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被错误地称为“价值投资者”。其实他不是——至少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就不是了。


在我看来,价值投资者买进资产的原因是资产价值低于其一望便知的价值。一个基本的例子就是,一家公司在银行有1亿美元现金,无负债,而其市值为5000万美元,那么这家公司的股票可能是很好的价值投资对象。另外,市盈率也是价值投资者使用的一个标准。此外还有更多内容,不过价值投资最基本的就是这些了。


巴菲特更多的是一位运用人口统计学的投资者。他更着眼于长远。


以下是一些例子:


从人口统计学角度来看:世界上的每个人最终都会喝调味碳酸饮料。


从投资角度:当其他投资者全都不看好可口可乐公司时,巴菲特却在买进。


统计学角度:全世界所有人最终都会用上信用卡。


投资角度:买进美国运通公司的股票。巴菲特在上世纪60年代初首次买进美国运通时,它正处于“色拉油丑闻”之中。投资者们对其股票避之犹恐不及。巴菲特站在他最喜欢的餐馆的收银机后面,看到使用美国运通信用卡的人为数甚众,因而判定使用美国运通卡的风潮肯定不会消退。


那么,最新的人口统计学说明了什么呢?


美国的固体废物人均产生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而且这个趋势还将继续下去。


巴菲特可能走比尔·盖茨的老路。盖茨有自己的资金管理公司卡斯凯德投资公司,并通过它进行投资。卡斯凯德曾经是垃圾处理企业Allied Waste最大的股东,在Republic Service Group将其收购后,卡斯凯德又成了Republic Service Group最大的股东。


最新的报告显示,盖茨持有Republic Service Group 5700万股股票,巴菲特的持股量也从360万股上升到了830万股。


而我感兴趣的不仅仅是巴菲特要怎么做,还想看看惯于跟风巴菲特的基金将有何动作。结果我发现,通常追随巴菲特的对冲基金正在买进垃圾处理公司的股票。


继互联网泡沫之后,垃圾处理行业或许是从人口统计学上看来最有“钱途”的行业了。如果你想在这个领域大展拳脚,那么跟定巴菲特、盖茨或他们的追随者才是上上策。


(本文摘自《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