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闪电战 引子:银河战争 第40章:北非沙漠(四)

一刀乐 收藏 0 2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size][/URL] 德军第21装甲师的坦克既没有睡觉,也没有在维修,少数倒霉的除外,它们基本上都布设在布克布克到马特鲁港最近的路上。他们可以听见在自己的身后的布克布克炮火连天,硝烟升起在几十公里外都瞧的见。不过自己却呆在这里等待不知是否到来的英军部队的增援部队,第21装甲师的师长施特莱切在自己的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


德军第21装甲师的坦克既没有睡觉,也没有在维修,少数倒霉的除外,它们基本上都布设在布克布克到马特鲁港最近的路上。他们可以听见在自己的身后的布克布克炮火连天,硝烟升起在几十公里外都瞧的见。不过自己却呆在这里等待不知是否到来的英军部队的增援部队,第21装甲师的师长施特莱切在自己的指挥所里也在焦急的等待着英军部队的到来。

这时指挥所的无线电通话机突然传出了通话声:“发现英军部队,发现英军部队”。施特莱彻连忙接过通话器:“英军现在的方位?”

“他们现在在离我们60公里的东北偏北方向,从方位判断应该是从马特鲁港出来的。他们的行军时速约在15公里,兵力规模暂时还无法判断,因为我不能靠的太近了。不过就我所侦察到的英军兵力至少应该有1个装甲旅,但我认为他们肯定还有更多英国兵力。”

“扩大侦察范围,侦察英国人有没有其他方向的部队,我们要仔细查清楚。”施特莱切命令道。

然后他下命令道:“命令前线的防御部队加快速度做好防御准备,我们的装甲部队则需要在英军前进路线上的两翼进行埋伏。”在下完命令后他自言自语说道:“英国部队的反应怎么这么慢呢?而且据情报说在马特鲁港的英军防守部队没有装甲部队啊,他们从那里搞来的装甲部队?”

在从马特鲁港出来的英国增援部队是在此前在西迪巴腊尼进行防御的印度部队,他们接到布克布克的求救电报和在开罗的英军司令奥康纳的命令:要求他们增援布克布克,和被围的军队内外突击德军的围困线,救出被围困的英联邦军队。

他之所以作出这个决定一是北非英军现在补给也比较困难,特别是人员的补充上,所以对北非战场的支援非常有限,而德军由于切断了英军通过直布罗陀海峡进行补给的补给线,英国方面的补给都需要绕过南非的好望角,在这漫长的补给线上补给船除了要面对不时在大西洋上出没的德国潜艇,最近还加入了一些意大利潜艇,还要应付大西洋上的狂风骇浪,特别是好望角的海浪是全世界都闻名的。

而布克布克守军的报告是德军的兵力好像并不足以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攻击,只能对他们的外围防御阵地进行包围和在有限的点上发动比较有威胁的进攻。幸好守军有比较充足的预备队,还能应付德军的进攻,但是时间一拖久了就很难说了,特别是守军的报告中说还没有看到德军的装甲部队,不过另外一个情报说由于德国装甲部队遭遇到了沙尘暴的袭击,现在还落在德军的步兵部队后面在对他们的坦克进行维修(这当然是隆美尔临时想出来欺骗英国人的假情报,德国装甲部队遇到沙尘暴袭击是不假,不过却没有那情报所说的损失惨重)。如果让德国人将他们的装甲部队拉上来,布克布克的守军除了一些反坦克枪外,就只有很有限的一些瑞典博福斯37毫米反坦克炮,根本无法应付德军装甲部队的冲击。所以要借着德军装甲部队还落在后面的机会,赶快将被困在布克布克的守军救出。

而离布克布克最近的援军就在西迪巴腊尼,而且也基本上以印度部队为主,即印度第3摩托化旅。这是一支实验部队,即坦克手和部分军官由印度人担任,弹至今还在磨合阶段,旅长林西少将清楚他的那些手下没有开过几次坦克,炮手也没有经历过坦克炮射击的训练,这样的临时组合在遇到德军部队的时候能有多大的战斗力。奥康纳暴跳如雷,说如果他们及时出兵,所遇到的应该还是德国的步兵部队,等德国装甲部队上来后,他们就连那一丝的机会都会失去。如果他有更好的办法来救出布克布克的守军,那就不妨按照他的办法去作,如果他救不出布克布克的守军,他会亲自将他送上军事法庭。

林西少将命令那些勉强可以驾驶坦克的印度乘员,并进行了一番联合行军紧急训练。这也就是他们的出发时间比德军预料的要晚的原因,也是施特莱切感到疑惑的原因所在。

当英军援军出现在德军正面守军的指挥官菲德曼中校的望远镜的时候,他命令炮兵部队做好射击准备,计算射击诸元,但是不要忙着开火,要等到英军的部队陷入雷区后再对他们进行开火,因为他从望远镜里看到这支英军的装甲部队好像没有经过什么正规的装甲部队行进训练(那是当然,都是临时组合,怎么会经过正规训练)。

