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做“法事”吻死丈夫

船长001 收藏 0 34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次偶然的身体不适,她在求医看病过程中去烧香,巫婆的一番占卜,使她信以为真,从此与丈夫不理家事和生意,一心扑在“法事”上。癫狂中,为丈夫做“过阴还阳”法术来提高功力和寿命,岂料,引来了一场家破人亡的悲剧。


2007年8月,河南省睢县长岗镇的吴成丽为给丈夫增寿,而将其活活“吻”死,最终沦为阶下囚。消息传出,熟悉她的人们在吃惊之余,无不为她扼腕叹息。一个曾经大受乡邻称赞的贤妻良母,为何要用这种奇特方式将其丈夫残忍杀害?究竟是什么力量,把一个善良的女子变成了可怖的女巫?


看病求医找到巫婆


今年44岁的吴成丽出生在河南省睢县吴庄村,因幼时患小儿麻痹症落下了腿部残疾,使她形成了自卑、内向又倔强的性格。17年前,吴成丽经人介绍,嫁给了长岗镇北村的孟广宣。


孟广宣很少让妻子下田劳作,如果吴成丽执意要去,他就会用自行车小心翼翼地推着她,甚至背着她下田。


大雪纷飞的冬天,刺骨的寒风透过门窗的缝隙涌进他们残破的小屋,由于这个穷家连最起码的取暖设备都买不起,每晚睡觉时,他就与妻子分头而眠,把她冰冷的双脚在自己胸膛为妻子取暖。吴成丽悟腿有残疾,能嫁一个如此知冷知热的好丈夫,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为了尽快摆脱贫困,让妻子过上富足的生活,农闲时孟广宣就拉着架子车到开封为人拉货,由于肯出力流汗,别人不愿意揽的脏活累活他都抢着干,很快就使家庭生活有了起色。有了点积蓄后,夫妻俩又筹措资金在集镇上与人合伙做起了石灰、蜂窝煤生意,家庭经济状况大为改观。随着两个儿子先后降生,农家小院中平添了许多欢声笑语,令同村人羡慕不已。


2000年春天,吴成丽总感觉喉咙疼痛,并伴有头疼、干咳的症状,她到乡镇医院多次看医生,结果是有药吃的日子病情就减轻,一旦离开药物,又会反复发作。


吴成丽准备去大医院好好做个检查,恰在这时,在省城做生意的外甥女回到家乡,准备去附近的杞县烧香拜佛,为自己祈福。了解到舅母的情况后,外甥女就劝吴成丽说:“人家省城的人都坐车跑几百里去杞县的杨家庄拜神求平安,听说很灵验的,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去看看?”


尽管半信半疑,吴成丽最终还是跟着她一起到杞县大杨庄烧香、拜神、算命。巫婆问明吴成丽的来意后,让吴成丽烧了一炷香,便眯起眼睛占卜起来:“你此生与仙有缘,赶紧去庙里烧香才能保你平安。大医院跑,小医院串,病治不好钱花完。切记,要想治好你的病,只有多进庙求神拜仙,否则三两年内就瘫痪!”


听了这话,吴成丽又惊又怕,再看看巫婆家的院子里,一脸虔诚等待巫婆占卜的人排成了长龙,她更对巫婆的信口开河深信不疑。“若不灵验,为何会有那么多人大老远赶来找她算命呢?”


巧合的是,烧香回来后不久,困扰她多时的喉咙病(实为慢性咽炎)居然逐渐好了,这更让吴成丽对“有神相助”深信不疑。


几天后,吴成丽又专程提着香烛和礼品到大杨庄感谢巫婆。


巫婆最乐意看到的就是这种回头客,喜笑颜开地接受了吴成丽献给“神”的礼物后,巫婆又顺势奉承她与众不同,有仙骨,“你如果能持之以恒地笃信神灵,多求仙,多拜神,终有一天会修成正果,成为像我一样的得道高人!”吴成丽听了,从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兴奋。


夫妻迷信不理家事


此后,吴成丽便开始四处烧香拜神,不理家事。昔日勤劳本分的孟广宣对妻子的行为没有劝阻,而且在妻子的感染下也渐渐迷信起来,频频陪着吴成丽外出烧香,一心期盼妻子早日成“仙”。从此,他们淡化了对孩子的照顾和对生意的经营,在信奉鬼神的歧路上渐行渐远。


