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谁呀?”小红还真听话,细声细气地说。

“我是大青集镇公所的李大白所长,快开门,皇军找余老二有急事。”门外传来了李大白的声音。

张大虎马上躲在了门后,只要李大白进来,就别想再跑。又是一个汉奸,来的正好,一锅烩了。

张大虎冲小红点了一下头,示意她开门。

门开了,进来的果然是李大白,“哐!”地一声,张大虎就在他身后把门给关上,插住了。

李大白就是一惊,回头一看,张大虎的盒子炮已经顶在了他的脑门。

“不要出声,敢叫一声,打爆你的脑袋瓜子。”张大虎说。

“我不叫,我不叫,别开枪,别开枪,我是余老二的朋友,都是自己人。”李大白的心跳的快的了不得,一个劲儿地和余老二攀亲。

“放屁,你这个狗汉奸,谁跟你是自己人?我们是八路,是专门杀你的皇军老子的。”张大虎用低沉的声音喝道。

“啊?”李大白一听,吓了眼,他不知道八路什么时候在余老二家埋伏起来,正好抓了他这个送上门的汉奸。

“进去,我让你看看余老二的下场。”张大虎推了李大白一把,李大白一听是八路,他的腿早就吓软了,又被张大虎这么一推,向前跄了几步,一下子就趴在了地上,他抬起头来,正想从地上爬起来时,却正好看见了余老二和他父兄的三颗血淋淋的人头,余老二正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啊!我的妈呀!”把个李大白给吓的,在地上爬着就向后跑。

张大虎抬腿就是一脚,把李大白踢的打了一个滚儿,疼的他又叫了一声。

“想往哪里跑?再跑,老子一枪崩了你。”张大虎怒声喝道。

“我不跑,我不跑。”李大白捂着被张大虎踢中的右臂,轻轻地揉搓着。

“站起来,跟我到屋里去,我有话问你。”张大虎说。

“小红,借用一下你的房间。”姚康说。

“我去把灯点上。”小红笑着说,推开了西厢房最南边的一个房门。

“你们几个,都进屋里去。”姚康对柴六子和朱小全他们说。

众人一听,都乖乖地进了屋。

“赛金花,你和小红去你的房里等着吧。”姚康对她们两个作了特别的安排。

姚康让小红拿锁把柴小六他们全都锁在了正房里面。小红和赛金花去了赛金花的房里。张大虎把李大白推进了小红的房里。

李大白交待,鬼子让他来找余老二,让他连夜把余老二带过去,晚上有行动。

“你现在就回去,就说余老二被土匪打死了。就由你带着鬼子去参加鬼子的行动。这一带你不是也很熟悉吗?”姚康问。

“大青集这一带我是熟悉,可是皇军,不,是鬼子,鬼子是要去长庆那么打仗,还要走小路,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从来没有去过。”李大白一听,就有些发蒙。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你如果说瞎话,余老二的现在就是你的将来。听清楚了没有?”姚康下巴一抬,指了指门外。

“我明白,我明白。”李大白惊恐的心到现在也没有安静下来,余老二父子的惨状还真是吓人不轻。

“你爹还健在吗?”姚康突然问起李大白的父亲。

“在,在。”

“那就更好办了。”姚康一笑。

在李大白看来,姚康的笑真是意味深长,他的后脊梁直冒凉气。

张大虎和姚康把门锁打开,叫出众人,余太太也早就醒了过来,由于受到的打击太大,站是站不住了,坐在太师椅上,由那个老妈子侍候着。老妈子不想走,她还想继续呆在余家,姚康也不勉强,人各有志。

管家柴六子,厨子朱小全都不想继续在余家干了,收拾东西连夜走人。余老大媳妇也要回娘家。小红和余老二的老婆赛金花都愿意跟着姚康走。

“小红,你家里还有爹娘,跟着我走,一走就是几年不能和你爹娘见面的,你不想家吗?”姚康如此一说,小红犹豫了,她又不想走了。

赛金花孤身一人,了无牵挂,铁了心跟着姚康了,姚康心里也很高兴。

众人各自散去,姚康安排李大白最后一个走,而且,还要等个一袋烟的功夫之后再走。李大白点头如捣蒜。

姚康和张大虎带着赛金花就回了大青旅馆。姚康和张大虎把所有的情况都向刘小强汇报了一下,刘小强听了,很满意。

“排长,姚康的能耐比我大多了,我看呀,这个侦察排副排长的位子让姚康坐了得了,我来当个小班长就行了。”张大虎向刘小强提出了意见。

“张大虎,你的苗头可不对呀,开始闹个人情绪了。这是团长决定的,你如果不想干了,你去跟团长说。我可做不了主。”刘小强拍着张大虎的肩膀说,“你有这样的思想问题,可不利于我们打小鬼子呀。”