这时指挥英军这只支临时装甲部队的莫里斯上校在他的指挥坦克里,忧虑地看着他的这些临时下属在那里笨拙的开着坦克装甲车辆,他虽然是英军装甲部队指挥官出身,但是他指挥的部队却是一支名副其实的步兵部队,使他非常失望。虽然现在重新开始指挥装甲部队。但他现在所指挥的临时组合的坦克旅的坦克五花八门,有“瓦伦丁”轻型坦克,也有只比步兵速度快的“马蒂尔达”Ⅱ型坦克,还有一些搭载了步兵的“卡登.洛伊德”式轻型装甲车。为了协调这些坦克的行进速度,他可是费了相当大的力气。而且坦克纵队前进应该派有尖兵部队侦察前方的道路是否有地雷和埋伏。不过林西少将要他尽快的冲到布克布克,在德军的防线上打出一个突破口,接应守军突围。林西少将信誓旦旦对他打保证说德军的装甲部队现在还在后面没有上来,围攻布克布克的德国进攻部队基本上是德国的步兵部队,他们在遇到英军装甲部队的突击后肯定会崩溃的,所以要求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否则就要把他送上军事法庭。莫里斯上校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命令部队一线拉开,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布克布克,前方不留尖兵部队。也不要两翼的部队进行翼侧保护,因为他的手下很多都没有经历过沙漠训练,再把部队分散的话,部队的推进速度就更慢了。

正当他听到后面的坦克向他报告,有几辆坦克陷入了流沙中,他赶忙要自己的坦克向后开,以便指挥将陷入流沙的坦克给拉出来。

就在他的坦克刚刚转向的时候,从部队前沿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他见状赶忙要驾驶员迅速转向前往爆炸发生的地方,同时要求部队停止推进。

当他来到爆炸发生的地方的时候。发现被炸的坦克是因为履带被炸断。他立即得出了结论,他们进入了德军部署的雷区。如果不出意外,德军应该在雷区后部署有防御部队。

菲德曼中校看到英军装甲部队在雷区前停了下来,并且派出了工兵部队开始进行排雷,他说:“看来这支英军装甲部队里还有一个正规的指挥官。”

他的部下打来电话问:“英军工兵在排雷了,我们开火吗?”菲德曼中校摆摆手说:“不,让他们排雷,我们要等他们完全进入我们的炮击范围再开火。”

在隔了1个小时后,莫里斯上校看到工兵部队已经排出了很长一段距离,但是他们却没有遇到任何德军的火力攻击。他疑惑的问着自己:“难道真的是我多心了,德国人没有在这里布防守卫他们的侧背。”

他挥手要自己的装甲部队开始沿着工兵部队所标示出的通道前进。英军坦克引擎发出巨大的声音,开始一辆辆沿着工兵部队所标示出的雷区通道向前开去。

菲德曼中校通过望远镜观察到英军装甲纵队已经大部进入了他们阵地前的雷区,而英军装甲纵队的前锋已经距自己的伪装工事不到1000米了,他下令道:“各部队开始自由射击,88毫米高射炮②重点对付前出的英军装甲部队,105毫米榴弹炮对雷区的装甲部队进行炮火覆盖。”

莫里斯上校突然听见在空气中传来一种划破空气的声音,他愣了一下就明白了,这是德国榴弹炮的炮弹在空气中飞行的声音,随后那枚炮弹就落在了自己左侧后30多米远的一辆“马蒂尔达”坦克上。随着巨大的爆炸声,那辆倒霉的“马蒂尔达”坦克的装甲那里能抵抗105毫米重磅炮弹的直击,顿时就被击穿,里面殉爆的炮弹开始爆炸,在它旁边的几辆坦克也被波及。

这时更多的炮弹开始向雷区的英国坦克群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尚在开辟的狭窄的雷区通道的英国坦克顿时乱成了一团,有的坦克已经被德国大炮的炮弹给击毁,而其它未被命中的坦克则有的向前跑,有的开始掉头,有的挂上了倒档向后退去。而在后面的坦克则和前面的这些坦克撞在了一起。动弹不得。

带领先头部队的莫里斯上校见状从自己的指挥塔里探出身子来高声叫嚷,试图恢复英国坦克装甲部队的进攻秩序。他心里很明白,自己遇到了德军的伏击。德军早就有所准备。这时德国的88毫米高炮也开火了,他们放平高炮,对准了已经突破雷区的英军装甲部队前锋。

“目标,7点钟方向,距离,800米,上穿甲弹,放。”随着德军一门88高炮射击指挥官的命令,88毫米高炮沉闷的声音在沙漠上空响起。88毫米高炮似乎要被它的强大后坐力给震得跳了起来。

