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杀富翁真相调查

船长001 收藏 4 2777
导读: 2006年10月24日中午,一桩突然而至的惊天血案打破了鄂西北南漳县城的平静:千万富豪被人刺杀!刺杀富豪的却是县公安局的民警。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民警杀死富豪后挥刀自刎。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们曾是一对情同手足的“兄弟”…… 创业路上情同手足 被刺杀的千万富豪叫马同祖,今年49岁。他生于湖北南漳县九集镇,10岁丧母,初中没有毕业就回家务农,生产队组建了一支泥瓦队,马同祖几年后成为村里建筑队的负责人。 1980年,23岁的马同祖经人介绍,与李申丽结了婚。

2006年10月24日中午,一桩突然而至的惊天血案打破了鄂西北南漳县城的平静:千万富豪被人刺杀!刺杀富豪的却是县公安局的民警。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民警杀死富豪后挥刀自刎。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们曾是一对情同手足的“兄弟”……


创业路上情同手足


被刺杀的千万富豪叫马同祖,今年49岁。他生于湖北南漳县九集镇,10岁丧母,初中没有毕业就回家务农,生产队组建了一支泥瓦队,马同祖几年后成为村里建筑队的负责人。


1980年,23岁的马同祖经人介绍,与李申丽结了婚。


杀人民警叫张保华,52岁。他的妻子叫徐应平,与李申丽是中学同学。有一次,徐应平被人冤枉,说她偷了人家的东西,知情人都三缄其口,只有李申丽出来作证,证明了她的清白。


因为妻子是要好的朋友,马同祖与张保华也成了好朋友。


张保华当兵出身,复员后被安置在一个乡镇派出所当民警。上世纪80年代初,县公安局投资先后办起汽车修理厂和沙发厂,警察身份的张保华是这两个厂的厂长。从那时起,张保华在商业圈子里的名气大了起来。


1994年,马同祖自己组建了一支建筑队,向县城发展。马同祖进城之初,张保华利用自己的关系为他揽工程牵线搭桥。2000年底,马同祖在县城注册组建了一家建筑公司,自任总经理。


马同祖的事业发展到县城后,公司的发展如日中天,成为南漳首屈一指的行业老大。


此时,马同祖并没有忘记帮衬过自己的张保华。马同祖需要两台挖掘机协助施工,他把这个发财的机会让给了张保华。张保华一算账,发现投入小收益大,贷了100多万元,购置了两台挖掘机。他的挖掘机经常出现在马同祖的工地上。


有一次,张保华接手了一处开挖工程,需要垫资,但他却有数万元的缺口。马同祖得知这个情况后,拿了5万元给他,当着众人的面责怪他:“我们这样的关系,遇到困难不吱一声,算什么兄弟啊!”这让张保华十分感动。


马、张两家越走越近,就连两家孩子上高中上下学、送衣送物,也是两家人轮换着开车去接送。两家的孩子和大人经常趁着周末在一起玩,逢年过节更是一玩就是好几天。


2003年,县公安局宿舍楼竣工后,公安局欠马同祖200多万元的工程款,马同祖自己住了一套单元房。站在马同祖的家里可以看到张保华的阳台。

昔日兄弟为结算钱款反目


2000年年初,马同祖到县城发展后,由于讲信誉、工程多,短短的几年间,他就拥有了两千多万元的资产,在南漳成为无人能敌的建筑“老大”。他先后出资500多万元收购了两块地产,其中一处成了南漳最大的美联超市,而另一处则改造成了集贸市场,收益十分可观。与马同祖蒸蒸日上的事业相反,张保华却从2000年以来,一直陷入困境之中。他大部分资金都是银行贷款,还贷的压力让他对钱十分敏感。


张保华的生意一直不顺当。6年前,他购置的一辆价值20多万元的运输车被盗,这次损失让他情绪十分低落。他本来就性格内向,从此很少与人交往。马同祖在酒桌上曾经宽慰他说:“算了吧,蚀了财免了灾,以后有的是机会!”


