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一个兵俘虏国军一个团的传奇

小西天的兵 收藏 6 12854
导读:皖南事变后新四军一个兵俘虏国军一个团的传奇 文章摘自《中国抗日战争纪实丛书》 作者:顾保孜 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核心提示:睡梦中他们就莫名其妙当了“二黄狗子”,没有办法,兵随将走,怨命不好,生来当伪军,死后的坟头还要被后人撒大粪。没等大家心里透过气来,新四军讨伐的枪炮又打了过来,到底是做贼心虚,别说顽强抵抗了,逃跑都觉得鬼拖影子,恨不得再生一条腿出来帮着跑,逃到哪里哪里的乡亲关门闭户,像躲鬼子一样躲他们。 新臂章刚刚佩带,盟军李长江的城池开始了耻辱的和平。新军部第一仗威震四方。

皖南事变后新四军一个兵俘虏国军一个团的传奇



文章摘自《中国抗日战争纪实丛书》 作者:顾保孜 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核心提示:睡梦中他们就莫名其妙当了“二黄狗子”,没有办法,兵随将走,怨命不好,生来当伪军,死后的坟头还要被后人撒大粪。没等大家心里透过气来,新四军讨伐的枪炮又打了过来,到底是做贼心虚,别说顽强抵抗了,逃跑都觉得鬼拖影子,恨不得再生一条腿出来帮着跑,逃到哪里哪里的乡亲关门闭户,像躲鬼子一样躲他们。


新臂章刚刚佩带,盟军李长江的城池开始了耻辱的和平。新军部第一仗威震四方。苏北三足鼎立局面结束新军部成立后,许多工作逐步走上轨道,特别是部队分布大江南北,华中5个省区,需要佩带统一的臂章,不仅便于识别,也是部队正规化的标志。


皖南事变前新四军用的臂章是外方内圆蓝白二色“新四军”字样居中的一种,现在是继续沿用以前的样子,还是重新设计?军部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刚来新四军的上海美术教授许幸之。


许教授接受设计臂章任务后,立即收集有关新四军臂章的资料,发现新四军的臂章已经有了好几种设计方案,有画持枪战士形象的,有书写“抗敌”字样的〈有印“新四军”字样的,还有字样下注明年月、部队番号的。许教授征求了许多人意见,觉得以前是新四军现在仍然是新四军,只是领导关系的变化,抗战的任务没有变,还是不要离开以前臂章的设计太远,最好仍用外方内圆蓝白二色的形式,里面的字样如果不用汉文,也可用外文字母。许幸之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后,取了新四军英文全称New4Army的第一个字母作为臂章字样,用粗线黑体书写,这样就非常醒目,也很有力。


样稿画出来后,许幸之拿给陈毅看,问他是否同意这个样稿。陈毅一看,高兴地说:“这个臂章好,有神秘性嘛,可以起隐蔽保护作用。”果然赞成用英文字母缩写。“不过‘四’用阿拉伯的‘4’,N4A怎么样?”


许教授真佩服陈毅敏锐的审美感,“四”是中国使用的数字,如果字母用了洋文,再用“四”就有点外国人穿马褂的味道,古里古怪的。所以,他马上更改“四”为世界通用的阿拉伯“4”。


后来这个样稿经过鲁迅艺术学院华中分院的美术教员庄五洲最后画出正稿,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在“N4A”的两个上角各点缀一颗五角星。这个画稿通过后,新四军战士逐步开始用这个臂章,直到抗战结束,这个臂章才不再使用。


开始臂章下发到连队,许多战士不认识上面的洋字母,老是记不住臂章上的发音。有人便想了个办法,用汉语注音,只要记住“恩爱”便记住了臂章,这方法果然灵。大家开心地称自己膀臂上的臂章是“恩爱”信物,带上它便不能忘记报恩国家,热爱民众。


新军部,新臂章,新的建制,这个“新”字给盐城古城带来了昂然生机,同时也给国民党顽固派树立了一个新的攻击目标。南京日军司令部也被这突然出现在苏北大地上的新生抗日指挥中心吓坏了,他们意识到,如果不改变兵力部署,打破苏北目前抗日力量的对比,新四军将成为他们的腹背之大患。日军指挥部的苏北作战地图由此上升到主要位置上,驻守南京的日军总司令俊六那双狡诈的小眼睛将凶残的目光投在上面,指挥棒在这块长形的地图上移来移去,又一个围剿计划在棒头下形成……苏北自古就是一处能进能退的兵家宝地,好比腰节,上连接华北下提携华中。


它不仅有万般风情的妩媚,也有力鼎千钧的阳刚,全身的刚柔功能以及丹田血气都集中在这个部位,所以各路武士为它之战之争,折兵损将也在所不惜!


