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东海为国立碑:中国海洋测绘水平世界领先

zhang8818999 收藏 1 439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17_29832_10829832.jpg[/img] 写下庄严的一笔 2010年1月4日,东海深处,一轮红日从东方的海平面上喷薄而出,麻菜珩、外磕角两座高约30米的灯塔式领海基点,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建完了,建完了……美丽的大海!中国的东海!”东海舰队某测量作业二中队12名官兵伫立在灯塔旁,望着远处湛蓝的大海,激动地流下了热泪。 麻菜珩、外磕角两座灯塔式领海基点,是东


纵横东海为国立碑:中国海洋测绘水平世界领先



写下庄严的一笔



2010年1月4日,东海深处,一轮红日从东方的海平面上喷薄而出,麻菜珩、外磕角两座高约30米的灯塔式领海基点,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建完了,建完了……美丽的大海!中国的东海!”东海舰队某测量作业二中队12名官兵伫立在灯塔旁,望着远处湛蓝的大海,激动地流下了热泪。


麻菜珩、外磕角两座灯塔式领海基点,是东海舰队某测量作业二中队官兵最新建成的两个领海基点。多少年来,东南沿海6000多公里的海岸线、3000多座岛礁、13座领海基点、每一寸海疆、每一条航道都洒下了东海舰队海测兵的汗水。


几十厘米的误差,事关几十平方公里的海域归属


领海基点是计算领海、毗连区和专属经济区的起始点。二中队官兵的任务就是在远离大陆沿岸的孤岛上,对照坐标系找出领海基点的最佳位置,并在上面竖立起领海基点碑石。


荒无人烟的岛礁、一望无际的沼泽滩涂、神秘艰险的陌生海区,就是海测兵的工作区域;潮湿的山洞、废弃的民居、夹生的米饭、乏味的酱油汤、浑浊的泥浆水,就是海测兵的生活写照。


在历时近4年的测量和建设任务中,二中队官兵在号称全球“风窝”的东海上战狂风、斗恶浪、攀悬崖、登岛礁,忠实地履行着海测兵对祖国的庄严承诺。


领海基点分为碑石式和灯塔式两种。麻菜珩、外磕角两座岛礁,位于距离大陆沿岸约80公里的海岸线上,两岛底质50米范围均为软弱地基,不仅不利于进行石碑式领海基点建设,就是建设灯塔式领海基点也有很大困难。


有一次,测量灯塔坐标高程时正值9月,海面上风大浪高,3米多高的海浪,不时咆哮着冲向灯塔的底座,工程师王双喜冒着随时被风浪卷入大海的危险,用绳子把自己和测量仪器绑在塔尖,独自一人完成两次总时超过12小时的测量,采集出各种数据2.16万多组,分别验算出两座灯塔的标准高度。


灯塔式领海基点建设充满艰辛,石碑式领海基点建设也是险象环生。


埋设领海基点碑石,精确为第一准则,几十厘米的误差,就可能将几十平方公里的海域拱手送人。在远离大陆,怪石嶙峋的海岛礁盘上竖起重达1.5吨的碑石,方位坐标还要控制得分毫不差,其难度无异于在针尖上立麦芒。


一座名为“牛粪礁”的岛礁上施工环境复杂,领海基点的最佳位置,位于小岛最高峰不足一平方米的峰顶,如何搬运碑石成了最大难题。


工程师周坚认真观察后,决定从坡度相对较缓的最高峰南面吊运碑石。孰料,拽拉碑石时,碑石突然向下坠落,站在最前面的邢学波死死攥住手中的缆绳,带着手套的双手磨出了几十道血口子,缆绳上留下了他一长串血手印……


绘制精确海图,保障联合登陆训练


在祖国300万平方公里的蓝色国土上,苏北大沙滩是一片测绘空白区。由于没有完整的海图,过往舰艇不得不绕道而行。有专家断言,此处乃“不测之地”。


在中队荣誉室里,一张照片记录下了当年的测绘情景: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泥滩,一名身穿海魂衫、腰系安全绳、身背大木板的海测兵,正艰难地在滩涂上行走,淤泥没过他的膝盖。每前行一米,他都要将顶端绑着红布的标尺插在泥滩中测量,然后把数据报给测点的分队长……


“每天都在泥滩上跋涉,一脚下去,泥浆就没到了大腿,人走不动,只能穿一条短裤慢慢往前爬。”回忆起那段艰难的岁月,大队测绘处高级工程师许家琨刻骨铭心。一年后,当官兵们返回驻地时,细心的军医发现,所有官兵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皮肤病,有的甚至终生不能痊愈。


