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布恩格心里很清楚拜德这样做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跳高行动”的真实目的,于是他立刻跟在拜德身后,离开了无线电收发室。

两人刚一走进拜德的船舱,拜德就迫不及待的说:“据华盛顿国家历史博物馆的专家们说,这些铭文是古老的鲁尼文,他们根据这一发现推断那块石头很可能是古人为了纪念某件事情而立的石碑。”

“这怎么可能呢?”布恩格疑惑不解的说:“这里的自然条件非常恶劣,根本就不适应人类的生存,我真想不出到底是谁会在这种鬼地方立上一块石碑。”

“从探险的角度来看,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我们对它的了解也就越少,也许只有当我们找到那座传说中的雅利安城,才能彻底搞清楚隐藏在南极大陆下的秘密。”

“将军,您难道真的认为那些传说都是真的吗?”布恩格是个唯物主义者,他一直对有关于雅利安城的传说持怀疑态度,“就算德国人可以藏在地下,那他们又靠什么生活呢?没有阳光,缺乏后勤支援,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死亡的结局,德国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精明的民族,您觉得他们会傻到这种地步吗?”

“他们要真是聪明,就不会跟着希特勒去打一场毫无希望的战争。”拜德直截了当的反驳道:“我当然希望这个传说不是真的,但是在没有证据推翻这一切之前,我们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来进行寻找,如果我们仅凭主观意见来进行决策,万一事情和我们的想象正好相反,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失职,这不仅是对我们个人名誉的打击,也是在对我们的子孙后代犯罪!”

布恩格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对不起将军,请您原谅我刚才的言行,从现在起,我将全力配合您的行动。”

“这就对了。”拜德满意的一笑,接着关切的询问道:“弗兰克和他的小分队和我们失去联系已经超过了24小时,这绝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我认为你有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去他们那里看一下。”

“好的将军,我这就去准备。”布恩格急忙离开了船舱,不大一会的功夫,他就和另外一架飞机一道飞上了天空,朝着玛丽皇后地方向飞去。

南极这一年的天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寒冷,天空中阴云密布,凛冽的北风裹着数不清的雪粒不停地敲打在飞机的玻璃上,机翼上也结满了一层厚厚的冰块,这对于即使像布恩格这种拥有丰富飞行经验的飞行员来说也是一种严酷的考验。

布恩格驾驶飞机在颠簸的气流中艰难前进,由于视线不佳,他只能凭借记忆飞行,目力所及之处都是一片茫茫冰原,根本看不到任何生命活动的迹象。

“只有魔鬼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他虽然答应拜德要继续寻找雅利安城,但是心里却依旧认为那只不过是一个荒谬透顶的谣言。

“紧急呼救!我们的飞机发生了故障!”布恩格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惊恐的呼救声,他急忙扭头向左侧望去,只见和自己同行的另一架飞机右侧螺旋桨已经停止了旋转,飞机正在失去高度,向着地面快速坠去!

“糟糕!”布恩格急忙拉动操纵杆,向着那架飞机坠落的方向扑去,“不要慌!试着把飞机拉起来,你们可以做到的!”

“中校!左翼发动机也停转了,我们已经失去了控制,上帝啊!我们要坠毁了!”那架飞机下坠的速度非常快,转眼之间就消失在茫茫冰原之中。

布恩格在天上急的直打转,他很想冲下去展开救援,但是此时风雪突然变大,导致他根本无法着陆,而且无线电台也无法与那架坠毁的飞机取得联系。在一番徒劳无功的盘旋后,眼看飞机的油料即将耗尽,布恩格不得不返回了“菲律宾海号”航空母舰。

拜德对这一突发事件感到非常焦急,他立刻让布恩格在地图上画出飞机失事区域,然后命令其要不惜一切代价在这一区域展开搜索,一定要找到那架失事飞机上的机组成员。但是当布恩格再次带领四架飞机赶到出事区域时,肆虐的风雪已经将那架失事飞机彻底掩盖,他们根本无法确定飞机的方位。更糟糕的是,方圆数十英里内也没有发现机组人员求救的信号,这一切似乎预示着那些人已经葬身于茫茫冰原之中。