随着外出烧香拜神次数的增多,神已彻底占据吴成丽的整个心灵。


有一天,她从外地烧香回来后脸色灰暗,神志不清,原本很内向的她,见人就迎上去滔滔不绝地诉说,自称是乌龟精下凡,会讲28国语言,可以看好任何医院看不好的疑难杂症。人们惊奇地看着她,没有人相信她的话。


2006年冬天,吴成丽和丈夫在淮阳县烧香时,认识了河南上蔡县杨屯乡同样迷信的何国用、何大全两兄弟。4个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谈神论仙,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何氏兄弟虽说都已40多岁,但由于当年家境贫寒,至今还是光棍两条。他们一直在寻找摆脱贫困的方法,一个偶然的机会,弟弟何大全发现有钱的人信神拜佛的越来越多,认为当巫师是一个能让人迅速致富的俏职业。于是,何大全便拉上哥哥何国用到处烧香拜神,以期提高自己的法力,达到富裕的目的。


吴成丽在何氏兄弟俩面前把自己吹得神乎其神,说她法力无边,没有看不好的病、驱不走的邪。她说得口沫横飞,何氏兄弟听得如痴如醉,庆幸自己找到了名师。当晚,兄弟俩便拜吴成丽为师,并约定正月16日到河南扶沟县的乌鸦山拜神烧香。


2007年3月5日,4人如约来到扶沟烧香拜佛3日,后又来到了淮阳县烧香,吴成丽自称是乌鸦山庙里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的女儿,又叫王瑞华,并在他们居住的旅店里与其他香客论功斗法。由于吴成丽“功力”了得,其他的香客都不是她的对手,败下阵的香客们纷纷离开了这家旅店,店主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将他们赶出店门。何氏兄弟通过观看吴成丽和其他香客的斗法,对吴成丽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4人在交谈中,何大全说:“我们那里出现了真假两个玉皇大帝,其中一个不见了踪影。”吴成丽夫妇告诉他:“我们县的袁山庙里正关着一个玉皇大帝,不知是真是假。而且庙里还有你们欠的账,烧烧香才可以让你们过难关。不如一起去袁山庙走一趟。”何大全、何国用兄弟两人欣然同意前往。


过阴还阳害死丈夫


3月14日,何氏兄弟又虔诚地和吴成丽夫妇一起来到吴家,做起了所谓的“法事”,吴成丽借机大展“神功”,让何氏兄弟大开眼界。


第二天夜里,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这时吴成丽突然喊道:“乌龟精下凡了……”说着,突然当众脱光衣服跑到了院里,在雨水中折腾起来。何氏兄弟看得目瞪口呆,何大全上前对孟广宣说:“大哥,天这么冷,又下着雨,别得病啊,快把她拉回来吧!”孟广宣说:“她的法没有做完,拉回来她会不能活的,她让救她的时候才能救。”


一个多小时后,吴成丽冻得浑身发抖,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孟广宣才把她从泥水中抱到屋内,用被子把她盖上。这时吴成丽狂叫:“快往我身上压棍子,不压棍子就没有气了!”


于是,3人往吴成丽身上压了20余根木棍,并到院中烧香求仙。过了一会儿,吴成丽从棍下爬出来半个身子,大喊身上热。他们又拎来凉水,往她身上泼,被子全被浇透了。此时吴成丽脸色黑青,神情恍惚,满嘴胡言乱语。


这一夜他们谁也没有合眼。此时的吴成丽像一台失控的机器,疯狂地运转着。接着她逼迫丈夫当着何氏兄弟的面,先后与自己发生了4次性关系。随后,吴成丽又嚷着要给何氏兄弟用“过阴还阳”的法术来提高功力和寿命。她说“过阴还阳”就是去阴间走一趟,然后再重返阳间,还阳后的人可以活到180岁,并且功力剧增。


她首先选择为自己的忠实信徒何大全“过阴”,一心想掌握神功的何大全便按照吴成丽的吩咐做了起来。他躺在床上,吴成丽趴在他的身上,嘴对着嘴像人工呼吸的样子。突然,吴成丽一口咬住了何大全的嘴唇,他疼得“哎呦”一声,本能地挣扎了一下,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吴成丽又咬住了他的舌头,鲜血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顿时昏了过去。


