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情缘 正文 第五章 招引日本鬼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6.html


孙小菊当然不敢大喊大叫,她知道大街上常有日本巡逻兵经过,要是让日本巡逻兵听到了会更惨。孙小菊一边骂一边很命地挣扎着并使劲地滚动着身子,不让琴童的目的得逞。为了压紧孙小菊不让她扭动,琴童又把嘴狠狠地噙着孙小菊的嘴,用舌头搅着孙小菊的双唇,不让她骂出声叫出声。孙小菊憋了一口气,头地一偏,猛地咬住琴童的上嘴唇,只听琴童“啊”了一声,孙小菊趁势弓起一条腿顶住琴童的腹部,然后狠力一蹬,琴童被抛到床下倒坐在地。

孙小菊慌忙扯过床单遮住身子,低声对琴童吼道:“你滚不滚?”

琴童的嘴被孙小菊咬掉一块皮,疼痛不说,更恼的是满嘴血流不止。琴童提起裤子站起来,向地狠狠地吐一口鲜血,愤愤地对孙小菊说:“孙小菊,你等着瞧,我绝不会饶过你的!”

人有善恶两面,善待一面需要长期地坚守滋养,而恶毒一面却在一念之间。琴童用一只手捂住血流不止的嘴,一步三摇晃地走出堂屋,狠狠地拉开茶馆的门跨出去,门重重地撞在墙上弹回撞在琴童的后背,差一点夹住他的一只后脚跟。

琴童跨出茶馆,正好有四个日本巡逻兵从门前走过,日本巡逻兵看见琴童满嘴流血,都哈哈大笑起来。琴童本来心里就十分恼怒,现在又听到日本巡逻兵的嘲笑,更是点燃了他心里的怒火,并将一肚子的怨恨都记在孙小菊身上,愤愤地骂道:好你个臭娘们儿,你不愿意也罢,竟黑心黑肺地咬这么重,我一定要报这个仇不可。

琴童竟恶毒地向四个日本巡逻兵招招手,让他们过来,四个日本巡逻兵没有理睬琴童,又一次互相哈哈大笑,只顾走他们的路,其中一个本兵还学琴童一步三摇晃的走路姿态,晃悠悠地走了一段路,然后回过头来对琴童又一阵哈哈大笑。

琴童受到愚弄似的,心里十分生气窝火,但他又将这种恼怒加在孙小菊身上,认为一切都是孙小菊的错。琴童对日本兵骂道:“你们这些混蛋种,都给我过来!”

日本巡逻兵听见琴童骂他们混蛋种,虽然不是完全听得懂,但从琴童的神还是明白是在骂他们,绝不是赞颂他们,便都黑着脸向琴童走来。

琴童见日本巡逻兵转过来了,忙迎上日本巡逻兵。琴童平时虽然不怕日本兵,但此时心里还是一阵恐慌,不由得低下头。

一个满脸麻子的日本兵瞪着眼睛,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道:“你的,什么的名字?”

琴童愣了一下,没有立即回答,别一个日本兵用枪托在琴童屁股上砸了一下。

满脸麻子的日本兵做打嘴巴状,又道:“不说,掌嘴的打。”

琴童心一横,指指茶馆道:“花姑娘,有花姑娘。”

那个满脸麻子的日本巡逻兵听懂了,哈哈大笑说:“好的。”便推一把琴童,让他在前面走,四个巡逻兵便跟着琴童进了茶馆。


孙小菊穿好衣服,一边整理着零乱的头发,一边准备出去把茶馆的门插好,父母临走时对她交代多遍,日本鬼子可是烧杀掠夺无恶不作的恶魔。一定把门插好,千万别出门。孙小菊刚撩开卧室的门帘刚要出来,猛地看到琴童带着日本兵闯进堂屋,吓得赶紧缩回卧室。

日本巡逻兵看到了孙小菊,高叫一声花姑娘,推拥着琴童挤进孙小菊的卧室。四个本兵对着孙小菊淫笑一阵后,都将背上的枪取下倚墙放着,个个面孔狰狞如同魔鬼。

“花姑娘的好,花姑娘的好。”两个本兵窜上去,每人抓住一只早已吓得浑直哆嗦的孙小菊的胳膊,将她仰面按在床上,两条腿垂在床沿下,日本兵又各用一只膝盖抵着孙小菊的一条腿。别一个日本兵麻利地解开自己的裤子,也不脱去,让裤子堆在脚面,踢踏着扑向孙小菊。满脸麻子本的日本兵拍拍琴童的肩,竖起一只大拇指道:“你的很好,良民的,皇军大大的朋友。”说完,上前一把扯过正在解孙小菊裤子的日本兵,那个日本兵没提防,被自己堆落在脚面的裤子绊倒在地,两个按住孙小菊双手的日本兵见状,忍不住地嘿嘿笑了起来。

此时,琴童望着日本兵狰狞的面孔,顿生感觉可怕起来,自己这样的招引日本鬼子来糟蹋孙小菊实在可恶啊,况且,孙小菊还是自己的未婚妻,即是孙小菊一百个不愿意做自己的老婆,也不该如此啊。

但是,琴童摸着被孙小菊咬伤的嘴唇,恶从胆边生,心中的怒火又不由得翻涌起来。

满脸麻子的日本兵解开孙小菊的裤子,慢慢地往下脱;那两个日本兵各用一只手按住孙小菊的手,别一只手伸入孙小菊胸前捏揉几把,互相一对手掌,哈哈大笑起来。

谁知孙小菊趁这个机会,猛地一弯手臂,拉过一个日本兵的手塞入口中狠狠地咬着,疼得日本兵杀猪般嚎叫起来,并使劲地拽扯,别一个日本兵见状,抡起拳头向孙小菊脸上狠狠地打。可是,孙小菊宁死不松口。被咬的日本兵嗷嗷叫着从腿上抽出枪刺,凶狠地刺进孙小菊的胸口。

一股鲜血顿时溅出无数鲜红的星光,房檐下一对小麻雀被血光击中了似的,惊叫一声慌忙逃去。

但是,孙小菊瞪着一双愤怒无比的眼睛仍然死命地咬着,没有一丝的松动。日本兵实在忍不住疼痛,狠命一拉,将孙小菊拉到床下。日本兵的手拉掉了,但右手的食指却留在孙小菊的口中。

日本兵嚎叫着奔出卧室。

琴童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木头似的愣在那儿,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三个日本兵大怒,用枪托不分青红皂白地对琴童狠砸,砸得琴童趴在地上死死哀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