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新京报披露了一条消息,石家庄市公安局专案组已完成对王亚丽在组织部档案中所有公章的技术鉴定,鉴定结果显示,90多枚公章中,有1/3是假公章。这无疑是用人问题上爆出的又一枚炸弹。30枚造假公章竟飞进一位有前途的女书记(很快要当副市长了)档案中,不知这30枚假章能不能把那些用人的昏官和“监督”的昏官炸醒?




王亚丽不仅是原共青团石家庄市委副书记,还是市政协常委,90多枚公章中竟有30枚假章帮助他成就了事业。难道仅仅是30枚假章在帮忙吗?显然不是,不能见物不见人。章背后一定有人,有比章更有吸引力的“高人”。到底是谁在让章横行?既然是“骗官”书记,书记之上就不可能是等闲之辈,其“骗”大有文章。是色“骗”、财“骗”还是官“骗”,当认真查明。既然有消息显示,专案组正追查王亚丽档案中真假公章是如何盖上去的,这当然是好事。但能不能把藤藤绊绊查清,当是另一回事。理不清、剪不断,等于留下后患。




河北省纪委介绍说,王亚丽相关违纪违法问题时间跨度长,涉及人员较多。目前,王亚丽采取弄虚作假等手段谋官问题已基本查清,时任石家庄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耿震环、市文化局人事处处长杨路群,已移送司法机关。调查中还发现王亚丽涉嫌职务侵占等犯罪问题,由此牵连涉嫌违法犯罪的还有石家庄市工商局副局长齐志刚、农业银行石家庄市北城支行副行长周东风等7人,已经移送司法机关,其中王亚丽、齐志刚、周东风等4人已被依法执行逮捕。从案情情况看,若顺藤摸瓜,会从30枚造假公章中牵出一串串贪官。他们会回答30枚造假公章是如何咋飞进女书记档案的。




这反面教员的意义,不在教育群众警惕,重在教育官员如何履职,做好用人、监督等领域的防范。90多枚公章中竟有1/3是假的,拥有这“财富”的人一度是重用对象,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这是干部管理中的耻辱。这样的耻不雪,这样的蛀虫得不到全线清扫,官员队伍不安稳,谁还笑得起来?奔小康的目标能寄托在这种人身上?对于“骗官”书记、“买官”书记、“卖官”市长之流,有多少就应清除多少。“扫地”的效果如何,不取决于他们的能量,而取决于自身的决心和行动。任何解释都是苍白的,最能说明问题的是结果。决心有多大,措施有多硬,排队的贪官就有好多,“鲤鱼”的眼泪就有好厚。做好这道“成正比”的算术题,“30枚造假公章飞贪官档案”的好戏就再难以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