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和珍君,在定南“虎形围”一段鲜为人知的爱情

rtbxs 收藏 0 719
导读:刘和珍君,在定南“虎形围”一段鲜为人知的爱情 1926年3月18日,段祺瑞指使军警向在北京执政府门前请愿的群众开枪扫射,打死47人,重伤150余人,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三•一八惨案”。鲁迅先生闻讯愤然写下《纪念刘和珍君》一文,纪念刘和珍等殉难烈士及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刘和珍因其报效国家、英勇就义而为世人所

刘和珍君,在定南“虎形围”一段鲜为人知的爱情

1926年3月18日,段祺瑞指使军警向在北京执政府门前请愿的群众开枪扫射,打死47人,重伤150余人,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三•一八惨案”。鲁迅先生闻讯愤然写下《纪念刘和珍君》一文,纪念刘和珍等殉难烈士及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刘和珍因其报效国家、英勇就义而为世人所景仰,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刘和珍遇难前还有一个订婚六年、相约毕业后结婚同居的未婚夫方其道,正是与这个比她大10岁的方其道,在刘和珍22年短暂生命历程中演绎出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方其道,又名方兴,字致之。1894年2月19日出生于江西省定南县车步乡方屋排一个半耕半读的家庭,4岁开始由祖父教读唐诗,13岁随舅父在信丰读书,后以方兴为名进入江西陆军小学堂,继入武昌陆军预备学校,毕业后转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在校期间因偷看进步报纸引发学潮被开除,后易名方其道入江西法政专门学校法律科求学。毕业后主要从事报社记者工作,二次北伐后入国民革命军,追随武昌陆军预备学校时的同学吉安人刘峙长达13年,曾任河南省政府秘书长、少将军法处长,1940年因处决政治犯与刘峙意见不合而辞职,1946年在家乡定南县被选为江西省参议员,未及上任,病逝南昌。


进步青年洪都初识

方其道1917年毕业后,在南昌《大江报》当记者,经常以笔名“瘦痴”发表文章、针砭时弊。1921年,方其道任《中庸报》经理时住在南昌毛家园47号刘和珍家,与当时就读于江西女子师范学校的刘和珍结识。刘和珍1904年11月15日生于南昌,原籍安徽翕县,因家道中落,从小养成吃苦耐劳、好学上进的优良品质。1918年秋,刘和珍以优异成绩考入南昌女子师范学校,时值“五四运动”前夕,受革命思潮影响,她经常阅读《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向同学宣传民族独立和妇女解放思想。“五四运动”爆发后,刘和珍组织同学走上街头讲演,抵制日货,并与进步同学一起同南昌学生联合会联系,带头成立女师学生自治会,在江西首倡女子剪发,公开向封建势力宣战,被学校勒令退学,从此走上革命道路。当时,刘和珍常在《中庸报》上发表文章,给方其道搜集提供材料,并经常在一起讨论时政。1921年10月,方其道联合刘和珍、孙师毅等30多人在南昌发起组织“觉悟社”,创办《时代之花》周刊,宣传新文化、新思想、新风尚,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积极鼓动和组织青年参加爱国运动。刘和珍是“觉悟社”总务股干事兼《时代之花》主编,每一期《时代之花》她都负责写一篇稿子。后来,刘和珍又在就读的江西女子师范学校创办了《江西女子师范周刊》,并担任主编,宣传妇女解放与爱国思想。这两个刊物成为当时江西进步舆论的重要阵地。共同的爱好和志向,将两颗心紧紧地联结在一起,同年两人由相识相恋到正式订婚,并许下诺言,待刘和珍读完大学后正式结婚同居。


时局动荡聚少离多

1921年冬,刘和珍与方其道订婚仅10天,因方其道常撰写文章明嘲暗讽江西军阀,《中庸报》报馆被查封,方其道被紧急通缉。他来不及与刘和珍告别,只留下一张字条,就匆匆离开南昌,投入江西陆军小学堂同班同学易简所在的粤军部队,此后,他辗转奔走于沪、湘、粤、桂各地,出入于枪林弹雨之中,行踪无定所。方其道时常给刘和珍写信,却无法接到和珍的信,只留下许多空念。1922年冬,粤军攻打江西失败,方其道偷偷绕海道回南昌。分别一年终于相见,两人庆幸重逢如获再生,相对垂泪。刘和珍深情劝说方其道在南昌找个工作,打算两人从此朝夕相处。饱受颠沛流离之苦的方其道欣然应允。然而,方其道在南昌只呆了短短五天,刘和珍获息得知军阀当局又要缉捕他,立即托人送信叫他速去上海,不要向她当面告别。方其道于是匆忙转移到上海避难,后转投福建赖世璜部队,两人再次分离。刘和珍遇难后,方其道在回忆刘和珍的文章中写道:我民十(即民国十年1921年,下同)和她订婚后十日,即仓皇奔走,民十一回赣聚首五日。民十三在京两月,时有过从,最近我亦不过八个月在京,彼此见面的时间,还是不多。


