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就张磊案法医报告及现场照片答xwd19991015朋友

绿色冲击波 收藏 200 10305

 以下是引用xwd19991015 在第7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绿色冲击波 在第68楼的发言:
......

请问是证据重要还是口供重要?我知道你会说都重要,我也认为都重要,但证据不会说谎(除开验证证据的人说谎)。证据与口供相结合,这样得出的结论才客观公正。

我问的是法医的验尸报告里的创口位置和入射角度,以及现场的勘察。而你却拿了份当时与死者正起纠纷的当事人“口供”,同时还忽略了另一种说法与此完全相反目击者的“口供”。张被什么武器袭击?身上有伤没有?当时的情况是否危害到他或其他人的生命?衣服有抓扯撕打留下的痕迹没有?

如果你出示的这份“口供”是事实,那么调查组怎么会认定张用枪不当?怎么会被刑事拘留异地关押?

梳理了一下,我们讨论的症结在什么地方。

也就是该不该用枪的问题上,后面发生的,包括技术细节等等都是开枪引发的。确实两份材料出入很大,若采信郭对立方的,你们认为是否该开枪?

同样采信郭这一方,郭一退再退,我也认为不应该开枪。可是我看到的材料觉得可能性不大:请看

法医学专业毕业的许勇,已经从事法医工作30余年,曾参与过省内多起大要案件的侦破工作,多次立功受奖。他说,两名死者所中枪弹遗留痕迹均为近距离射击所致。所谓近距离射击,一般是指枪口距目标10公分以内的距离。


许勇介绍说,死者郭永志左额颞部有1.6cm×1.5cm皮肤组织缺损,周围见星芒状皮肤撕裂,并见烧灼痕及挫伤带。右后颅窝见1.5cm×1.1cm粉碎性骨折,骨折片向外膨出;其右大腿中段前内侧有枪弹创伤,但未见大血管及骨质破损。


死者郭永华左下眼睑外下方见类圆形孔状创口,创口边缘见烧灼伤,外围见挫伤带及散在火药斑纹,右枕部枕骨粉碎性骨折,骨折碎片向外膨出。


许勇分析说,根据对两名死者的尸检结果,可以得知两死者所中三枪弹均为近距离射击形成,其中,郭永志左额颞部射入口射击距离为接触性射击,且三处枪创均为正面射击形成,即前进后出。郭永志右大腿中弹主要伤及肌肉,未伤及到主要血管和骨骼,一般来说,此种情况下伤者仍有自主行为的能力。


他说,如果郭永志腿部中弹倒地并爬行,应有移动痕迹和血迹,但现场勘查未发现有这类痕迹,郭永志倒地位置系原始位置。且郭永志如在爬行中中弹,枪创应是后进前出,这与尸检结果正好相反。



以上更符合前者采访报道。




郭家如是说:举枪连开五枪将该镇两名村民现场毙命


“跪倒,否则我毙了你!” 呯!呯!呯!呯!呯! 现场两村民躺倒大街 ,张磊五声枪响后,两条鲜活的生命就没有了。据新闻记者采访目击者报道,杀人的安顺市关岭县坡贡镇派出所所长竟然从袭警者的脑袋后开枪!如图所示,一名靠近电线杆的死者是脸完全朝地,身体趴在地上,背朝上,身上一遍鲜血,明显子弹从死者的脑袋后射入。而且两人都头部中弹,鲜血就是从头部流出的。


这时,协勤王道胜突然拿出电棍将郭永华电击倒地。而张磊拔出手枪,先后朝着天空和地面开了两枪,接着,直接朝着郭永华的头部开了一枪,郭当场倒地。此时,郭永华的堂弟郭永志上前询问原因,张磊朝着郭永志的腰背正中开了一枪,不过当时郭永志并未立即死亡,他朝着身边的一根电杆爬过去,张磊走上前,用枪顶着他的后脑再开一枪。“这个人还可以医,赶紧送医院。”据现场目击者称,在张磊第二枪响之前,有村民这样大声呼喊。张磊用枪指着上前查看的村民说,“谁敢把他送到医院,我就把谁嘣了。”


“两人倒地后,我都被吓得不知所措。”与郭姓两兄弟准备一起回家的村民陈祥荣,也被张磊对准了胸膛。“当他枪抵在自己胸膛后,突然听见一声响,不见反映。”陈说,估计是他枪里没子弹了,否则自己也“一命呜呼”了。



请发表意见!

xwd19991015朋友是位从警十八年的警官,相关经验应该是丰富的。但在张磊一案上,我却与您意见相左。

我“被反警”,应该就是源于在张磊事件帖内的讨论回复,现在又把所有我在本版面关于该案的讨论回复看了一遍,还是认定我以前的观点:

 以下是引用绿色冲击波 在第4楼的发言:
目击者对记者口述的过程,不能视为有效证据,不具备法律效应,但也不承担伪证的法律责任。

从现在来看,一些目击者对记者口述的过程与尸检结果不一致。真相还需要通过法律程序调查。但个人认为,两名死者均未持有攻击性武器,不能对现场群众与警察造成生命危害。而相反,警方一协警持有警械,张磊对死者要害开枪的做法,确有违反相关条例的嫌疑。对于张某是否违法,更需要翔实的调查结果。

上面是我1月27日的发言,后来的调查组得出的结论也证明了张磊“不当用枪”并立案侦查。

本来案件现场目击者的证词是最直接的证据,可出现了两个截然相反的版本,一方是出自与两死者起纠纷的代家,另一方据说是和郭家有关系。那么究竟该采信哪个版本呢?我认为都不可全信!应该结合现场的情况和法医的报告来进行推断。下面就来看看现场的图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上并未见旁边有代家证词中那条二郭“撕扯殴打张磊,把张磊逼退到一阴沟内”的阴沟。如果代家所说属实,那么这枪击现场就不该在这里,起码旁边得有条沟啊!

再看法医的尸检报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比较简单,对着脸伸直手一枪。注意是“伸直手”!因为这个位置,结合死者、张磊身高无大差距,现场无高台等物,如果死者不是蹲地/跪地,则只能是平伸手臂开枪才能造成这样的入射角度和弹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首先来判断这两处枪伤形成的时间关系。如果头部是第一枪,那么这处是致命伤,似乎不会再对其腿部一枪。从腿部枪伤贯通的角度来看,要嘛是在对头射击后,趁死者尚未倒地,立即下压枪口对其腿部射击(估计没人先打了致命的头再去打不致命的腿);要嘛是在死者倒地后,蹲在死者身边,倾斜射击其腿部(这更不可能,完全BT)。

从上面看来,头部先中枪基本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死者应该是先被击中腿部,再被对着头部开枪而致命的。这是什么性质,我就不多说了。

来看腿上中的第一枪,结合裆部是皱褶这一情况,双方应该是近距离相互抓扯,并且两个人的手都接触到枪了。很可能是抓扯中,握住枪的手,或接触枪的手,往下一压,枪走火。我个人倾向于这样认为。

从弹道看头上第二枪,呈从上往下(左眉骨斜上方——右枕部,接近项部)。如果不是死者中第一枪后瘫软或者死者比张磊矮太多,那么就只能是张磊抬着手顶住死者头打的。那么这种情况,枪支应该是完全由张磊掌握的,其握枪的手应当是完全自由的。大家想想,照法医的说法,腿上那枪是两人抓扯下走火。枪口大概在裆部位置,但怎么又能脱离抓扯,移到头上开枪呢?只能是死者放弃或者张磊摆脱了。但这样一来,有必要再对已经受伤的死者来上一下吗?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死者跪地(蹲地)、弯腰,张磊站立这种情况下(即代家所说:‘郭永志吊住张磊的右手抓扯’),张操枪的手可能不完全自由下(即被死者抓扯住)能形成这样从上往下的弹道。但这是郭永志被击中腿部后,且应该头部低于张磊胸腹部,大家推理下这是种什么情况?

这其中的重点是,死者被击中腿部后,是否继续暴力袭击警察抢夺枪支,在中枪后是否仍然对警察(或他人)的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有的朋友说,腿上中了一枪站不起来,这种看法是不全面的,有太多的以料之外的情况,或者因为酒精的麻痹作用,或者因为那枪没有造成严重伤害等等。还有就是是否是在极近距离,死者手中有锐利凶器,依然能威胁到警察的生命安全。我们不在现场的人,对这些情况是无法完全明了的。但我个人的判断倾向于死者是被补枪。依据是,上面那些意料外的情况下,除非死者持有利器,且距离极近,否则不能再对警察造成威胁。而报道中从来没有提到过死者持有凶器,相反在照片上,死者右手握着只手套。


分析完了枪击过程,再来看张磊动用枪支的合理性是否违反《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

首先值得肯定的是,张磊接警后迅速带协警处警,这比报了案拖上个把小时的要好。不过当时的情况是否可以使用枪支呢?就是照代家的说法,也只是“撕扯殴打张磊”。既然被“殴打”得感觉生命有了危险,需要动用武器了,那么怎么也要带了伤挂了彩吧,但事后张磊验过伤吗?如果只是“撕扯”,那又凭什么动用枪支鸣枪,然后近距离对头射击呢?要知道,二郭手里可没持任何凶器(如果手套算的话)。

当然,对于郭家所说张磊喝令郭永华跪下,我早就在前面那些帖里说过,搜查动作确实有这么一种方式,哪怕是真的要求跪下也未可厚非。但感觉张完全可以用别的命令方式。


本文内容于 3/18/2010 4:51:37 PM 被绿色冲击波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