“目标,8点钟方向,距离,1200米,上穿甲弹,放。”射击指挥官口令又下达了,在刚才射击中捂着耳朵的德军炮手立即冲上炮位,拉开88毫米高炮的闭锁,刚才所射击的药筒带着烟雾滚了出来,一发穿甲弹立即从装填口上装进了炮膛。而由于德军的88毫米高炮都修筑在基本与地面平齐的工事里,英军坦克根本就无法发现他们,除了在射击的一瞬间。

莫里斯上校知道自己遇到了德国人的顽强抵抗,他知道自己的部下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德军随后将会发动的进攻,所以他命令部队开始向后撤退,并且放出烟幕。

他迅速冲到雷区,站在一辆被炸毁的坦克上充当起了交通指挥哨,指挥陷入雷区的英军装甲部队慢慢的退出了雷区,这时德军的远程炮由于英军所施放的烟幕将炮火观测哨的视线给挡住,无法对英军的装甲部队进行轰击,所以也慢慢的停止了轰击。

菲德曼中校见英军施放了烟幕掩护撤退,拿起电话说:“装甲部队吗,我命令你们出击。”

莫里斯上校好不容易才使部队退出了德国人所布设的雷区,这时他的部下对他大叫道:“上校,上校,德军的装甲部队出现了。他们在我们后面。”

这时德军装甲部队从英军装甲部队的两翼开始冒出了头,哈特中士在自己的Ⅳ式坦克连越过沙丘后,立时被惊呆了:竟然有这么多的英国坦克!

中士哈特是最后一批抵达的德意志“非洲军”部队(DEUTSCHE AFRIFA KORPS),8月底他才怀揣着介绍信飞抵第21装甲师的指挥部。

“呸!”哈特吐了一口沙子暗暗叫苦,北非的风沙大得吓人,在几人高的沙尘里乱撞了半天,终于看到了“指挥部”,就是个寒酸的小帐篷,外面停了辆大众汽车,坦克稀稀拉拉没几辆。不管它,先避避风要紧!

哈特一头扎进帐篷,一个立正:“报告!坦克兵中士威尔海姆.哈特前来报到!”办公桌旁一个黑不溜秋的中尉头也不抬:“懂电台吗?”“是!”“其它呢?”“这个……在本土都是我自己检修坦克。”那中尉猛地起身和他握手:“很好!我们正缺你这样的人手,你的车号是‘橙色2’,现在你是车长了。”“是!一定尽力而为!”中尉笑笑:“别把车弄坏就行了。”

结果哈特没掏介绍信就稀里糊涂当上了一辆Ⅳ式中型坦克的车长,不过他总觉得这里的人有些怪,垃圾从来不肯倒掉,什么破布、罐子都当成宝贝留着。很快他就和车组混熟了,听从他们的建议,哈特到后勤处领了一套夏装——北非的冬天很短。

第21装甲师现在正准备对解围的英军来个伏击战,哈特的坦克第一次遇敌了。

连长弗里茨.卢克上尉在无线电里下令道:“全速前进。”他所带领的连队以排为单位开始向英军坦克群开始冲锋,是冲在德军装甲部队最前面的坦克连

英军莫里斯上校钻进了自己的坦克,命令:“全体坦克向我集中,立即向德国坦克开火,自由射击。”

但是由于来自印度的坦克炮手只在临时训练中打了几炮,只能说勉强胜任对固定目标的射击,不过他们在看到德国坦克的冲锋的时候也并没有太慌张。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坦克的装甲厚度是非常厚的,德军坦克只有在十分近的距离射击才有可能射穿,在那么近的距离上难道他们还打不中德国坦克吗?

哈特的耳机里传来连长的指令:“橙色2,11点方向敌坦克,交给你了!”“橙色2明白!”哈特第一次指挥显得有些兴奋,“注意,炮塔11点方向,距离1200,穿甲弹射击!”75毫米坦克炮发出了熟悉的轰鸣——没中!哈特迅速反应:“校正,后退50,距离1150,穿甲弹射击!”炮弹准确地凿在英军坦克前部装甲,但是这辆厚实的“马蒂尔达”式步兵坦克还在缓慢地推进——它的身上只不过多了个坑而已。炮手敲敲哈特的凳子:“头儿!换钨芯弹吧?”钨芯弹?开玩笑,太浪费了!哈特紧握望远镜,距离1000!哈特放下望远镜果断下令:“距离1000,目标敌炮塔正面,穿甲弹2发连射!”果然如他所想,“马蒂尔达”的内装式防盾结构松散,经过2发炮弹的轰击,这个钢铁蠢货终于被一阵火光吞噬。

“PINGO!”

