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疫苗高温暴露问题能够浮出水面,49岁的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成为最关键的人。


三年举报30余次


2007年初,陈涛安在省疾控中心正在建设的新办公大楼里,发现了有许多生面孔的人在给疫苗盒上贴标签。“感觉很异常。”


陈涛安还发现配送中心分发二类疫苗使用企业票据;新来的田建国主任转移了配送中心分发二类疫苗的财政收入;“卫生部部属企业”账户替代了省疾控中心基本账户;山西二类疫苗批发企业告状,指责华卫公司特权标签垄断了全省疫苗市场;山西二类疫苗价格不搞市场竞争,由田建国的配送中心定价;省卫生厅不断发布文件推销标签疫苗等不正常的情况。


从2007年5月25日开始,陈涛安向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山西省纪委、卫生部、山西省药监局及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实名举报“山西3500万人民生命健康保障权被官员出卖的一系列问题”。


三年来,陈涛安向有关部门举报、复议、信访山西疫苗问题30余次。


2007年9月14日,山西当地媒体刊发了《这个“权”能被“托管”吗》,将山西全省疫苗管理权出卖给私人老板的问题第一次公开曝光。


10月12日,由山西省纪委派出督察员参与的省卫生厅调查组正式开始调查。


这个调查组正式开展工作的第三天,田建国及华卫公司便“突然失踪了”。


山西疾控中心科长三年举报问题疫苗30余次


2008年1月7日,山西省卫生厅召开会议通报了《关于对反映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贪污受贿洗钱等问题的初核报告》,结论是:


关于省疾控中心第二类疫苗供应合作方式,省卫生厅已向省政府作出答复,认为符合《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等有关规定;


省疾控中心原生物制品供应站经营二类疫苗的国有资产没有流失;


华卫公司抵押在省疾控中心的本田雅阁车未在双方固定资产账上体现;


省疾控中心在财务管理债权、债务处理以及用轿车抵押风险保证金等方面的问题,栗文元负有一定责任。


“不可理解的是,对栗文元、田建国制售高温疫苗问题置之不理。”陈涛安这样对记者说。



随即,陈涛安将多篇揭露山西高温暴露疫苗问题的举报材料发布在网络上,引起了社会各方面广泛关注。


受到质疑的官方调查


2008年5月,山西省洪洞县万安镇村民易文龙找到了陈涛安。易文龙的女儿接种流脑疫苗后,患上“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最后落下了“继发性癫痫”。


医学常识让陈涛安意识到:“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又称“接种后脑炎”,与接种疫苗关系密切。


这让陈涛安高度警惕,并开始怀疑——省疾控中心院内大量高温曝光的疫苗,是否就是引发孩子病症的祸根呢?


陈涛安随即又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一问题,未引起重视。


其间,山西各地许多家庭开始信访、要求复议,质疑他们的孩子接种疫苗后得病,甚至致死、致残,与疫苗存在因果关系。


对此,2008年7月,山西省纪委立案重新复查;当年11月,卫生部监察局也立案开始调查山西疫苗问题。


“相关部门在调查高温疫苗过程中,又发生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陈涛安这样讲。


“专家鉴定违反回避原则”


在易文龙等部分质疑家庭不断上访、申诉后,从2008年8月28日开始,山西省卫生厅委托山西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和事故鉴定小组对其中5户当事人提出的质疑作出了鉴定结论:“与接种疫苗无因果关系”。


这些质疑家庭当事人接到山西省卫生厅的文件后,发现省卫生厅对上访所涉材料进行讨论分析的7名鉴定专家,未按《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办法》的有关规定由受种方在专家库中随机抽取,且7名专家中有3名是省疾控中心人员,违反了有利害关系的人员应当回避的原则。


2008年12月8日,易文龙、王明亮向卫生部提出行政复议申请。2008年12月下旬,他们收到了卫生部不予受理的决定书。


2009年1月20日起,王明亮、易文龙等7个家庭,相继向太原市迎泽区法院投递了诉状,状告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北京华卫时代医药技术有限公司制售“山西疾控专用”标签高温暴露疫苗致使其子女被伤害,要求人身损害赔偿。但该法院至今不予立案也不驳回。


被改动的患儿接种史


2008年9月23日,太原市小店区西温庄乡东温庄村10岁女孩莉莉的父亲高径向省卫生厅送去“控诉书”。


2008年11月7日,高径被通知来到省卫生厅,卫生厅《关于对高径信访回复的函》内写着:“西温庄乡东温庄村防疫员证明,莉莉在东温庄村卫生所仅于2006年9月接种乙脑疫苗(有记录)。接种后1年零7个月出现有关症状与接种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高温曝光变质疫苗无因果关系。”


高径立即回村找到了村防疫员,询问这是为什么。村防疫员答,“上面找了我多次,不能随便提供接种史,如果不听话就不要干了。”


高径给记者展示了一张红桃3扑克牌,上有如下文字:“流感06.10.20、07.10.25流脑07.11.28”。高径告诉记者,这是给省卫生厅提交材料前,找村防疫员时,对方随手在一张扑克牌上写的莉莉疫苗接种史。


于是,高径向省纪委、省检察院、卫生部纪检组举报,“山西省卫生厅调查结果严重失实,存在舞弊问题。”


对此,本报记者采访了该村防疫员闫胜艳,闫胜艳告诉记者:“我在扑克上写的,便是这孩子接种疫苗的情况。当时他们找上门来,我顺手便在一张牌上写了接种情况。”“后来,省卫生厅来人调查,也是这样讲的,是什么就是什么!”


“虚构卫生部调查结果”


山西省疾控中心2009年第四期《中心会议纪要》记载:“2009年3月17日,山西省疾控中心召开了中层干部会议。”卫生厅纪检组长李双才在会上谈到,“针对举报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苗存在曝光变质问题,厅纪检、省纪委配合卫生部监察局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卫生部监察局对存余疫苗的四个县进行了取样监测,检验结果全部合格,表明疫苗是安全的。”


对此,2009年3月18日,陈涛安向卫生部监察局快递了《关于山西疫苗问题情况的反映》,监察局立即派出关跃进副局长及两名随行人员,来到山西太原与陈涛安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谈话。


陈涛安提供给记者的谈话录音中,关跃进对陈涛安讲:卫生部监察局是调查疫苗案中的行政违法、违规问题,疫苗抽检鉴定属业务问题,不是我们的调查范畴,我们既没有在山西的县区抽样送检,更没有出具“曝光标签疫苗是安全的”调查结果。


“由此证实,山西省疾控中心会议纪要发布了虚构的卫生部监察局调查结果。又一次实施欺上瞒下的伎俩!”陈涛安说。


陈涛安认为,该《会议纪要》中“对存余疫苗的四个县进行了取样监测”的陈述,表明山西省疾控中心承认山西高温暴露疫苗客观存在,直到2009年3月以前,山西人民仍在接种质量可疑的高温暴露疫苗。(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