命运好像总是与张保华过不去。2003年,张保华将另一辆运输车交给内弟拉煤,在一次回来的路上翻进了山沟里,车毁人亡。那一次,他不仅损失了一辆货车,而且还赔偿内弟家属几万块钱。


接连的打击让张保华一下子崩溃了,他的脾气变得火暴了,整天阴沉着脸。


屋漏偏遭连阴雨。就在这一年,县公安系统进行竞聘上岗,张保华落选了。这让他多少有些失落和愤懑。


痛失亲人、经济巨损、官场失意,这些无时不在困扰着张保华。为了还债,他比任何时候都想挣到更多的钱,张保华忧心如焚。


他找到马同祖商量该怎么办,马同祖曾当着第三人的面,对张保华说:“你放心,只要有我挣钱的机会,就一定会有你的!”张保华说:“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闹心,真的需要你多多支持,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兄弟!”张保华对马同祖抱着很大的信心,他相信马同祖有能力让他咸鱼翻身。


2005年初,南漳县要修建一条公路,这项艰巨的工程经过激烈的竞争,马同祖中标,由于资金紧张,马同祖邀请另外两个有资金的公司入股。得到这项工程之后,马同祖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他口头将大约82.6万元的土方开挖工程交给了张保华。这对张保华来说,无疑是绝处逢生的良机。但张保华心里还是不愉快,因为马同祖当时手里有十多处大型工程,张保华认为马同祖抢了自己的饭碗。


2005年9月,张保华完成了开挖工程,而作为发包人的马同祖和合伙人对工程进行验收时,要按测量的土石方算,工程总价不是当初承诺的82.6万元而是64万元。张保华无法接受这种结果,他直截了当对马同祖表示不满。马同祖却有自己的难处,反复解释说:“大哥,这项工程是合伙的,你让我咋说呢?我想多给你一些,但人家不同意呀!”


所有的解释并没有打消张保华的怨气,这让当初满怀希望的张保华十分窝火,对马同祖的态度也开始转变。“马同祖是在玩我,这人不够意思!”张保华曾在一些公开场合表达过内心的不满。


两个男人闹意见,李申丽与徐应平之间也不好相处。李申丽劝说丈夫看在多年感情的份儿上多照顾一下张保华。马同祖也觉得妻子说的有道理,为了平息张保华对自己的误解,马同祖多次与合伙人商量让步,但没有人同意,这使马同祖十分为难,他不知道该如何让张保华相信自己的话。


此前,马同祖支付了张保华36.6万元,为了追讨剩下的46万工程款,张保华多次交涉无果后,对马同祖说话也有些不顾及面子了。有一次,他将马同祖堵在办公室门口,当着众人指责他:“老马,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还说什么有难会帮我,你不整我就算不错了!”


“你这样拖着不给,小心我把你告上法庭!”张保华声音越来越大。


马同祖觉得张保华有些不可理喻,顿时火气上升:“你告我?好吧,你去告吧!随你的便!”说罢,他抽身而出,上了自己轿车走了。


“有钱就应该牛吗?他妈的,老子打赤脚的不怕穿鞋子的,咱们走着瞧!”张保华时常在人面前流露出这种情绪。

纷争升级闹上法庭


张保华虽然冲动之下说出要上法庭的事,但他并没有真的想打官司。


张保华的一位知情亲戚透露,张保华有一次是耐着性子找到马同祖商量,对其已产生反感的马同祖还是同样的话:“这不是我说了算,再说,我现在资金周转不过来,到哪儿弄钱去给你?”结果不欢而散。张保华告诉马同祖:法院见!