这时连长弗里茨.卢克上尉在车长观察孔中也抓住了自己的第一个目标:“目标,10点钟方向,距离700米,‘马蒂尔达’坦克,装新型破甲弹。”驾驶员踩了一脚刹车,Ⅳ式坦克停了下来,装填手迅速炮弹装入弹膛,而早就把瞄准镜对准了目标的炮长踩下了击发踏板。

轰的一声,48倍口径的75毫米坦克炮吐出一个巨大的火焰,驾驶员连忙将坦克开动,炮长则死死的盯着那目标,只见在炮弹撞击在那辆“马蒂尔达”坦克的前装甲上,顿时那坦克就燃起了大火,然后里面的坦克弹药殉爆了,巨大的冲击力将“马蒂尔达”坦克的炮塔和车体生生的撕开,炮塔被冲了出去,倒在坦克车体的旁边。

卢克上尉抓起电台通话筒说:“各坦克自由射击,各坦克自由射击!”

而莫里斯上校则被那声爆炸吓了一跳,那就是说德军压根不必冲得很近就可以将自己这方的坦克全部击毁。他想到这里也连忙下令道:“各坦克立即开火,不管你们打的中不,立即开火。自由射击,自由射击。”

英军坦克开始向德国坦克进行回击,可是由于这批印度人压根没有在坦克里和敌坦克交战的经验,有的呆在原地向德军开火,结果成为了德军坦克的绝妙的靶子。有的倒是知道要不停的移动自己的位置,可是那些临时训练的驾驶员有的不知道坦克射击的步骤是要先短停坦克、装弹、射击然后启动车辆换位,把坦克开的四处转,装填手根本没有办法在沙地上颠簸的坦克里为坦克炮装弹。有的坦克炮长瞄准时间太长。刚把敌方的一辆坦克给打冒火,自己就被别的敌人坦克给击中了。

经过一轮交战,德国坦克只被击毁了4辆,而英国坦克则被击毁了20多辆。这时在德国坦克的无线电里传来了弗里茨.卢克上尉的欢呼声:“他妈的,这真的象我们在围歼一群缩头鸵鸟啊!”从此这场战斗便以“昔兰尼加沙漠打鸵鸟”而闻名。

莫里斯上校通过自己的坦克上的观察孔看到自己的前后左右的英国坦克不断的中弹起火燃烧,有些幸运的坦克乘员推开坦克上的出口门逃跑,却被德国坦克上的并列机枪给打得一个满身的筛子。而德国坦克见英国坦克还击火力越来越弱,很多炮弹都落到了沙地里,有些大胆的坦克车长从坦克里探出身来,拿出自己的冲锋枪对准逃出来的英国士兵开始射击。

莫里斯上校知道自己率领的队伍已经是败得一败涂地了,为了保存自己部下的生命,他下达了命令:“停止抵抗,向德军投降。”并且从自己的指挥坦克里伸出了一面白旗向德国坦克晃动。

弗里茨.卢克看见了在莫里斯上校的指挥坦克里举出了一面白旗,他下令道:“停火,停火。呈包围态势。注意他们的动向,一有不对马上开火。”

他马上接通了自己的指挥官林德少校的指挥电台:“英国人开始举白旗投降了。我们已经将他们包围。请指示下一步举动。”

林德少校在无线电里说:“命令他们投降,解除全部武装,双手高举从坦克出来。” 弗里茨.卢克从坦克里探出身来。手拿话筒大声喊道:“坦克里的英国人听着,把武器给扔出来,高举双手从坦克出来。给你们5分钟的时间,不然我军将恢复开火。”等了片刻后,从一辆坦克里扔出了几把手枪,然后几双手从那坦克的舱门里露了出来。然后人从坦克里爬了出来。

这时英国坦克里的坦克乘员慢慢的从坦克里爬了出来,这时从德国坦克里跳出的一些坦克乘员手持冲锋枪对准了英国人。命令他们到规定地点集合。从德国坦克群后面赶来了一些装甲掷弹兵士兵,他们乘坐着半履带运输车到达现场后,开始下车担负起现场警戒的任务。

第21装甲师的师长施特莱切在自己的指挥所里也听到了德军装甲部队在前线取得的胜利的消息。他马上接通了隆美尔的指挥部的电话,向隆美尔报告这场伏击战已经取得了胜利。

第二天,隆美尔派了一名中尉带着最后通牒到布克布克去威胁英国人,由于援军的覆没,被围的英军终于屈服了。这天,在布克布克要塞的院子里,师长施特菜切向隆美尔报告说:“布克布克已被攻克。我们俘获 1700 多名敌军,其中包括 70 名军官和一位将军。 缴获了大批武器、汽车和粮食。”

俘虏中包括前第11轻骑兵团的团长、刚刚升任第9装甲旅旅长的约翰.康贝准将。

隆美尔的快速进军正在产生预期的效果:英军部队出现了混乱和恐慌。轴心国军队突破布克布克触发了一场英军持续一周的大撤退。少尉罗伊.法兰的反应也许最为典型。由于指挥失灵,英军在一片混乱中向后撤退——30 人挤在一辆卡车上,因睡眠不足精神处于崩溃边缘,脸上厚厚的一层黄土使他们看上去像是黄疽病患者。

