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东莞女工们荒唐的“一夫多妻”现象

韦晓宝 收藏 3 11428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17_31251_10831251.jpg[/img] 当男工的“被窝子”需求一再进入公众视野,女工们面对性问题时仍然难以启齿。由于性别的原因,这是一种集体羞怯和沉默。在制造业发达的东莞,男女比例长期失调,在普通人眼中,她们只是流水线上的一颗颗螺丝钉,很少有人会顾及到她们“那方面”的问题;然而她们毕竟是女性,她们有爱情、背叛、欺骗、性需要。 女工小芳的男朋友有三个女朋友,并且她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 她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揭秘东莞女工们荒唐的“一夫多妻”现象

当男工的“被窝子”需求一再进入公众视野,女工们面对性问题时仍然难以启齿。由于性别的原因,这是一种集体羞怯和沉默。在制造业发达的东莞,男女比例长期失调,在普通人眼中,她们只是流水线上的一颗颗螺丝钉,很少有人会顾及到她们“那方面”的问题;然而她们毕竟是女性,她们有爱情、背叛、欺骗、性需要。


女工小芳的男朋友有三个女朋友,并且她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


她的男友是个来自四川的普通男工,名叫李兵,由于关系的复杂,小琴和“对方”的故事,我们权且让李兵代言。



李兵貌不出众,在东莞务工十年。2008年一年内,李兵在东莞长安上沙科技园同时和三个女工交往并发生关系,一个同居,一个恋爱,一个情人。“她们互相都知道的。”李兵称自己对三个女孩都十分坦诚。最初李兵只有一个固定的女朋友,是名“90后”女工。交往四个月后,在2008年春节前的厂区舞会上,李兵结识了在科技园某电子厂工作的第二个女朋友,不久同居。“第三个女孩也是在附近打工,见她总是闷闷不乐的,我就去和她聊聊天,谁料她提出要和我交往。我对她说,‘我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不能再有第三个了,只能做情人。’她同意了。”



“那段时间挺混乱的,开始时前两个女朋友还不知道,等她们慢慢察觉了,问我,我就如实说了。结果她们不但没离开我,反而对我加倍地好。”三个女孩对一个男友展开竞争,李兵记得,至少有两个女孩是想嫁给他的。在他这里,一切都自然而然,“厂区里女孩子多,离家在外都挺孤单的,我从厚街到长安工作十年了,懂女孩子心思,真的对她们都很好。”


同李兵一样的男工并不少见。在记者走访的一些厂区里,男工同时与几个女工交往并发生关系被认为是件“正常的事”。在厚街白濠村,间杂林立着众多的塑胶厂、鞋厂、拉链厂,多数工人因为籍贯住在了一起。



四川籍男工小林毫不避讳地对记者说,“我也就三个女朋友,很正常嘛,出来混的 ,谁不是这样?”在他和他相熟的四川同乡之间,这并不是秘密,“几个哥们都这样啊,‘一夫多妻’稀松平常,这个厂一个(女朋友),那个厂一个(女朋友),年轻漂亮的厂妹多得是,单纯又好把,干嘛不多要几个?谁要是只有一个女朋友,就太丢人了,会被笑话死的。”


小林的逻辑是,“反正大家都年轻,还能玩几年,到了差不多的年纪,女孩子都回家结婚了,照样做良家妇女。”


这个逻辑背后有这样一组数据:广东省妇女维权站东莞站调查数据显示,60.5%的女工表示在东莞务工是为了赚钱养家,多数女工未来仍会选择返乡结婚或创业。



揭秘东莞女工们荒唐的“一夫多妻”现象

广东省妇女维权站东莞站长刘秀连常期接触各类女工,她认为,女工们普遍比较单纯,工厂里年轻人聚在一起,许多女工会很轻易地与男性交往和发生关系。但是女工同时呈现出很极端的另一面,从第一代女工延续到当今女工的传统观念是,多数人最终仍然愿意选择“知根知底”的同乡人结婚。因此女工的选择既轻易又传统,就跟“一夫多妻”的现实一样令人难解。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