2005年11月28日,张保华向南漳县城关法庭起诉马同祖,要求其支付下欠的工程款46万元,并按约定的日万分之四的标准支付利息,同时支付百分之十的违约金。


马同祖被昔日兄弟告上了法庭。


2006年5月,经过几个月拉锯战后,法庭并没有完全支持张保华的诉讼请求,而是做出最后调解:马同祖向其支付余下的工程款35.4万元,原来合同自愿解除。


对于官司的最后结果,两方都有不同的理解。张保华认为,他之所以没有得到法院的完全支持,是因为马同祖利用自身的影响力,“买通了法官”。马家人却觉得张保华这样不“领情”让他们感觉很冤,最后确定的35.4万元中,其中8万元是马同祖自己拿出来的。因为合伙人不同意那样调解,要求判决,马同祖为了息事宁人才如此。


张保华勉强接受了法官的调解,但少了十多万元的工程款。这场官司后,他与马同祖的关系算是降到了冰点。此时张保华唯一希望的就是马同祖依调解书约定的时间一次性支付下欠的工程款,他不断找马同祖索要余款。马同祖告诉他在9月30日前付清,而张保华认为他是刻意在拖延时间,两人又一次发生争吵。


随着时间的推移,依然没有得到工程欠款的张保华情绪越来越焦虑不安。


巨大的债务压力几乎让张保华喘不过气来,而马同祖的工程欠款再次成了他的救命稻草。据说他与银行方面达成了协议,如果能还上利息和部分本金的话,可以考虑延期贷款,否则银行方面只能采取法律措施起诉他。


就在张保华索要欠款期间,马同祖还在银行抵押贷款了不下1000万元,13处大型工程同时施工。但为钱急红了眼的张保华根本不睬马同祖的辩解。


杀人自杀害惨两个家庭


银行催债一天比一天紧,张保华已经坐立不安,他只能盼着到最后期限能得到那笔工程款。2006年9月30日,马同祖四下周转给了张保华10万元。张保华质问他为什么不一次性还清,马同祖反复解释说余下的钱等国庆节过后再想办法凑齐。一个拥有千万财产的富翁,这样的理由根本不能让张保华信服,他觉得自己被马同祖再次给涮了。眼看还债无望,张保华一天比一天绝望。


国庆之后,马同祖依然没有还清钱,原来频频讨债的张保华不再主动找马同祖了,他整天脸色阴沉,动不动就冲妻子发火。

2006年10月10日,张保华被南漳县公安局里安排到县党校参加干部培训。学习期间,有人发觉张保华沉默寡言,整天绷着脸很少与别人说笑,并且经常出去打电话,然后铁青着脸回到教室里。而在23日这天,一起学习的干部看到张保华独自在河堤上徘徊,碰到熟人也不搭理……据说妻子徐应平怕他想不开,一直陪着他宽心,并不许他到马同祖的家。


然而,惨案还是发生了。


24日中午,趁着妻子出门的机会,见马同祖的车停在楼下,张保华独自来到马同祖的家里。当时马家只有夫妻俩在家,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当张保华敲开门后,李申丽到卫生间洗衣服。一件衣服没有搓完,她听到客厅里两人发生争吵,只听张保华大吼:“你的命值钱,我的命就不值钱?”随后听到一声惨叫,她从卫生间跑出来看到:马同祖的颈部鲜血喷射而出,全身都是血,而张保华手持一把水果刀双手发抖……受到惊吓的李申丽本能地拿起身边的电话要报警。“你要干什么!”张保华用刀指着她眼露凶光,李申丽夺门而逃,并顺手关上了防盗门,一边向楼下跑,一边大呼:“救命!”


这时有人报警,并迅速赶到她家,但防盗门却反锁,无法进屋。后来,消防官兵用电锯锯开了防盗门,人们发现马同祖已经气绝身亡。而张保华颈部两侧动脉已经割断,气若游丝,在救护车送往医院的途中,他也断气了。


经过警察对现场勘查和对尸体解剖后认定,马同祖身中三刀,系被利器刺断颈动脉和刺穿肺部后失血死亡,张保华系自杀……


痛失丈夫的李申丽和亲人们悲痛欲绝,13处正在建设的大型工程还未完工。


张保华的妻子徐应平面临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沉浸在痛苦中。在张保华的家里,丧事办得十分简单,公安局没有安排任何仪式,自发而去的民警不许穿警服…… (□特约撰稿 陆承剑 付弘成)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