英军传统的冷静和刚毅的品质突然之间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在安提拉,一名惊慌失措的下士大声尖叫着,“快跑啊!德国人来了!”克里奇顿.米切尔中校威胁向他开枪才使他安静下来。在摩苏斯,一名上尉听说一队敌军正在开来便引爆了整个师的燃料库,以免它们落入轴心国之手,结果却发现所谓的“敌军”原来是英军的一支巡逻队。

在利比亚和埃及边境的英军已经处于一种全面溃败的状态,他们的撤退是如此的狼狈,以至于大量囤积在前线准备用于攻击的汽油、弹药粮食和其他补给品都被仓惶的丢弃。英国人抛弃的物资,虽然减轻了自己逃跑时候的负重,增加了他们逃跑的速度。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丢弃的东西恰恰的减轻了德国人的后勤负担。因为那些燃料和食物正好让缺乏补给的德国人的战争机器正常的运转。这种“雪中送炭”更加刺激了德国人的行军速度。因为他们需要更多的燃料来维持自己机动车辆的正常运转。

德军的坦克都极其耗油,因为发动机的马力都比较大,而且当时的燃料的纯度并不是很高,最多在70%左右。此外由于德军的补给点距离“非洲军”的前锋有130公里,其中这里大部分都是沙漠公路,一般来说,德军要将1升的燃料送到前沿阵地上,至少需要耗费5升的汽车汽油外,沙漠恶劣的气候对于德军汽车的发动机来说也是一场噩梦似的考验,有至少五分之一的汽车因为发动机的故障损失在沙漠中。不过,英国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比如,英国的部队就为他们质量低劣的汽车油箱烦恼不已。因为这种油箱在长途跋涉中漏掉的油比用掉的还要多。所以,他们非常羡慕德国同行可靠得多的产品。

在隆美尔玩命的催促下,德军士兵只能继续的前进。3天后,德军已深入埃及境内100公里,抵达海滨城市西迪巴腊尼。这是个除了清真寺和警察局,几乎全是低矮泥舍的小镇。隆美尔断言英军会一直退下去,因而把攻击下一个目标是苏伊士运河的指令通知给每一个士兵。并且,在这关键时刻,出于对施特莱切的成见,将其先头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冯.普里特维茨少将,他指挥的第90装甲步兵师刚到达前线。

茫茫荒原被夜的黑幕遮盖住了。断裂的山谷、多刺的灌木连一点轮廓也显现不出来。夜风在空旷的沙漠地上呜咽,远处传来阵阵枪炮声。这是德军的机枪营试图攻破西迪巴腊尼,可是远在后山指挥所的指挥官们都不知道,英军势不可挡的反坦克炮火和机枪火力封锁了整个路面。

在后山的柏油公路上,新来的第90装甲步兵师得师长普里特维茨正向第21装甲师先头部队指挥官赫尔弗的指挥所走去。他对隆美尔的举动实在感到困惑不解,怎么回事?司令为什么要把负责进攻的任务转交给我?我可是一个初来乍到的门外汉,以前从未在沙漠地作战过。

普里特维茨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开了赫尔弗的门:“对不起,上校, 隆美尔派我来接管进攻的指挥权。不过,我刚到非洲,关于部队和地形我一无所知。”

赫尔弗同情地点点头,把他让进屋里,向他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 普里特维茨喃喃地说道:“你对情况很熟,我看,还是向隆美尔建议一下,不必更换指挥官了。战场上更换指挥官乃兵家大忌,想必他会理解的。”“不必了,司令做出的决定只有执行,说也没用,”赫尔弗当然清楚易人的原因,只是不便向这位师长明说。“天不早了。你刚到此地,一定很累,早点歇息吧。”赫尔弗劝道。

太阳升起的时候,隆美尔已经站在这位新来的将军帐篷前敲门了:“将军阁下,这里是非洲战场,不是柏林,该起床办点正事了吧!”“快去查一下,为什么向西迪巴腊尼发起的进攻停顿了,”隆美尔怒气冲冲地说,“英国人正在逃跑,快去拦截他们!”

普里特维茨困惑地红着脸,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赫尔弗拍拍他的肩头,向路边一努嘴,他自己的汽车正停在那里。师长明白了。他钻进汽车飞也似地向西迪巴腊尼方向驶去。惊惶的德国机枪手们看到插着将军三角旗的小轿车从后面疾驶而来,靠近公路的一个机枪手尖声叫着警告说:“停车!停车!前面危险!”

