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四卷:至死不投降 第四十四章:与鬼子死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石头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与鬼子拼刺刀,与鬼子真刀真枪面对面的干,忐忑和紧张是可想而知的,更是不足为怪的。

杀人杀红了眼,瞪着如灯的狼眼络腮胡鬼子,一步一步向石头逼过来,一对如灯地狼眼紧紧逼视着石头,放射出阴森幽蓝的鬼火。络腮胡鬼子是想用眼睛威慑杀人,逼石头就范。小鬼子小看人了,石头心中怒火“腾”地一声跳了起来,石头在心里大骂:强盗,恬不知耻的强盗,真是不要脸了,小鬼子真是不要脸了,不要脸的人还叫人么!

是人都有羞耻感,小鬼子真的就是不是人,小鬼子竟然没有一点羞耻感。分明是跑到了我们的国家里还杀人放火抢东西,恶事做尽,不但没有丝毫愧疚、羞耻的感觉,反倒瞪着如灯的狼眼,还想继续伤人,太欺我们大中华没有男人了。

说小鬼子是强盗,似有些辱骂强盗,强盗起码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事,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强盗,是在掠夺别人的财物,强盗为财,很少伤人,知道别人在失了财的同时,还记得给别人留条性命。

小鬼子有么?小鬼子杀人如同儿戏,拿我同胞兄弟姐妹的生命,连猪羊鸡狗都不如,猪羊鸡狗还要算计着杀,为以后的生计打算,给自己留条活下去的后路。小鬼子杀人,杀我们中国人从来都是连条后路都不留!

石头面对着络腮胡鬼子怒火万丈,牙齿咬得“咯咯”地响:络腮胡小鬼子过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石头真被络腮胡肆无忌惮激怒,石头决心今天如何也要打点这小鬼子上路,为死难的战友同胞报仇雪恨!

石头向前迈出小半步,以标准对刺的姿态,时刻准备着对络腮胡小鬼子发起进攻。对刺石头在军校练过,石头臂力过人,又机动灵活,对刺成绩一直不菲,一般学员大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过,石头从来就没有真刀真枪,刺刀见红地干过,今天终于有了机会,该让着狂妄的络腮胡小鬼子嚐嚐爷爷的厉害!

石头将枪刺挺直,刺刀的锋尖直对络腮胡的眉心,石头心中在骂:该死的络腮胡,今天你遇到了爷爷,只怨你小子的运气不好,祖上没积什么阴德,祭了爷爷的刀,怨不得爷爷不怜悯你这条狗命!

络腮胡鬼子见石头毫无惧色的,络腮胡鬼子就不向前走了,络腮胡子小鬼子也站下了,络腮胡小鬼子甚至还有些纳闷,眼前的中国士兵看上去还是一个稚气未脱得孩子,而这个孩子除了刚开始时还有些惧色外,转眼就变得越来越硬朗了起来,两只眼睛还喷射出仇恨的火花,看来这个孩子气的中国士兵,并没有被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所吓住。络腮胡子鬼子也慢慢挺起了刺刀。

忽然,络腮胡子鬼子疯狗一样,发一声,像是被人宰杀似的嚎叫,挺直刺刀就向石头胸口刺来,石头急忙用枪刺向外一拨,石头几乎就没有拨动,石头暗暗吃惊:小鬼子好硬的臂力。

石头吃了一惊,难怪有几个战友都死在他的手上,络腮胡小鬼子这一招制胜,不能不说是手绝活。这也难怪,日本是一个军国主义国家,从娃娃抓起,在学校就设有对刺课,小鬼子的对刺技能,不得小歔。因此,在战场上,一般中国士兵一对一与鬼子对刺,多的时候是很难取胜的。

不过,络腮胡子鬼子今天遇到了石头,也算是棋逢对手了,

石头一下没拨动刺过来的刺锋,石头就闪身让过刺锋,回转体改用用枪把子猛击络腮胡近在眼前的脑袋,络腮胡低头躲过,络腮胡不愧为是一个老手,低头躲过石头击上他脑袋的枪把子,枪刺却又转过刺向石头的软肋,石头急用枪身格开。

两个人一下都脱离了接触,第一回合的格斗较量,虽说都有惊险,却没分出输赢。

络腮胡小鬼子吃惊这稚气未脱得孩子,竟有如此不凡得对刺技术,一般的中国士兵是很难躲过他这一招的。

石头释然了,有了与络腮胡的第一次的接触,石头对络腮胡鬼子有了不过如此的印象,石头对决络腮胡小鬼子心里完全有了底。

这一次,是石头主动发起攻击的,石头的枪刺在空中故意挽了一个花样,络腮胡无从招架,石头的枪刺忽然改道,直奔络腮胡的心窝而去,络腮胡后退一步,急用枪接住,两条一模一样的枪,两把一摸一样的刺刀搅在一起,枪与枪相碰“嘭嚓”乱响,两把刺刀刀刃磕在一起,刀刃磨得“唧唧”作响。

石头努力上挑,络腮胡死命地下压。石头忽然一松劲,络腮胡闪了一跟头,石头趁机一腿扫过去,络腮胡小鬼子万没想到,石头会来这么一招,络腮胡被扫倒了,石头反手一刺刀,扎在了络腮胡小鬼子的心窝上,一刀就结果了络腮胡小鬼子的性命。

三连官兵奋力杀鬼子,小鬼子在人数上弱势,终于不支,小鬼子退走了,地上到处都是血迹,到处都是横七竖八躺倒的尸体。

石头看到结巴连长一脸乌黑,结巴连长不知什么时候,已把举刀的鬼子的军官干掉了,结巴连长的身上全是红红的血,结巴连长对石头喊:“快,工事!”

石头这才注意到所有活下来的三连士兵都在抢修工事,伤兵被抬在一边包扎。

结巴连长对石头笑了一下,石头搞不懂结巴连长这一笑,是不是对石头的奋勇杀敌的一种赞赏,反正此时石头的心里很受用,石头忽然感到结巴连长好可爱,甚至对他的简单的指挥术语都有些崇拜。

石头放下他手中的三八大枪,觉得手上有些腻滑,原来是溅满了小鬼子的污血,石头将手用地上的浮土擦了几把,就开始了修工事。

石头知道:结巴连长做得很对,小鬼子不会甘心于他们的失败,鬼子是肯定要反扑的,更残酷的战斗这才刚刚开了个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