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三部 四面边声连角起 第三十六章 血战(六)

a81363686 收藏 2 6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URL] 是谁让那个俊美飘逸的太阳神哈哈大笑?是谁让那位冷静睿智的军事天才泪流满面?是谁让那部贪得无厌的摄影仪索取无度?是谁让那只剧烈颤抖的纤纤玉手粗心大意? 悄悄地顺着镜头看去。。。。。。看去。 “啊!”的一声惊呼。 吓得人的心儿都碎掉了! 只见那道小小的缝隙之中,此时堵满了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是谁让那个俊美飘逸的太阳神哈哈大笑?是谁让那位冷静睿智的军事天才泪流满面?是谁让那部贪得无厌的摄影仪索取无度?是谁让那只剧烈颤抖的纤纤玉手粗心大意?

悄悄地顺着镜头看去。。。。。。看去。

“啊!”的一声惊呼。

吓得人的心儿都碎掉了!

只见那道小小的缝隙之中,此时堵满了一群群特殊的华夏军人。之所以称其为特殊军人,因此这些身穿军服的人大部分都只能称之为半个人或者四分之三个人。这些人不是少了一只手,就是少了一只脚,甚至有些人还同时少了一只手和一只脚;有的没了一只眼睛;有的没了半边脸;有的则浑身都包裹着纱布,纱布稠密得都把战斗服都给淹没了。这样的人还不够特殊么?

至于那些褐黑色毛发的[参水猿]亦是如此。它们很多都只能挥舞着一面独盾,或一把单剑;有的双腿都没了,就这么跪着迎敌;有的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深深剑痕;有的甚至连半边肩膀都被砸得塌陷了下去,也不知道这些个[参水猿]受了如此重的伤,其驾驶员怎么还有力量驾驶着它们继续战斗?

随着仿生态神经技术的发展,现今的战斗机甲早已放弃了千年前那种操作台上的键盘式操作系统,而全部采用了模拟神经传导操作系统。其顾名思义,即指现代战斗机甲机体就好似驾驶员自身身体一般,并无多大区别。现代战争中,为了使武装机甲如心使臂,如臂使指,驾驶员在操作机甲战斗时,身上全部六百三十九块肌肉,每一块肌肉神经都要与机体的相应部件相连,大脑神经亦是如此。

因此,现在称之为机甲驾驶舱的机甲核心传动部位,只是沿用了远古的叫法,它实际上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驾驶台了,而是一个空间,一个神经传导室。只要启动了机甲模拟神经传导操作系统,机甲驾驶员在这个神经传导室中可以做出任何自己所能做出的动作。而随着驾驶员的动作,机甲也会做出相应的动作。而机甲所做出每一个动作的角度、力度、速度、灵活度、平衡度等等,则是根据驾驶员自身动作的这些数据为基准,结合机甲本身的性能值,通过复杂的计算而得到的准确数据。因此,不同的驾驶员,其肌肉力量和平衡度等等数据不同,则他们使用同一种机甲做出动作的速度、力量等值也大不相同。

例如:一人能在地面跳一米高,而另一人能跳两米高,则这两人驾驶同样的武装机甲跳高,后一人所驾驶机甲就能比前一人所驾驶机甲跳得高上一倍。同理,如前一人在地面奔跑速度比后一人快一倍,则他驾驶机甲的速度也就会比后一人的机甲速度快上一倍。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现代武装机甲的身体就是其驾驶员的身体,人即是机甲,机甲即是人。机甲驾驶员操作机甲与使用自己的身体没有甚么两样,这样的机甲能不灵活,能不迅捷,能不厉害吗?

不过,万事皆有相对,有利即有弊。正因为机甲身体与驾驶员身体合二为一,大大加强了武装机甲的战斗力,同样的也大大增加了机甲驾驶员的受伤率。因为既然机甲身体与驾驶员身体合二为一,如机甲的某个部位受伤,则其驾驶员也会在同样部位受伤,只是这受伤程度亦是根据机甲的受伤程度为基准,再结合机甲防御力性能数据高低,最终决定驾驶员的受伤程度。但如机甲受到一些重伤,如手、脚被斩断,则相应的,其驾驶员的手、脚则也定不能保住。而如机甲头部、心脏等这些重要部位受到致命创伤,则其驾驶员也定然不能活命。当然,如果被敌人击破了驾驶舱,直接伤害至驾驶员身体,那更加难逃生天。

因此,在这个机甲与人合二为一的高科技年代,武装机甲驾驶员的自身身体素质非常重要,直接决定了其操作武装机甲的战斗力高低。如一个武术高手,在地面上能同时击败十个普通人,则他操作武装机甲与这十个普通人操作同样的武装机甲相斗,则其双方之间的差距只会愈拉愈大,武术高手能更快地、更轻松地击败这十个普通人。所以星宇中军界才会流传有这么一句话:“武术高手不一定是机战高手,机战高手则一定是武术高手。”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武装机甲驾驶员能在机甲格斗战中击败另外一人,则他也一定可以在自由搏击战中击败此人。

这一只只[参水猿]既已如此残破不堪,则其驾驶员定然亦是如此残破,真不知他们从哪里借来的力量,还能驾驶着这样的机甲进行战斗?

