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的记忆 第二章

syhsyh2006 收藏 7 235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难忘的记忆

第二章 出 征


482团一营驻扎在广西凭祥边境的一个农场,叫大青山农场,这里山青水秀,鸟语花香,非常宁静,如果不是战事,这里一定是一个休心养性的世外桃园。

当天晚上,二连连长王玉琪,指导员刘槐英召开了一个干部会,简单安排了一下岗哨及查哨任务,就叫大家休息了,一般规矩:连长、指导员、副连长、副指导员、司务长和连部文书负责查哨,3点整,指导员刘槐英把我叫醒,说:“我刚查过哨,没事,你一会儿再查一下”。

十五分钟后,我带上手枪出去查哨,外面静的吓人,广西的2月特别地黑,没有一点星光,我把子弹上膛,关上保险,左手拿着手电筒,并尽量向外伸,这样可避免身体遭到枪击,我来到村口一号哨位,叫到:“哨兵”,“到”,哨兵从小路旁的树丛中钻了出来,“没情况”,哨兵是二班新战士陈冬。陈冬是79年1月入伍的新兵,父亲是一个湖北哪个县的副县长,陈冬是独生子女,按当时的规定独生子女是不能当兵的,听说是“开后门”来的。说实话,那时候当兵都是“开后门”的。

“注意警戒”。

“是”。

我走了两步又转回来,“陈冬,害怕吗?”毕竟比他大几岁,对于79年的兵,我们就是老兵了。

“不……,有点。”陈冬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别怕,咱们人多,枪多,谁怕谁?上了战场跟紧班长、老兵,没事,大家会帮你的。”

“好。”

陈冬也是城市兵,可能是这个原因吧,我对他有点格外的关心。

在部队,城市兵有一层稍带贬意的含义,一般和调皮捣蛋、不听指挥、自由散慢联系在一起,但同时又和见多识广,反应快、文化高联系在一起,二连的城市兵有十几个,大部分表现都很好。

我来到村北二号哨位,小声叫到“哨兵”,没人回答,“哨兵、哨兵”,还没人吭气,我一下紧张起来,迅速蹲下,打开枪保险,环顾了一下四周,静悄悄的,还有几声青蛙叫,“哨兵”,我提高了嗓音大声地喊了一声,还没人答应。不好,被敌人摸哨了。我警觉地向四周仔细看了看,静地要命,我觉得不对劲,猫着腰拔腿往回跑。

我一路快跑,来到连部住处,叫醒指导员,“不好了,哨兵不见了”,指导员一下从铺上跳起来,拿上枪,边走边穿衣服,说:“刚才还在,怎么回事”。


我们来到二号哨位,蹲下身,指导员又叫:“哨兵,哨兵”,还是没人应,“真被摸哨了?”指导员心里有点毛。

突然,远处有个黑影快速向这边跑过来。

“什么人?”我问。

“是我”,听出来是哨兵李公祠。李公祠很快来到面前,手里拿着枪,喘着气。

“怎么回事?”指导员问。

“有特务,”李公祠喘了一口气,接着说:“我看到一个人在前面山坡上用手电发暗号,一明一灭的,我想一定是特务,我过去想抓他,到了那里,人不见了,我怕哨位没人,就急忙回来了”,听了李公祠的报告,我们刚松了一口气又提了上来,特务,原来只在电影上看到,现在来到我们身边了。指导员说:“有情况马上报告,不要擅自行动”。

“是”。

李公祠也是77年1月入伍的,江西人,家在农村,人很老实,虽然也是1米8几的高个头,但说话慢声慢气。

指导员和我离开哨位,但我们并没有走远,而是在离哨位不远的一个地方隐蔽了起来。南方的田地到处是水,这里是通往山上的唯一小路。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没有什么情况。


第二天一早,接上级命令,要做三件事:一是每人给家人写一封信。从进入一级战备一个多月以来,由于对外封锁消息,规定不能写信、打电话,更不能来人探望。全国都知道要打仗了,但是做为军人的家属没有一点亲人的消息该是多么着急呀!

上级发下来了一些信纸、信封、邮票,林场职工也送了些信纸信封还自费买来邮票发给战士们。大家怀着复杂的特殊的心情,给亲人写了最后一封家书。

我也一个多月没给家人写信了,觉得家人一定很担心,确实应该写封信了。可这信怎么写呢?

爸爸 妈妈,您们好!

当您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已经上战场了,请爸爸妈妈放心,我们部队的实力是以十抵一,因此,您们放心,我们会很安全。

爸爸、妈妈,和平和幸福是用鲜血换来的,这鲜血不单是前辈的,也应是我们的;不光是别人的,也可能是自己的。因此,如果我牺牲了,请爸妈不要伤心,儿子为国捐躯,死的光荣。

再见了爸爸妈妈,多保重!