看到弟弟的惨状,哥哥何国用顿时吓得瘫坐在地。吴成丽从何大全身上爬起来,对何国用和孟广宣说:“他的大功已成,从今以后他就功力无边了。”她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用手在何大全的脸上比划着。


过了一会儿,何大全慢慢地苏醒过来。孟广宣和何国用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吴成丽又唱起了赞仙颂神歌。


初次发功“告捷”后,吴成丽接着就要给自己的丈夫“过阴”发功了。此时的孟广宣任凭妻子摆布,他按照何大全的样子躺在了床上,吴成丽开始对她施法:她趴在丈夫的身上,刚吻住丈夫,便一口咬住了他的舌头,“咯吱”一下,丈夫的舌头已被她咬掉一小截。


孟广宣痛疼难忍,也昏了过去。此时,吴成丽又拿起衣服捂在孟广宣的脸上,孟广宣被捂醒了,他奋力挣扎,吴成丽又让何大全按住他的双脚,让何国用捂他的嘴,自己则在丈夫身上反复蹲压。数分钟后,孟广宣便不再动弹了。


3个人大喊:“过阴”成功了!吴成丽又开始施展法术,静待孟广宣“还阳”。半小时过去了,仍不见孟广宣还阳,吴成丽开始不安了,但当着两个弟子的面,她还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见丈夫还没有还阳迹象,吴成丽不由害怕起来。她派何国用去药店买药,何国用买回了5盒速效救心丸。吴成丽认为要想让丈夫还阳,就必须堵住身体和外界的通道,让药力进入体内,便让两位弟子把救心丸分别用筷子塞入死者的口腔、鼻孔、肛门、耳朵,又先后买来140多元的香火点燃,祈求大仙帮忙让其丈夫尽早还阳。


半天时间过去了,见丈夫仍然没有一丝气息,绝望的吴成丽又拿出家中仅剩的2000多元钱,撒在地上,企求神让丈夫还阳。


孤儿面对家庭破碎


第二天仍不见孟广宣苏醒,何氏兄弟害怕了:“他活不了啦!我们害死人了!咱也喝药死了吧。”


“你们不要怕!人只要死不过3天,我就有办法把他救活!”吴成丽还在夸海口,继而又是一番焚香、磕头求神。


到了第4天,发现孟广宣的脸已经发黑,身体开始腐烂,床上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阵阵尸臭,吴成丽知道她的“过阴还阳”梦彻底破灭了。她烂泥般瘫软在地。


2007年3月20日,也就是孟广宣死亡的第4天中午,回天乏术的吴成丽确认丈夫已死,就一瘸一拐地来到睢县长岗镇派出所投案自首,并交代了因迷信鬼神,最终害死丈夫的犯罪过程。


在看守所里,吴成丽悔恨交加:“我不想害死我的丈夫呀!他对我那么好,冬天用胸膛为我暖脚,我为什么这样傻呀!”


她知道,丈夫死了,自己也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可那两个还在读书的孩子怎么办?他们能经受住如此残酷的打击吗?念及一双懂事的儿子,吴成丽更是悔恨交加:“如今弄到了这步田地,我真怕两个孩子经受不住这个现实啊!”


2007年7月27日,睢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吴成丽、何大全、何国用故意杀人一案。法院认定3名被告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考虑到主犯吴成丽有投案自首情节,并且3名被告并没有直接追求被害人孟广宣死亡的目的,故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吴成丽有期徒刑13年,判处何大全、何国用有期徒刑各11年。


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了,在品尝自己亲手酿制的这杯苦酒时,吴成丽也把更多的痛苦留给了两个未成年的儿子。他们一夜之间由父母双全变成了孤儿,两个孩子不得不用稚嫩的肩膀承担起成年人难以承受的负担。在睢县读高中的大儿子学习成绩已经大幅下滑,失去了生活来源的他,对于能否完成高中学业,没有信心;二儿子年龄较小,这场家庭剧变对他的打击更为沉重,他整日神情恍惚;吴成丽的父亲已是70多岁的老人,得知自己的女儿害死了她忠厚老实的丈夫后,当天就瘫倒在床,用微弱的声音一遍遍呼喊:“老天啊,你还我的好女婿……” □特约撰稿 刘景钟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