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一阙离歌唱罢,长啸当哭

风里桐花香 收藏 9 318
导读:其实我是那么那么的在乎你,你却再也无法明白。当留中不发的怆痛点点敲碎记忆,不知不觉里竟已华发飞雪、清泪成海!


文/风里桐花香

题记:其实我是那么那么的在乎你,你却再也无法明白。当留中不发的怆痛点点敲碎记忆,不知不觉里竟已华发飞雪、清泪成海!

——睹三红《雨霖铃 悼父》有感


一直以来,总是很烦躁。莫名的萦心琐事,让人心浮气躁,定不下神。于是论坛也不大去了,文字也不想打了,聊天室、QQ群也都不想混了,就那样每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有时实在闲的无聊,也去论坛看上一眼。去论坛时,除了偶尔瞅一眼收到的短信,大部分是去大满灌版块转上一圈。看看,还没有三红的最新发帖,再看一下,三红资料里的上次登录日期,还是年前2月4日。于是悻悻下线,继续把自己蜷曲成虫子样,就那么胡里胡涂、颠三倒四的混下去。

恰似山中无岁月,俨然寒尽不知年。只是纵然懒于思考如我,有时退出论坛时,也会想:三红好久都不见了呢,怕快一个月了吧?已然一个月了吧?好像都一个半月了呢!这孩子干嘛去了?过一个年竟然过了这么久,估计八成都玩疯了,所以才一直都不曾回到论坛来。

不过也难怪啊,年轻人嘛,有几个不喜欢玩乐的呢?也许,等假日过完,工作彻底走上正规后,便会过来了吧?哎,不急,也不留言追问了,说不定明天就会出现呢。反正如果不上来,发论坛短信问也没人看到,如果来了,再向他兴师问罪也不迟。真是个贪玩的孩子!

就这样每每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过后便也淡忘了,等什么时候想起论坛再去晃一圈时,便会再度想起这个问题,然后自己在心里暗暗发狠:这孩子怎么就老也不出现呢?再来非好好骂骂他不可!玩的都不记得回“家”了!

三红是我在国粹论坛认得的非常有限的几个朋友之一,也是整个国粹论坛,我最喜欢的人。这次不是之一,是最!是唯一一个真正发自内心看到就欢喜,从来不曾产生过一丝一点不快与疏离的人。

常言道:女子难养。孤僻任纵如我,应该说更是难养中的难养吧,绝对属于典型的近则忘形远则怨的那种。所以有时候,随便芝麻绿豆大的事,便能被我抱怨半天。即使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也难免有时偶尔会惹我心中不快,从而引得我大发牢骚,最终面对我的小女人行径,只得选择落荒而逃。

——我所谓的小女人,不是那种小鸟依人的娇羞可人,而是小人加女人的复合体。

面对我有时的任纵与胡闹,三红当然也逃过。但是逃归逃,无论逃前或逃后,自始自终,他却从不曾刺激过我那颗小女人的自尊心,让我难堪过。

所以即便是面对他匆匆逃离的身影,我恨恨的骂着:“红红你个破孩子!”、“红红你这只小狐狸”时,那情形也往往是三分嗔怪,七分宠溺的。

我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是很喜欢三红的,也从不惮于让人知道。喜欢就是喜欢,既然是不掺杂质没有暧昧的喜欢,又何惧人知?感觉中,这佻脱活泼,才思敏捷而处世周全的讨喜少年就好像一直生活在自己身边的一个邻家小弟似的,让人只要看见,就忍不住想揉揉他的头,甚或捏捏他的脸,没事便调戏一番。

咳,我承认,自己很多时候的想法其实都有很深的劣根性。

忘了最初是怎么认得三红的了,应该是初到国粹,闲极无聊,所以依照我逛论坛的老习惯,所以便没事找到了灌水版块,想浇几瓢水,结果就撞上了号称“水军首领”的三红吧。

那时我在国粹,不过是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到大满灌,也是第一次。结果就这第一次,便受到了首席版主三红的热烈欢迎。三红一看到我,便香香长,香香短的,又忙上茶,又忙送花。那番热情与熟络,搞得我大是狐疑,直以为是遇见了以前的哪个老友,或者自己人品大爆发,魅力狂提升,才会得到帅哥兼领导如此热烈的欢迎。