皖南事变前,江苏境内就兵多,部队多,划分游击战区多。皖南事变后,苏北重镇盐城又成了新四军军部所在地,相隔不远的南面是国民党省政府主席的地域兴县,再向南,跨过长江,便是南京,那里盘踞着汪精卫伪政权,加上日军第15、17、60、64师团和第12混成独立旅驻扎南京、苏州、镇江、扬州等地,抗日斗争的形势变得更加复杂而严酷。


日本鬼子为了加快苏北地区的伪化进程,对国民党的游击区实行高压政策,进行了疯狂的军事胁迫。


风情万般的苏北四处弥漫着硝烟,燃烧着大火,黄泥大道上密匝匝涌动的是躲避战火却永远无处可躲的老百姓,千疮百孔的村庄、集镇矗立在萧条的荒野之中。


位于江苏中部的古城泰州,连日遭日军飞机轰炸,城里火光冲天,民房倒塌成片,百姓哀号不绝于耳,那悲惨场景历代战争所罕见。


驻守泰州城的是国民党第三战区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的7个大队,3万多官兵,总指挥李明扬,副总指挥李长江。他们在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坚强抗敌的意念虚飘起来,每一下爆炸,都牵动着他们越来越紧张的神经,仿佛他们脚下的大地变得不再结实,随时整个部队都可能和这座城池的十多万生灵化为乌有。


李长江小心翼翼绕着圈子和总指挥李明扬变缓解泰州危机之计,李明扬却一句话不说,避而不谈泰州的眼前和今后,仿佛他坐守的不是泰州,而是别的什么地方。


李明扬是参加过北伐战争的国民党老将军,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率领部队又一次投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门下,像当年北伐战争中在李宗仁手下当军长那样效忠。他参加过台儿庄战役,并且作战英勇,受到李宗仁的喜奖。徐州沦陷后,第五战区主力西撤,李宗仁留下李明扬部队经过江苏的淮阴、高邮到中部的泰州城建立游击防区。他到泰州时,手下有7个纵队,5万多人,却屈才在江苏省主席、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领导之下。


他和韩德勤向来是面和心不和,虽说同是蒋介石的部队,但韩德勤的89军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所以,他们远近亲疏的待遇相差甚远。加上韩德勤和所在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关系非同一般,自然多得一份厚爱。他跟在顾祝同后面亦步亦趋,顾祝同上一个台阶,韩德勤跟在后面也上一个台阶,两个始终保持上下级关系。


尽管韩德勤在江苏只盘踞了兴化方圆数百公里的地盘,可毕竟是国民党委任的江苏省政府主席!


李明扬虽然顶了个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的头衔,却老是受韩德勤的排挤,心里一直不舒畅。每接到韩主席要攻打新四军的命令就阳奉阴违,消极行动,致使韩德勤在攻打黄桥新四军时,李明扬的左翼动作迟缓,结果89军败得一塌糊涂,元气大伤。


别看李明扬打内战尽和上峰玩心眼,耍滑头,爱打不打的。可他的民族意识却很强烈,国难当头,他知道谁主谁次,他和新四军虽然也有“磨擦”,但他始终和新四军以友军相处。这一点,深得陈毅赞赏。解放后,他做了江苏省水利厅厅长,也是因为他在抗战危亡关头,保持了民族晚节的缘故。


李明扬到泰州初期,一直沿用引以骄傲的“第五战区鲁苏皖边区游击第4纵队”


番号,这个旗号下他曾经拥有过10万人马,曾经有过重创鬼子的辉煌记录。后来不得已部队才改为“第三战区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


没有想到这个记录光荣历史的部队,就要被他视为忠心耿耿的副手李长江一手改写了。


李长江原来是李明扬的副官,在台儿庄战役中,李长江冒死救了司令一命。李明扬非常感激,到泰州后李明扬封李长江为副总指挥,并十分器重他。


他们由主仆关系变为正副手关系。


虽然多年在一起作战,一起拉扯部队。但彼此性格不同,思想也不一样。李明扬见多识广,受过军队的正规训练,对局势有自己独到的认识和理解,而且做事留有后路。李长江则比较鲁莽,头脑简单,江湖习气重,容易被人利用。