在这个所谓的“不测之地”,海测官兵硬是用双腿一步一步探清了22个河口、800多条沙沟和数千公里的岸滩坡度,绘制了8幅海岸地形图,使海军舰艇的南北航程缩短了近1/3。


联合登陆训练对海域环境参数要求高,自诺曼底登陆战役之后,世界各国都把陆海空三军联合登陆,作为检验本国兵种联合作战能力的标准之一。


机械化部队集结场、登陆装载的理想潮汐、舰艇锚泊航行的最佳通道,这些联合登陆的关键环节,都离不开精确海图作保障。为了这一组组数据,海测兵们在远离人烟的荒岛和滩涂上,忍受着风吹雨淋、蚊虫叮咬和难耐的孤独与寂寞。


某小岛的航标灯塔给过往船只提供航行保障,岛上布满茂盛的植被。分队长沈国康对花粉过敏,为了测得准确数据,他用食品保鲜膜将双臂包裹住,坚持登岛作业。结果,双腿一直到大腿根部,被草虱叮满了疙瘩。虽然经过治疗,可他的双腿至今仍留下了大小不等的十几块黑斑。


分队长怀盛永远忘不了那个不足0.5平方公里的小岛验潮站。岛上没有居民,海测官兵就住在搭的草棚里,用的淡水、主副食品全靠一周一次的补给。夜晚的海风刺骨,他们在草席下铺上茅草,和衣而卧。为了减少用水,大伙理成光头,在早晚温差近20℃的条件下作业。


有一次,由于海上风浪大,验潮站两周没有进行过补给。饿了,官兵们就吃酱油泡饭,渴了,就咸盐兑水,淡水用完了,他们从枯井里打来满是泥浆的“黄金水”。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记录整理了一组组精确的测量数据。


历时3年的测量任务,海测兵的足迹踏遍了联合登陆训练场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用鲜血和汗水凝聚的56幅水深测图,提供部队使用至今,每年驻训陆海空各兵种官兵超过万人,动用车船近千艘次,未发生一起因测绘数据不准确导致的事故。


海洋测绘水平世界领先


上世纪80年代末,沿岸海道测绘技术还在“大劳动量、低科技含量、一般成果质量”的低层次徘徊。


为了突破这个瓶颈,工程师许家琨3年攻关,研制成功了“海岸地形快速测图系统”,一步跨越从人工测量到自动化测量的鸿沟,实现了全球定位、自动测量、现时成图,使我国的海洋测绘水平直接跻身世界先进行列,加速了海测兵“解密”大海的脚步。


步入新世纪,越来越多的高精尖科技在海洋测绘领域得到广泛应用。仅去年一年,二中队官兵就掌握了6项我国新近应用开发的海测技术。


国家某专项工程———海岛(礁)测量任务,是二中队官兵去年承担的一项大比例尺测图任务,时间紧、要求高、工作量大。由于任务期间正值台风雨季,加上缺少相应的测量规范,官兵手中的测量仪器始终无法避免恶劣气候和潮湿环境的影响,工作进展缓慢。


负责该项任务的工程师孙雪洁,在详细调查收集星历预报,反复进行论证设计的基础上,大胆采用中队新近开发应用的新型实时数据采集系统进行作业,一举解决了长期以来测量仪器受外界环境影响不能正常工作的难题,有关专家认为,该系统的成功应用,为我国科学使用电子平板仪测绘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有国土的地方,就有中国测绘兵


“你坐你的车,我爬我的坡,你有儿女情,我有相思歌,既然是来当兵,既然是来报国,当兵的爬冰卧雪算什么……”这首《什么也不说》,句句唱的都是海测兵的心里话。


年轻的海测官兵也渴望那卿卿我我的爱情,但他们更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他们要续写连续17年海军优秀版图率保持在33%的优异成绩。


2008年,某航道测量工作进行得异常艰苦,一块礁石的定位测量结果连续10次在最低测量标准上下浮动。


教导员应森军和几名骨干商量后,决定进行第11次加密测量,不足半米的测线布满了航道,10多名官兵在作业船上轮班作业,困了轮流躺一会儿,饿了啃口硬面包。当年底,海军海洋测绘成果验收评审会上,这张海图以精准的数据为所有评审团的专家所折服。


工程师陆驰从舟山群岛完成海岛礁复测任务后,兴致勃勃地赶回家里,一进门,3岁的儿子看了一眼陆驰那黑瘦的脸庞后,转身问妈妈:“这个人是谁,他的声音怎么和电话里的爸爸一样。”


一位儿时同学听说此事后问二中队工程师陆驰:“为了那些个没有人居住、寸草不生的无人岛,你们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值吗?”


“值!因为那也是我们的国土,有国土的地方,就应该有中国测绘兵的足迹。”陆驰铿锵作答。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