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合法化---西式选举是世界上最大的权钱交易

残狼嗜血 收藏 4 10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 从卢武铉分析西方腐败合法化

韩国民主化后的第四任总统卢武铉在腐败案调查期间自杀身亡,举世震惊。至此,1987年韩国民主化以来产生的四位总统无一善终。军人出身总统的全斗焕、卢泰愚如此,政治人物当选的总统也如此。甚至上任伊始便号召政界开展反腐败的“净手运动”深得民心的金泳三总统最后因儿子腐败丢尽颜面;民主运动时期的斗士金大中总统上任后,推行南北和解的“阳光政策”和沉着应付金融危机使韩国经济重振赢得了国民的高度支持,但他共12名亲属涉嫌腐败,三个儿子均锒铛入狱,令他英名毁于一旦;以“改革、道德性、国民参与政府”口号为标榜,被称作“平民总统”的卢武铉则以自杀悲剧告终。一个民间调查表明,接受调查的韩国青少年90%认为韩国是“腐败的国家”,但更要命的是,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居然有意在“什么时候和腐败分子同流合污”。

应该说腐败是人类社会最为古老的犯罪,存在于几乎任何社会形态。尽管人类已经来到21世纪,腐败仍然是割之不去的毒瘤。最近全球和海内外除韩国外都发生了几起相当震撼的腐败大案。美国伊利诺斯州州长卖官案、台湾陈水扁号称几十亿牵连除“教育部”外所有部委的腐败大案以及中国查处的国美电器黄光裕案,将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中共浙江纪委书记王华元、广东政协主席陈绍基等三个正副部级干部拉下马。与此同时,英国下议院议长马丁也由于议员浮报补贴丑闻宣布辞职,创英国三百年宪政史首例(随后制订的新措施包括禁止议员报销家具、家常用品以及在房屋修缮上的开支。另外,在第二住所的房屋按揭报销上也将有全新的限制以及以后将由一个独立机构来管理。)。而法国上世纪九十年代发生的军售台湾高达五亿美元的回扣案也出现了新的进展,将由法国赔偿金额高达15亿欧元。应该说,最根本的腐败就是权钱交易。然而,在不同制度的国家,形式却也有不同。

西方模式的国家,很大程度上将权钱交易合法化。权利产生是通过选举。而选举就需要金钱。于是候选人为了赢得大选,而不得不四处融资。然后胜选后再给予回报。这就是西方“钱找权的模式”。当然象奥巴马所说的靠普通百姓五美元、十美元的捐款是不可能满足选举的需要,支撑选举的还是大财团的“慷慨捐助”。在美国各大公司都设有“捐款办”这样的机构。正如台湾前第一夫人珍嫂在法庭所供认的,在选举时,钱象潮水一样涌入官邸,发愁的是如何把钱弄出去。美国去年大选,恰逢经济危机,华尔街高盛集团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还是“捐”了几个亿美元。安然公司在倒闭之前还向布什总统以及民主党候选人大肆捐款,而且是布什总统政治生涯中捐款最多的公司。当然,这些财团都非慈善机构,投资是要利润的。因此候选人一旦获胜,就必须给予回报。回报的方式包括召入内阁、派驻条件优越的国家任大使(美国三分之一的驻外大使用于酬谢捐款人)以及制订有利于财团的政策。布什政府大选筹款居功至伟的“先锋”俱乐部,有43人谋上了要职,其中两位是部长,包括华裔劳工部长赵小兰。还有19位出任欧洲各国大使(对此,美国国务院官员的回答是:美国有着成熟的驻外机构,大使“糊涂”点问题不大)。象“两房”二十年前就被发现监管上的问题,但由于他们花费大量资金游说,致使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终于成为催爆美国经济危机的转折点。西方这种“钱找权”的腐败模式有两个特点。一是西方把权钱交易合法化。西方民主在发展过程中,选举腐败是相当惊人的。在屡屡制约无效后,于是决定只要符合透明、限额的原则,就可以公开捐助。这也是西方民主的特色和精髓之一。凡是管不了的事情就一律合法化。包括开赌场、开妓院都是这种思路。荷兰和加拿大魁北克甚至走的更远,吸毒都是合法的(其实中国自由派倡导民主不如从倡导赌场和色情业合法化入手)。1896年美国大选,恰逢清政府的重臣李鸿章访问美国,他问的几个问题也上了美国报纸:“不知阁下有多少家产?阁下组织竞选资金由何人所得?阁下又以何为报呢?您觉的资金助选是一项很好的投资吗?”虽然李鸿章来自没有民主传统的中国,但问题确也是一针见血。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讲,只要是权钱交易,就是腐败,不会因为金额的多寡和是否透明而改变性质。但由于西方就是规则,所以全球也就予以认可,公开、透明和限额的权钱交易就不算腐败了。二是腐败的刚性。由于拿钱在先,就不得不给予回报。这是强迫性的,除非候选人不出来选。所以说民主必然产生腐败就是这个道理。当然,太多的腐败都已经合法化了,所以给外界的感觉较为廉洁


