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二章 听他一言肝胆热(6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URL] 四十军团长说:“东北军的弟兄,我看你们有高射炮、战车、防御炮,快弄上来打鬼子坦克。”东北军团长说:“我看哈,给你们留下哈,挺好。你们用吧。我看四十军挺能打的哈。你们兴许顶得住日本。” 四十军团长火山喷发了:“四十军顶住,东北军干什么?”东北军团长支支吾吾。四十军团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四十军团长说:“东北军的弟兄,我看你们有高射炮、战车、防御炮,快弄上来打鬼子坦克。”东北军团长说:“我看哈,给你们留下哈,挺好。你们用吧。我看四十军挺能打的哈。你们兴许顶得住日本。” 四十军团长火山喷发了:“四十军顶住,东北军干什么?”东北军团长支支吾吾。四十军团长撂挑子:“反正我们该抵抗的也抵抗了。不能把老本儿拼光。撤!”四十军想明白了,不打了,撤了。


东北军战士问:“团长,咋办?”东北军团长脸白了:“咱也撤!”东北军发扬了九一八和热河的老传统,一枪没放,扔下重炮逃了。据说速度惊人,日本鬼子都没来得及看清他们的后影儿。


姚官屯失守。日军为报被阻之恨,开始在张辛庄有计划地屠杀百姓。小岛与志村一路当先。恐慌的老百姓不知所措。战刀挥处,机枪扫射。血泊在迅速扩大。


强父哭喊:“儿啊!别管俺们。想法活下去!给老强家留个根!”强胜奋力接近父母。他被小岛考其马的刺刀拦住。强胜疯了一样和小岛拼命。他眼睁睁看着父母被杀害。


强胜与其他青年拎着木棒、铡刀片,打开一条血路,向村外逃,途中又被杀死30多人,日军进村两个小时,杀死全村人口的四分之一。强胜的父母全都遇难。 逃到田野沟里,强胜一脸污泥鲜血,想起爹娘,撕心裂肺,想哭。路上有日军行军而过。强胜忍着痛苦,吞声而哭。


9月24号,农历八月二十,中秋节刚过没几天儿,日军攻占沧州。回颖听到枪声,不顾一切,从屋里往外跑。丫环阻拦不住。回颖扶着二楼的栏杆,向外眺望。回醒轻轻地走出来,说:“那是鬼子在举行入城式。”鬼子兵在城门外集结肃立。中国绅商名流屈辱地迎接。回醒埋怨道:“爸爸也在那里。他老是说鬼子得了平津,能消停两年,不肯走。现在走不了了吧。”


回颖嘴唇咬出血来:“别埋怨爸爸。他心里在哭……”她哽咽了:“可是他还得对着鬼子笑……”娇美的脸上,泪水默默滑落。


第二天,政府军隔着捷地减河,跟日军交兵。打了一上午,国民党军跑了个屁的。伤兵任广正与田功来呼喊着追赶队伍。没人回头管他。他们绝望地倒在地上。任广正苦笑:“兄弟!”田功来苦笑:“兄弟!”他俩是他娘的难兄难弟……是被扔下不管的伤兵……


日军在捷地镇大开杀戒。躲入清真寺的回族老百姓可就白俩(倒霉)啦。日本子见阿訇与众不同,就用热水烫他的白胡须,呷呷乐着把白胡子拔光。阿訇的妹妹不愿受辱,抱着孩子扎井死了。任广正藏在尸体堆里,忍耐着。在他身边,田功来气绝身亡。


强胜等人从捷地逃到柳孟春。一个百姓说:“四下里都是水,铁道没水。沿着铁道跑。”强胜警告:“日本子坐火车过来!别上铁道。”大家不听,纷纷爬上铁道。强胜世人皆醉我独醒,向远处逃。日军火车赶来,扫射百姓。强胜用镜面儿匣子枪打死一个鬼子,解气地说:“打死一个,打死一个。现在爷们死了,也值实了。”他的子弹用完了。 强胜与几个小伙子再次南逃.


盐山县城外,正在赶大集的人们还不知道天就要塌了。吴母满腹狐疑:“天上好像有音儿,像打雷一样。”卖菜的头也不抬:“谁知道啊。这年月,地上的事儿还理不清呢,哪有闲心管天上。”卖肉的手搭凉棚:“天上来了个怪家伙,像鸟一样,不过是铁的。也不知道是嘛行子玩艺儿?” 吴母猜疑:“这兴许就叫飞机。”卖肉的说:“也许就是飞机。也不知道是咱们国家的,还是日本子的。”卖菜的说:“谁知道啊。也没人教咱打仗该怎么办!”


飞机开始投弹。人们如梦方醒,乱作一团,东边的往西跑,西边的往东跑。无数百姓被炸死。 卖肉的喊:“你们躲到畦坝儿后面。畦坝儿才多高,能挡得住炮弹?上麦秸垛后面来!”众人跟着卖肉的躲到麦秸垛后面。只有吴母还在畦坝儿后面。卖肉的喊:“过来!”吴母哭:“脚动不了,爬也爬不动了。”


飞机俯冲投弹。麦秸垛被炸飞了。众人全死了。吴母目瞪口呆,半天才说:“真主啊,佑护我儿子吧。子星,你在哪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