代问姥娘及哥、姐、弟好,全家好!

此 致

敬 礼!


儿 永红

1979年2月26日


每个人写的内容都不一样,但“如果我牺牲了,请不要悲伤”的话估计都有。

寄走了家信,好像完成了最后一件事,心情倒轻松了许多。

命令要做的第二件事是把每个人的姓名、血型写在领章上,把部队番号、家庭住址写在衬衣袖口上。

命令要做的第三件事是剃光头,上级规定:团以下干部、战士全部剃光头。

“为什么要剃光头?”大家开始有点不理解。

“万一负伤了好包扎”,卫生员给大家解释到。

“打住头都没救儿了,还包啥?” 司号员张小印爱给卫生员抬扛。“咱部队就是好搞形式。上战场吧,非要求穿新军装? 滚里一身泥,可惜了。”司号员张小印瞥着纯河南腔发表自己的高见。大家笑了起来。

卫生员周兴贵也笑了笑,这次没和他抬扛。

连长王玉琪三下五除二,就给指导员剃了个光头,看着挺滑稽,大家都不敢笑。我是第二个。

连长的理发技术肯定不高,但剃光头不分技术高低,嘁哩喀喳几下就给我剃光了,我一边用手摸着光头,一边说:“长这么大第一次剃光头”,指导员说:“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打仗哩!”大家哈哈笑起来。

几天长途跋涉,大家想冼个澡,农场的同志说后边有个水渠可以冼澡。连长说:“注意安全,小心越南特工”。

连部的几个兵带着武器,来到农场后边的小渠旁,为了安全,我特意叫上一班的机枪兵翟大个。翟大个---翟建国,河南省许昌市人,我的老乡,也是78年的兵,身高1米80,机枪手,翟大个把班用机枪架在小渠旁的一个小山包上放哨。大家开始脱衣跳入小渠中,小渠只有几米宽,也不太深,到腰部,但水流很急,水很清,大家下水洗了起来。

不知是谁开玩笑说:“他妈地,咱架子不小,洗澡还架着机枪保护。”



注:国产56式班用机枪

班用机枪既轻机枪,因使用步枪子弹,一般装备到步兵班,所以又称为班用机枪。弹鼓容量100发,由于轻机枪比较轻,可以随步兵冲锋陷阵。射速:每分钟150发,连续射击时可连射300发。能有效地杀伤800米以内的敌人集团目标和重要的单个目标。)


午饭后,连长把我叫过去,指着团后勤新运来的一大堆军用装备说:“把这些分配下去吧”。我一看,东西可不少,有防刺鞋、反坦克地雷、发烟罐、TNT炸药、爆破筒、还有压缩饼干、罐头、铁锹、砍刀、十字镐等,我清点了一下,按班分了下去。

新分配下来的有几样好东西:防剌鞋真不错,深腰,泥路不易脱落,鞋底里有几层薄钢板,可防越南人的竹签,(自卫还击战结束后曾做过一个统计,参战部队没有因脚被剌而受伤的。)还有一种驱虫水,小瓶装,无色无味,涂在手脸等处,可有效防止蚊虫、蛇叮咬,效果很好。(很多年以后才见市场有卖的。)再有就是压饼干,既好吃又营养,就是太少,大家都不舍得吃。

其他东西可太多了,下发的时候有的班长就说:这么多东西怎么带呀?看着是太多,但也不敢说哪些东西用不上,咱也没打过仗。

每人发了九包压缩饼干和两瓶罐头,(一瓶红烧肉,一瓶蔬菜)作为三天的干粮。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压缩饼干,都很好奇,椐我观查发现:绝大部分都忍不住尝了一块,(一包有四小块)。新兵李小伍觉得很好吃,当天就把一天的干粮给报销了。

后来,连长知道了,在全连点名时连长说:“听说有的人还没打仗就把干粮吃了?是谁呀?这么没出息。”大伙哄笑。

“大家不要笑,干粮是重要的战斗物资,对胜利有重要保证,就像子弹一样,没打仗就不能乱打,谁要乱吃,要当乱放枪一样处分。”

“我们团执行的是穿插作战任务,要跑得快,打得狠,不能恋战,而且没有后勤保障,弹药干粮全靠自带,如果到时缺粮跑不快,掉了队,当了俘虏,影响全团,后果自负! ”说得很多人张着大嘴咽不下去。

装备发完后,连长命令全连带齐武器装备,集合。五分钟,全连集合完毕,连长喊口令:全连注意,向右转,跑步走。全连沿着村里的唯一的一条大道跑步前进,没跑几百米,大家就气喘吁吁了,而且叮里咣当,连长命令:立定。解散休息。