直到很久以后,看到的多了,我才发现,原来三红这小子对于每一个到大满灌的人都是如此热情亲近,仿佛失散多年的亲人似的。那份亲热劲,让你想不感动都难。

有这么一个热情好客,而又好玩好说话的版主在,性喜灌水的我自然便去得更勤了。一来二去,越混越熟,越熟越觉得这孩子做事周到世故而又不失真诚风趣,处处透着那么一股子讨人喜欢。

三红似乎是个根本不会得罪人的人,向来对谁都乐呵呵的,但也决非没有原则,只不过,有时尽管是看不过去的事情,从他口中说出来,也透着那么一股子亲切乐呵。关于这一点,每每让我自愧弗如,因为任纵疏狂如我,如果有什么看不过眼的事,往往便会口不择言的说了出来,结果一句话能把人得罪个死。可同样的事情,三红做来,却总透着那么股子真诚善意,让即使被说到的人都不能不服他说的很有道理。

这也许就是行为处世的艺术了,就这方面来说,三红也许可算我生平仅见的完美了。

跟很多人说过:三红这孩子真好玩,真讨人喜欢啊。然后对方多半会附合:是啊,三红确实很好玩,人还聪明,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跟什么人都能玩一块去呢。

然后我便一个人傻傻的笑,觉得认识这么一个好玩的朋友,真好!

年里年外的,烦心的事好像特别多,有时便什么都不想做了。只是每当打开网页,有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晃到论坛里,本能地瞅一下三红在不,发现不在,便再退出论坛。也没有特别的难过,只是总觉得空落落的似乎缺了些什么。

然后时光便这么漫不经心的流逝。有时看到三红一直都不曾上线时,便会去他的资料里瞅他上次的登录日期,然后自言自语:三红有多少多少天没来了呢,也许明天就会出现了吧?这孩子怎么玩起来就没个头呢,好歹你也上来晃一下子嘛。

惊喜发生在前天中午,那天习惯性的晃到论坛,溜到大满灌去看,竟然发现三红正呆在那里。欣喜之余,急忙发短信给他:45度角BS你,这么久不见,以为你个破孩子丢了呢!

发完短信,再回到版块看看三红有没有发什么帖,结果就发现了那阙《雨霖铃•悼父》:

“心如寒彻,世间无奈,最死生绝。天涯咫尺时候,千言万语,难容倾说。眼底余光,渐散去、撒手都撇。怎道是,无助痴儿,只剩徒然竟凝噎。

轻将眼闭成相诀,细擦身,反复参凉热。半疑半信之际,穿戴起,裤新衣洁。总似今番,还是当年,短暂分别。再俯首,多少追思,尽作空悲切。”

然后下面又回了一帖:

“曾听有个说法叫“大痛无诗”,此番才知道所言不虚也。

我其实写诗词几乎已成为一种习惯,我喜欢写,虽然水平有限但就是喜欢,也自负是个快手。以前,很少有一两月什么也不写的时候。但这次是真写不了了。居然一首《雨霖铃》,断断续续写了一个月。写两句就痛的写不下去了,就是感觉集中不了自己的注意力。为了留个念想,我强迫自己写完了这首《雨霖铃》。但随后竟连个绝句都写不成了。暗自想,也许诗思已离我而去,到了江郎才尽的时候了。

我收笔吧,起码是一段时间内。我对自己说……”

看到此处,忽然心头绞痛,竟不禁泪盈眉睫。

光标定到回复栏,很想安慰几句,但心头虽似乎涌动着千言万语,却难落一字,只觉所有的语言此刻都显得特别的苍白无力。

而那最常用的“节哀顺变”四字,更显得那么的面目可憎,让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虽然我很是不想,但我也不得不承认,最近几年,对于人世间的生离死别,对于丧亲之痛这类的事,我是越来越软弱,越来越没有抵抗能力了。随便一篇报道或一张图片,都能让我泪流满面。

