆脱敌人后,迅速向敌纵深穿插,此时一连作为尖刀连在前面开路,二连随营部走在中间,三连担任后卫。

全营沿着一条崎曲的山路急速行进。

二连连长王玉琪心里乱哄哄的,刚进入战区,还没到指定位置,就与敌遭遇,耽误了时间不说,伤亡七、八人,指导员、·副指导员、文书等人还没跟上,不知情况如何......。


真是路远没轻重,那个受伤的越南小兵虽说很瘦小,但把二连几个兵累的够呛。

翻译小黎一边走,一边和他聊,知道他叫黎武元,今年15岁,谅山人,他说,越柬战争暴发以后,男人们都当兵上前线了,兵源不足,政府说中国要打越南,很多16岁以下的青少年都报名参军,保卫家乡,还有一些中老年人,大部分都是自愿的,也有害怕的,躲了起来,一些妇女也参加了民兵,人人都有枪。他还说,昨天如果不是受了伤,你们根本抓不着。一个战士故意说:“你们不是每人都有光荣弹吗? 你咋不光荣了?”小俘虏说:“班长说你们人太多,不如多炸死几个。”

“放屁”,正背着他走的战士李公祠把小俘虏扔到地上,痛得他嗷嗷大叫,李公祠眼里露出恼恨:“老子毙了你”。说着用枪对着小俘虏,翻译小黎赶快说:“算了算了,咱不跟小孩子一样”,李公祠嘟囔着:“要不是有政策,饶不了你”。说完自己走了。

天空有些发暗了,估计应该是快到下午6点了。二连连长王玉琪虽然戴着手表,但根本无法看清时间。那是一款丹东手表厂生产的“凤凰表”,没有夜光。就是有火光也会忘记看表,毕竟那是在激烈的战斗中。

郭曼遭遇战使大家一点也没有了浪漫主义,彻底回到现实中,“紧张”代替了一切情绪,人人紧锁眉头,一路走没有人说话,来时的兴高采烈的劲儿现在一点也没有了。

484团已经无法按预点的时间到达650地区。

敌人也已经发现我方意图,在沿途增加了防御,穿插路线上的敌人成倍增加,任务变的更加沉重和莫测。


几个小时的急行军,大家感到累了,路边有一片小树林,一营营长李开儒命令部队原地休息,召集各连连长开了一个简短的战斗总结,他说:“同志们,郭曼一仗打的可不轻松,全营牺牲8人,伤十几人,一部分人员失散与部队失去联系。这场遭遇战,也改变了我团的任务和上级的时间表,现在上级命令我团由隐蔽穿插改为强行进入,边打边插,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指定地区;这场遭遇战打醒了我们:1、这是战争,不是演习,子弹不是光打别人;2、越军的战斗力不可低估,这场战争,不是大人打小孩,而是人与疯狗之战,搞不好就会被疯狗咬着;3、越南全民皆兵,要提防老百姓。”

嗒嗒嗒……轰!轰!

营长的话刚落地,前方突然响起了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

营长说:“隐蔽”,大家迅速蹲在草丛里,纷纷打开枪保险。

“报告!报告!我们遇到敌人伏击!遇到伏击!请讲。”步谈机里传来一连尖刀班班长小声而急促的呼叫。团里给一营加强了两部步谈机,尖刀班带了一部。

“有多少敌人?伤亡情况怎么样?请讲。”一连连长王方全接过话筒小声问道。

“看不清,可能20几个吧!我们倒了两个,可能牺牲了!请讲。”

“稳住阵脚,别慌!人员不要太集中,我马上支援你们。”一连连长说。

“营长,我带人上去把他们救下来。”一连长焦急的说。

营长思考了一下,拿过话筒:“尖刀班,尖刀班,我是营长李开儒,你们组成三个战斗小组,交替掩护,按原路后撤,压住阵脚,不要慌,带上伤员,烈士先留在原地,明白吗请讲。”

“尖刀班明白,尖刀班明白!”

营长对大家说:“可能是遇上了小股敌人的伏击,从情况看没发现我们主力,只发现了尖刀班,想吃掉他们。我看这样,一连派一个排沿树林占领左前方的小山包,二连派一个排向右,占领有利地形隐蔽,其余人员隐蔽在路两侧,等尖刀班退到这里,敌人会跟过来,我们搞他个反伏击 ,好不好?”

“好!”

“同意!”大家来了情绪。

“那好,第一、动作要快;第二、注意隐蔽,第三、打起来要勇、狠,速战速决,争取全歼;第四、万一情况有变,全营向右后面山头靠拢,依托山包进行防御。第五、二连警戒两翼,三连做预备队。有问题吗?”

“没有。”

“迅速行动,要快。”

一连副连长带着一连二排一通猛跑,也就几分钟,来到小山顶,回头一望,尖刀班离埋伏的小树林还有百八十米。

二连三排隐蔽在小路右前方的土坡上。一连长带其余人员隐蔽在小路两侧的草丛里。

营长他们隐蔽在小树林,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准备看热闹,教导员站在一边,一手卡着腰,“格老子(川语)尝尝‘包饺子’的味道。” 说得营部一帮兵笑了。

尖刀班利用岩石、沟坎交替掩护,边打边退。

几十名越军我看尖刀班人少,则成散兵队形,边打边追。

当尖刀班退入树林附近时,越军停了下来,在犹豫什么,似乎想撤,这时二连三排突然开火,撂倒了几个,其余的越军转身就逃,左侧小山顶上的一连二排长操起机枪,居高临下,向敌人的后队猛扫(直线距离300—400米),二排的三挺轻机枪和几支冲锋枪火力形成了一堵火墙,敌人眼看冲不出去,便四散向草丛里乱钻,两翼埋伏的二连把子弹、手榴弹劈头盖脸的打下来,不到十分钟,敌军全部打翻在地,有的越军双手把枪举过头顶,用广西话高喊“缴枪喽—缴枪喽”,可是,“假投降”的教训使战士们照打不误。唉!倒霉的孩子,谁让你们惹上他们了呀。

