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与新疆

whottTT 收藏 17 3394
导读:在蒋中正领导下,中国通过二次世界大战,从衰败危亡中再次崛起,成为国际社会的主要强国(世界四强之一,联合国创始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废除治外法权和不平等条约,收回了关税权和租界(香港除外),收回了东北,台湾,澎湖和新疆。 1、收复新疆    新疆,这块占中国国土总面积约1/6的土地曾经面临“外蒙古第二”的命运,苏俄在1935~37年和新疆军阀盛世才签订的殖民条约,其凶恶程度远远超过日本逼迫猿世凯政府的21条,苏俄取得在新疆的一切开矿权,经济权,驻军权,移民权,行政“协助”(干预)权,苏俄

在蒋中正领导下,中国通过二次世界大战,从衰败危亡中再次崛起,成为国际社会的主要强国(世界四强之一,联合国创始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废除治外法权和不平等条约,收回了关税权和租界(香港除外),收回了东北,台湾,澎湖和新疆。

1、收复新疆

新疆,这块占中国国土总面积约1/6的土地曾经面临“外蒙古第二”的命运,苏俄在1935~37年和新疆军阀盛世才签订的殖民条约,其凶恶程度远远超过日本逼迫猿世凯政府的21条,苏俄取得在新疆的一切开矿权,经济权,驻军权,移民权,行政“协助”(干预)权,苏俄份子纷纷涌入新疆,搞苏俄卵翼下的独立王国,盛世才甚至秘密加入苏共,阴谋策划将新疆变成苏俄加盟共和国之一。在重庆的国民政府密切注意事态发展,终于在1941年 6月趁纳粹德国攻苏,苏俄惨败无瑕东顾之际,成功策动了盛世才反正,而且中国政府不失时机,在朝秦暮楚的盛世才反悔之前于1942年底1943年初派中央军进军新疆,切实夺取和保证了中国对新疆的控制权。国民政府还新设立中央军校迪化(乌鲁木齐)分校(第九分校),以培养忠于中国中央政府的军事人材。

2、新疆保卫战

苏联并不甘心于失败,1944年,苏联抓住德国败退、中国忙于抗击日本侵略、新疆兵力空虚的有利时机,由苏联内务人民委员贝利亚亲自坐镇阿拉木图指挥了对中国新疆的侵略作战行动。中国军队被迫陷入两线作战,在东边,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军和日本扶植的伪军进行作战,在西边,中国军队与苏联侵略军和苏联扶植的伪军进行作战。

在西线,苏联方面首先派出大批在苏联学习了特种作战战术的突厥极端分子越过国境进入新疆,与苏联培植的"新疆共产主义者同盟"相互勾结进行分裂暴动,并建立了伪政权,这就是1944年的"三区分裂暴乱"。苏联方面先后派出了:

1、索夫和阿列克山德洛夫在苏联编组训练的特种游击队进入新疆。他们人员虽然少,但是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

2、列斯肯率领的由俄罗斯族人组成的芦草沟游击队进入新疆。

3、鲍里诺夫和伊斯哈克伯克从苏联带回来的突厥骑兵进入新疆。就是这支部队制造了玉尔都斯山和艾林巴克的大屠杀。

4、最后发展到直接出动苏联红军与中国军队作战,使得中国军队不得不两面作战,在东边与日本侵略军进行抗战的同时,中国政府抽调大批主力部队进入新疆,在西边与俄罗斯侵略军和突厥伪军进行作战。

叛乱初期,苏联扶植的突厥伪军利用国军在伊犁河谷兵力空虚的契机,取得了一些"胜利",一度占领尼勒克。蒋介石盛怒之下命朱绍良接替了盛世才的职位调遣内地的中国军队西进平叛,一举击溃了突厥伪军。

苏联不甘心失败,继续向伊犁的突厥伪军提供军火及人员的援助。于是在1944年11月7日这天的夜里,突厥伪军在伊宁暴乱,屠杀当地汉族军民,奸淫汉族妇女,连5、6岁的幼女都不放过,其残酷程度超过了侵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同时,苏联间谍、二台公路养路段段长列斯肯带领苏军特种部队在果子沟切断了进入伊犁的唯一公路--迪伊公路;突厥伪军头目阿巴索夫和苏联彼得罗曼诺维奇阿列克山德洛夫率领另一支苏军从霍城越界潜入了伊犁市区,随后杀害了国民政府官员,切断了伊犁河大桥的交通。

