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借“子”杀父案的调查

船长001 收藏 0 622

一次事故使他性功能丧失,他替情敌养了15年儿子。在复仇火焰的驱使下,他精心调教出了一个放荡少年,最终,他教唆懵懂的孩子将尖刀刺向了亲父的心脏……


4月11日,黑龙江省兰西县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15岁的姜小虎正式批捕,其养父姜文柱也因涉嫌教唆未成年人犯罪而被刑事拘留。姜小虎杀害的是自己亲生父亲,而指使姜小虎作案的是其养父。


情人惨死在亲生儿子刀下,丈夫与儿子双双身陷囹圄,一时间,李凤英精神几乎崩溃。当熟悉他们一家人的乡亲们得知了案件的来龙去脉,都对这个荒唐的家庭悲剧唏嘘不已。


姜文柱与李凤英是一对夫妻。


飞石砸中“命根”


今年42岁的姜文柱原是黑龙江省兰西县一个普通的农民。1988年,姜文柱经人介绍与同乡女子李凤英结婚。次年,小两口一起来到县城打工。李凤英在一家小餐馆做服务员,姜文柱在一家采石场做采石工。


1990年7月的一天,一场飞来横祸降临这个家庭。在一起事故中,姜文柱完全丧失性功能,并部分丧失了劳动能力。这个家庭的悲剧由此拉开序幕。


在那次事故中,姜文柱在采石作业时,一块飞石不偏不倚正砸中了姜文柱的“命根”,他当即血流如注。工友们连忙将他送到医院救治。闻讯赶至的李凤英被医生的结论惊得几乎晕倒——姜文柱丧失了部分劳动能力并完全丧失性功能。


手捧医院的诊断书,李凤英悲痛欲绝。接下来的日子,李凤英一边照顾着病中的丈夫,一边奔走于采石场与当地的劳动仲裁部门。然而由于姜文柱确实违反了场方有关规定,场方拒绝了李凤英的赔偿要求,只给了少量医药费。两个多月的奔走,李凤英连老板的面都没见到。谈判毫无进展,李凤英准备起诉采石场。


一天,再次来到采石场的李凤英,终于遇到了35岁的老板邢啸天。当与李凤英四目相对,邢啸天说:“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吧!”


办公室里,邢啸天态度温和:“按理说,这场事故场里完全可以不拿钱。这样吧,场里拿5万元钱算是抚慰金,我是看你才20多岁挺不容易的……”说着,邢啸天拍了拍李凤英的肩膀。


形势突然峰回路转,已婚的李凤英对邢啸天的冒失举动没有觉得反感。毕竟5万元对她的家庭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


李凤英想了想,干脆就直截了当:“邢老板,那我以后有什么困难可就全靠您了!”


“行,有啥事你就过来吧!”临别时,两人对今后的关系发展都已心照不宣。

妻子红杏出墙


听到妻子竟然从采石场老板那里争取到了5万元的伤残抚慰金,姜文柱备感惊喜:自己多少年才能挣够5万元!自己还年轻,没准调养一段时间,身体还可以恢复呢!


没过几天,李凤英到邢啸天的办公室取那5万元钱。邢啸天主动跟她拉起了家常。得知李凤英在一家小餐馆做服务员,邢啸天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承包场里的食堂吧!”


在邢啸天一步步的温情暗示下,李凤英终于倒进了他的怀抱。


没花一分钱,妻子便承包了场里七八十人的食堂,这意味着家里每年都会有近万元的收入!姜文柱心花怒放。


日子一天天过去,然而,姜文柱的美梦也在一点点破碎。他的身体状况很不乐观,曾几次竭尽全力与妻子温存,都以失败告终。


妻子日渐疏远的态度与性功能障碍后的自卑感,深深折磨着姜文柱。


然而,不幸接踵而来。


1991年5月,姜文柱的母亲突然中风瘫痪,身为长子的姜文柱没有和妻子商量,便自作主张将母亲从农村老家接到了自己家中。


李凤英看到后非常生气:“伺候你一个废人还不算,还得再搭上一个!你孝顺,你倒是自己挣钱养你老妈啊!”姜文柱在火头上也毫不示弱:“我不出这事,家里哪来的那5万元钱,你又哪来的这工作,这不都是我拿命换来的吗?”


