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7.html


滚龙坡这个松山主峰的屏障在夺去了上千弟兄的生命之后终于被中国军人的坚韧所征服。


松山现在的日军防御由下而上直至顶峰呈一个严密的金字塔式机构,层层相扣互为依托,滚龙坡一失,松山主阵地将腹背受敌,日军不可能任中国军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肆无忌惮的展开进攻,那样对日军的防守将是莫大的威胁。


第八军的三个团246团,荣3团、荣2团已经接到命令除荣2团歉一个营外,其他部队就地展开,坚决严防日军的偷袭一定把好不容易攻下的滚龙坡阵地守住,王风的部队以此为托继续向上搜索推进。


这一天的战斗已进入尾声,几个团长各自把自己的部队分开各司其职。


天在慢慢暗下来。王风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今夜的黑暗将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滚龙坡对于双方来说实在太重要,日军松山防御的成败很大部分系托在了滚龙坡,从这快一个月的争夺来看,滚龙坡洒下的血肉足于证明它对于松山的关键。


想着这些王风不敢大意,他把两个排的兵力向自己防守的区域左右延伸了出去,让弟兄们利用土堆树木枝叶把自己融入裹进了这松山的土地里,特意叮嘱带队的孔六,马金彪一定要提高警惕性密切注意日军可能的一切反袭,正面区域自己和张之清带一个营的弟兄担任防御,其他弟兄按照战时警备条列枪不卸盔不摘随时准备进入突发战况


。布置好自己的防区,王风急急向其他团的防区跑去,他必须要提醒另外三个团的长官严防日军的夜袭。王风把自己的判断向三位团长说了,三人都觉得王风的分析有道理,各自着手调整自己部队的防御。


夜色越来越浓,经过了一整天的厮杀,疲劳向每一个弟兄袭来,昏昏沉沉的眼皮子变得越来越沉重。


夜风凛凛,一片漆黑的松林刷刷着响,林间一双闪着凶光的眼睛慢慢拔开隐身的荒草,观察着前方的动向,片刻,更多的身影从林间小心翼翼的隐了出来,身上缠绕的树叶伪装在这样漆黑的夜晚让人难于辨出,只是偶尔在月光反射下一闪而过的金属光泽让潜伏的人感觉到浓重的杀气。


日军果然不甘于滚龙坡的失守,利用夜晚的掩护企图发起偷袭,几个小组的日军分别向不同的方向摸过来。


王风布置的暗哨严密的监视着向这一侧摸过来的日军,人数不算多30多人的样子,像鬼魅一样的一步步接近王风布置好的口袋,孔六的枪已经把一个领头模样的偷袭者罩住了,他在等待,等着偷袭的日军全部进入伏击圈。


左侧的246团防区响起了惊呼,枪声随接跟着爆豆一样的炸开了,日军97式甜瓜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在各个方向上炸响了,日本人的叫喊把夜晚的宁静彻底的打破。


负责偷袭王风这边的日军呼的一声都站起了身子,手榴弹扬手就要飞出去的时候,埋伏在四周的枪一齐响了,还来不及扔出去的手榴弹掉落在队伍中间轰的一声爆开,气浪把几个靠得近的日军掀飞出去,一阵密集的射击在孔六的呼叫下慢慢停下来,32个日军还没来得及发出一枪就全部被汤姆森的速射打成了蜂窝。


王风跑上前去让孔六带人向上搜索看是否有遗漏逃脱的日军。


左边246团的枪声却还在一直响着,王风带了一个排的弟兄摸黑赶了过去。


246团的阵地里已经有日军突进来了,两个负责暗哨的弟兄实在抵抗不了一天的疲劳迷迷糊糊的让日军割断了喉咙。


突入阵地的日军有十多个,正在利用阵地里的坑道向246团的弟兄们射击。王风领着人摸过去的时候,突入阵地的日军正被246团的弟兄们一阵手榴弹逼向王风的正面,黑夜里只能借助爆炸腾起的那瞬间光亮隐约的看见日军蹲伏在几个阵地拐角处。


王风让几个弟兄摸上阵地上方的土包,自己带着其他人向前再近了一点,能够达到手榴弹的投掷范围了。弟兄们在王风的示意下都放下了枪掏出了手榴弹,几十枚手榴弹冒着茨茨的白烟一齐飞进了坑道里,手榴弹的破片把狭窄的区域全都笼罩住了,爆炸过后冲上去的弟兄把没死的日军都补上了一枪,夜终于再一次安静下来。


跟246团的弟兄打过招呼王风领着弟兄们往自己的防区跑回去,经过这大半夜的折腾还有两个小时天就要亮了,王风让弟兄们抓紧时间赶快睡上一会,几个长官担起了警戒。这一夜总算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天才刚刚亮,李弥军长就来到了阵地上。在荣3团的临时团部里李弥把几个主官叫在一起布置起这天的任务。


日军在滚龙坡的上面有一个蓄水槽,直通顶部的阵地,这里是整个松山唯一的一块平坝日军用水通过一台抽水机把水抽至主峰,司令部打算把日军的水源切断,此时已过雨季干燥的热带气候日军没了水很难唯续其顽强的战斗力。