节衣缩食资助学业

刘和珍毕业前夕,想到北京投考大学,无奈家中只有年迈母亲,又有一个弟弟在校求学,学费无从着落,于是打算当几年小学教员,等攒够学费后再赴北京,并把自己的求学计划写信告诉了方其道。当时方其道在闽南军中服役,名义上月薪80元,但经常发不足,有时只发2元。尽管如此,为了资助刘和珍上大学,他平时省吃俭用。1923年夏,方其道从驻地步行90里到漳州,将半年的积蓄80元,通过邮局汇往南昌。刘和珍靠这笔汇款得以赴北京,先考入国立北京女子高等师范预科,后升入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外文系。刘和珍写信告诉方其道,说因经济问题,不敢作毕业的妄想,只是读一年算一年罢了。方其道从此暗下决心,一定要设法供刘和珍上完大学。此后,他虽然在外面过着异常艰苦的漂泊生活,却一直节衣缩食,省下钱来供应刘和珍的学习费用。1924年春,他又将积攒下的100元寄给了刘和珍,刘和珍深知这钱来之不易,在北京读书期间也十分节省,并写信给方其道,说不忍见他为自己求学用生命去冒险,要他脱离军籍,另谋他职。到1924年暑假方其道去北京与刘和珍商量将来的职业问题的时候,这180元中竟还剩着10元。两个月后方其道返赣,在南昌当新闻记者,预约月收入20元,却坚持每月寄给刘和珍10元,有时只能寄8元乃至5元,到刘和珍就义前,又寄了150余元,刘和珍就这样靠方其道的资助得以延续学业。


京城喋血劳燕纷飞

1925年,报馆被查封,方其道复去北京任职,此时刘和珍被选为女师大学生自治会主席,正在领导学生开展驱逐顽固守旧的校长杨荫榆的斗争,方其道被阻在校外不得入内,因担心刘和珍安全,整日在女师大门口徘徊。几天后门禁区稍松,才得以入内协助刘和珍办事,两人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最终长达一年之久的驱杨运动以学生的胜利宣告结束。1926年3月12日,日本军舰进入大沽口,向国民军进行挑衅,后又寻找借口,纠合英、美、法等八国公使向中国发出最后通牒。刘和珍闻讯后,力劝方其道再入军籍,方其道问:“之前你说军中太漂泊太危险,劝我回南昌办报,为何又要我回军队?”刘和珍答说:“外抗强权,内除国贼,非得有枪不可。等我毕业后,也要到军队来当你的秘书,同尝沙场的滋味”。方其道说:“你是学师范的人,应该去当教员才好”。刘和珍说:“军阀不打倒,决无教育,等打倒军阀后,我再去当教员也不迟。”3月17日下午3时,北京200多所学校、400多个团体的代表在北大三院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第二天在天安门广场召开国民大会,抗议八国通牒,刘和珍作为女师大学生代表参加会议。会后,刘和珍马上打电话邀方其道一同参加。3月18日早上,天气阴冷,下起了鹅毛大雪,刘和珍不顾自己患重感冒早早起床,率女师大学生来到天安门参加国民大会。下午1时大会结束后,群众在李大钊等人的带领下来到执政府举行请愿游行。方其道到达天安门稍迟,没见到刘和珍,直到执政府门口,才远远地看见她站在执政府门口东边最前面。由于人群拥挤,相隔很远,方其道觉得今后彼此见面谈话的机会很多,便没有挤过去,谁知这遥遥一面,竟成永别。当时,请愿群众秩序井然地站在执政府院外要求见总理贾德耀,被无理拒绝,并突然遭到几百名军警和卫兵的屠杀。刘和珍不幸被子弹击中后背,斜穿心肺,倒在地上血如泉涌,又被军警用铁棍乱击致死。枪响后,方其道在慌乱的人群中拼命寻找刘和珍,直到晚上10时40分,找到的却是刘和珍冰冷的尸体,方其道痛不欲生,不顾军警喝斥,当场痛哭不已。


