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经是江西省抚州市一个知名度很高的人物。表面上,他是两届区政协委员、亿万富翁;实际上,他是当地人谈之色变的黑社会老大。多年来,慑于他的淫威,加上他有江西省公安厅原副厅长许晓刚做保护伞,横行多年仍平安无事。近日,这位黑帮老大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处。

今年1月11日上午,“江西涉黑第一案”——抚州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终于尘埃落定。九江市中院根据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罪犯熊新兴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随着熊新兴的伏法,以他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内幕也被全部揭开。

靠拳头掘得了第一桶金

熊新兴1966年出生于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嵩湖乡熊家村,小学毕业后便辍学在家,16岁便随父亲做木匠活。

几年后,他与本村一熊姓姑娘结婚。他岳父对古董颇有研究,也极具商业头脑。改革开放后,靠做小生意为生。熊新兴结婚时,岳父正热衷于古董生意,经常往返于江西广东收贩古董。熊新兴后来放弃木匠活,跟着岳父走南闯北贩卖古董,挣了不少钱。然而好景不长,1988年,熊新兴的岳父因走私国家珍贵文物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熊新兴也为此被劳教3年。

劳教释放后,熊新兴便在乡里网罗了一批人整日打打杀杀。当地不管出了什么事,也不论谁对谁错,谁给他好处,他就会带人前去帮谁,用一些野蛮的方法“处理”了不少纷争。

1992年,他向一位小学同学敲诈,那位同学不买他的账,恼羞成怒的熊新兴便指使手下用军刀剌穿同学的大腿,同学的弟弟也被打得颅骨骨折。兄弟俩怕日后再遭不测,只好远走他乡。

在乡里带领那班小混混折腾了一段时间后,熊新兴觉得这样下去混不出什么名堂。他决定离开农村,到城里去寻找发展机会。

1992年,熊新兴带着妻子来到抚州市闯荡。起初,他跟妻子做一些小本生意,但是,没多久他便旧病复发,遇事靠拳头解决,并很快又网罗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一年多下来,他便掘得了第一桶金,并决定落户抚州市。1994年,他在抚州市购买了一套商品房。

在城里闯荡了几年的熊新兴,决定向建筑行业进军,但只能偶尔揽到一些小工程。

1996年起,熊新兴先后成立了3个公司,决定到房地产业去分一杯羹。

熊新兴觉得可以借助这些公司,对跟随其左右的“马仔”进行监控和管理。为此,熊新兴安排了得力干将熊建祥、花其辉、唐天安、董啸林、张新军等人分别担任公司重要职务。也就是从那时起,熊新兴以公司为依托,通过开设赌场、诈骗银行资金、强迫交易等手段敛财。另外,熊新兴还购买枪支弹药扩充实力,其黑社会组织已具雏形。

打杀抢骗赌无恶不作

为拉拢当时在抚州社会上影响很大的张文锋恶势力团伙,熊新兴便将张文锋的哥哥张文辉任命为“博福公司”法人代表,负责经营“博福公司”,到处开设赌场、逼收赌债、暴力拆迁。在张文锋1997年被关押期间,熊新兴四处找关系,使张文锋在关押期间受到了“特殊照顾”。张文锋“知恩图报”,被释放后便带领几名恶势力团伙成员投靠熊新兴。

熊新兴对手下成员的管理恩威并重。除了分给住房、汽车和经济资助外,对他们遇到的困难,熊新兴也都会竭尽全力帮助。这些人自然死心塌地为其尽忠效力。但谁要是背叛了他,哪怕是说他一句坏话,都有可能惨遭不测,抚州另一涉黑人物陈小荣的死便是例证。

1996年,陈小荣帮熊联系购买复兴大厦土地,熊承诺给陈小荣10%的利润,但事成之后熊未兑现。为此,陈小荣私下常跟人说熊是乡下人,不讲信用,并扬言要到中纪委、公安部去告发熊,熊为此怀恨在心。当时,另一骨干成员董啸林受熊的冷落,常跟陈小荣谈论对熊的不满。没想到陈小荣为讨好熊新兴,于1999年11月9日向熊新兴告发董的言行。

熊听后决定利用董啸林教训陈小荣。他要陈小荣把董啸林说坏话的内容录下来,并承诺给其回报。次日晚,不知是计的陈小荣邀董啸林喝酒、吸毒,暗中录下了董啸林说熊新兴的坏话,第二天便把录音带交给了熊新兴。11月12日晚,熊新兴邀董啸林前往南昌,途中把陈小荣录音的事告诉了他,并要求董啸林一个星期内给一个交代。董啸林顿时对陈小荣恨之入骨,当即提出要把陈小荣带到乡下去好好“教训教训”,得到了熊新兴的同意。11月13日,董啸林跟同伙将陈小荣殴打致死。

熊新兴得知董啸林将陈小荣打死后,便叫人送钱给董让其出逃,在此后5年里,熊新兴安排董啸林在上海市、福建省建瓯市等地躲藏,并提供10余万元资金供其使用。

自那以后,熊新兴在团伙成员中的威信更高了,当地一些地痞流氓纷纷投靠其门下。

开赌场、设骗局、强迫赌博是熊新兴大肆敛财的一个重要手段。1998年至2000年,熊新兴四处开设赌场,利用假牌、假骰子和遥控器诈骗巨额赌资。由团伙成员熊建祥、唐天安及张文军等人在赌场上管理。熊新兴在每场赌博过程中,按庄家封庄时输赢数目的5%抽头。在放高利贷时,按5%收取利息,非法获利300余万元。当地一些企业老板都怕被熊新兴叫去赌博。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是与熊新兴赌,必定是输多赢少。但最后不得不硬着头皮陪他“玩两把”。