普里特维茨在飞驰的汽车里站起身向后高声喊道,“跟我来,前进!敌人正在逃跑!” 霎那间,一发英军的反坦克炮弹猛然落进他的小车里,把他整个撕裂开来,他和司机当场一命呜呼。

四分五裂的小车夹杂着肢体在空中转了几圈落了下来,鲜血沿着公路湍湍而淌。赫尔弗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径直走进隆美尔的指挥部。隆美尔站起身来,不耐烦地看着他。“您刚才派往前线去的那位将军已经死了,司令阁下。”赫尔弗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 隆美尔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一言未发,转身出去了。他带了一队汽车和一门88毫米的大炮,驱车亲自前往西迪巴腊尼。路上,监视哨发现两辆小车颠簸着尾随他们,迅速追了上来。隆美尔拿起望远镜,看见一辆是英军的指挥车,另一辆看上去和他的德国车相似,隆美尔虽然英勇无畏,但也十分谨慎。“准备射击!”他命令道,于是所有的卡车都停了下来。

不一会儿,两辆奇怪的小车驶到他们的前头刹住车,从一辆车里跳出施特莱切少将:“报告司令,”他大声喊道,“第90装甲步兵师的师长普里特维茨阵亡。”由于气愤,施特莱切的脸涨得通红。

隆美尔冷淡地打断了他:“你怎敢在我身后驾驶一辆英国小车?我已经准备向你开火了。”

施特莱切也毫不示弱:“要是那样,你是想在一天之内把你的两名装甲师指挥官都整死,将军阁下。”

9月10日,意大利空军的“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袭击了西迪巴腊尼,炸弹雨点般落在英军的碉堡和机枪掩体上。英军的坦克和物资仓库升起腾腾烈焰。轰炸持续了整整一夜,至11日凌晨,第21装甲师上阵了。工兵炸毁了反坦克堑壕,剪开布雷区周围的铁丝网,然后用手榴弹引爆地雷。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要求有良好的后勤配合;300双剪铁丝用的特制手套连夜运到并在突击队开始行动时发放下去。紧跟在突击队后面的是如潮水般的装甲步兵。他们穿着无袖的军用紧身皮上衣,惊恐的印度士兵误以为是铠甲。到中午时分,德军已在敌军的防线上打进一个宽1200米,纵深300米的楔子。

与此同时,西迪巴腊尼遭到由意大利海军上将康皮奥尼的旗舰在内的2艘战列舰的猛烈炮击,炮击一结束,几艘炮艇,以及主要用于海岸作战的低舷铁甲舰便悄悄地向岸边驶去。它们对位于悬崖之上的西迪巴腊尼的防御工事进行近距离炮击。连续遭到猛烈炮击的西迪巴腊尼上空已是黑烟蔽日。有一大段悬崖突然塌方,呼啸着滑向大海,英军的许多炮兵阵地因此被毁。

隆美尔要求被困的英军高级指挥官、第2摩托化旅的旅长米切尔.加姆比尔.佩利准将率军投降。“他当然拒绝了,”隆美尔毫不惊诧地记录道。9月11日上午,就在轴心国部队开始发起总攻的同时,英军也正试图冲出包围圈。在一片混乱中,一些英军官兵设法逃了出来,但是到中午时分,西迪巴腊尼还是失陷了。佩利准将成了被德军俘获的盟军高级军官中的又一成员。突围时他乘坐的装甲汽车“不小心”走得快了一点,一头撞上了德军第3装甲步兵营一个执行巡逻任务的机械化分队上。

士气高涨的德意联军(尤其是初尝胜利滋味的意大利人)对于隆美尔的指挥领导推崇备至。士兵们这样的一句话最能够表达他们对隆美尔的钦佩之情:“向左看,什么都没有。向右看。也什么都没有。向前看,隆美尔。他在前方!”只是,胜利是不是来得太容易,也太快了?


作品相关:

②88毫米高射炮:德国的88毫米高射炮是二战中最广为人知的火炮。88毫米炮在二战中并不是只因为它的防空性能而闻名,而是由于它的多用途性,尤其是反坦克能力而大放异彩。由于设计思想超前,直到战争结束也并不显落后。88毫米口径的高射炮还可以用来在前线攻击碉堡和点目标,二战中德军元帅魏克斯就因为善用88毫米高射炮打击地面目标而被称为“高炮将军”。由于88毫米高炮高度的灵活性和较高射速(每分钟最高25发),它在前线应用得十分广泛,用来保卫重要军事目标和后勤基地免受空袭。在前线,高射炮也用来执行其它战斗任务,例如攻击坦克,掩护部队地面作战。88毫米大炮对付坦克所取得的许多成功都要归功于它作为防空大炮所具有的性能。克虏伯公司的设计者们预见到,由于轰炸机飞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高,高射炮兵必须打出连发炮弹才有机会击中目标。所以,他们给88毫米高射炮装备了一种弹簧装置,这种弹簧装置在大炮产生后坐力时会打开炮闩、弹出炮管,然后可以装入新的炮弹;装炮手只需把炮弹放在装炮架上。当炮管需要升高最准空中时,这种自动装炮架很管用,可是当需要把炮弹呈水平方向发射出去时,这种装炮架有它不利的一面。所以,在反坦克作战中,一般都把它取下不用。

