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新传 正文 第三十四节 新生活运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7.html


当天夜晚,关于组织工作上调整的报告就发到了东京岛,岛上首先祝贺他们取得的成就!大家同意统一口径,对外一致称呼为“舟山特别行政区自卫民团”,反正里面有特别两字,范围就随自己说了!然后刻了各种印章、准备旗帜文书等备用;又告知目前岛上派不出强有力的支援人手,让舟山方面先稳定一个星期的时间!现在要派出的只有渔船…

又提醒要合理利用那些南洋人,下一批将把关在东京岛上的南洋人送过来,利用他们打击英国人…

舟山传来的消息很快通报到东京岛上全体人员,在岛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岛上人没想到就这仅仅两天的时间,派出的人员就取得了这样大的进展。

本来人心浮动、烦躁不安的众人象吃了个定心丸,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东京岛上各项调整工作也顺利地开展了起来,还有一批人申请要求到舟山去发展,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赵亮作为陆地上的领队人,这次自告奋勇地出任了这舟山特区定海地区执委会主任一职,按后世的说法,相当于市长一级了!然后手下目前却只有6个工作队员,每个人身上兼的职务说出来可吓人,管事也宽,从吃喝拉睡到生老病死,再从天上管到地上一直延伸到海上…

听着可怕,事实上到也没那么多,因为现在他们要做的只是从两个地方开始,就是道头城和棚户区。赵亮当然知道,光靠自己这几个人有什么用?还得起用当地人的。

一大早,事先得到消息的陈东彪、留城的余满昌老板两人领着自己的几个手下和管家,把赵亮以及黄得强、郁志文和6个管理者迎到了道头城,办公地址被选在一弃家后没回来的人家里。

赵亮他们到了一看还挺满意的,这户人家临街两个门面房,地处小城中间地带,交通比较方便,穿过门面房,通过一条走廊,后面连着一个小天井,天井两边是仓库和佣人住房、厨房等,后面是主人住的正房,构成了一个封闭的小院,这闹中取静,既合适办公,了解民情又方便,而且一旦有事把门一挡,还可以控制住走廊进行防卫!心想这余老板办事还不错。

刚进到院子里面,就发现有两个一老一少的女人正在打扫房间,可能见到了他们,立即停了手里的事上来打招呼:

“余老板,陈老板!这房间整理马上就好…”

赵亮瞧着有点眼熟,还没等他想起在哪见过时,这余老板已经向他们介绍起来:

“黄团长、郁副团长、赵主任…这两位是我们请来以后照顾各位生活琐事的,这是刘妈和她的孙女翠英,都是世代住在这里的本份人家,而且手脚勤快,不然也不会让她们过来…”

这余老板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几个人的反应,发现大家没有什么异样,就介绍下去:

“她男的伤了以后一直在家躺着,昨天李指挥已经派医生给看过了,还商量着修房子的事情,人家是感恩不尽,所以一听说你们要过来,她们非得要来服伺你们不可…”

赵亮听到这里才想起了这两人和她们家来,他虽然有点可怜这人家的不幸,但也在暗暗怪余老板事先也不打招呼,这女孩子也太小了,看上去怎么也不满15岁的,这不是童工吗?不过人家既然已经来了,再说后面的事情一大堆,有几个人帮着理理应该用得着,不行以后再调整就是了,想到这里,就笑了笑表示无所谓:

“余老板,真是太难为你们了…既然来了,就让她们留下吧!”

然后正想转过头对着自己一群人说话,哪知道那一老一少就跪下磕起头来,嘴里还不停地:

“谢谢恩人!谢谢恩人!”

这吓了他一大跳,赶紧上去把她们拉了起来!然后借这机会也随便教育边上的几位:

“这使不得!你们这不是让我们难堪吗?有话好好说,以后可不许这样子了,帮助你们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就是…”

赵亮本来想说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可现在说这些他们谁明白?只好换了句:

“我们与大家一样!都是靠自己的双手劳动挣饭吃的!这里也没有什么老爷和大人!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象我,你们高兴与我打招呼,叫我名字也行叫我小赵也行,或者干脆叫声同志!其他人也一样!听到了没有?”

“再说,我们也不兴这样的礼节!以后碰上我们的人不管是谁,都不兴磕头!我们只跪地跪天跪父母,其他人是一律不跪的!因为不是我们不想跪,是他们不值得我们跪!”

本来赵亮还想说下去,可想想才来,可不要吓他们太多,以后慢慢来吧,这思想可不是一时半会转得过来的,对着那两女的说道:

“相信靠自己的双手,困难一定会被解决!你们现在去忙吧…”

然后回到自己一群人那边:

“以后我们就在这正房里办公,前面的一间就封掉门面,作平时接待的房间,两一间做门房和值班的用,下面我们也帮帮忙,把办公的东西给安排好!”