李长江不惜葬送一支好名声部队的前程,不惜留下千年的骂名,还有一个很重要背景。国民党河北省保安司令张荫梧早在1938年提出的“曲线救国”理论,顺着汪精卫伪政权建立的东风,风靡了整个敌占区。甚至连蒋介石也私下赞同这个理论,认为有它的合理性。很快,“曲线救国”像时髦的潮流,滚滚不可阻挡。1938年到1943年,短短5年间,国民党投敌的中央委员以上的要员达62人,高级将领67人,投敌部队达50万人,占伪军总数的62%。


投敌的将领在卖国的耻辱中,慢慢化解了当汉奸的难堪,品尝了“曲线救国”


的实惠。他们帮助日本鬼子侵略自己的国家,奴化自己的人民,一手得到皇军大大地奖赏,同时另一手得到昔日主子的高薪。因为他们任重道远,肩负收复失地的重任。蒋介石期待他们有朝一日重新报效党国。所以在日本投降后,这些伪军司令们摇身一变成为国民党的接受要员,强占许多抗战根据地。


在蒋介石眼里,这些投敌将领不同于汪精卫,他们投敌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再说投降鬼子比投降共产党要好,更比被日本人消灭要强。


留有青山在,不愁日后没柴烧!这是国民党将领们投敌卖国的动人哲理。


李明扬虽然嘴上不谈“投降”这两个字,但他心里有数,鬼子这样轰炸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实际是在逼迫他投降。李明扬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或者是“老姜”吧,他已经预见泰州日后的趋向,如果不投降,泰州不须几日,将夷为平地,十几万男女老少将血流成河,尸骨如山。投降吧,他这个国民党将军的老脸往那搁?为保存实力,更多的是保住他自己的民族气节,他决定带部队离开泰州,去里下河地区开辟新游击区。


李长江却不愿意走,说是留下来保卫泰州,几个纵队队长也同仇敌忾要和泰州共存亡。


李明扬也不勉强,抱拳对部下们说:“愿意去里下河的,登记,跟我走。不愿走的,跟副总,留下保卫泰州。愿意离开回家,也可自便。大家兄弟一场,各自多珍重!”


李明扬在泰州城门外的护城河登上了一艘快艇,刹那间他的心头滚过一阵难言的酸楚。这难道就是他堂堂第三战区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最后的归宿?哪里像一个久经沙场的军人,倒像一个被通缉的罪犯,在天上没有日军飞机俯冲,地上没有爆炸声的宁静黑夜里悄然离开他的防地和手下数万弟兄。


这位国民党老将军离开了他十多年惨淡经营曾经辉煌过也曾经落魄过的军营,落下了没人能看见的两行热泪!


站在岸边挥手送别的李长江,却长长出了口气……转身疾步进了泰州城。


李明扬一走,日本飞机从天上轰炸得更加起劲,汪精卫派大汉奸廖斌从地上进入了泰州。此时的李长江不再碍李明扬的情面,行动上有了自己的色彩,加上日军和伪军一手软一手硬,连拉带打,李长江决定投敌。但他们部队多年在苏北积累的好名声要毁于一旦,心里又不甘。他想了一个既投入日伪军怀抱,又不被老百姓骂的两全之计。


李长江向廖斌提出接受伪政权领导的条件:日军停止轰炸泰州,并且不得进入泰州城,保证他在泰州的全部利益!


廖斌代表伪政权接受了李长江的投降条件。


李长江这样做似乎是有理由的,是为泰州的百姓免遭灭顶之灾,迫不得已而为之。


其实,投降就意味着丧失了自己最后的尊严!特别是投降于卖国者的,绝对是没有理由可言的。


1941年2月15日,李长江完成了一个军人最难完成的行动——举手投降。


2月19日日军一架飞机又一次出现在泰州城的上空,一份电报滴滴答滴发往南京日军司令部苏鲁皖游击副总司令李长江将军,鉴于蒋共火并日烈,抗日战争必无下场,结果徒然牺牲民众,为蒋共争斗之工具,是以毅然脱离抗日阵营,投奔汪主席麾下,献身和运。……今日晨,据日军陆军机之侦察称,李长江部队之驻在地全部村落均已高挂数千面之和平建国旗帜,随风飘扬,至为壮观,诚对抗日阵营之大威胁。