欺行霸市、强迫他人进行交易、强拆他人房屋等,是熊新兴惯用的敛财手段。1997年,熊新兴将一块地皮以100余万元的价格卖给陈某。第二年,土地升值,熊新兴想要回来,但陈某不同意。熊新兴便指使张文辉等人携带砍刀到陈某家威胁,陈某最终被迫退还土地

保险诈骗是熊新兴敛财的另一方式。1998年1月7日,熊新兴驾驶他的那辆528型宝马车时翻于路边水沟中,车损人伤。为了得到保险公司的全额赔偿,他亲自用铁锤和撬棍敲砸汽车发动机等主要部件,造成毁灭性损坏。1998年3月,保险公司全额赔付了熊新兴66万余元。

熊新兴通过时任抚州城市信用社管理专班主任何辉光(已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0年),骗取贷款3000多万元。一直到案发前都没有归还,致使当地金融机构遭受重创。

不惜代价买保护伞

熊新兴为了寻求保护、逃避打击,利用金钱大肆拉拢、贿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编织保护伞。已查出充当其保护伞的人员有江西省公安厅原副厅长许晓刚(另案处理)、抚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尹光(另案处理)、临川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原大队长操宜荣(已判刑)等多人。

1994年任江西省公安厅副厅长的许晓刚也曾是江西警界的风云人物,曾指挥侦破了一些大案要案。这位曾因指挥全省“打黑”的高官最终却因“黑老大”熊新兴而落马。

许晓刚与熊新兴的交往始于2000年。之后,两人来往频繁、关系密切。

2001年春节前的一天,熊新兴到许晓刚家送给许1万美元;同年的一天,熊新兴陪许晓刚到北京出差,在北京昆仑饭店送给许晓刚两万元人民币;同年,熊新兴到许晓刚的办公室送给其3万元人民币。

2002年3月的一天,熊新兴与许晓刚及许晓刚的“红颜知己”邓某在南昌一歌舞厅唱歌。邓某是一位歌手,曾参加过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并拿过银奖。邓某当时说,今年还准备参加,但是自己拿不出歌曲制作费。许晓刚马上要熊新兴帮她出这笔钱。熊新兴唱完歌后,就从汽车里拿了5万元送给邓某。

2002年6月,熊新兴接到许晓刚的电话,说邓某在北京要出MTV个人专辑,需要30万元,叫他“资助”一下。熊新兴当即汇给邓某30万元。

见熊新兴如此大方,许晓刚便把熊新兴当成私人出纳,需要用钱就向他要。2003年4月,许晓刚的情妇李某开服装店急需一笔钱进货,许晓刚马上打电话给熊新兴。熊新兴第二天就将30万元人民币和20万元港币当着许晓刚的面送给李某。

熊新兴心里很清楚,钱不会白送。许晓刚果真投桃报李,对熊新兴格外关照。2002年至2004年,熊新兴多次被群众举报,身为公安厅副厅长的许晓刚及时向熊新兴透露举报的内容。

2004年9月,许晓刚得知省纪委、省公安厅要抓熊新兴,便将消息透露给熊新兴。熊新兴得知后马上潜逃。

曾经作为分管抚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经侦大队的副局长,尹光也同样拜倒在熊新兴的金钱利诱之下。

2002年7月,抚州市公安局接到江西省公安厅的指示,要求对熊新兴涉黑案的有关问题进行查处。抚州市公安局随即成立专案组,由尹光担任组长。尹光马上告诉熊新兴。熊新兴告诫有关人员统一口径,并威胁证人,最终导致专案组对熊新兴的调查没有任何结果。

另外,尹光还利用职权帮熊新兴追讨债务。据查证,尹光先后收受熊新兴贿赂共计人民币27万元。

临川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原大队长操宜荣,明知熊新兴到处开赌场聚众赌博,他不但不去查处,反而暗示熊新兴给他“意思意思”。1997年至2001年,熊新兴先后给操宜荣“意思”了28万余元。有了巡警大队长的保护,熊新兴开设的赌场,从来没被查处过。

赖昌星一样,熊新兴也拥有用来拉拢腐蚀官员的“红楼”。

以熊新兴为首的犯罪团伙之所以这么多年来在当地为非作歹而平安无事,跟这些保护伞有着直接关系。

慈善掩不住真罪恶

在善良的乡亲们眼中,熊新兴曾是“大能人”,以宝马代步,拥有数家公司,资产高达1.4亿元,而且还是区政协委员。在熊新兴的家乡熊家村的村口,立着一个气派的牌楼,是由熊新兴捐资兴建的,牌楼一角的大段文字:“他为人耿直,乐于助人。虽然长期在外为事业奔波,但从不忘家乡的经济建设。”

2002年,熊新兴捐款20万元兴建了乡中心小学,而且以他的名字命名。他每年还为乡里所有的孤寡老人每人捐款600至800元不等。

但是,慈善掩不住罪恶。

2006年7月16日,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熊新兴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进行了公开审理。法院于同年9月26日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贷款诈骗罪、合同诈骗罪、保险诈骗罪、行贿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包庇罪、赌博罪、强迫交易罪,数罪并罚,判处熊新兴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另对同案犯李华、董啸林、张文锋等15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有期徒刑20年至两年不等。

一审宣判后,熊新兴、董啸林、张文峰等11人不服判决,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06年12月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熊新兴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2007年1月11日上午,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罪犯熊新兴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