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媒体:解放军高级将领越来越直言不讳

文章称,美国决定对台军售之后,先后有3名中国高级将领表示应增加国防开支,扩大军队部署。

据香港亚洲时报9日报道,解放军各军种高级军官变得越来越直言不讳。

美国最近决定对台军售之后,先后有3名来自中国国防大学与中国军事科学院的解放军高级官员——朱成虎少将、罗援少将、柯春桥大校——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称,中国应该抛售美国债券,增加国防开支,扩大军队部署。

此后,退役将军尹卓也表示,东南亚国家联盟潜艇数量的增多会对中国产生威胁。尹卓在2月称:“按现在的速度增长下去,不要几年的时间,东盟国家会发展成一支强大的海上力量。这必然对周边国家,包括中国形成一定的挑战。”尹卓还建议中国在中东地区建立海军基地,中国国防部对此回应称:“中国没有建立海外军事基地的计划。”

解放军空军上校戴旭在其所着著新书中也描绘了一个非常暗淡无光的未来:“中国无法逃脱战争灾难,这场灾难可能会在未来十至20年内发生。如果美国能在中国后院玩火,那么我们也能在美国后院玩火。”戴旭上校是一位资深军事分析家,经常就中国国防问题发表评论。 全球军事网:www.militaryy.cn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深研究员邦妮·葛来仪表示:“近几年来,部分中国媒体变得更加商业化,使得一些出版商更侧重出版可吸引读者眼球的煽情与民族主义内容。为了赚钱,学术界与解放军军官抓住这次机遇创作提出有争议论点的书籍。

葛来仪称,罗援少将和中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杨毅海军少将都是中国直言不讳的高级军官的最佳实例。华盛顿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亚伯拉罕·丹马克还将解放军前副总参谋长熊光楷列入其中,称他也是个直率的人。自2005年退役之后,熊光楷便开始担任中国国际战略学会会长。

十五年前,熊光楷曾引起世界媒体轰动:他曾于1995年前警告美前驻华公使傅立民(Chas Freeman)称:“上世纪五十年代,你们有战略优势,威胁称要对我们发动核攻击。你们能够那样做,是因为我们无法还击。但如果你们现在攻击我们,我们能够打回去。所以,别再提那些威胁。你们与其担心台北,不如多关注洛杉矶。”不过,许多年后,傅立民承认称,他并不认为熊光楷的话是一种威胁。

然而,印度的智囊组织南亚分析集团战略分析家巴斯卡·罗伊指出,熊光楷在1995年作出的评论并不是自发的。罗伊称:“这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国中央军委向美国发出的信息。在许多军事与战略问题上,高层领导利用军方通过公开或出版或私底下提出建议,然后再暗中窥探别国反应。”

中国并非仅仅依靠解放军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1999年8月环球时报曾刊文威胁称,中国会对台湾地区前任领导人李登辉的分裂言论作出军事反应。环球时报文章称:“如果台湾当局认为大陆只能发动宣传与心理战,那么他们就大错特错了。”

这次事件发生之时,中国正在筹备建国五十周年,而且几个月前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才被美国轰炸,三名中国平民遇害。因此,可以这样说,环球时报的评论反应出了当年中国民族自豪感与愤怒。

不过,美国战略预测资深分析家罗杰·贝克尔(Rodger Baker)称:“在过去十年里,每当台海局势紧张的时候,中国军官都能够更加直率的发出自己的观点——尤其是在对美国行动及决定作出回应的方面。然而,与1999年的时候相比,今天评论更加温和。”

对此,葛来仪表示:“杨毅与罗援都对台湾军售作出了坦率的反应。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都是退役将军。解放军军官谨慎的指出,这些人并不是代解放军发言。中国政府不鼓励任何坦率的言论,但他们也不会加以阻止。”