泰州城结束了近一个月的狂轰滥炸,开始了耻辱的和平。


这天早晨,人们一走出家门,发现他们居住的上空扯起了一面耻辱的旗子--日本太阳旗,泰州城的居民还以为日军昨晚攻破城门,占领了他们的家园,可是细心一看,发现日本旗旁边青天白日旗有些变化,上面有一条黄色三角飘带,有“和平反共建国”字样。这是汪精卫伪政权的旗子!原来眼下这宁静是中国人出卖中国人换来的。不是日本人占领了这座城市,而是这座城市投降了日本鬼子!这一改变好比炸弹在心头开了花,流血的心在惊悸在颤抖,失去民族尊严的痛苦是无法言状的。


只见鬼旗在灰色的天空中,那样剜目,那样无耻地摇动着,火红的太阳沉重地躲进了云层里,大地阴沉沉的,像哭丧的脸。城里的老百姓们脸色更加阴沉,谁也不说不笑不打招呼,低头匆匆疾行,好像躲避敌机似的躲避头顶的晦气旗子,就连买卖人的叫卖声也失去了以往的理直气壮。


当日,南京的汪精卫马上发通电,任命李长江为伪第1集团军总司令。


李长江圆了当正职的梦,泰州古城却破碎了民族的尊严!


新四军军部在李长江投敌前已经得到了情报,只要泰州一天没有挂日本太阳旗,没有公开投敌,新四军就派人去做工作,尽力争取李长江不投降,带部队撤离泰州。


李长江投敌心已定,任何人劝说都已无济于事!


李长江手下有部队3万多人,他一倒向敌人,整个苏北地区的抗日力量对比将大大改变,原来李明扬中立力量占三分之一比例,韩德勤顽固派占三分之一,新四军占三分之一。李长江投敌,意味着苏北三足鼎立局面将被打破。敌对力量的人数一下子就增加了好几万人。


在李长江公开投敌的第二天,新四军代理军长陈毅迅速作出反应,在盐城发布了讨伐李长江逆部的命令。


新四军第1师师长粟裕任总指挥,第1旅旅长叶飞任副总指挥,刘炎为政治部主任,率领主力部队从江苏临海边的海安县出动,揭竿而起,发起讨逆战役。


李长江是秘密投敌,他的下属军官大部分都不知道上司正在进行丧权辱国的交易。等他们知道真相时,已是生米煮成熟饭,无可挽回。一夜间他们由党国军队沦为不齿的汉奸,这个巨大的转变,打懵了许多忠诚党国的官兵,部队陷入了混乱,长官动不动发火,脏话满嘴乱骂人。士兵们整天唉声叹气,像死了亲娘老子一样垂头丧气。


驻守泰县、泰州的新编伪军部队,因为转不过弯子来,整个部队纪律涣散,人心惶惶。这时新四军讨逆大军压境,李长江的部队几乎失去了迎战的能力,没有怎么打就闻风而逃。


李长江本人也不积极组织抵抗,像丧家犬一样,连夜化装逃出了泰州城。结果他拼上投敌的罪名而获得的泰州利益,新四军一进攻便了却得干干净净,像作了场黄梁美梦,实在荒唐的黄梁美梦!


讨伐叛逆战役很快就进入了尾声。第1师主力深入敌后打进攻战,必须速战速决,不能恋战,因为盐城军部兵力空虚,如果日本鬼子此时偷袭,军部将遭受更大损失。所以讨逆部队见好就收。


陈毅在部队出发前,再三交代两个正副指挥:此战役起到教训叛逆,威慑四方作用即可!不可穷追猛打,以防日军乘后方空虚袭击我盐城军部。记住!


逃窜中的李长江部队慌不择路,连一个军队起码的作战规矩都丢失光了,要战斗力没战斗力,要队形没队形,要防御没防御。这样的军队能不兵败如山倒?其中有一故事最能说明这个卖国后又丧家的投敌队伍之窝囊和无能。


新四军一师有个侦察兵,年纪不大,却有1.80米魁梧大个。因为是有多年作战经验的红军老战士,每次有重要侦察任务都派他去。


李长江从泰州逃跑后,就派这个战士侦察他的去向。


泰州城外有公路、平坦,好骑车。这个战士化装成当地老乡模样,骑了辆自行车到附近农村侦察,开始他的警惕性还很高,不住地下车隐蔽自己,观察四周的动静,可是老是看见静悄悄的农田和缓慢流淌的小河,越冬小麦在寒冷的气候里还没有返青,庄稼地一目千里,空荡荡的,别说是人影,连声犬吠声也听不见,渐渐就放心地用力猛登脚踏子,一马平川,没有半点阻碍到了一个村庄口,他看见村庄也静悄悄的,既没有哨兵,也没有马匹,便一头扎进了村庄中央的场子上。


这一扎不要紧,扎出了大敌情!