88毫米炮第一次出现在西班牙内战期间,在那里,由于它很高的炮口速度和有效的重弹发射能力,88毫米炮被证明不仅是出色的高射炮,也是理想的坦克杀手。当到达北非后,由于能够在超过1000米的距离上敲碎任何盟军的坦克,88毫米炮再次成为了令人畏惧的坦克杀手。

1933年,88毫米高射炮进入德国陆军服役,该炮量产后定名为Flak 18型,从此开始了该系列火炮颇具传奇色彩的服役生涯。每个Flak 18型炮班有12名成员,包括1名炮班班长及11名士兵,11名士兵分别为:2名负责驾驶牵引车的士兵、1名通信兵、1名装填手、1名管信设定手、1名炮手、2名负责炮身俯仰和回旋的士兵及3名供弹手。在攻击地面目标时,通信兵必须转而操作测距仪,另外一名供弹手负责弹着点的观测任务,管信设定手转任供弹手,较资深的供弹手负责管理弹药的供应,并担任副班长。Flak 18型的左侧附加有机械式引信设定装置,对空射击时的射控工作,由高炮连中心的30型数据传送装置系统执行。88毫米高射炮依任务不同有3种方法控制射击:防空射击时经过数据传送系统以雷达及防空预测感测器控制;执行反坦克任务时,利用直接瞄准仪射击;间接射击时利用测距仪进行瞄准。该炮可发射的弹种非常多,除了一般高爆弹外还包括AP40型穿甲弹及烟幕弹,其中高爆弹全重14.7公斤,弹壳重9.5公斤,加装定时引信后不但能用于防空射击,在地面作战中还可有效对付集结的敌人,例如将定时引信设定在目标区的上空爆炸,具有霰榴弹效果。

88毫米系列火炮的标准牵引车是Sd.Kfz7式半履带运输车,它是由克劳斯-玛菲公司所生产的8吨级牵引车,车上搭载炮班成员及其个人装备,车身后方有88炮的弹药箱。Flak 18型的身管为56倍口径,炮管长4.93米,全备重量6.86吨,战斗重量5.15吨。炮座可360度回旋,最大仰角+85度、最大俯角-3度。发射高爆弹时炮口初速830米/秒,最大射高8000米,高仰角射击的最大射程为10705米,水平射击时为5000米。它的反坦克能力颇佳,使用被帽穿甲弹时,可击穿1830米处以60度法角线倾斜的86毫米厚的均质装甲。

88毫米的Flak 36型炮于1936年开始服役,它与Flak 18型最大的不同在于炮管结构及使用的特种拖车。Flak 36型的炮管为三段式可拆换设计,可依炮管磨损部位分别更换,省去以往必须将整个炮管更换的作法,不但节省资源且更方便更换,必要时可在战地即时更换。这种新炮管由莱茵金属公司设计,被称为9型炮管。最初的Flak36型使用新的201型特种拖车,火炮下架和进入炮位的操作较简便,后期换装的新炮车为202型特种拖车,具有新的并列双轮结构,越野性能较好,牵引时炮口朝向后方,装有轮胎刹车及轮档固定装置,使用Flak 36型在炮车上便可用低角度射击,应急反坦克能力大为增强,此外Flak 36型的炮架也略作修改,上下炮车的作业更为便捷,进入及撤出阵地较快速,火炮生存率大为提高。Flak 36下来是Flak 37,它装有最新型的37数据传送装置,由于仅适于高仰角射击,使它成为单纯的防空火炮,不担任反坦克任务。

尽管88毫米炮的前期型号Flak 18、36/37取得极大成功。但由于战争对航空技术的刺激,高性能飞机不断出现,这让德军兵器局感到早期的88炮已不足以应付新的威胁,故1939年与莱茵金属公司签定合约,研制发展高性能的新火炮,在1941年研制出称为Flak 41的新型88毫米高射炮。

为了加强Flak 41型88毫米炮的威力,Flak 41型以71倍径炮管取代原有的56倍径设计,炮管强度相应增加,超长的身管赋予炮弹更大的杀伤力。Flak 41型引入了精密复杂的观瞄及射控装置来提高射击精度,还安装了半自动装弹机构来提高射速,这也降低了装填手的工作强度。以上诸多改进使Flak 41型88毫米高射炮比起它的前辈来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尽管Flak 41各方面都很出色,却也存在缺陷,主要在于Flak 41系统过于复杂,使得早期试生产炮常发生故障。由于材料的短缺和部分制造上的问题,故障问题一直没有获得彻底解决。例如射击后空弹壳的退排很不顺利,故技术维护就变得很复杂。