而这一回,因为伤痛的这个人是我最喜欢的三红,是那个向来笑容可掬,喜态迎人的三红,就更是让我心痛莫名,感同身受。那个总是快快乐乐的孩子,那个总给别人带来欢笑的孩子,他在哭呢,哭的那么怆然而痛彻心肺,哭的让人心疼而无奈。

那一字字,一行行,泣血凝噎,多少凄凉,多少不舍,更兼多少追忆。

想着那个总是快乐着的少年,伏在老父的床头,紧紧握住父亲的手,看着生命一点一滴慢慢的流逝,却无能为力,那泣咽失声的喉头,哽了多少诉不出的眷恋。

父亲,我还有很多很多该为您做的事,还不曾去做,我还有许多许多要对您说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跟您说!

看着您眼底的余光渐渐散去,再也无法看您亲爱的人们一眼。您冰冷的手慢慢松开了所有的一切,那是您曾经最爱的这个世界,最亲最近的人呵。您这么撒手离去,可知您曾经绕膝的娇儿,哭的那么无助而凄凉?

一松手便是隔世,一闭眼便是永决。那轻轻颤抖着的手,小心试着温度,细细替您擦拭着已不再温暖坚实的身躯,慢慢替您穿戴起光鲜新洁的衣物。

父亲,您其实还在,您不会离开我们的,对吧?这一回,也跟以前偶尔出门一样,不久后您就能再回来,是不是?!

轻轻低下头,再度握住您冰冷的手,曾经的一幕一幕,多少温馨过往,化作涕泪如海。


一字一字看完这首词,抬起朦胧的泪眼,急忙再度一条一条的发论坛短信:

红红,别伤心了,乖,抱抱!

红红,你上一下QQ好么?

红红,……

发着发着,忽然发现他的名字竟然已从在线列表中消失,再一查看自己发送的信息,对方根本没有查看。

那一刻,心中的慌恐与懊悔真是到达了极点。为什么今天我没有早些上论坛,为什么我不曾早点看到他?也许只要我再早十分钟、五分钟,他就能看到我发送的信息了!而现在,红红走了,红红又走了!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再过来。

由于我的疏忽和不小心,我,终于把红红给弄丢了!

而在此之前,我竟然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留一个联系方式,总是下意识地以为反正只要我去论坛,就总能看到他的。

我知道自己是喜欢三红的,可是我一直以为这种喜欢大约是可有可无的吧,却从没想过,当有朝一日将要彻底丢失时,我会这么的恐慌而难过,像一个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的孩子。

原来,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东西,不经意间,就会丢掉了。

原来,有很多的东西,失去了会让自己那么的伤心难过。

人与人之间的际遇,实在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尽管有些事情,听起来是那么的荒谬。尽量有种感觉,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而那份欣赏护惜,可能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理解,能够明白。只是人这一生,总会有许多想要珍爱保护的东西。即使很多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这个能力,即使多半情况下,其实都是别人在保护我们自己。

固执地呆在论坛,不停刷新着网页:也许,红红还会再上来的吧,也许,他很快就能看到我的信息呢? 那么他马上就会回我的话的吧?那样,我就一定不要再把他弄丢了。

也许是精诚所致,也许是天意巧合,时间过去二十多分钟,当我又一次刷新网页时,忽然看到红红竟真的再一次出现在了在线列表里,而论坛信箱里,则静静的躺着他回复我的信息。对于我要他上Q的那条信息,红红回复了一个字,红红说:好!

那一刻,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刷”的涌出,那种仿佛最最宝贵的东西失而复得后的欢喜,几乎快要让我喜极而泣。

红红,我终于又找到你了!红红,如果可能,过来让我揉揉你头,拍拍你的脸,然后用力抱着你,就这样紧紧抱着,再也不要松开。

可知,我是那么那么的喜欢你,就像喜欢自己最最心爱的玩具,就像喜欢多年之前的我自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