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野狼特种军 第一章 46.野狼樱花与川军王铭章

1014316843 收藏 0 13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size][/URL] 野狼樱花武打川军王铭章 (1) 藤县,一座古城堡,上空盘旋一架日军侦察机,野狼将操纵杆轻轻向前推动,飞机一个俯冲冲到藤县北门,樱花在后舱喊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


(1)


藤县,一座古城堡,上空盘旋一架日军侦察机,野狼将操纵杆轻轻向前推动,飞机一个俯冲冲到藤县北门,樱花在后舱喊叫:“王铭章师长正在城墙上拿望远镜瞧我们。”

一排排机枪、四川造步枪向飞机发射火力网,樱花急叫:“川军打飞机了,快快拉起来。”

野狼往后拉起操纵杆,飞机升到空中,野狼说:“保持这个距离,川军的四川造还没打上飞机,他们的子弹就要往下坠落。”

樱花说:“不能麻痹,李宗仁给川军换了一批武器装备,而且川军的神枪手专打日军的‘鸭儿’已是闻名于世。”

野狼架飞机在空中翻了一个身说:“川军30万草鞋兵出川抗战,比不上蒋介石的骄子中央军,川军首先要为自己找一口饭吃,找一件衣穿,当他们面对中央军和晋绥军的一双双鄙视的目光时,川军被激怒了,连买带抢干横了,阎锡山一个电话打给蒋介石,控告川军简直是一群土匪,我们二战区养活不起。”

樱花问:“后来呢?”

野狼一收机翼向下降落说:“蒋介石问第五战区要不要?五战区司令程潜就像遇到洪水猛兽电话里连说:不要不要,连阎锡山都不要的部队,你别往我这里推。蒋介石又问李宗仁,李宗仁回答:只要打日本,再烂的部队我都要,世间无不可用之兵,只有不可为之将。这使倍受歧视的川军感激涕零,纷纷表示要杀敌雪耻,报效李宗仁和四川父老,誓同藤县共存亡。”

樱花说:“王铭章此人不可小觑,上次在娘子关他竟空中抓住我弓弩箭,反手给我挥来,我差一点就受伤。”

野狼飞机停稳后,哗的后拉机舱坐在机舱边,一手拉出樱花,说:“我俩琢磨琢磨王铭章,擒贼先擒王。”

此时,王铭章放下望远镜,一挥手,几个团长立即聚拢,王铭章说:“野狼樱花的侦查机回去后,明早一定是一场血战。”说完一起饮酒,再摔碎酒碗。


(2)


次日,日军7000人、大炮20门、坦克20辆在30架飞机的掩护下向藤县外围第一道防线全线进攻。

川军的武器尽管在战前得到李宗仁的补充,但是仍旧很差,轻重机枪是四川造的,步枪长短不一,有一响的有三响的,甚至还夹杂着前清的老套筒,打十几发子弹就出毛病,而且对远射程不起作用,川军基本不用步枪射击,只准备肉搏战时使用,川军没有骑兵,除步兵团只有一个迫击炮连以外,没有一门野炮、山炮,更没有防空武器和反坦克装备,部队通信设备也很差,旅以上才有无线电,川军,就凭这些简陋的设备,同日军开始了亡命的搏斗。

王铭章命令说:“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开枪,近些,再近些,注意瞄准敌人闪光的钢盔。”

当日军钢盔已近到手榴弹距离时,王铭章第一个开枪,川军迫击炮、手榴弹飞起炸在敌群,日军血肉横飞。

此时,一发冷枪擦破王铭章的头皮,他摘下军帽,蘸了蘸伤口,猛地发现土墙刚刚轰开一个新缺口处,一个狙击枪手正在向日军挥手,发起冲锋,王铭章说:“鬼日的野狼,娘子关战役后,我俩又在这里会面,真是冤家路窄。”

王铭章一个闪身,人影不见了,王铭章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青城山道家迷踪术,只见王师长一个闪身又出现在野狼身后,野狼听见风声,身体就势向后一倒,以其万斤坠地术压在王铭章胸膛,王铭章一手压在野狼头顶百会穴,一手托住野狼下巴,左右一扭,野狼果真功夫了得,脖子像铁铸一般,根本扭不动。

王铭章使出又一高招:点了野狼的顶睛穴位,野狼反应很快,立即运气功到头顶,王铭章的手指像是在戳铁板。王铭章干脆伸手到野狼腰部,拉燃了野狼的柠檬式香瓜手雷,野狼大吃一惊,王铭章想和我同归于尽。野狼抓过手雷抛在远处一口枯井,轰地一声,两个人同时跃起,拉开架势,王铭章走着八卦步,寻找野狼的薄弱处下手。

只见王铭章风中舞动双掌,龙卷风卷起尘土、枯叶,弥漫了野狼的眼睛,龙卷风再次排山倒海卷起来时,野狼被风刮倒三丈处一墩土墙上,野狼被撞倒在地,土墙塌下半墙把野狼活埋在碎土中,王铭章又飞向一座土屋顶,拔枪瞄准土墙活埋野狼的土墩之处,连发三枪,土堆里没有什么动静,说明野狼已经被击毙。王铭章防着野狼给你来一个印度瑜珈功,于是再一跺脚,下半截土墙塌下,全都活埋在野狼身上。王铭章欲扒开碎土拖出野狼尸体,未料身后“飕”的一声风响,野狼一脚飞腿打在王铭章腰上,王铭章就势向前翻了三个滚翻,立即与野狼拉开了三丈距离,两个人又重新走起了八卦步,左旋右拐的伺机下手。

王铭章说:“你鬼日的扎个没死?”

野狼说:“万万想不到吧,上帝要让我活着跟你打架。”

原来,野狼被龙卷风卷到土墙上被轰塌的碎土活埋进了一口枯井,正巧,枯井原来是当地民兵挖来抗战用的村口地道,一直通向后村的一个马槽,于是野狼回来报复王铭章。

此时,藤县保卫战打得正酣,日军在近战中失去了武器优势,招架不住,抢回一些日军尸体后命令退出战斗。

野狼也万万没有想到,川军武器装备落后,却还有武林高手将领,形成川军短打、散打、近战的优势,野狼见部队已撤退,又由于不知川军武术的深浅,所以不敢恋战,一脚假打王铭章腿部后,再一顿脚,飞跃上墙,点着一个个土屋飞飘回去。王铭章一闪身,无影无踪,不一会儿,王铭章坐在指挥部看着地图喝酒。琢磨日军和野狼次日的报复。

川军藤县保卫战第一战就打出了彩,李宗仁高兴得赠送王铭章一块德国特种军全功能手表,王铭章一看就认出是关东野狼特种军猿猴的手表。

樱花对野狼说:“你俩在对打时,我发现王铭章用的是青城山道家迷踪术,人一闪就无踪无影,好好琢磨王铭章,此人不能打死,生擒他,劝降他,教会我们迷踪术。”

野狼说:“原来川军霸道还霸道在这里。明天集合特种军,一个个跟王铭章过招,29招下来后,就基本知道他的套路了。”

樱花说:“我第一个与他过招。”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