根据侦查日军在蓄水槽设置了多个控制点,长官的意思是不能让弟兄们硬拼,希望炮火把它摧毁,王风的部队负责侧面观测报告。正面还是让第八军的弟兄们吸引牵制。


命令布置下来王风开始组织人手,孔六带人搜索前进,自己跟进报告。


从目前阵地上去距离蓄水槽大慨一千多米的距离,日军已经把靠近蓄水槽周边三十多米范围的山地平整在几个射界里,所有影响射击的障碍都清除得干干净净的,而日军的几挺重机枪环布在蓄水槽上方,对于进攻部队来说这是个毫无隐靠的糟糕地形,越接近越容易暴露在日军的火力打击下,一点藏身之处都没有。


正面的部队试着前进了几次都是刚冒头就被日军打下去了,死了几个弟兄,而且还发现日军的这个蓄水槽修建得很巧妙,它隐蔽在两面突前的山崖包围中,山下的炮火射击大部分都落在了突出的山崖上,不能准确的爆破,山崖的腹部显然让日军掏空了,最威胁的两个火力形成了交叉,且居高临下对正面下方的情况一目了然,平行于蓄水槽的两个火力点一前一后的左右控制了范围三四十米的平坦区域,日军的四个火力配置形成了一个立体互助的体系,看着这样的配置,王风不得不对日军有这样的指挥官感到佩服。


正面的攻击受阻,已经呼叫了炮火打击,炮弹都被突出的山体拦截了,偶有的几发意外落下去,也对蓄水槽上面覆盖的厚厚的土木掩体无济于事,看来指望下面的炮火摧毁蓄水槽已经不可能了,再多的炮弹也是白白浪费,只有把几个火力拔了才能彻底的控制住蓄水槽,而四个火力点又相互支援难以靠近。日军知道蓄水槽对于他们的重要,这样的配置足于说明这一点。


正面的进攻一筹莫展,只有展开火力尽量压制日军的射击,而一旦有弟兄稍稍动作过大马上遭来一顿劈头盖脸的子弹,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却没有丝毫的进展。侧面的王风也很着急,蓄水槽不能尽快拿下来对于日军的士气将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它卡在那里终是中国军队的一个心头大患。


王风思考着攻击的办法。片刻之后,王风着人通知正面的荣3团尽量把高处的日军两个火力点死死的吸引住,他希望由上而下逐一把日军拔除,上面的火力是威胁最大的,得先把它们干掉才行。


王风让孔六挑出几个善于登高的弟兄,带上足量的炸药,绳索,带了一具巴祖卡,他打算绕过日军的火力范围爬到日军的头上实施爆破。


几个弟兄被挑了出来,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物资。王风带着他们顺着日军的火力死角攀着山壁一点点往上挪动,下面荣3团加强了火力吸引着日军的注意力。山脚下的所有人都紧张的注视着王风他们的行动,手里捏了一把汗,王风他们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在山岭间没了踪影。


一个小时后王风他们终于在日军的一个火力点上方山头上探出了身体,王风向下目测了一下距离,应该有20米的样子,因为是笔直的直上直下,手榴弹根本不可能投进洞里去,王风让人把炸药包用绳子系稳了,留了长长的一段引线,他要把炸药垂下洞口爆破,准备妥当,长长的绳子慢慢向下一点点放下去,引线已经开始在汁汁的冒烟了,经过计算的炸药刚到洞口的时候引线正好燃烧到位,爆炸把伏在洞口射击的日军炸去了半个头颅,重机枪也散了架。


刚刚解决了这一边的火力,对面的日军子弹已经飞了过来,一个弟兄被打了掉下了崖,王风赶紧让弟兄们散开向对面对扫过去,扛着巴祖卡的弟兄瞄准了对面的山洞,一炮轰了过去,炮弹准确的钻进了洞口,蓄水槽上居高临下最有威胁的两个火力被拔除了,王风怕身下的洞里日军没死透,对面已经没有了威胁,让两个弟兄系上绳子滑溜下去扔了几枚手榴弹进去。


山下的弟兄看见半腰的火力已经被拔去,终于可以直起身体向蓄水槽进攻了,两个据点上日军的重机枪来来回回的扫着,尽管有弟兄不断的被扫倒,还是有人冲到了火力点边上,王风他们在上面连续扔下的手榴弹把两个火力点四周炸成了一片烟雾,日军的视线受阻开始显得有些惊慌了,影响了日军的射击,已经靠上的弟兄快速的把手榴弹扔了过去,又有一批弟兄冲了上来,烟雾里,喷火手喷出了一连串火舌,让人恐怖的火光几乎把火力点上的一切烧成了焦黑,蓄水槽周边安静下来了。


几个弟兄把炸药安置在了蓄水槽的池壁上。


拿下了蓄水槽,一道命令马上跟了上来,所有部队不得停息,继续向松山主阵地攻击推进。


这天是松山战役的第39天。


部队的攻克刚刚过半,攻击的艰辛已经给中国军队带来了近三千多人的伤亡,前面依然还有更加险恶的战斗在等待着他们,对于松山战役的久攻不克,蒋委员长已经开始怒火中烧,连续发来了数封措辞严厉的电文。


就在今天卫立煌将军接到了委员长的更为严厉的训斥“如果违限不克,军、师、团长应以贻误戎机领罪!”。


卫立煌将军看着电文长叹一声,松山,难到你就将是我戎马一生的滑铁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