“你换来的!你……”李凤英欲言又止。


后来,他们夫妻间开始了冷战。李凤英干脆以各种理由常常住在采石场不回家。


一天,昔日一个要好的工友来看望姜文柱,并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李凤英与采石场场长邢啸天的关系非同一般。


妻子红杏出墙了。姜文柱捶胸顿足:那意外的5万元、妻子从天而降的好工作,妻子越来越冷淡的态度,这些我怎么就没有连起来想呢!


姜文柱和妻子摊了牌。然而李凤英的态度却令姜文柱始料未及:“没错!你也不想想,他怎么那么痛快就拿出了5万块钱?我也是没办法,既然你觉得受不了,我们就离婚吧!”


姜文柱冷静下来后,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母亲瘫痪在床,自己的身体状况又很难再找到合适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无法给予李凤英一个妻子应得到的正常夫妻生活。他感到十分屈辱,然而生理问题与经济上对妻子的依赖,令姜文柱拒绝了妻子离婚的要求。


捅破了窗户纸,姜文柱在名存实亡的婚姻中愈加痛苦。每当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李凤英离家上班,姜文柱的心里五味杂陈。


养育情敌儿子


邢啸天的妻儿一直在南方生活,他孤身在这里打拼。现在付出了5万元钱,给了李凤英一份工作,他不再顾忌姜文柱了,干脆与李凤英双宿双飞。他甚至发誓早晚会和老婆离婚,给李凤英一个名分。


1992年1月,李凤英怀孕了,她梦想某天当上邢太太。于是,李凤英用毫无商量的语气告诉了丈夫:“我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你马上给我打掉!你别欺人太甚了!”姜文柱几乎咆哮起来。


“你以为我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吗?邢啸天也让我做掉,可我还不到30岁,我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抛弃我!没了他这棵大树,咱们和你妈等着喝西北风吗?这事没商量,你不同意我们就离婚!”


妻子的绝情,再次将姜文柱推向了痛苦的深渊。


1992年10月,李凤英产下了儿子,取名姜小虎。


“儿子”的横空出世,作为性功能丧失的丈夫,姜文柱蒙受着奇耻大辱。


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大胖小子,姜文柱的亲友们纷纷前来祝贺。姜文柱的情绪那些日子坏到了几近崩溃的程度。


孩子刚满月,姜文柱便瞒着妻子找到了邢啸天,要求他抱回自己的孩子。


邢啸天开采石场完全是依靠岳父的帮助,他虽然承诺和老婆离婚给李凤英一个名分,但那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你这人有毛病啊!自己媳妇生孩子,你却跑到别人这里来找爹!”孩子没送出去,姜文柱反而被邢啸天羞辱了一番。此时的姜文柱打掉牙只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他没有勇气承认自己“不行”。


“你有种!儿子我一定好好给你养着!”姜文柱发狠地说。


从那一刻起,姜文柱便决定将自己满腔的仇恨与耻辱都发泄在孩子身上。


邢啸天也许不知道,姜小虎出生为他今后的命运埋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李凤英在家里将孩子养到了四五岁后,便又将精力放到了采石场。随着时间的推移,尽管李凤英知道邢啸天不可能娶自己,但仍一直与邢啸天保持关系。


可是邢啸天对自己的亲骨肉却一直很冷淡。


每月李凤英固定给姜文柱400元的生活费,对此,姜文柱非常不满。


李凤英开始上班后,姜小虎大部分时间都是跟姜文柱在一起。每天,面对着这个象征着自己耻辱的孩子,姜文柱内心备受煎熬。但碍于对李凤英经济上的依赖,姜文柱又不得不担当起照顾教育姜小虎的任务。


屈辱、愤怒等复杂的心绪在姜文柱心里一直挥之不去。


调教孩子作恶


小虎五六岁的时候很淘气,跟邻居小朋友玩耍时,不是抢人家的东西就是打人家。面对登门问罪的家长,姜文柱总是笑脸相迎赔不是,说一定要好好教育孩子。可是人家一走,姜文柱就告诉孩子:下次下手还得狠点!