虽然德国88毫米高射炮具有极佳的反坦克能力,毕竟仍是一种防空炮,其外形仍然过高,而且设备繁杂、操作人员多,作战时常须预先布置阵地,这些都很大程度地限制了其野战反坦克能力,使其战斗运用的弹性大受影响,所以开发以88毫米高炮为基础的专用反坦克炮成为必然。1943年克虏伯公司推出了Pak43反坦克炮,并于该年年底迅速交付部队使用。Pak 43使用68.3倍径的炮管,全长6.6米,炮口装有双重制动式炮口制退器,并配有电动击发装置,半自动水平滑楔式炮闩和液气驻退复进系统,战斗全重约5吨左右。射击AP 40高速穿甲弹时,初速高达1130米/秒,最大射程16002米,可贯穿2000/500米处的184/274毫米厚的垂直装甲,强大的火力足以有效制服二战末期盟军所有坦克。Pak 43尤其受到东线德军的欢迎,它能在2760米的距离上轻松击穿苏军T-34坦克,在遏制苏军庞大的装甲部队的战斗中起了一定的作用。

以Ⅳ式底盘研制的“犀牛”(Nashorn)坦克歼击车装备了Pak 43/1;“猎虎”式坦克歼击车的实验型和“象”(Elefant)式坦克歼击车使用Pak 43/2型炮,该炮使用的Pz.gr.40/43穿甲弹重7.3公斤,炮口初速1130米/秒,914米以外可击穿厚度192毫米60度法角线的均质装甲板。“猎豹”坦克歼击车则配备了71倍径的Pak 43/3型。

作为穿越者的德国元首深知长身管火炮存在不可克服的致命缺点(这点以后在介绍“黑豹”式坦克时再说明),所以既不打算开发71倍口径的Flak 41型88毫米高射炮,也不在此基础上研制68倍口径的Pak43型反坦克炮,甚至不发展专用防空的Flak 37型,而是以Flak 36型高射炮为基本武器,兼顾防空和反坦克作战。

伴随陆军防空作战的88毫米高射炮一般采用的是四联装的装置,4根旋转炮管拥有很高的射速,每根炮管1分钟内可以打出25发炮弹,1分钟内这种四联装高射炮就可发射100发炮弹,足以驱散敌军的飞机编队。这是因为配备有近炸引信的105毫米高射炮要优先满足军舰的需要,以及用于国内要地的防空,所以野战部队只好使用这种四联装高射炮应急了(至于有效击落敌机则另有“大杀器”)。这种四联装高射炮用于反坦克的话,有时候一阵排炮就能击退几十辆坦克,再加上射程较远,使得炮兵们在对付坦克时具有先发制人的优势,如果在1000米的范围内发射,88毫米炮弹可以穿透英国最厚的装甲。德国炮手通常在1000米的近距离内开火,22磅重的炮弹飞到目标用不了1秒钟的时间,敌人坦克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事实证明,这是一种相当成功的战术。88毫米高射炮使用时安放在十字形炮架上,具有可水平收折的十字梁型结构,机动时搭载于一套四轮式炮架上,作战时作战时折除牵引轮将火炮固定于地面,十字梁型炮架外形低矮,并且可作全方位回旋攻击任何方向的目标。紧急情况下也可在轮式炮架上直接投入战斗。在北非,德国人机动灵活地使用着这种致命的武器,炮兵乘坐半履带式车辆进行机动,车后则拖着这个重达5.5吨的大家伙。德国人对88毫米大炮的使用十分谨慎,通常,炮兵会在大炮四周垒起一圈沙袋,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则在沙漠中挖掘掩体,这样当大炮平放时,炮管刚好露出地平线,利用沙漠常见的雾气和风沙,它几乎不会被发觉,并且可用光学测距仪瞄准开火。

穿越者德国元首下令在Flak 36型88毫米高炮的基础上研制出88毫米反坦克炮,如加装了炮口制退器、采用电击发方式、后座系统为了适应坦克炮塔的尺寸而进行了修改,其余均与Flak 36一样。88毫米高炮与坦克炮采用相同的炮弹,该炮定型为KwK 36 L/56型88毫米坦克炮,身管长4.96米,可发射39式被帽穿甲弹,40式碳化钨芯穿甲弹、破甲弹和榴弹,其中穿甲弹初速600米/秒,破甲厚度90毫米。历史上这种优秀的坦克炮被安装在亨舍尔公司制造的“虎”式重型坦克上,由于“虎”具有这样强大的火力,对付当时盟军的各种装甲车辆绰绰有余。不过,我们的穿越者不打算研制“虎”式坦克,而是将KwK 36 L/56型88毫米坦克炮适用于“黑豹”式坦克上(历史上“黑豹”坦克使用的是75毫米长身管火炮),以及新的“犀牛”式坦克歼击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