这一群群残废的人,这一只只残破的[参水猿],就这样自不量力地死死堵在那道缝隙之中,妄图以他们微薄的战斗力堵截住敌人的疯狂进攻,难怪英俊飘逸的太阳神要哈哈大笑,难怪冷静睿智的军事天才要泪流满面。这也许是人类上万年战争史以来,最为特殊的预备队了!

“太阳神”辛格作为婆罗联邦陆军最精锐部队“八部众”首神因陀罗第一军军长,他当然是一位战斗素养极高,军事指挥能力很强,且具有强烈责任心的军官。他在与狼、虎二兽游斗时,一直注意着战局的变化,并频频下达命令,指挥部队作战。此战,他原本一直胜券在握,战事也一直按照他的思路在发展。但随着那一阵阵奇怪的号声吹响,他忽然发觉战势有些失控了,不觉间已悄悄地滑出了自己的掌握。

首先,那个原本已摇摇欲坠的“方圆阵”不知怎地突然又坚挺了起来。好似那些华夏军士兵突然吃了甚么兴奋剂一般,本已筋疲力尽的他们突然又精神百倍、力大无穷了。这让他想起了生化人怪物,那些怪物不需要吃东西,只要力量用尽,设置在体内的力量供应源泉就会自动为生化人补充力量,使之力大无穷、用之不竭。

这样的人还算是人么?

其次,在他看来那些本来不堪一击的残废预备队竟然还堵在那道缝隙之中。他本以为这支残废预备队在己军攻击下绝对支撑不过两分钟,己军只需要一次猛烈进攻就能够彻底歼灭那群残废,打通那条能加速华夏军死命的索魂通道。但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至目前为止三个两分钟都过去了,那支残废预备队居然还挺立在那里,毫无一丝溃散迹象。他不由得一阵心悸,心中升起了股股寒意,暗叫不妙。不禁责怪自己的士兵不努力,怎么连如此容易的仗也不会打了?

辛格内心焦急,急忙又仔细看向那道缝隙。本来在确定了那支预备队的状况之后,他就再也舍不得在战情瞬息万变的惨烈战场上,花费宝贵的时间朝那边瞧上一眼,因为他认为自军冲击敌军的那个破绽已没有任何悬念,关注那里只是白白浪费时间。

此时,他不看则罢,这一瞧之下,却是惊得一颗心“怦怦”乱跳,连连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只见那支残废“预备队”中,无论是残废的机械步兵,还是残破的猿猴机甲,均是不要命地用身体去填堵住那道小小的缝隙。战至现在,那些断了手脚的机械步兵根本就不用自动步枪进行射击了,而是一人提了几捆紧紧箍扎在一起的聚变手雷,没有双手的士兵便用牙咬着手雷,就这么直冲冲地朝那些庞大的钢铁机甲奔去,与钢铁怪兽撞在一起,在剧烈的爆炸声中,人与怪兽共同散落成千丝百缕。

这些人奔跑的动作千奇百怪、奇形怪状,各有不同。他们有的用一只脚跳着奔去;有的双脚俱全,但却无手,怪异地晃着奔去;有的用一脚一手颤着奔去;还有更奇怪的,竟然还有一个无手也无脚的士兵,就这么伏在地上用牙咬着聚变手雷,仅靠身体艰难地蠕动着前去。

诡异之极!

悲壮至极!

而那些残破猿猴的动作也非常奇怪,各有不同。好似它们已经不会机甲格斗了。否则它们怎会既不防守,又不格挡,还不闪躲,只会进攻?使单剑的不招架,你刺我一剑,我也刺你一剑,剑剑见血,刀刀见肉;使独盾的不格挡,你砸我一盾,我也砸你一盾,盾盾沉猛,下下换命;无腿的更好笑,就傻傻地伫立在那里,守株待兔,你来一个,我就连盾也不要了,左臂死死圈抱住你,剑剑狠刺,刺穿你,当然也刺穿我自己。

傻气之极!

壮烈至极!

虽然这些动作希奇古怪各有不同,但它们却又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动作都可以共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一个“坚”字:坚强、坚定、坚韧、坚毅、坚决、坚忍不拔!

这些特殊的人,这些特殊的机甲,看得辛格心惊胆战、冷汗直冒、头疼无比。原来不是自军士兵不努力,而是敌军中竟然存在生化人似的怪物。更糟糕的是,他们竟然还拥有一支魔笛,就好象弄蛇人手中的口琴,只要轻轻一吹,那些生化怪物就如同弄蛇人驯养得乖巧无比的蛇儿似的,立刻纷纷冲出战壕,在绚丽灿烂的剧烈爆炸中翩翩起舞,缓缓升华。

一切都是那支该死的魔笛惹的祸!它竟能蛊惑人心,诱人神魄!

这不是吗?

老天!它又开始吹了!

“嘀嘀哒哒嘀嘀……嘀嘀哒哒嘀嘀……嘀嘀哒哒嘀嘀嘀嘀……”

“前进,前进!”