这边上的余老板一听,这怎么行:

“哎呀,这怎么使得?赵主任,你需要怎么安排,给我们招呼一声,我派人就行!怎么敢劳动几位大….几位同…同…同志的?”

那陈东彪被赵亮刚才一番话说的是热血飞腾,实在是对自己的胃口!不过一听赵亮他们要自己动手,还没回过神来,就比余老板慢了一拍:

“对对,赵主任,怎么说都不用你们动手的!你就说吧?我们这些人干其它的不行,出力气的我们包了!你们只要指点一下位置就成。”

赵亮看他们这样热情,也就不客气地吩呼起来:

“那好!那大家就一起动手吧,人多力量大嘛!”

赵亮想不到自己随口一句话,竟然让这陈东彪反复了好几次的:

“人多力量大?人多力量大!对!赵主任你说的太好了!对!就是人多力量大!!赵主任的水平就是高啊!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

这陈东彪最后一句让赵亮差点跌个跟头的…

不过事实上的确如此,不到一个小时,大家就把办公室暂时地安排完成,一溜五间正房,被分成了主任办公室,会议室,民事厅,政事部,民团总部办事处,两边的厢房除了留下一间厨房外,其它的也被分隔成不同用处的房间来。

办公的桌子椅子不够,还从几个老板那里给拿了些过来暂用!

现在有了名称,下面就开始招兵买马了,赵亮瞧着眼前陈东彪以及他带的几个手下,怎么看怎么不象搞民政工作的人物…现在自己这里是兵多民少,而主要的工作是以民政工作为重,还是人少啊。

那黄团长、郁团长现在总算是有了属于自己的地方,不用再窝在那船上吃不好睡不着了,所以挺高兴地喝着翠花泡的龙井,一边慢慢地品味一边看着自己需要做事的安排表,偶尔还商量几句…

赵亮看到专管民政的边防所周俊良,正在与陈东彪他们一伙人交谈甚欢,混不是刚认识的模样,不得不佩服这些专业人士的确有自己的高招!想想要是换了自己还真不知道从何下手呢!

看看这边的工作已经基本落实,时间也快要到八点多了,赵亮和留下的几位打个招呼,又带着准备到对岸棚户区的郁副团长和三位主管人员,加上作为引导的两名当地人,步出小城来到了码头区。

码头处已经不象昨天那样人丁冷落,有好几条沙船看上去已经装好了货物等待着开船,傍边几条沙船上有几个当地人正肩背着麻包往上装东西。

赵亮平时可没有这样的兴趣去关心这些,但今天身份不同了,加上现在看到的可是真实的旧社会码头工人的劳动,所以很有兴趣地站在那里观看,一名引路的当地人看到赵亮他们有兴趣,就凑上来介绍起来:

“赵主任,这几条船是装货往上海去的,装的主要是晒鱼鲞、腌制鱼片和海蜇、墨鱼之类当地一些海产,再从上海装些粮食南北货回来,我们这里河比较小,所以来往这里的船不多,一般打鱼船很少到这里来的。”

赵亮有些奇怪,不由好奇地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打鱼船一般停在前面的沈家门那里!”

“哦!原来是这样。”

想想后世的时候也是如此,好象这里的港口以货运为多,而渔船多数停靠在沈家门的,原来历史上本来就是如此的。

说话间,摆渡船已经靠上了码头,等下船的人先走后,他们几个也跨上了渡船,一上船,赵亮又有点奇怪起来,记得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一般的渡船,人家称稍公都带的个老字的,可见都是年老者撑船较多,今天到是遇到了位年轻的,不由多看了几眼,刚刚带着好奇想发问,这船却已经到了另一头了,于是收起了问话的念头。

上岸后告别渡船一路赶到棚户村里,才进村,让几位后世过来的人,看着周围的环境是大摇其头,要不是因为任务在身,简直就不想再深入进去了!

几条浅浅的小水沟里是什么都有,沟边是杂草丛生,各种腐败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几条泥土路上坑坑洼洼,一不小心就会踩入进去…四处都是垃圾成堆!

边上的草棚是一间挨着一间,低矮的屋檐还没一个人高,这让他们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意思!一路过来就没见过一座象样的房子,这里的人看来实在是太穷了!

本来还稍稍带点兴奋感的三个工作人员,现在脸色都变了!

赵亮也没想到,这里的情况是如此的不堪,心里在暗暗地为傍边的几位担心:下面的工作不好做啊。

时间不长,几个这里的村长被去寻找的当地人给找了过来,看来路上已经把情况告诉了这些村长,所以还没等赵亮他们自我介绍,看上去为首的一个已经抢上前来作揖打招呼了:

“是赵主任吧!欢迎欢迎啊!我是这里三村的村长,叫马光林!”