葛来仪称:“媒体传播这种意见可能会符合他们的利益。这是一种对美国感到愤怒的人发泄不满的方式。可能有人会附和这些观点,也可能有人会反对这些观点。政府越来越容忍媒体进行这样的辩论。对朝鲜核试验及中国应如何反应的辩论就是又一个实例。”

不过,罗伊则认为,这些解放军军官的评论只是反映出了中国不断增强的军事及经济实力。正是这种提高导致他们发出了“傲慢的评论”。他表示:“诸如Strike-2009等军事演习与新中国建国六十周年大阅兵都证明中国已经坐到了全球圆桌前。军方官员所有有关国家重要性的评论就算没有得到政治局常委委员的同意,也会得到中央军委的许可。由军官撰写的文章也得到了高层人士的许可。”罗伊指出,杨毅就是“中央军委的主要发言人”。

丹马克称,因为解放军正就其长远方向及未来角色及使命进行讨论,解放军军官可能会多一些公开表达意见的空间。然而,他们可表达观点的范围仍然非常有限。丹马克称:“我并不认为解放军官员变的更加坦率。”然而,丹马克也同意称,虽然释放探测气球是解放军的常规做法,但解放军在2010年毫不讳言的现象还有其他原因。“解放军内部对其未来角色及使命以及支持其预算要求的辩论是突出动机。最近解放军预算增长速度放缓一事说明,解放军及其内部各军种、部门正在争夺有限的资源。这些文章的发表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下一个五年计划(2011年至2015年)临近之时,绝非巧合。”

贝克尔指出,解放军现在是供应线的保护者,负责维持原材料与能源供给源源不断的流入中国,因此中国军方的重要性不断提高。这必然会被视为是中国军力提高的结果,并被人们接受。然而,随着中国实力的提高,中国就需要尽量确保自身不会被视为一个成长中的威胁,或是一个追求强权的国家。

随着中国在东南亚经济活动的扩大,其军力投射范围也在不断随之扩大——越南除外——所有有关东盟的评论也必需经过深思熟虑。在这方面,解放军军官有不可逾越的界限。对此,葛来仪称:“罗援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马英九的‘三不’政策是‘和平分裂’,这就是一种越界的表现。在此之前,中国官方或分析家都没有对马英九的立场做出评论,尽管许多中国人在私底下对马英九将‘不统’作为其政策表示失望。不过,罗援则称自己的评论被‘错误的引用了’。”

在这方面,中国的太空计划得到了密切关注。降低美国对华优势——不仅就其在高技术武器方面所占优势而言——仍是解放军的优先事项。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国家安全研究系主任、中国太空发展研究专家琼·约翰逊-弗里兹(Joan Johnson-Freese)表示,在太空方面,解放军空军司令许其亮“军事竞争已转向太空”的评论是最近媒体引用最多的评论,但也出现了断章取义甚至误译的情况。除语言因素外,美国人更倾向于由此联想到中国的意图。“可以想像,美国将军的评论在中国会被如何引用及阐述。中美双方在战略沟通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作。”

约翰逊-弗里兹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毕竟,与过去相比,如今国外媒体采访中国军官的机会较多。据贝克尔称,解放军对军事现代化的强调包括在国防大学接受训练及军事教育,而其内容不仅涉及解放军政策及战略,还包括全球关注问题。对于解放军军官而言,参与超越军备限制及核武器议题的国际会议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多。

对此,贝克称表示,高级解放军军官如今更频繁的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他们“喝着咖啡——特别是喝着啤酒——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们会说些什么。可是,书籍和评论还是与以前一样会提前经过审核。”

现如今,中国能够更加精明的利用媒体传达自己的信息。例如,当退役海军少将尹卓提出中国应该在海外设立一个新的海军基地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表示:“没有必要夸大身为退役海军少将的尹卓的个人观点。”不过,金灿荣并没有完全驳回修建海外基地概念。他说:“由于中国的国家利益已经超出了本国边界,因此需要强大的力量以保护这些利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