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时评:该如何看待“全裸”乡政府?

这两天,一篇介绍“全裸”乡政府的帖子红遍网络。帖子称,近日,四川巴中市巴州区白庙乡在网上详细公示了今年1月、2月的公务费用开支。除各部门预算公开外,甚至党政机关购买矿泉水、招待上级官员烟酒都悉数公布,可谓“全透明”。(3月16日《人民日报》)


毋庸赘言,白庙乡政府的“全裸”之举,极富胆识和智慧,其晒公务开支之精密,与被人津津乐道的香港一些部门的预算开支细化到座椅、灯泡相比,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在晒公务开支普遍难以推行的现实语境中,这种“全裸”之举自然备受好评,被网友称为“政府全裸第一例”,绝非浪得虚名。


经济学家弗里德曼说:“一个人花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既讲节约,又讲效果;花自己的钱,办人家的事,只讲节约,不讲效果;花人家的钱,办自己的事,只讲效果,不讲节约;花人家的钱办人家的事,既不讲效果,又不讲节约。”一定程度而言,政府部门就是受民众委托、为民众办事的公共机构,为了对民众负责,晒一晒公务开支,实属必需。诚如四川省委党校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大鹏所称:只有公开才能知情,知情才能参与,才能监督,让财政的钱用得其所。


事实上,晒公务开支既是民心所向也是官员的起码伦理。前不久,温总理在回应“治理三公消费真的那么难吗?”时就表示:“(三公消费)应该管得住,必须管得住。其实,我们能够做到,最根本的是两条,第一条就是公开透明,就要让任何一项行政性支出都进入预算,而且公开让群众知道,接受群众监督。”如今白庙乡的晒开支无疑是最好的响应和践行,连最小的一笔开支为“购买信纸”——花费1.5元都晒了出来。


“全裸”乡政府晒出了什么?既可以看到花费1.5元“购买信纸”这样最小的一笔开支,也可以看到该乡政府支出最大的一笔开支是,1月24日招待“财务预算公开民主议事会观摩来客”,请客三桌,花费1269元。


当然,仅仅晒财政还不够,还需要回答公众的疑问。比如,有网友说公布的内容还不够翔实,即(这些招待)在什么地方吃的,一桌饭四五百块钱几个人吃等。诚然,为确保真实可靠,不妨再细化一些。因此,白庙乡政府的全裸之举,值得赞赏,但显然仍不是终点,仍有改进的空间。为了最大程度地满足民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相关部门应该更开诚布公一些。


最关键的是,政府的公务开支要用得其所。钱花了,花在哪里,是怎么花的,这些都需要给老百姓一个说法。但是对老百姓来说,他们不止想知道钱是怎么花的,更想知道钱花得值不值,有没有花在刀刃上。正如专家所称,老百姓需要了解政府花钱有没有解决问题、有没有乱花钱,最重要的是他们希望政府花钱要解决他们的疾苦。


同时还应该看到,白庙乡的“全裸”不是制度整体推进的产物,依然只是小范围的个体行为的推进,它虽有进步意义,但并不值得过于狂欢。就像此前一些地方的官员财产公开一样,尽管间或破冰,但终未形成雷霆之势,也没有遍地开花,究其因,不是制度整体推进的产物。因此,笔者期待,一方面白庙乡在晒财政方面进行更详尽的改进和完善,另一方面,更高层次的部门应该从白庙乡“全裸”受到世人追捧读出强烈的民意期待,进行完善的制度设计,并率先开始晒财政,若如此,方让人真正欣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