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裁判为上位献身裁判长 男裁自献妻子陪舞陪酒

陈继承 收藏 3 3165
导读:随着中国足坛反赌风暴的深入,曾经的“金哨”陆俊、黄俊杰和周伟新先后被批捕,加上最新曝光的“女裁判为执法陪睡”等丑闻,裁判这个原本保持公正公平的行业,也逐渐露出它的黑色本色。 好色:女裁判主动献身 动态:不少俱乐部承认,除了需要送上红包之外,招待男裁判桑拿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不过最新消息表明,裁判也不是完全强势的一方,在面对直接领导时,他们也会成为受害者:以张健强主政裁判委员会期间为例,个别男裁判为了能多吹比赛,宁愿让妻子去陪张健强喝酒跳舞,甚至有女裁判为了多出场而自动献身! 揭秘:裁判的正

随着中国足坛反赌风暴的深入,曾经的“金哨”陆俊、黄俊杰和周伟新先后被批捕,加上最新曝光的“女裁判为执法陪睡”等丑闻,裁判这个原本保持公正公平的行业,也逐渐露出它的黑色本色。


好色:女裁判主动献身


动态:不少俱乐部承认,除了需要送上红包之外,招待男裁判桑拿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不过最新消息表明,裁判也不是完全强势的一方,在面对直接领导时,他们也会成为受害者:以张健强主政裁判委员会期间为例,个别男裁判为了能多吹比赛,宁愿让妻子去陪张健强喝酒跳舞,甚至有女裁判为了多出场而自动献身!


揭秘:裁判的正常收入属于“多劳多得”性质,吹得越多,收入越多。另外,要想执法世界杯亚洲杯等油水多的洲际比赛(数千美元一场,还有各种补贴),裁判们必须讨好自己的直接上级———裁委会。对于裁判而言,裁委会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和“命根子”,孝敬裁委会官员也成了顺其自然的事情。以上面那位无权无势的女裁判为例,为了增加“出勤率”增加收入,她不得不主动献身。据悉,为了上位而牺牲肉体的女裁判,绝不是只有这一个。


当然,也有不少男裁判在“色”上栽过跟头。以著名的“桑拿裁判”陶然成为例,他成名于2002年甲A第一轮。当时某媒体披露,他赛前接受某地方俱乐部宴请,事后还接受了桑拿服务。此后在接受中国足协调查时,陶然成还写下了类似“再不去桑拿”的保证书。


正是因为有前车之鉴,前两天,参与裁判“整风运动”的211名裁判,在香河基地签下承诺书,其中第2条内容赫然是:“执法时不收受任何赛区和俱乐部的钱物,不在任何赛区进行任何形式的娱乐活动如洗浴等。”在网友看来,这又是一次黑色幽默。


贪财:又收黑金又赌球


动态:差不多10天前,裁判黄俊杰被警方带走,接下来陆俊和周伟新两大名哨也先后被逮捕,这也意味着,中超反赌逐渐扫向了裁判领域。要知道,8年前龚建平就因为收黑钱37万,被定性为“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获刑10年,最终死在了冰冷的狱中。而最近被逮捕的3人情节可能比龚建平更严重,这意味着他们也许将面临20年以上的牢狱之灾。


揭秘:裁判的正常收入,主要来自于吹罚的比赛。以中超主裁判为例,一场球的津贴是1600元,就算吹满30轮(实际几乎没人能做到),一年下来津贴也才4万8千元。加上差旅费、伙食补助(200元)和住宿(250元),总收入也不会超过8万元。然而,不少裁判都是住着百万豪宅,甚至开着奔驰宝马这样的名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俱乐部官员表示:“大家都知道这些钱是怎么来的。”


很简单,收黑钱和赌球才是裁判收入的主要来源。以“金哨”陆俊为例,他最多一场球收了40万!而据不少俱乐部曝料,中超主裁的“起步价”都是一场10万元,如果遇到争冠或者保级的关键战役,价钱可能会提到20到40万。不过让不少俱乐部不爽的是,裁判经常是“吃了原告吃被告”。以一场保级关键战为例,主客队各送给当值主裁20万,不过该裁判最终将比赛吹成了2:2,“两边都不得罪”。另外,裁判自己还经常赌球,以某位曾获得中超金哨称号的裁判为例,他上半场送给客队一个点球,然后中场休息时通过电话重金买主队。到了下半场,他先将主队一个明显越位球吹进,还罚下了客队一个主力,最终利用上半场“客队可能取胜”的表象大赚了一笔。总体说来,不少“出勤率”高的裁判员,一年找上百万的黑钱和赌金,堪称轻而易举。而为了安全,这些钱都是通过现金方式直接给裁判,以免在银行转账时留下证据。本报记者 金鑫


观察:还将有更多的人倒下


就像之前的反赌一样,通过徐宏涛、王珀等“小虾米”,最终牵出了南勇、杨一民、张健强这些“大鱼”。如今三大知名裁判黄俊杰、陆俊、周伟新被捕,又会带出裁判界和裁委会的哪些大鱼?


首先是裁判界本身。早在2002年足坛反黑中,当时浙江体育局局长陈培德、浙江绿城老板宋卫平、广州吉利老板李书福表示他们掌握了8名黑哨的名单:张建军、龚建平、孙葆洁、陈国强、郝文、张宝华、吴志东、周伟新。当时,只有龚建平被判10年。不过时隔8年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浮出水面,也许更多裁判会落马。


有俱乐部官员表示,裁判圈本来就很黑,“进这个圈子就必须黑”。对此,在做客某门户网站时,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认为,陆俊从金哨变成黑哨,的确是滑稽和荒唐的,但更应该透过表象看到事情的本质,“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环境,好人也会学坏。”而不少在裁判问题上吃过亏的俱乐部表示:“裁判不是独立在执法,他们还需要助理裁判联合执法,需要裁委会的安排。前任裁委会主任张健强落马了,但其他人还难说就没有问题。”本报记者 金鑫

重庆晨报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