都看出来了,负重太多,严重影响战斗力,我算了一下,按当时配发的装备,步兵每人战斗负重在50--60斤左右。

下午4点,接营部通知,全营集合,作战前动员。

各连列队进入会场,会场选在离驻地不远的一个平地,周围青山环抱,翠竹丛丛,地上一层青草,天特别蓝,云特别低,风和日丽。

一营教导员潘峰作了战前动员报告,他一只手拤腰,另一只手不断地挥舞者,很像列宁,他是四川人,讲一口标准的“川普”(四川普通话):“同志们,中国人民曾为越南人民争取民族解放斗争的胜利,作出过巨大的牺牲。然而,越南在结束抗美战争、实现国家统一后,便实行地区霸权主义政策,并把中国视为其推行扩张政策的主要障碍,极力恶化中越关系,迫害和驱赶在越华侨,直至提出部分领土要求,在派兵侵占中国南沙群岛数个岛屿后,又不断在中越边境滋事,制造武装挑衅和流血事件,对这种背信弃义行为,中国政府再三向越南政府提出规劝和警告,提出通过谈判合理解决两国边界争端。然而,越南当局视中国政府的主张和态度为软弱可欺,挑衅和入侵活动变本加厉。从1978年8月至1979年2月,武装挑衅达700余次,入侵中国领土160余处,打死打伤中国军民300余人,严重危害中国边境地区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他停了一下,“同志们,敌人打到我们家里边来了,做为军人,我们怎么办?”

“自卫还击! 保卫边疆!”口号声此起彼伏。

“对,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国政府和中央军委作出了实施自卫还击作战的决定。我们54军,做为中央军委的战略预备队,做为东集团军第二梯队,为了祖国的安宁,祖国的尊严,来到边疆准参加战斗,这是我们军人神圣而光荣的使命! 祖国和人民需要我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希望同志们英勇杀敌立功,报效祖国!我潘峰,还有所有的干部,要和大家同生死,共患难,我们要向党向祖国和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同志们有没有信心?”“有!” 一营营长李开儒宣布了上级的战斗命令和战场纪律:“上级命令:步兵第482团于2月26日出发,连夜急行军,隐蔽穿插至敌谅山外围,在650高地附近秘密集结,于2月27日上午8时向650高地守敌发起进攻,12点以前攻占650的高地,并坚守至我正面部队全歼谅山顽敌。下面我宣布战场纪律:一、发扬我军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坚定完成战斗任务。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轻伤不下火线。三、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四、严守军事机密,永不叛变。五、凡作战勇敢、圆满完成战斗任务者奖!凡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延误战机、泄露机密、投敌叛国者,执行战场特殊军纪!”(即上一级可以处分下级,越级可以执行死刑)。最后一条每个人听的最清记得最牢,那是东集团军司令员许世友的口头命令:“凡贪生怕死、临阵脱逃者,不枪毙,用刀砍”。

下午5点,全团出发了。一营为先头部队,而后是“团直” (团直属分队)、“团指”(团指挥部)、二营,三营押后。

一营二连为尖刀连,走在全营的最前面。

我们从14号界碑跨过边境线,沿着山间小路执行敌后穿插作战任务。


界碑,十四号界碑,绝大多数战士还是第一次见到国界,它是那么庄严而神圣。部队快速地静悄悄地从它身边走过,所有的人都深情地望它一眼,有许多人用手去拂摸它那么冰冷、坚硬身躯, “出国了”, 踏上了异国国土,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情都是复杂的。

炮声更近了,似乎就在很近的地方爆炸,进入战区,精神不由的开始紧张起来。沿着小路向前走,已经看到战火的痕迹,有被打坏的坦克车,烧毁的汽车,散落的罐头瓶和一些零散的军用物资。还有远处山上的大火、近处的战壕弹坑。

从一座小山包开始,战争的残酷性就展现在面前,地面上炮弹坑一个接一个,一只坦克趴在路旁,被大火烧过的痕迹下面露出“五星八一”… …

看着看着,大家的情绪开始低落,有的人眼圈发红,有的人脸色苍白,每人想着自己的心事,脚步沉重起来,队形开始有点乱了。

是呀,这是一群和平年代长大的青年,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虽出生在农村,但也是从小上学,没吃过多少苦,还有一些人出生于城市或干部家庭,是“下乡知青”,当兵是返城的唯一途径,在这之前很多人连死人都没见到过,而现在,历史使他们闯进了战场,这种原来只有在书本中和电影中才能看到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还要亲历硝烟和血腥,不由使他们产生了几分的恐惧,他们会想:也许几分钟后自己也就变成了那破碎的尸体,或担架上缺胳膊少脚大声哭喊的伤兵。原先的那一点点思想准备根本不足以抵御这巨大的震撼。是的,他们宣过词,不怕死,但他们谁也没想到死会这样惨,而且这样难看。

