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友巡演“订金诈骗门”爆新进展 演出商怒言:“内部纠纷关我屁事!”

忒厚道 收藏 0 188
导读:张学友经济公司天星娱乐“订金诈骗门”又曝新进展。继早前香港天星发布《通告》之后,香港天星公司在3月16日给各演出商传真了一份所谓的《天星公司关于沈诗仪的公开信》。这份信洋洋洒洒数千文,欲极力撇开和“订金诈骗”事件的关系。在这篇带有“安抚”味道的公开信发布后,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反而令各演出商愤怒不已。有演出商当即气愤的表示:“天星内部纠纷是他们自己的‘茶杯风波’,关我们演出商屁事!” 有演出商质问:早在2007年张学友巡演的时候,沈诗仪就代表天星娱乐全程运营了从收取订金到制作演唱会的一系列演出事务

张学友经济公司天星娱乐“订金诈骗门”又曝新进展。继早前香港天星发布《通告》之后,香港天星公司在3月16日给各演出商传真了一份所谓的《天星公司关于沈诗仪的公开信》。这份信洋洋洒洒数千文,欲极力撇开和“订金诈骗”事件的关系。在这篇带有“安抚”味道的公开信发布后,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反而令各演出商愤怒不已。有演出商当即气愤的表示:“天星内部纠纷是他们自己的‘茶杯风波’,关我们演出商屁事!”


有演出商质问:早在2007年张学友巡演的时候,沈诗仪就代表天星娱乐全程运营了从收取订金到制作演唱会的一系列演出事务。现在香港天星怎么又出尔反尔,不仅把沈诗仪强行清除出北京天星公司,还否认其曾任的职务?如果2010-2011年张学友巡演沈诗仪收取订金也是个人行为,那2007年张学友的巡演收取订金并运营策划演唱会岂不也是沈诗仪的个人行为?显然,稍微有辨别力的人都看得出。沈诗仪收取订金是陈淑芬之流指示并默许的。沈诗仪只是遵照香港天星的指派而已,是代表香港天星,而非她个人。


在《公开信》中的第一页,陈淑芬等口口声声地说香港天星、北京天星和天星视觉是“各自立注册、独立运营的法人企业。”既然如此,那香港天星又如何能知道北京天星的账户和密码,并“责成天星视觉监事统一将个人账户的‘合作诚意金’划转到北京专用账户”?既然是毫不相干的公司,陈淑芬及所代表的香港天星又岂能越俎代庖,视法律于无形,干涉其他公司财务呢?很显然,陈淑芬洞悉并操纵着这背后的一切,包括收取演出商的订金。


再有一点,沈诗仪从2009年8月份就已经开始以北京天星总经理的身份收取张学友2010-2011年巡演的诚意金(即订金)。而2010年3月8日,张学友经济公司香港天星才发布《通告》(加盖公章),宣传“未授权或委托过任何单位或个人收取过演唱会订金等款项”。从沈诗仪开始收取订金到香港天娱发布《通告》,时间长达近8个月。事件横跨这么长的时间,香港天星难道会毫无知情?很明显,这一切均是在香港天星的策划和默许下完成的。


这篇所谓的《公开信》看似冠冕堂皇,实则胡言乱语。所谓的公开信,既没有相关当事人的签名,也没有照例加盖公章。究竟谁在说谎?究竟谁在不断“编故事”,究竟谁在散布谣言,究竟是谁在信口雌黄?这事实不是摆在眼前吗?


值得一提的是,陈淑芬还借《公开信》大肆自吹自擂一番。拿所谓的“金牌经理人”这一陈词滥调说事。殊不知,陈淑芬颠倒了因果。真正的“品牌”是张学友本人,陈淑芬只是沾了歌神本人的一点光而已。不仅如此,演出界对陈淑芬、陈柳泉夫妇的评论刚好相反。所谓“陈淑芬之心,路人皆知”。诸位可以调查一下,多年来,陈淑芬夫妇借充公订金为名的“案例”究竟有多少?对于“其身不正”且有“前科”的人,他们所说的话的可信度又有几何呢?陈不过是满嘴荒唐言的“欺世盗名”之辈而已!


另有一点,沈诗仪作为北京天星娱乐的总经理,在没有经过公司董事会的批准下,就被陈柳泉擅自勒令其在规定的时间内搬出北京天星公司。陈柳泉等人如此草莽地解除沈诗仪的职务,丝毫没有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等法律章程办事。他们自称是“文化公司的文化人”,其实,他们是没有丝毫法律意识的“伪文化人”。


事实胜于雄辩。陈淑芬对与这些质疑只字不提,却纠结于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企图偷换概念,混淆视听,妄图实现其转移演出商注意力、开脱责任的险恶用心。他们所列举所谓的一些“事实”,无非是一份苍白无力的辩解词。他们的处心积虑的精神很难得,但是,笔者在此也要善意地提醒他们:不要当演出商为傻子,他们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广大网友歌迷的眼睛是也是雪亮的。奉劝陈淑芬和香港天星公司之流切勿置法律于不顾,切勿置舆论的压力于不顾,而是三思而后行,不要再做出既蒙昧良心、又触犯法律的草率之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