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牙 第一卷 山雨欲来 第十二章 夜探(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


又闲聊了一会儿后,韩籍起身告辞,徐若麟直送到寓所外才回来,走进自己的卧房,徐若麟便敲了敲那张案几,发出三长两短的奇异声响,低声说道:“出来吧!”

只见灯光映射不到的黑暗角落中竟然模模糊糊地多出一个影子来,影子似乎对徐若麟行了个礼,然后说道:“大人,有什么吩咐?”

徐若麟目光闪动地道:“那朝鲜侍女尹恩姬在这房间内呆了多久?可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举动?”

影子恭敬地解释道:“因为没有大人您的命令,卑职没有敢惊扰阻止她,不过此女一切正常,并没有可疑之处。”

徐若麟也不知道是喜是怒地嗯了一声,他也不是真的怀疑尹恩姬什么,对锦衣卫来说,这只不过是个必不可少的监视,就算是锦衣卫内部或者锦衣卫和东厂之间,也经常会互相监视。

徐若麟沉吟片刻,又问道:“刚才韩大人和柳成龙、李山海等人的谈话你可已经记录完毕?是否和韩大人在这里和我所说的一样?”

影子立刻回答道:“韩籍大人刚才对大人所说的谈话内容,和柳成龙李山海所说的一致,这点并没有对大人有所隐瞒,只是他收取了柳成龙的一万两白银,不过却拒绝了李山海的一万五千两白银和一株成型人参。”

徐若麟冷冷地说道:“这些都要详细记录在案。另外,朝鲜锦衣卫衙门那边只有杨影风负责,未免有些人手薄弱,监视韩大人和另外两名副使的事情暂时先交给叶韩负责,你先协助杨影风迅速掌握朝鲜锦衣卫衙门,对柳成龙李山海等人的监控也一并由你们负责,至于倭人方面,让杨影风先不要管了,我会亲自处理!”

“是的,大人!”

“让叶韩立刻过来见我,你就不用回来了,直接去锦衣卫指挥衙门协助杨影风办事!”徐若麟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影子略一低头,便转身轻飘飘地走了出去。

徐若麟若有所思地望着那盏已经渐渐微弱的宫灯,韩籍收取柳成龙贿赂的事情,早在来朝鲜的途中他就已知道,不过他拒绝李山海更贵重的贿赂,倒有点让徐若麟奇怪,看来这位韩大人也并不是贪得无厌之徒,只不过韩籍这种“在确保大义的前提下有选择的受贿”的做法让徐若麟觉得很难理解。在锦衣卫的世界里是无所谓黑白之分的,永远只有上司的命令和守规矩,而在文官的世界里,似乎又只有黑白之分,几乎是在任何时候,大明的朝廷上永远都是分成两派,比如前朝的大礼仪和这次的争国本。却没想到韩籍的这种做法在文官集团内部也是默许的,并没有人会提出什么非议。

但徐若麟并没有多在意这件事情——这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在案卷档案上记上一笔,如果以后要将这位韩籍大人问罪,现在记录的资料就会成为铁证,出现在北镇抚司诏狱的案头上。至于朝鲜群臣内部的党争和立储之争,徐若麟最多也只能介入到这种程度,本来他的职责就只是翔实地把自己看到和听到的东西上报给指挥使和陛下,只能在不影响其他问题的情况下有限地提出自己的意见。

很快,门外就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只听叶韩在门外低声说道:“大人,请问有什么吩咐?”

徐若麟淡淡地说道:“进来。”

仿佛一阵风吹过,叶韩连开门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就出现在徐若麟的面前,现在虽然已经是子夜,但却正是锦衣卫们工作的时候,叶韩从王宫宴会回来后似乎已经知道会有所行动,连那身官服都已经换成黑色的刺服(即锦衣卫们晚上执行任务的服饰)。

徐若麟眼中似乎露出一丝满意之色,但很快就无影无踪,只说道:“今晚我要出去打事件(即执行任务,锦衣卫口语),你在慕华馆内留守!”

叶韩吃了一惊,本来还以为会派自己出去打事件,想不到千户大人居然要亲自出动,难道在朝鲜这异国他乡还会有什么值得徐大人出动的事情?

但这惊异之色只是在叶韩脸上一闪而过,他立刻就回答道:“是的,大人!”

当上司下达命令后,下级决不能有所抗辩,这是锦衣卫二百年来的规矩,所有人都知道违反这规矩会有什么后果。

徐若麟很快就换上一身灰黑色的刺服,结束好锦衣卫夜间行动必要的工具和武器,却没有从自己寓所的正门出去,虽然这慕华馆已经全部换成大明使团自己的卫队,但徐若麟绝不认为这些人就一定可靠,他轻飘飘地几个动作,就爬上那堵不下两丈高的慕华馆院墙,人影一闪就落在了馆外——这也是徐若麟选择这间寓所的原因之一,而韩籍那间寓所则是在慕华馆的中心位置,安全性要好得多。


虽然徐若麟对汉城的街头道路几乎是一无所知,但刚才赴宴时,他已经默默记下了从慕华馆到那间倭人使馆东平馆的路径。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本来热闹无比的花灯焰会都已经散去,街头静悄悄地毫无声息,只有偶尔经过的巡城卫队和打更人的脚步声响起,偌大的一个汉城更显得谧静无比。

徐若麟虽然不怕被巡城卫队撞见,却也不愿意被这些家伙打扰自己的计划,只是今晚月色明朗,要避过他们倒有些麻烦,于是只能挑那些阴暗而隐秘的角落前进,不免多耽搁一些时间,直到大约一炷香后,才能隐约能看见东平馆门口的那两串灯笼,在黑夜中似乎显得更加耀眼。

徐若麟放缓脚步,转进邻边的一条街道,由于只是今天刚到,燕烈还没有时间收集有关东平馆的资料,徐若麟并不知道东平馆内的房屋布局,暂时不敢贸然进去,不过他自然有自己的办法。在刚才使节队伍路过东平馆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边上的那栋高耸的钟楼——徐若麟很轻松地就绕过钟楼下那两名在打盹的侍卫,用五爪钩爬到钟楼的第二层,俯身望东平馆内望去,借着如华似镜的月光,将东平馆内的动静布局一览无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