中国守军一个排试图重新夺回大桥,未出城即遭突厥伪军伏击。入夜,巩哈一带的突厥伪军绕道赶到伊宁城,开始四处进攻中国守军。暴动很快成功。于是这些凶残的突厥伪军再一次把屠刀挥向了手无寸铁的汉族平民。

幸存的中国守军掩护一部分伊宁居民撤退到了惠远老城和艾林巴克。杀红了眼的突厥伪军在苏军的协助下穷追不舍。12月31日,在苏联红军数十架轰炸机和十门火炮的支援下,苏军军官科兹洛夫指挥突厥伪军攻下了惠远城,中国守将陈伯良、高炜用中正剑切腹自裁。突厥伪军再屠惠远。

在这样的情况下,伊犁郊县的数十万汉族居民纷纷逃往焉耆,结果在至玉尔都斯山被苏军和突厥伪军追及,随后就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最后生抵焉耆者只余三十多人。整个伊犁地区只有艾林巴克一地的中中国军队队还在坚守......

艾林巴克,位于伊宁东北,是全城最高处,北为飞机场,南是乱坟岗,原来是沙俄军队营房,当时是国民党中央航空分校教导总队。伊宁叛乱后,城内军民退守此地约8000人。从1944年11月9日,突厥伪军开始围攻艾林巴克,久攻不克。1945年元月10日,中国军队第45师和预备役第7师试图救援艾林巴克,其中第45师一个团冒严寒跨越天山抵达伊宁东郊,遭到苏军和大批装备精良、受过正规训练的突厥伪军围歼。艾林巴克守军见救援不成,遂决定冒险突围,突围后残余2000军民又被突厥骑兵追击,预备第7师副师长守将杜德孚,预备第7师参谋长曹日灵战死,最后这批死守艾林巴克的军民仅有800多人生还,其余皆被屠杀。

伊宁沦陷后,大批突厥伪军四处搜杀汉人。其中东北籍汉人无一人幸免,伊宁救济院的残废汉人都被拖到河边用木棒打死,数千妇女被奸污。几十年后,还有一些突厥人威胁汉人说:"难道你忘记伊犁河水的颜色了吗?"这里说的伊犁河的颜色就是指当时大屠杀将河水都染红了。

1945年2月开始,伊犁的中国军队基本阵亡。突厥伪军开始向北疆和南疆发展。7月在突厥伪军和当地暴徒的夹击下,塔城沦陷。

此时北疆的阿山地区局势更加混乱,乌斯满和达列力汗两次大规模进攻承化,那里的中国军队守军英勇还击,将之击溃;8月7日,苏联派出一支来自蒙古的骑兵部队和达列力汗的突厥伪军会合,第三次进攻承化,在中国军队的抵抗下,仍然未能夺取承化;9月,突厥伪军独立骑兵旅赶来,于9月6日攻破了城墙,中国军队守将高伯玉率守军和百姓3000余人弃城北逃,希望能进入蒙古避难,但在中蒙边境奥尔尕提达阪遭到蒙方阻拦;9日,突厥伪军赶到,残酷的杀害了高伯玉以下中国军队官兵1130人。9月20日,在阿山的暴徒被改编为突厥伪军阿山哈萨克族骑兵团,达列力汗为团长。

1945年4月,突厥伪军主力在苏联红军的步兵、炮兵、装甲车和飞机的支援和参战下开始向迪化进军,到9月将战线推进到距离迪化仅150公里的玛纳斯河西岸。在南疆,苏联顾问纳斯洛夫和阿巴索夫直出天山,进攻库车,在阿克苏一带和中国军队展开拉锯战。在蒲犁,以苏联的托合托米什为基地的突厥伪军夺取了蒲犁等地,成立了伪"蒲犁专署",随后开始向英吉沙、喀什、库车进犯。10月,突厥伪军和中国军队守军对峙在这些地区。