前后不到半个小时,战斗结束,营长喊了一声:“下去看看”,同志们从隐蔽的地方跑出来打扫战场,卫生员忙着给伤员敷药和包扎。

地上躺着的越南兵,领章后面记载的番号不一样,最大的军衔是中尉,看来是一群临时纠集起来的散兵游勇。

“啪啪”两声枪响,不远处一个战士发现了一个越军伤兵要拉手榴弹,便送他上了路。

这场小伏击打的不错,我方伤亡4人,击毙越军46人,无一逃脱。大家心里的一股怨气总算出来了,看起来号称“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军也就是那么回事,我们稍施计谋,就把他们拿下了。

团长用步谈机喊 “一营,一营,你们遇到什么情况?你们遇到什么情况?请讲。”

“报告团长,我们遇到几个小毛贼,已被收拾了,请讲”。一营营长露出得意的表情。

“你们不要恋战,你们不要恋战,迅速向指定区域机动,迅速向指定区域机动。”团长命令道。

“一连,干的不错,敌人没啥子了不起,就这么干。”营长挺高兴,“回去给你们请功。”

此时天已黑透,远处传来不断的枪炮声,附近却非常寂静,营长决定连夜行进。殊不知,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战正等着他们。


部队保持肃静、疾步前行,营长想天亮前一定要赶到目的地,否则,将影响整个谅山地区的作战计划,后果不堪设想。

从这里到650高地地区只有十几公里路,如果顺利,两个小时绝对可以到达。

一连为尖刀连,走在全营的最前面,一连长王方全带着尖刀排为部队带路。

前方有一个山坳,山坳里有一个小村庄,一连长看看地图,地图上标注此村庄叫“开村”,为了安全起见,他命令一连缓慢行进,并命令尖刀排先快速通过。

尖刀排顺利通过小村庄,除了两只小狗叫了几声外,没有发现异常,然后一连开始通过,也无任何异常,这时大家在想,可能我们太谨慎了吧,这样的山、这样的路、这样的小村庄,在越南多了去了,像这样走走停停,太影响行进速度了。

两边的山又高又陡,夜色朦胧中露出狰狞的面目,一营长感觉这个地方太危险,但无别路可走,他用步谈机命令部队拉开距离,快速通过。待一连通过后,二连及营部再通过,三连断后。


一连前部顺利通过,营部及二连也开始通过。正当大家庆幸也好,祷告也好,突然,两侧山头枪炮声四起,密集的火力猛烈向山下狂泻,子弹像暴雨倾下,敌人居高临下,把一营主力死死压在漆黑山沟里。这次敌人的火力可比郭曼猛烈多了,显然是有所准备。

被突然的炮火打的晕头转向的队伍,到处躲藏,伤亡严重,指挥失灵。

一部分人躲进“开村”老百姓家里,敌人的“60迫”、火箭筒不时地掉在房顶,房顶炸出一个个大窟窿,大家争着找隐蔽处,甚至十几个人争着往床下躲。因为敌人居高临下,又有较好隐蔽,而两侧山高坡陡,柒黑一片,我们基本上无还手之力。幸亏越军无大炮,否则,伤亡更大。

一阵仓促混乱后,部队战斗力开始恢复,一连和三连组织配属的无后座力炮、火箭筒向两侧高地射击,轻重机枪也逐渐发现敌人目标,向敌人进行有效还击, 团主力组织“团炮连”向山头猛轰,团“高机连”的14.5双联高射机枪发挥出巨大威力,向两侧山顶扫射,一连串的子弹像狂风一样刮过山头,打的岩石横飞。在炮火的反击下,一营主力脱离遭伏击区域。

团指挥部命令二营四连、五连已分别攻占领左右两侧山头,掩护团主力通过。

在炮火和四连、五连的攻击下,敌人也受到重创,火力明显减弱,团主力也突破敌人封锁,向前猛跑。

过了“开村”,全团一路快跑,直到天快亮时,来到一片树林,团长命令全团原地休息。

此次遭伏,全团牺牲23人,重伤30余人,轻伤近百人,是进入越南最惨痛的一次,伤亡人数占该团参战总伤亡人数的一半。


“团指”决定组织担架队把伤员烈士及俘虏送回后方。

邓政委把通信连副连长叫过来。 482团政委姓邓义田, 湖南人。

“不论死的活的,这些个人,我交给你了,回了国,你要亲眼看着烈士们下葬,亲自把伤员送进医院,谁也不能丢了,谁也不能受委屈!”邓政委含着眼泪说道。

“是!谁也不能丢了,谁也不能受委屈!有一个人安排不好,我坚决不进医院!”一米八几的通信连副连长苍白的脸上淌着汗珠,但仍然站的笔挺。

团长从通信员的背包里抽出一条烟,放进通信连副连长的挎包里:“我军伤亡比较大,后方的同志们也很辛苦,你们下去以后,有事要多敬礼、多敬烟,多说好话,你脾气不好,为了同志们,要忍。”

邓政委拿出一张纸条:“你们下去应该是进xx野战医院,他们主任是我的一个老乡,出国前我到他,你把这个给他,他会照顾你们。”

“是!请首长们放心。”

“出发吧!”

担架队走了,大家静静的目送他们,直到他们消失在树林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44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