“我没有思想问题,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觉得,姚康当副排长有这个能力,而我的本事也只够当上小班长。我是就事论事,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张大虎虎着脸说,“还有,姚康又把一个女人带了回来。”

赛金花就坐在旁边的床上,她听了,脸上一红,低下了头,一句话也不说。她不管张大虎咋说,她就是铁了心要跟着姚康了,她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两只小手不停地玩弄着衣服角儿。

“赛金花的事儿就这样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赛金花也不能再在余家住下去了,她又没有地方可去,姚康把她带回来也是对的。”刘小强做出了决定。

张大虎一听刘小强这么说,他也就不再说啥了。

“排长,有情况。”守在窗户边上的一个战士说道。

刘小强一听,来到窗边向下看时,不远处的鬼子总部已经开始忙碌起来,鬼子们进进出出的,真的要行动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刘小强也没有看见李大白去找鬼子。

“姚康,咋回事儿?李大白咋没有来找鬼子呢?”刘小强有些不解地问。

“这,我也不知道。”姚康也有些不解,他想,李大白很有可能不敢来找鬼子了,原因是他真的不知道山上的小路,怕被鬼子杀了。现在的李大白很可能连夜带着他老爹跑了,逃命去了。

“鬼子出来了。”张大虎突然说。


李大白没有把余老二带来,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来,鬼子旅团参谋长高田正男就有些急了,眼看部队出发的时间就要到了,这没有带路的,这可怎么去呢?

高田正田带着两个鬼子就朝镇公所走去。来到镇公所,只见大门紧闭,大锁还锁的牢牢的。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抬起腿来就是几脚,“哐哐!”地就把大门给踹开了。用手电筒一照,屋里面空空荡荡的,啥也没有。

“李大白,你这个混蛋,明天再找你算账。”高田正男气哼哼地转身出去,又回到了鬼子的总部。

“高田君,李大白他人呢?”小野坂问。

“人不在,明天抓住他,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高田正男咬牙切齿地说。

“传令下去,行动取消。回去睡觉吧。”小野坂大声地说。


一整夜,小鬼子们都安静的很。

高田正男一大早就带着一个小队的鬼子来到了镇公所,昨天晚上是啥样子,现在还是啥样子,只是多了几个工作人员。高田正男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等来李大白。

“你们哪个知道李大白的家住在哪里?带我去他家里找他。”高田正男急了。

一个叫王小四的人带着高田正男来到了李大白的家,只见大门大开着,鬼子冲进屋里一看,连个人影也没有。

“跑了?”高田正男瞪圆了眼睛。

“你说,谁对这一带比较熟悉?你如果不说出一个人来,我现在就把你给劈了。”高男正男一把抓住了王小四的脖领子。

“李所长,李所长,大事不好了,余老二父子三人全被八路给活埋了。”这时,大青村的地保余德利慌慌张张地跑进了镇公所,在院子里就大喊大叫起来。

余德利和地主余扒皮是本家,所以,他才如此热心地跑到镇公所来,向李大白报告。

“你说什么?余老二怎么了?”高田正男听的清楚,是有关余老二的事情,他现在要找的也正是余老二。他从屋里冲了出来,又抓住了余德利的脖领子问道。

“皇,皇军。余老二被八路给活埋了。”余德利一看前后左右都是日本鬼子,他就吓的不轻,真是后悔来找李大白报丧。

“走,你现在就带我去找余老二。”高田正男一推,把余德利推了个屁蹲。

“是,是,我去,我去。”余德利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真是把肠子都悔清了。真不该来这一趟。但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余德利把高田正男带进了余扒皮的家。

余家父子三人还歪着头在坑时埋着,并没有人去把他们挖出来。全都瞪着大眼睛,脸上血糊里拉的,一动也不动。他们早就死过多时了。


第126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