突厥伪军和中国军队对峙在玛纳斯河沿岸。我方调集大批部队,"死守大迪化",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参谋长郭寄鞒奉命抵达迪化,将第46师部署在绥来,在这里成立前线指挥部,第46师师长徐汝诚担任指挥官,以玛纳斯河为第一道防线。谢义锋的新2军军部由绥来迁移到景化,今天的呼图壁,为第二道防线。从青海赶来的整编骑兵第1师马呈祥,接替暂编第3师的防地,进驻迪化、景化一带;暂3师调往焉耆。第43军杨德亮指挥的新45师加强伊吾、哈密的防守,其中徐达率领新45师一部防守在七角井。

尽管如此,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仍然十分担心迪化将不保,在战事最危急的时候,朱绍良曾经八小时内给蒋介石连发三份急电"......内乏可用之兵,外无一旅之援......迪化危在旦夕,卑职惟有以身殉职,与国共存亡,上报党国......恳请钧座速筹良策"。后我方援兵陆续开至,终于解了迪化之围。


中央军进军新疆,确保了中国对新疆的控制(1943年),很多官兵在随后的新疆保卫战中为国捐躯。

中央军进军新疆,确保了中国对新疆的控制(1943年),很多官兵在随后的新疆保卫战中为国捐躯。


新设立的中央军校迪化(乌鲁木齐)分校(第九分校),以培养忠於中国中央政府的军事人材(1943年) 。

三区暴乱中苏联的作用:1947至1949 年长驻伊宁的中共译电员彭国安指出:“伊犁的局面确实是靠苏联军队打出来的”(《彭国安同志1979年3月4日谈三区情况》,见新疆民族研究所近代史室编《新疆革命史参考资料访问材料汇编》)(二),1981年打印本)。当时苏联为掩饰派军参战真相,苏联驻迪化总领事馆1944年11月12日广播称:苏联10月间有5000军人叛变,据传系逃往新疆。苏联驻迪化商务总办事处秘书列库得列亚山德川也对外界谈称:苏当局悬赏20万俄币侦察叛军下落(《总裁民国33年亥元侍秦电》,见吴忠信《主新日记》1944年12月22日)。) 苏联红军用高射机枪等重武器封锁伊宁上空,国民党飞机无法靠近空投给养,守军弹绝粮尽。而伊利城北艾林巴克据点的中国守军遭苏军猛烈炮击,“常日以数千发计”(注:《陆军新编第二军司令部代电》(参战字第514)。)当时指挥艾林巴克守军作战的29集团军总司令李铁军说:“查匪中班长以上指挥官有其特种部队技术人员,均为苏联所派遣,敌我主力决战之地点,经屡次发现有苏联军队及极整齐精锐之骑兵参加”(《李铁军1945年1月30日致吴忠信函》,见吴忠信《主新日记》1945年2月6日)。1949年8月进驻伊宁的中共中央联络员邓力群撰文说:“在1944年关键性的一次战役中,国民党一个师的主力在伊犁附近被消灭,实际上是苏联方面支持…….”(邓力群:《新疆和平解放前后—中苏关系之一页》,见《近代史研究》1989年5期)。

蒋介石估计苏军及其支持的新疆三区伪军不会限于伊犁一隅,而会向全疆推进。于是构筑了精河、乌苏防线作为拱卫迪化的屏障,驻有12000多人的重兵防守。伊利沦陷后,突厥伪军为攻破这一防线投入主力作战, 苏联也出动军队、飞机助阵(注:苏联为掩饰派军参加精乌之役的事实,“曾广播有骑兵两团、飞机20架叛变”,见吴忠信《主新日记》1945年9月15日。)。他们从8月首先对精河后路乌苏用兵,次第向精河发起攻击,9月7日攻破乌苏,乌苏之西的精河陷入绝地。蒋介石明知精河无法再守,仍令精河军队“只宜固守”,“不宜撤退”,“希排除万难,以求最后五分钟”(注:郭岐:《黄沙碧血战新疆》(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