然后一一把身后的几位做了介绍,同样,赵亮也把自己这边几人向他们做了介绍,并把自己一帮人来这里的原因说了一下,大家寒暄过后,那马村长领着大家一边往前走,一边介绍着村里的情况,看来这人对这里比较熟悉,所以介绍的到是挺详细的,哪个地方住的都是哪些人,又哪家人逃了没回来,又哪家的人参加了自卫团,这脑子里装的是清清楚楚。

最后终于来到一坐较大的草棚处,请大家入内,赵亮现在哪有这兴趣?只希望是早早离开这里!这哪是人住的地方啊…

但身上的责任感让他还是留了下来,不过赵亮到是真不愿意进去坐了!自己既然决定来了,就应该做好带头作用!

而且要想真正在这里扎根,就必须从眼前的实事做起。他立即与几位干部商量了一下,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力,于是决定马上发动群众,首先改善这里的居住环境。

同时通知了几位村长,这几个村长一听吓了一跳,这些人是真干啊!那感动不是一丁点了,以前他们也想过这样做,可他们的号召力还不够,没有几个人愿意这样白出力的,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想不到这几位一来,连口水还没喝,就提出要改善大家生活的环境,这真是出门遇贵人!

随后几个村长各自去招集人手,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听说有人领头头干,大家一齐赶了过来。

赵亮又给几位领导报告了这里的情况,要求把所有的铁锹等工具送过来,开始大家还没明白,怎么下去没多长时间,就要工具的?后来听清楚后,直说这事做到点子上了!

都夸这赵亮有眼光,然后大家把这做实事工程当成头号任务来抓!几个地方的人员都被要求给附近的居民做好事、做实事!

随着通知的下发,人人动手后,又引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工具不够了!

那陈东彪和余老板开始还没搞明白,这些人要铁锹、锄头、铁搭等做什么用,难不成还想着粮食不够要开垦荒田去?等弄清楚情况后,这些工具还是紧缺…他们领着那些没出门的自己干了起来..压根就没想着给这些来帮助自己的人去做!

时间不长,整个道头城、棚户区一下子成了个工地!平整道路的、开挖水沟的、装运垃圾的、修补房屋的到处是热闹的场面,那些正在训练的自卫队员,现在也加入了这个工程之中,那些运动不便的都纷纷在家里烧起了开水,一些小孩子不是提着茶水给人送去,就是帮着大人们倒土割草的…

那些被惊扰出来的虫蚊鼠蛇在四处寻找新的躲藏地时,在人们的一片喊打声中被消灭个干净,随着道路被平整,水沟被挖深,护沟被整修,杂草被清理、公用井台被请理…大家慢慢地不满足现状了,纷纷向积年的各角落之处发起了新一轮消灭害虫的战斗,然后范围越来越广,自己的房间里、屋外的杂物堆…

看到大众从开始的组织改善生活环境活动,到后来变成自发形成的一个人人消灭四害的大范围卫生运动,让广大的穿越众们措手不及,赶紧组织了各种石灰、硫磺等物品,提供给房间以及周围进行消毒和干燥用,使得小小的道头镇里这几样库存物品一时断货….

而那几家一直没有修好的房屋,在工作人员的组织下,很快被大家修补完成!趁着大家余兴未尽,赵亮他们又带领大家平整了好几片晒水产品的场地!规划好了出水沟,又从山上拉来了木料,搭起了几个防雨的凉棚,在边上又给搭了几间办公用房,在一个工作人员的建议下,连学校用简易房间也被搭了起来!

这两个地方如此的大动作,引起了周边地区的几个村落的注意,纷纷派出人员过来探询,被派来的人看到这焕然一新的环境,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而这里的人们显然也被自己的成就给惊呆了,看着与往日不同的周围环境,以及干净整齐的新家,很多人开始感到自己那身体也不干净起来,起先有人跳进了那护城河中开始清洗,随着人越来越多,竟然河里挤不下这么多人来!

这次穿越众们到是做好了准备,开始每家一块肥皂!然后是半块…再接着是一小块…再…再是给搽一下就收回…原来肥皂也不够了!

赵亮根本没想到自己的一时之举,竟然引来了如此大的反响,后来大家把这次活动给起了个名字:新文化爱国卫生运动!这一天定为:爱国卫生日!

不过这样的活动也带来了很多后遗症,最大的就是有人悄悄传出某人当晚吃了三大碗米饭!然后被堂客罚着不让睡!此人以后在众人面前有不敢抬头之倾向…

然后是那些缺货的仓库拼命地要求上家送货来…

再是增加了赵亮的负担…又有村落想加入自卫团的组织里来…不过是离县城越来越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