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五卷 土崩瓦解 第一百零四章 虚惊一场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URL]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密谋者最不想见到的,那么排第一的自然是秘密警察,不过理想国的政府没有这玩意(公司倒是有的,不过一点用也不顶),那么,宪兵就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我们最不想见到的了。 幸好,我们的自制能力都相当不错,虽然被这两个家伙吓了一跳,但是至少没有像当年阿明总统的保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密谋者最不想见到的,那么排第一的自然是秘密警察,不过理想国的政府没有这玩意(公司倒是有的,不过一点用也不顶),那么,宪兵就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我们最不想见到的了。

幸好,我们的自制能力都相当不错,虽然被这两个家伙吓了一跳,但是至少没有像当年阿明总统的保镖一样,一言不合就掏出冲锋枪扫射——虽说我的右手食指确实已经伸到了揣在裤兜里的手枪的扳机上,而大拇指则轻轻地拨开了保险——当然,这一举动实际上不一定是必要的,因为BUB公司生产的枪械往往关上保险还能击发。戴维斯则狐疑地向站在身边的水兵们环顾一圈,似乎怀疑是他们把我们给卖了。不过这些人立即证明了自己没有嫌疑——很显然,他们也是一脸惊愕,不似作伪。

按照本姑娘从无数政治小说、谍战片和道听途说中总结归纳出的经验,既然宪兵部队的军官敢这样大喇喇地走到我们面前,那么这艘航母上的每个暗处、每个舱室恐怕早已经塞满了全副武装的宪兵部队,现在就等着这两个军官出示逮捕证,然后就蜂拥而出,将我们拿下。而且,鲁卡斯舰长也肯定已经……

第三个人影从舰岛下的装甲门里走了出来,是个高大伟岸的中年人——舰长!我这下有些糊涂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搞的?是舰长还没有暴露,还是就是他……总之,这两位不速之客不可能是闲着无聊来串门的。我暗中碰了碰戴维斯,发现他的手也已经伸进了装着微型手枪的裤兜——反正“束手就擒”可不是我们的作风,我暗下决心,要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来逮捕我们,就第一个先爆了他的头,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与我想的一摸一样,在走近我们后,走在左边的那个带着金丝夹鼻眼镜的宪兵军官先是扫视了我们一眼,嘴角露出了类似于猎食动物的微笑。他左手伸进了军上衣的兜里,在摸索着什么,然后拿出了一样东西。

“外面好热啊,”这个瘦弱的家伙张了张那张看上去太过宽阔的嘴巴,用抽出的手帕擦了擦鼻尖上的汗珠,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接着,他转向身后的鲁卡斯舰长,语气转为严厉,“准将,这些是什么人啊?怎么半夜三更的跑到甲板上面?难道他们不知道熄灯时间吗?”

靠!我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正作势要将手枪抽出衣兜的右手停下了动作,但还是没有松开手——毕竟谁知道他这样做到底是真的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还是在刻意欺骗我们放松警惕,这两人的出现本就可疑——维稳部队中根本没有几个宪兵,而在目前这种敏感的时间出现,除了傻瓜,谁都不会对他们掉以轻心。

“呵呵,金斯顿中校,您要谅解啊。这些……这几位嘛,是我们舰上的水兵啊。”原先走在他们身后的舰长摆出一副笑脸道,“他们刚刚上岸执行公务回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执行公务?”另一个矮个子军官似乎不相信这一说法。他斜着小眼睛打量了我们一圈,仿佛想要从我们身上找出一点“间谍”或是别的什么能够证明我们不是舰上人员的证据,可惜这是徒劳的。我们个个都规规整整地穿着海军制服,只是在交通艇上被飞溅的浪花打湿了一些,从外表上看不出与其他海军官兵有什么不同。

矮子当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有些沮丧地说:“这些家伙确实是你们船上的人,但是,现在可是晚上七点半了,他们成群结队地跑出来干什么?难不成要搞兵变?”