姜小虎刚刚上学,姜文柱便告诉孩子:上课累了就睡觉,考试成绩不重要,和同学打架不能吃亏。


小虎在父亲的调教下,很快就成了学校里的问题学生,整天和一些不良少年混在一起。


姜文柱甚至瞒着李凤英主动教姜小虎抽烟喝酒,还常常偷着给小虎零花钱让他去网吧玩游戏


姜小虎对自己的身世,始终蒙在鼓里。到了初中,逃学更是成了姜小虎的家常便饭。没过多久,姜小虎便辍学了。


长期压抑扭曲的心态下,姜文柱也非常苦闷,终日借酒浇愁。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更是冷到了冰点。


2006年4月,姜文柱多年瘫痪在床的母亲去世。母亲的辞世给姜文柱带来了深深的失落感,他常常喝得酩酊大醉。每次李凤英从邢啸天那里回来,姜文柱就对她破口大骂。见丈夫如此对待自己,李凤英干脆再也不给姜文柱一分钱。多年压抑的屈辱在姜文柱心中积聚着。


一天,姜小虎再次向父亲要钱上网吧打电子游戏,正为钱感到屈辱的姜文柱便借机向儿子痛述家史:“儿子,以前你小,好多事爸爸没法跟你说,现在你懂事了,该是你知道的时候了!”于是,姜文柱将邢啸天与李凤英多年来的奸情全部告诉了姜小虎:“儿子,你妈现在连钱都不给我们了,是那个混蛋抢走了你妈妈!他欺负了爸半辈子,爸就是为了让你有一个完整的家才一直忍着啊……”说着泪如雨下。


面对声泪俱下的父亲,姜小虎先是吃惊,紧接着便感到血往上涌:“爸,你等着,我给你报仇!哪天我找一帮哥儿们教训教训他!”


见儿子已完全站到了自己的立场上,姜文柱连忙假意劝道:“哪里用得上你!爸好歹也是个爷儿们,这口恶气我早晚要出!”

教唆父子相残


2006年11月的一天,姜文柱当着小虎的面辱骂李凤英。李凤英怎么也没想到姜文柱当着孩子的面如此放肆,她和丈夫厮打了起来,盛怒之下,她抓破姜文柱的脸,然后想跑回采石场,吃了亏的姜文柱在其后紧追不舍。


不料到了采石场,邢啸天竟叫来几个工人拦住了他,不让他进去。


回到家,姜文柱越想越窝囊,他又借酒浇愁。借着酒劲,他抄起一把菜刀就要去找邢啸天拼命。小虎见状连忙跟了过去。


见姜文柱竟然挥舞着菜刀来了,邢啸天带着三四个工人狠狠地揍了姜文柱一顿。姜文柱被打得头破血流。也正是这顿暴打,让姜文柱最终动起了杀念。


“儿子啊,爸爸窝囊啊!不除了这个姓邢的,咱们这个家也就散了,爸活着也没啥大意思……呜呜……”目睹了邢啸天带人殴打父亲,血气方刚的姜小虎对邢啸天的仇恨再次被点燃!他对姜文柱说:“爸,我一定给你报仇!”


这起冲突后,姜小虎开始跟踪邢啸天伺机作案。


2007年1月4日晚6时许,姜小虎看见邢啸天与一群人一起进了一家酒店,便怀揣尖刀,在酒店附近埋伏下来。


21时许,两三个人搀扶着喝得酩酊大醉的邢啸天走出了酒店。


等待多日的姜小虎冲到邢啸天面前,对准其胸口就是几刀。随行的几个人急忙制服了小虎,可此时邢啸天已倒在了血泊中。


由于刺中了心脏,邢啸天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便已死亡。


得知姜小虎真的杀死了邢啸天,姜文柱复仇心理得到了满足。17年来难言的痛苦与屈辱瞬间得到了宣泄。他苟且偷生的十几年也许只是为了这一刻。


然而兴奋过后,姜文柱马上又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中——自母亲去世后,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便是雪耻,他要亲眼看着一对亲父子反目成仇。


这些年来,他得意地看着小虎一步步走向他事先设置的陷阱中,享受他人生的“成就”感。可现在这一切都实现了,他再也没有生活的目标了。想到这,他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也许是弥留之际突然间对生的依恋,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起电话报警求救。这起杀人案背后隐藏的曲折故事也随之浮出水面。


(文中涉案人为化名) (翎 岩)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