二、美国大选——最大的权钱交易

以2000年美国大选为例。根据初步统计,有150家以上的公司、工会组织和民间基金会,在2000年大选时期向民主党共和党捐款1亿多美元。他们当中有50家是“财富500强”的成员。这样巨额的捐款比20多年前多出近100倍,企业在1980年给两党的捐款只有110万美元。而且,这种政治献金并不包括为政治家和会议代表举行的音乐会、晚宴、午餐会等社交活动花费的钱。

美国著名金融大亨乔治·索罗斯和保险公司执行官彼得·刘易斯分别捐款1270万和1400万美元,打破了好莱坞女明星简·方达在上届大选中创造的1230万美元的个人助选金额纪录。索罗斯除了捐款给其它反布什团体,自己也斥巨资直接刊登广告出书及巡回演讲,呼吁选民推倒布什,估计他个人为这次大选最终要花掉2500万美元。这是索罗斯第一次公开大规模介入美国选举。

当然,在给布什捐款最多者的名单上,都是响当当的大财团。比如说,普华永道、安永和德勤这三大会计师事务所、摩根士丹利、美林、瑞银华宝、高盛等都对小布什一掷千金,当然还有以作假账而臭名昭著的美国安然公司。而时代华纳、维亚康母这两大传媒集团、美国多家著名的律师行也排在克里的捐款名单上。

不过,不少企业并不把宝都押在一个人身上,而是“双管齐下”。摩根士丹利、瑞银华宝、高盛、花旗、微软给两党都送了“红包”,一方面是因为未来总统的不确定,另一方面也是两边都不得罪,反正区区几十万美元只算是九牛一毛。但是这些企业明显都倾向小布什,捐款数额高于克里。通用汽车、通用电气、花旗集团、IBM、美国国际集团和时代华纳在内的一些大公司,给民主党的政治献金是3950万美元,给小布什的政治献金是6400万美元。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各“金主”向两党捐款,并非只是处于对政治的一片关心,而是抱有一定目的。对大公司来说,两党在竞选后所要采取的政策是他们最关心的。所以在捐款时,它们往往会考虑到该候选人的投票记录主要与哪些组织相关;在国会的哪个委员会或小组委员会任职;其选区有何特征,有无商业集团、劳工组织等等;其政策取向是否接近某一组织的目标;需要多少钱,等等。

而对个人来说,最常见的就是在政府中谋取一个位置,或是换取一任驻外大使的“美差”。2000年总统大选期间,得州有一家名为“得州人支持公共正义协会”的俱乐部,共有成员212名,专门为布什竞选筹集资金。据统计,他们每人为布什筹得的款项都在10万美元左右。布什上台后,共有43位谋得要职。其中,出任内阁部长的就有两名——劳工部长赵小兰、国土安全办公室主任里奇;另有19名成员出任驻包括法国、荷兰、新西兰、挪威、葡萄牙、西班牙和瑞士等国的大使。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