糟糕!刚一听到“兵变”这个词,我立即又一次产生了想要一枪一个干掉这两个家伙的冲动,不过有人及时地从身后踢了踢我的脚后跟——也许是杜兹轮机长——暗示我不要冲动,这才让那讨嫌的矮冬瓜的脑袋免于落得被本姑娘一枪打开花的好下场。

“长官,您这是开什么玩笑?”戴维斯反应最快,首先应道,“您看我们这样子,赤手空拳的,怎么可能搞兵变?我们可都是忠于国家、支持公司的军人,晚上出来是因为……是在搞联欢晚会。”他说着掏出了揣在身上的五十张一万元钞票(这是我们按照专家的建议预先带上的救命钱,要是在城郊撞上抢劫的,可以用来买一条命),塞给了那个矮子,“您没能赶上这么好玩的事情,实在可惜,就先拿这些钱去岸上酒馆喝几杯吧。”

“胡言乱语,什么联欢晚会?开着蒸汽交通艇四处乱窜吗?”那个戴金丝夹鼻眼镜的家伙见状,两眼光芒一闪而过,怒气冲冲的质问道,“我看你们是趁职务之便,有进行走私的嫌疑!”

唉,这个混蛋虽然无理取闹,但猜的还真不差——“自由”号上的大部分官兵确实都在用蒸汽交通艇去挣外快,除了走私,也会去“客串”小客船或是码头拖船的角色。不过,这是海军中的正常现象。由于国防部沾染了BUB公司永远不按时发工资的“光荣传统”,军饷老是拖欠,想要改善生活,学会如何利用职务便利谋外快可是军人的一门必修课。

鲁卡斯舰长见他歪缠,只得走上前陪了个笑脸:“这个么……您要知道,伟大的哲学王教导我们,要抓住一切机会获取利润嘛。他们几个月拿不到军饷,家里房子的按揭贷款都付不起,会影响国家经济发展的。”接着把一捆大钞塞进了他的衣袋里。

“嗯,你们的困难,我个人可以理解。”眼镜兄的口气总算缓和了些,“但是……”

用不着他“但是”下去了,因为我们这里的人都很是知趣。他后面的话还没吐出来,我身边的水兵们就开始主动自觉地掏起了腰包,动作整齐划一,如同进行队列训练的操枪动作练习一样。


在掏空了我们所有人的口袋后,这两位宪兵军官总算“勉为其难”地表示了“谅解”,接着就坐上了交通艇朝着丹吉尔港扬长而去。在目送他们离开“自由”号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朝着他们的背影猛吐唾沫。

“这两个东西是哪里来的?”我在吐得口干舌燥后,又意犹未尽地比了个中指朝下的优雅手势,这才稍稍解气,转而向鲁卡斯问道。

准将非常无奈地摊开了双手:“这是计划之外的意外事件,我们事先也不知道。这两个混蛋似乎是BUB纺织或是军工公司负责人的远亲,最近闲得没事干了,就买了个军职跑到非洲敲竹杠,”他郁闷地跺了跺脚,“妈的,我一年的薪水!”

“长官,如果我们明天的行动能够成功,您就再也不用领这种薪水了,”戴维斯恰到好处地插话道,“具体的行动时间表制定好了吗?”

“是的,我已经拿到了,今天下午,我们的人刚把时间表送来,那两个混蛋就跑来了,差点把我吓得半死,”舰长将一张废报纸交给了我们——真正有用的文字都是隐形墨水写在上面的,“说实话,我当时还以为计划暴露了,差点就开枪毙了这两个饭桶。”

“您别生气呀,如果一切顺利,他们也活不了多久,”我接过这张脏兮兮的废报纸,像是藏一张藏宝图一样将它折叠起来掖进了衬衣口袋里。对舰长刚才的话,我可真是心有戚戚焉,看来这两个家伙真是不招人待见。

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儿,那些送我们上来的水兵们又回到了交通艇上,很快,他们就将几个密封的大箱子逐个小心翼翼地运了上来。我目测了一下,这里面的东西恐怕加起来能有半吨重:“舰长,这就是你们准备的物资,我看恐怕不足以把这么大的船给搞到水底吧。”

鲁卡斯有些伤感地点点头:“那是当然,不过这也只是为了制造爆炸的假象而已,到时候我们会打开通海筏。对了,你们负责的部分才是重点,你又准备得怎么样?”

“比专家们制定的原计划还要疯狂,”我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我敢保证,与这个行动相比,自己报销掉一艘航母可不算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