铁汉柔情摄人心魄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时,1926年3月25日,女师大全校师生员工为刘和珍、杨德群二位烈士举行沉痛而隆重的追悼会,在追悼会低回而沉重的哀乐声中,方其道抓着刘和珍的血衣,哭得涕泪滂沱、悲痛万分。并在追悼会上亲笔写下挽联:“生未同衾,死难同穴,劳燕惜分飞,六载订婚成一梦;外抗强权,内除国贼,疆场空有约,白宫溅血泣黄泉。” 对联寄托了对心上人的无尽哀思,也蕴含着对持枪杀人者的无比愤慨,有爱有憎,情真意切,令人心颤血涌、不忍卒读。方其道在追悼会现场目睹刘和珍的遗体时的痛心疾首,成为当时在场所有人心中的定格,是对那个时代黑暗政府最深刻的鞭挞和控诉。此后,方其道还写有《未婚妻刘女烈士和珍事略》一文,登在1926年8月25、26日的《世界日报》上。文中写道:“溯她从出生到死二十二年间,丧父,丧弟,丧妹,家庭经济又十分窘迫,我又连年与世不合,致她物质上精神上,没有一天得着相对的满足,而她安贫好学奋斗的精神,始终如一,这是我近来他端抱歉之余,而又引为快慰的事,那知到底她还要在我脑筋上,刻下极深的创痕啊。”文中对刘和珍之深爱之情,溢于言表,时至今日,读来犹觉心酸动容。


不忘旧情传为佳话

北伐路上,方其道时刻没有停止想念刘和珍,曾在行军中写下这样的诗句:频年未了从军债,依旧风尘拂面来。好景徒增怀侣泪,俸钱十万又何为?

方其道于1928年与淅江嘉善女子朱洁华结婚,后追随刘峙官至少将军法处长,即使再度成家、官场升迁,刘和珍在方其道心里留下的印记一直无法磨灭,方其道把这种感情化为了对刘和珍母亲和弟弟的深切关怀。刘和珍牺牲后,其胞弟刘和理年仅16岁,方其道长期奉养刘和珍的母亲,并供刘和理至武汉大学化学系毕业。抗战期间,南昌危急,此时方其道已从部队辞职迁居赣州,生活水平急剧下降,一度到了要靠变卖他喜爱的收藏品度日的地步,但他仍将刘和珍母亲和弟弟接到赣州家中避难,日军进犯赣州时,又将刘和珍母亲接回定南农村老家,直至抗战胜利后才与刘和理一同返回南昌。方其道与朱洁华所生的子女一直叫刘和珍的母亲叫外婆,称刘和理叫舅舅,方其道的子女与刘和理的子女也一直保持来往,亲如一家,在当地被传为佳话。

刘和珍与方其道这段80年前的爱情故事,一直湮没在历史的尘封之中鲜为人知。而刘和珍短暂又略显苍白的生命历程,也因这段凄美的故事而变得丰富而多彩起来。“合志同方,其道大光”,而这两个有情有义有理想抱负的人,却因那个动荡的时代而劳燕分飞、阴阳两隔。倘若放在今天,相信他们一定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吧,倘若仅仅是倘若罢了,要不是那个时代仁人志士的抛头颅洒热血,又哪有我们今天的和平时代呢?烈士遇难84周年纪念之日,经多方收集资料将以上故事整理出来,权当对那个逝去的时代以及那个时代千千万万为革命而英年早逝的烈士的一个告慰吧。

车步方屋排前的溪流岸边、阡陌小道上,印下了两个人纯真烂漫的爱情脚步。定南老家的虎形客家围屋可以作证,方其道对刘和珍的感情是多么的真挚不渝。刘和珍与方其道的爱情故事,已然成为一段历史将永远流传下去的爱情佳话。

而方其道出生地江西省定南县历市镇中圳村方屋排的虎形围,也因独特的虎形建筑风格及其方其道与刘和感人的爱情故事而越来越受到世人关注,2010年虎年春节,还走进了中央电视台七套的农民春节晚会。


刘和珍君,在定南“虎形围”一段鲜为人知的爱情


刘和珍君,在定南“虎形围”一段鲜为人知的爱情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