布恩格带着失落的心情再度返回“菲律宾海号”航空母舰,拜德在听取他的汇报后也感到无计可施,只好下令由其他人继续组织救援,而布恩格则继续执行与弗兰克取得联络的任务。但是经过这一番折腾,等到布恩格第二天下午驾机飞上天空时,时间又过去了24小时。

这么宝贵的时间德国人当然不会错过,斯坦尼斯在霍夫曼的命令下,组织士兵们用大块的岩石堵死了通往地面的通道。这样一来,即使后续赶到的美国军队发现了这条通道,他们也根本无法入内。

在一番艰苦的飞行之后,布恩格终于抵达了他和弗兰克分手的地方,但是当他降落到地面上时,迎接他的却是一片空荡荡的陆地,弗兰克和他的士兵们都不见了踪影。

“乔恩,你在哪里!”一种不祥之兆顿时笼罩在布恩格心头,他像疯了一样在空旷的陆地上大声喊着弗兰克和士兵们的名字,但是除了他自己的回声之外,根本没有人回应他的呼唤。

“快!立即展开搜索,看看他们是不是把营地扎在了别的什么地方!”布恩格焦急的催促部下沿着弗兰克先前的宿营地四周展开搜索,但是却依然一无所获。

“长官,您别着急,也许弗兰克上尉遇到了什么麻烦,所以他才会改变宿营地点,我们应该试着用无线电台呼叫他一下。”

部下的这句话提醒了布恩格,他立刻冲进飞机,在电台里不停地大声呼唤着弗兰克,但是和几天前一样,弗兰克还是没有回答他的呼叫。

“该死的!他们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布恩格急的不知如何是好,他跳出驾驶舱,围着飞机不停地绕着圈子。

“咦?这是什么?”布恩格突然看到距离飞机不远处的一块石缝里露出了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体。他急忙冲过去一看,发现居然是一枚弹壳,但是却不是美军常用的卡宾枪子弹,而是德军的mp-40冲锋枪弹壳。

“难道这里发生过一场战斗吗?”这个意外的发现顿时让布恩格大惊失色,他立刻让部下们开始沿着宿营地四周仔细寻找,结果不出他所料,部下们不但找出了更多的弹壳,而且还在一些被积雪掩埋的岩石上发现了早已凝固的鲜血。

“乔恩,看来你一定是在这里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我真后悔当初把你们留下的决定,如果你们遭遇不幸,我这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布恩格手心里紧紧攥着这枚弹壳,眼神中充满了悲愤。他和弗兰克是老相识,自从美军在马里亚纳群岛发起反攻后就一直并肩作战,这次来到南极之前,他还和弗兰克约定等到两人退役之后就合伙开一家老兵餐馆,可是现在这个约定看起来却注定要成为美丽的泡影。

“长官,我们现在要做些什么,继续寻找吗?”部下们从布恩格手中的弹壳和他脸上阴郁的表情中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存在,于是便纷纷围了过来。

部下们的询问把布恩格的思绪带回到现实中,他知道现在自己和部下们其实也身处在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中,说不定这会儿德国人就在某个地方正监视着他们,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赶快回去向拜德报告自己的发现,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不,我们必须马上撤退!”布恩格痛苦的下达了命令。

“长官,我们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他们现在一定非常需要得到我们的帮助。”有的军官对布恩格的决定感到非常吃惊。

“我没说要扔下他,”布恩格按下心头的痛苦,努力说服部下们接受自己的决定,“但是这片区域太大了,就凭我们这十几个人根本无法展开全面搜索,我们现在必须立刻赶回去向拜德将军报告,请求他派遣更多的部队来这里搜索弗兰克他们的下落,这是目前唯一可以帮助他们的办法。”

美军官兵们虽然都对没有找到弗兰克小分队感到很不甘心,但是他们也无法违抗布恩格的命令,只好带着焦急的心情登上飞机,向着远方的舰队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