二连连长王玉琪挥了一下手:“停止前进,一排担任警戒其余同志原地休息。”

王玉琪面色严肃地说:“同志们!我们已经进入战场,第一梯队的战友们英勇战斗,不少同志光荣了,大家都看到了,也明白了什么叫战争。”

“同志们,我们是野战军,是红军团,军人以血染疆场、马革裹尸为光荣。记得小的时候,一位四野的老英雄教过我一首歌:‘上战场枪一响,一切豁出去,什么不要想。为人民上前线,光荣就光荣,完蛋就完蛋,多拉几个把背垫’这就是光荣传统!每一个人在战场上的表现,是让家人自豪还是丢人,全靠你们自己个儿……”

“下面我重申战场纪律:”王玉琪提高了嗓音。

“惊惶失措,不听指挥者,杀!”

“胆小如鼠,临阵退缩者,杀!”

“推诿扯皮,不守纪律者,杀!”

“贪生怕死,投敌叛国者,杀!”

“丢失武器,泄漏机密者,杀!”

哇!五杀令,好厉害,在场的人无不精神一振:奶奶的,拼了,死也死出个样来!


谅山,位于直面中国广西的越南北部,北距中国边境38公里,南距越南首都130公里。谅山以北,是层峦起伏、丛林密布的越南北部山地;谅山以南,是稻田纵横、水网密布的越南北部平原。有公路、铁路纵贯谅山,北可达中越边境,南则直通越南首都。因此,谅山不仅是越南北部的交通枢纽,更是越南首都的屏障门户。谅山市周围被扣马山、巴外山等山岭及一系列高地所环抱,地形十分险峻;市区则分为南北两部,以横穿而过的奇穷河分界。如果要在越北用兵,谅山正是锁钥之地。守住它,可将来敌挡在越北山地;拿下它,便一马平川,直取首都。自古以来,中原王朝南取交趾,此处是必经之地,然后传檄可定。

守卫谅山外围的是越南第一军区的人民军第3师。这支部队又称为“金星师”,1965年9月组建于越南南方,其名取“南方的一颗金星”,象征胜利之意,曾是越南南方对美军作战的主力师。

在越军中,除组建于五十年代抗法救国战争中的312、316、304、308等历史最悠久的头等师外,便数这个第3师了。该师下辖2团、12团、141团、炮兵68团,其中12团曾获“英雄团”称号,擅长进攻,能打近战、夜战,曾在与美军作战中功勋赫赫。141团则能攻善守,曾获越南“人民武装力量英雄”称号。第3师从上到下,兵骄将傲,曾喊出过“打到友谊关吃早饭,打到南宁去过春节!”的狂言。很可惜,摩拳擦掌的第3师出师不利,在同登挨了中国军队55军狠狠一拳,丢了那个“英雄”12团。第3师余部1万余人退守谅山地区,利用谅山周围山地设防,密布明碉暗堡,准备将中国军队挡在此处。


根椐战斗布属,482团成行进队形向目的地进发。一营为先头部队,行军序列为: 二连、营部、三连、一连。营属火器分队全部配属到各步兵连。

“团指”率团主力在距一营1--2公里后跟进。

“团前指”由邱副团长及副参谋长和一名作战参谋、一名炮兵参谋组成,团特务连一个侦察班作为警卫,随一营行进。


越向前走,炮声越近。单兵负重过大,严重影响了部队行进速度,为了在天黑之前赶到指定位置,“团指”命令全团轻装前进,于是就把没用的东西都丢在路边,只剩下枪、子弹、手榴弹、罐头和压缩饼干,雨衣和碗勺(部队不用筷子)。部队开始跑步前进,口渴、累,虽然已经轻装了,但单兵负重仍然2、30斤重,很多人一边走一边丢弃东西,开始是雨衣,碗,牙膏,后来连勺子都丢掉了,因为实在没有可以丢的了,枪支弹药绝对不能丢,吃的不能丢,其它都丢了。



步兵战斗负重表:

56式冲锋枪 重 8.6 斤

一个基数子弹(步枪200发、冲锋枪300发) 重 10 斤

手榴弹(四枚)每枚600克 重 4.8 斤

反坦克地雷(一颗) 重 14 斤

背包 重 4 斤

水壶(含水) 重 2 斤

雨衣 重 2 斤

干粮(三天) 重 2 斤

碗筷 重 1 斤

牙具 重 1 斤

军装(春秋装) 重 3 斤

防毒面具 重 2 斤

60迫击炮炮弹或火箭弹 若干发……

发烟罐 ......

砍刀......

十字镐.......

小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