他扎进了李长江部队的心窝窝里,众目睽睽之下站立在人家军人堆子里,大约有一个团的兵力,在他身边乱哄哄的忙活着,准备转移,人来人去,竟然谁也没有注意一个陌生农民站在他们中间。


侦察兵毕竟是红军老战士,在进退两难危急时刻。他灵机一动,看见一个长官模样的人在场子边的土台子上指手画脚的。心想这肯定是个头目,擒贼先擒王!他一个箭步跳上台用枪抵住这个长官的太阳穴。


高声叫:“我是新四军,你们被包围了。要命的把枪放在台子上,不要命的,我先毙了你们的长官!”


那个长官不等侦察兵话音落,发出嚎丧般哭声:“不要开枪,不要开枪。弟兄们你们不要开枪,听这个新四军长官的话把枪放下。”


刚才还乱哄哄的伪军被这意外事变惊呆了,个个形同木偶,站着不动,瞪大眼睛望着刚才还唾沫四飞乱喊乱叫的长官,现在被一个大汉夹在腋下,筛糠似的浑身直哆嗦……“放下枪弟兄们,放下……”


长官……这……是怎么了?该不是在演戏吧?


有一个反应快的伪军,举起枪,没等扣扳机,被身边的士兵一把摁住,夺过枪往地上一丢。“妈的,不想活了!没听说我们被包围了?想死自己去死,别把我们弟兄们拉扯上。”


这时士兵们才大梦初醒,我的妈咦!台上那一幕不是演戏,是真家伙呢!人群“哗”地炸了锅,又乱了起来,各自乱找逃路。


“不用动!士兵兄弟们,你们受李长江的骗了,让你们当伪军,当汉奸,当日本鬼子的炮灰。你们以后还有脸见家乡父老见妻儿老小吗?现在你们放下枪,重新做人,还是一条抗日好汉!”


侦察兵这一席话,说得士兵们心酸酸泪汪汪。


睡梦中他们就莫名其妙当了“二黄狗子”,没有办法,兵随将走,怨命不好,生来当伪军,死后的坟头还要被后人撒大粪。没等大家心里透过气来,新四军讨伐的枪炮又打了过来,到底是做贼心虚,别说顽强抵抗了,逃跑都觉得鬼拖影子,恨不得再生一条腿出来帮着跑,逃到哪里哪里的乡亲关门闭户,像躲鬼子一样躲他们。


哪像以前老百姓把他们看成抗日部队,老远就迎出庄外了。


“弟兄们,我们放下枪,我们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对,放下枪,我们不当他妈的二鬼子,丢祖宗八代脸!”


几个士兵一喊,其他士兵纷纷把枪放下,有人放下枪后,还不觉解气,又狠狠踢上一脚。


“这么多枪我一个人怎么搬得动,时间还不能拖,天一黑,这些俘虏知道就我一个人,肯定要逃跑的。”侦察兵脑子飞快地盘算着,这时他看见场子旁边有老乡在探头观看,就叫来了几个老乡,帮助他把枪搬到家里暂放一下,老乡见一个新四军抓了几百个俘虏,佩服极了,一会工夫跑来十多人来帮忙,一起帮助侦察兵把俘虏押送泰州城。


“一个新四军俘虏一个团”,一时成为当地的佳话。


这个侦察兵后来在车桥战役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他是福建人,却将自己最后一滴血洒在了苏北大地上。


如今修缮一新的烈士陵园里,就有这位智勇双全侦察兵的英灵!


两天讨伐李逆长江的战役共俘虏5000多人,其中有两个大队反正回到原总指挥李明扬麾下。第三天,1师主力见李长江的部队已经四分五裂,溃不成军,达到了原定作战要求,便主动撤出泰州。


这一仗,正像军长陈毅所说,是创牌子的战役,通过这次战斗向大家表明新四军抗战的决心,打出正气,打出军威,让广大民众了解新四军。

6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