于是更多的怪物冲出战壕,更多的隆隆爆炸声响彻天际,更多的绚丽灿烂火花撼人心神。华夏军阵地上又出现了一幅幅诡异而奇丽的场景,这是一幅最富有冲击力的场景!是那军号声中千军万马一齐勇敢冲击的场景!

辛格被这魔笛声扰乱了心神,在思索着甚么。他心不在焉,手里胡乱地应付着狼、虎二兽的攻击,好几次都出现险情,幸好泰戈尔及时帮他化解了危机。又过了一分钟,他猛然醒悟,暗叫糟糕,责怪自己怎能如此糊涂,竟在这关键时刻心绪不稳,竟然忘记了如此重要之事,浪费了宝贵时间。他急忙高声命令道:“全军立刻分布为散线排列,列盾墙!变阵为箭形阵列!快!快!快!”

辛格不愧是婆罗联邦军精心培养的新一带重要将领,自控力极强,只用了短短一分钟就在极度震撼中回过神来,命令果断坚决。不过,非常可惜,他醒悟得还是稍晚了一些。

只见华夏军“方圆大阵”正面忽然朝左右两边分开,裂开了一道大口子,好似一个恶魔张开了大嘴,意欲噬人。而处于“方圆大阵”正面的大量婆罗联邦军士兵突然发现自己面前的敌人不见了,都不由一愣,接着就听见了两声招魂收魄的狂猛又暴烈的命令声:

“后羿!射日!”、“雷公!惊雷!”

然后这些还未组成盾墙,密集扎堆的婆罗联邦军士兵就在几十秒之内,被几波由无数道较细的强光,组合而成的一道巨大光束般的离子能量炮团湮没了一片又一片。就在这一瞬间,婆罗联邦军阵脚陡然大乱。辛格急得连眼都红透了,连连下了数道命令。

他能不急么?就在这短短的几十秒之内,他便损失了大半个师,上万名精锐战士。毕竟是精锐之师,醒悟过来的婆罗联邦军士兵在军长的命令下,又迅速地还原成了十个大号箭形战阵,列着盾墙,稳住阵脚,继续猛烈冲击着华夏军所布“方圆大阵”。

泰戈尔亦是震怒了,他麾下第三军也在这次突如其来的打击中,白白损失了数千名精锐战士。他连声厉喝道:“我不管你们用甚么办法,我不管他们是生化怪物还是傻子,你们必须在五分钟之内给我把那群残废全部杀绝了!”

恶魔张开的大嘴又合拢了来,华夏军所布“方圆大阵”又恢复了原样。婆罗联邦军所布箭形战阵也重新排列完毕。于是,箭冲圆防,新一轮的血战又继续上演。

雾愈来愈大,血愈溅愈远,肉愈飞愈高,人也愈死愈多,华夏军所属“预备队”却是愈来愈少。

见自己那些伤残战友在不断的自杀式冲锋中越来越少,贪狼星官兵们心通如绞、肝肠寸断,人人泪流满面,恨得睚眦皆裂。

龙五更是神魂俱狂,他浑身上下每一丝热血都在燃烧!每一根青筋都已爆裂!他已到了极限,再也不能忍受下去!语声透至牙缝,狂猛至极、暴烈至极、怨毒至极地厉声喝道:“他妈的!不过了!吹号!拼命!‘滴血战法’!”

简简单单的十四个字,引发了佛祖之怒,唤起了天翻地覆的异变,让天地为之变色,使山川为之倾塌。

“嗷!嗷!嗷!”

“哮天”仰天连连厉嗥三声,嗥声凄厉、冷酷。

“吼!吼!吼!”

“戮天”仰天连连狂吼三声,吼声霸道、狂猛。

“咚!”

信号弹一声长鸣,天空中又出现了那匹龇牙咧嘴、仰天长啸的巨大贪狼。不过!这一次,它披挂的却不再是美丽的银白色皮毛,而是血红的残酷之色,红得令人心悸,红得使人发颤。

这匹血色贪狼在向群狼们宣告:“兄弟们,现在!血换血!命搏命!”

突兀的,一支魔笛蓦然吹响,魔音嘹亮清脆、高亢激昂,卷起了狂风暴浪,点燃了“战争之魂”!

“嘀嘀哒哒嘀嘀……嘀嘀哒哒嘀嘀……嘀嘀哒哒嘀嘀嘀嘀……”

“前进,前进!”

“嗷!嗷!嗷!。。。。。。嗷!”群狼们争相呼应,万狼啸天,震鬼惊神!

一时间,天翻了!地覆了!鲜血沸腾了!魂魄燃烧了!

贪狼星犹如一只被激怒之困兽,虽浑身伤痕累累,疲惫不堪,身处绝境,但永不言败,探出利爪、钢牙,寻求与敌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端的是气势如虹!悲壮如山!

后人有诗赞之曰:

龙吟虎啸撼沙场,魔笛一支述忠肠。地覆天翻鬼神惊,誓死奋战化血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