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战争日军死于脚气者多于战死

蓝天下的哨兵 收藏 14 33161
导读:一个长期研究日本首都圈拉面文化的专家,放着香喷喷的拉面不好好研究,突然兴起,写出了一本《太宰府天满宫的定远馆》,还有一个副标题呢,叫做“从遥远的朝廷到日清战争”。这本书,2009年8月20日在弦书房出版。作者名叫“浦边登”。我是几天前从萨苏手里得到这本书,看见书后关于“作者略历”的介绍,情不自禁地产生了这种“第一想法”。   看到这种书,当然,是有点情绪的。因为“日清战争”在中国被称为“甲午中日战争”。对于看着电影《甲午风云》成长起来的我来说,对于看着“定远号”被击沉、看着惊涛骇浪中邓大人与军舰同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个长期研究日本首都圈拉面文化的专家,放着香喷喷的拉面不好好研究,突然兴起,写出了一本《太宰府天满宫的定远馆》,还有一个副标题呢,叫做“从遥远的朝廷到日清战争”。这本书,2009年8月20日在弦书房出版。作者名叫“浦边登”。我是几天前从萨苏手里得到这本书,看见书后关于“作者略历”的介绍,情不自禁地产生了这种“第一想法”。


看到这种书,当然,是有点情绪的。因为“日清战争”在中国被称为“甲午中日战争”。对于看着电影《甲午风云》成长起来的我来说,对于看着“定远号”被击沉、看着惊涛骇浪中邓大人与军舰同存亡的我来说,此刻不能不有点情绪。我曾对一位朋友说过:在日本的中国人,特别是长期居住在日本的中国人,心绪上常常会有那种“一明一暗”叠交冲突、循环往复的感觉。旅日生活中为什么会有这种“一明一暗”的感觉,真的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李清照的那个“了得”句式,会把这种感觉搅扰得更加悠长深远,而南唐后主李煜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凄凉“佳句”则或许是这种感觉在夜空下的写照。如今,“贾君鹏,你妈妈叫你回家打屁股呢”的呼唤,可能稍微稀释淡化一下这样的感觉。


来了——读着读着这本书,刺激的数字鲜活地蹿了出来。拉面文化专家浦边登这样写道:据大本营的统计资料,日清战争时,日本陆军、海军在人的损失方面是:战死及伤死——1417名;病死——11894名;变死——177名。


这也就是说,在甲午中日战争中,日军病死的人数是战伤死亡人数的8倍!


“报应啊,天叫你死,你不得不死!即使在铁血交织浩瀚无垠的黄海战场上,你没有死在枪口和炮口下,你还是死在病魔之下了。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啊!”这不是我的想法,而是听我讲述了这组数字后,一位华人女“愤青”读者脱口而出的语言。


浦边登接着在书里面告诉我们:所谓的“病死”,就是得脚气、霍乱、痢疾等而死。他这样写道:“当时,军士们在卫生状态和粮食补给的半岛、大陆作战,我只能说他们是非常可怜的。”嗯,慢慢可怜吧。“铁梅,眼泪救不了你爹!”


从这本书里面,我得知甲午中日战争后,日本海军因为高木肩宽对兵粮与脚气的关系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采取系列举措,患脚气而死亡的人数几乎降到了“零”。看到这里我发布通知:中央军委决定,授予高木肩宽同志“革命小将”军衔,并且向他终生提供江户时代“三白”(大米、萝卜、豆腐)之一的白大米。因为他认为日常只吃白大米的人容易患脚气。


话说回来,日本陆军因为军医总监森鸥外仅仅推出“脚气传染病说”而没有对症的药物,在1904年日俄战争时日本陆军因为脚气而死亡的人数并没有减少。


对了,浦边登对“变死”的解释是这样的:“当时,好像有一种叫做‘气郁病’的病症,得这种病而死就叫做‘变死’,这也是为了与自杀而死做出区别。”他不小心,说出了实话,甲午中日战争时,日军里面有自杀的人!当然,这个数字应该是军事“绝密”,要靠萨苏他们这样的“军士发烧友”们去破解了。还有,“气郁病”是不是就是今天的“抑郁症”呢?蛮现代的嘛,谁让那时只有“随军慰安妇”而没有“随军心理医生”呢。


还有一说呢,在甲午中日战争以后,殖民主义者后藤新平对日本凯旋而归的军队实施了“检疫制度”,创造出治疗和预防脚气、痢疾、霍乱等的国内卫生制度。后藤正平说:“讲究卫生体现出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在公共设施里面应该推进这种公民的福利。”看看,他也在搞“爱国卫生运动”。我克制着自己……对了,今晚和萨苏、王锦思还有一顿酒喝呢!■

6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